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结果

2020-6-12 23:2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474| 评论: 0|原作者: 赵磊|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劳动价值论在当代面临的最大挑战,并不仅仅是有人“混淆了使用价值和价值”之类的概念分歧,而是“自然力对人力的排挤和替代”所造成的现实困惑。

之五:价值万岁?那是不可能滴

  (一)马克思的预言

  既然“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必然结果,那么,随着劳动异化的消除和价值关的消亡,“价值由劳动决定”也必将退出历史舞台。

  马克思和恩格斯明确指出,消灭私有制是消除劳动异化的前提,而私有制的消灭则必须“以生产力的普遍发展和与此相联系的世界交往为前提”。

  从“动力学”或“能量”的意义上讲,衡量生产力普遍发展的基本标准,就是自然力对人力的替代程度。

  根据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逻辑,由于自然力的贡献具有无偿的性质,所以自然力的贡献并不计入价值。一旦自然力趋近于全面取代人力,衡量人类劳动耗费的价值概念也将不复存在(参:赵磊《劳动价值论的历史使命》,《学术月刊》2005 年第 4 期)。

  其实,马克思已经预见到了自然力替代人力的结果,必将导致“价值关系”土崩瓦解,他说:

  【“社会劳动确立为资本和雇佣劳动对立的形式,是价值关系和以价值为基础的生产的最后发展。这种发展的前提现在是而且始终是,直接劳动时间的量,已耗费的劳动量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但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现实财富的创造较少地取决于劳动时间和已耗费的劳动量……相反地却取决于一般的科学水平和技术进步,或者说取决于科学在生产上的运用。”

  “正如随着大工业的发展,大工业所依据的基础——占有他人的劳动时间——不再构成创造财富一样,随着大工业的这种发展,直接劳动本身不再是生产的基础,一方面因为直接劳动主要变成看管和调节的活动,其次也是因为,产品不再是单个直接劳动的产品,相反地,作为生产者出现的,是社会活动的结合。”

  “一方面,发展为自动化过程的劳动资料的生产力要以自然力服从于社会智力为前提,另一方面,单个人的劳动在它[劳动]的直接存在中已成为被扬弃的个别劳动,即成为社会劳动。于是,这种生产方式的另一个基础也消失了。”】

  我白话一下马克思论述:

  其一,众所周知,“劳动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劳动决定价值)是“价值关系”存在的前提——即马克思所说:

  【“(价值关系)发展的前提现在是而且始终是,直接劳动时间的量,已耗费的劳动量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

  其二,然而,伴随着自然力逐渐取代人力的趋势不断深化,劳动将不再是“财富创造的决定因素”——即马克思所说:

  【“随着大工业的发展,大工业所依据的基础——占有他人的劳动时间——不再构成创造财富”;】

  其三,结果,价值关系将逐渐趋于消亡——即马克思所说:

  【“随着大工业的这种发展,直接劳动本身不再是生产的基础”,“于是,这种生产方式的另一个基础也消失了”。】

  其四,导致价值关系消亡的根本原因,是科技发展引致的自然力替代人力——即马克思所说:

  【“随着大工业的发展,现实财富的创造较少地取决于劳动时间和已耗费的劳动量……相反地却取决于一般的科学水平和技术进步,或者说取决于科学在生产上的运用”。】

  (二)财富尺度:劳动时间?自由时间?

  对于自然力替代人力的趋势必然导致的历史性转变,马克思做出了科学的预见:

  【“表现为生产和财富的宏大基石的,既不是人本身完成的直接劳动,也不是人从事的劳动时间,而是对人本身的一般生产力的占有,是人对自然界的了解和通过人作为社会体的存在来对自然界的统治”。】

  一旦劳动不再是财富创造的一般条件,那么价值关系必将趋于消亡。正是基于这个逻辑,马克思明确宣布了“价值关系必然崩溃”的预言:

  【“一旦直接形式的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巨大源泉,劳动时间就不再是,而且必然不再是财富的尺度,因而交换价值也不再是使用价值的尺度。群众的剩余劳动不再是发展一般财富的条件,同样,少数人的非劳动不再是发展人类头脑的一般能力的条件。于是,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生产便会崩溃。”】

  如果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尺度”,那么,未来社会(共产主义)的财富将由什么构成和衡量呢?马克思给出的回答是:

  在未来社会,“财富尺度决不再是劳动时间,而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以劳动时间作为财富的尺度,这表明财富本身是建立在贫困的基础上的”。

  概括马克思有关“价值关系消亡”的论述,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劳动创造价值”是一个历史范畴。随着自然力替代人力,劳动在价值生产中的作用会越来越小。

  (2)“劳动决定价值”也是一个历史范畴。一旦“直接形式”的劳动不再是财富的源泉,那么劳动时间作为交换价值尺度的使命也就完成了,因而价值概念也就消亡了。

  (三)自由不是“无所事事”

  问题在于,如果自然力替代了人力,劳动不再是谋生的手段,那么人类会不会因为无所事事而堕落呢?

