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马克思主义者如何纪念黑奴解放日

2020-7-16 00:4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9336| 评论: 0|原作者: 斯科特·库伯(Scott Cooper)|来自: 激流1917

摘要: 今年的黑奴解放日(在历史上的这一天,美国最后一批黑奴被正式解放)纪念活动也是在提醒我们,终结奴隶制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就像马克思所说,无产者失去的只是枷锁,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



作者斯科特·库伯(Scott Cooper)

翻译丨无烟 大麦 Yang Zhou 司马黑

校对子牛


今年的黑奴解放日(在历史上的这一天,美国最后一批黑奴被正式解放)纪念活动也是在提醒我们,终结奴隶制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就像马克思所说,无产者失去的只是枷锁,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


整个美国,整个北美洲地区,都是踩在被奴役的劳动人民的后背上建立起来的,北美殖民者强行把劳工掳走,背井离乡,把他们运往这片原本