  在马克思看来,这种担心完全没有必要。马克思指出:

  【“随着价值关系的崩溃”,“直接的物质生产过程本身也就摆脱了贫困和对抗的形式。个性得到自由发展,因此,并不是为了获得剩余劳动而缩减必要劳动时间,而是直接把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缩减到最低限度,那时,与此相适应,由于给所有的人腾出了时间和创造了手段,个人会在艺术、科学等等方面得到发展。”】

  因此,“节约劳动时间等于增加自由时间,即增加使个人得到充分发展的时间”。

  什么是“自由时间”?简而言之,在未来社会,“自由时间”就是由“闲暇时间”和“从事较高级活动的时间”构成的时间。

  至于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今天,导致闲暇时间异化成为畸形消费和畸形发展的原因,容另文讨论。

  (四)马克思赞赏的“一本小册子”

  这里顺便说一下,马克思对“自由时间”的深刻认识,曾受到过一本小册子的启发。

  在《剩余价值理论》中,马克思介绍过一个文献:《根据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得出的国民困难的原因及其解决办法一致约翰·罗素勋爵的一封信》。

  马克思称其为“几乎没有人知道的小册子”。

  这本小册子关于“自由时间就是财富”的论断,深受马克思的赞赏,并被马克思所引述:

  【“一个国家只有在使用资本而不支付任何利息的时候,只有在劳动 6 小时而不是劳动 12 小时的时候,才是真正富裕的。财富就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如此而已”。】

  马克思就此总结说:

  【“如果把资本创造的生产力的发展考虑在内,那末,社会在 6 小时内将生产出必要的丰富产品,这 6 小时生产的将比现在 12 小时生产的还多,同时所有的人都会有 6 小时‘可以自由支配时间’,也就是真正的财富,这种时间不被直接生产劳动所吸引,而是用于娱乐和休息,从而为自由活动和发展开辟广阔天地。时间是发展才能等等的广阔天地。”】

  自由时间为什么就是财富?马克思给出的解释是:

  【“一部分用于消费产品,一部分用于从事自由活动,这种自由活动不像劳动那样是在必须实现的外在的目的的压力下决定的,而这种外在目的的实现是自然的必然性,或者说社会义务——怎么说都行”。】

  总之,一旦“这种自由活动不像劳动那样是在必须实现的外在的目的的压力下决定的”时候,劳动就不再是“谋生手段”,而成了“乐生手段”,劳动异化也就是消除了。

  为什么自由时间是就是财富?道理就在这里。

  (五)许成钢的逻辑

  遗憾的是,很多人无法想象价值关系消亡之后的社会将怎样运行。因此,他们根本不能接受马克思作出的未来社会市场经济将会消亡的预言。

  比如,许成钢教授在第二届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上说:

  【“大数据从市场上来,你如果把市场消灭了,数据没有了。你说,我现在收集了人类历史上没见过的无数的数据,我就可以不要市场了,就可以计划了,那你搞错了,因为你把市场消灭以后,你的基础也就没有了。”】

  许成钢的“市场消灭了,数据没有了”的逻辑,让我想起了孟子说过的一句话:

  【“三月无君则皇皇如也。”】

  生活在王权统治下的人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君王的社会将如何正常运转?所以,在古人看来,如果三月没有君王的统治,臣民们将怎么活下去呀!

  同样的道理,置身于市场经济的今人无法想象,一个没有市场和价值关系的社会将如何正常运转下去?所以,在他们看来,如果三天见不到市场,人类将怎么生存下去呀!

  上个世纪下半叶,中国有一位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就提出过“商品经济万岁论”。他说:

  【“共产主义也必须是商品经济”,】

  因此“价值关系万岁”!

  对于把市场经济视为永恒范畴的信仰,窃以为庄子的一句话或许是恰当的回答:

  夏虫不可语冰。

  (六)“劳动决定价值”与劳动异化

  或问:马克思明确说过“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结果没有?

  我的回答是:虽然马克思并没有明确指出“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必然结果,但是,劳动价值论与劳动异化之间的内在关系,已经包含在马克思的价值理论的逻辑之中了。

  比如,马克思在分析工资与劳动异化的关系时指出:

  【“因此,我们也看到工资和私有产是同一的,因为用劳动产品、劳动对象来偿付劳动本身的工资,不过是劳动异化的必然的后果,因为在工资中,劳动本身不表现为目的本身,而表现为工资的奴仆。”】

  马克思由此得出的结论是:

  【“工资是异化劳动的直接结果,而异化劳动是私有财产的直接原因。因此,随着一方衰亡,另一方也必然衰亡。”】

  其实,劳动异化不仅是“工资和私有财产”出现的直接原因,而且也是价值关系以及“劳动决定价值”这一经济事实存在的直接原因。

  因此,既然价值关系以及“价值由劳动决定”也是劳动异化的结果,那么,随着私有制的衰亡以及劳动异化的消除,价值关系以及“价值由劳动决定”也必然走向消亡。

  从劳动异化的维度来把握劳动价值论,其中蕴含的深刻性就在于:马克思不仅科学地揭示了价值为什么只能由劳动决定,而且科学地揭示了价值的历史性。

  (七)补遗一:异化理论没有合法性吗?

  对于我用劳动异化理论来讨论劳动价值论的视角,有学者颇不以为然,他说:

  【“毕竟异化劳动理论是马克思早年的理论,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有更全面而科学的理论。”

  然也,然也。】

  然也之后,我补充两点:

  (1)若马克思的早期理论与晚期理论互不相容的话,我们当然应当以晚期理论为依据。但是,如果马克思的劳动异化理论能够更好地印证《资本论》中的“价值决定”逻辑,而且二者并不冲突的话,那么,就不应否定用劳动异化理论来证明劳动价值论的努力。

  (2)如果从“商品二因素”“劳动二重性”出发来展开价值关系的叙事,就可以让“要素价值论”缴械投降的话,那么,用劳动异化理论来论证劳动价值论或就是多此一举,马克思的劳动异化理论当然也就没有出场的必要。但是,如果用《资本论》的叙述方式依然不能让“要素价值论”心服口服,而且如果劳动异化理论有助于增强对《资本论》叙述方式的理解,从而有助于把握劳动价值论的基本逻辑,那么,用劳动异化理论来解读劳动价值论就是值得的,并非没有学术价值。

  窃以为,在“要素价值论”已成主流的当下,正因为劳动异化理论有助于理解“劳动决定价值”的逻辑,所以,这样的视角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就理应具有合法性。

  (八)补遗二:“所有权决定价值”的逻辑不成立

  拙文《“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结果》发表后,有人做了如下的逻辑推理:

  推理一:既然你赵某人说“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结果,那么由此也可以推论:价值是由“劳动异化”决定的,即“劳动异化决定价值”;

  推理二:既然“劳动异化决定价值”,那么,某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认为“否认‘劳动决定价值’,主张‘所有权决定价值‘才符合马克思的原意”,就是正确的。

  对于上述推理,我的回答是:

  推理一的逻辑不能成立。“‘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结果”这个命题,不等于“劳动异化决定价值”这个命题,这两个命题不是一回事,不能从前者推导出后者。

  为了让大家明白这个道理,我举个例子。

  命题一:“你不吃饭决定你会饿死”是生命演化的结果。

  命题二:生命演化决定你会饿死。

  我们能不能从命题一推导出命题二来呢?

  显然不能。

  从“‘你不吃饭决定你会饿死’是生命演化的结果”这一命题中,我们不能推导出“生命演化决定你会饿死”的命题。

  这是两种不同的逻辑,不能混为一谈。

  非要混为一谈,那就成了神逻辑。

  至于某马克思主义学者认为“马克思否认‘劳动决定价值’”,以及“马克思主张‘所有权决定价值’”的高论,马克思生前已经做了明确无误的批判。纠缠这样的问题,实在是对智力资源的浪费。

  如果你依然不能走出困惑,那就应当认真读读《资本论》,而不能以某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创新出来的“高论”为依据,哪怕他是北大教授。

  (九)任重道远

  系列拙文登出来后,有朋友提醒: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普及化才是中国革命成功的根本,所以能让大众都能听懂接受,那才是关键。”

  这位朋友说得真好。

  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那才是本事。

  任重道远啊,我尽力而为吧。

  ————————————

  特别说明:本系列博文来源于拙文《“劳动决定价值”是劳动异化的结果》(发表在《学术月刊》2019年第12期)。此处转发时,加上了三级标题,补充了一些文字说明,并略去了引文出处和注释。如需确认,烦请核对原文。

  (完)

  【赵磊,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编辑部常务副主编,教授,博导】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3 10:20 , Processed in 0.01490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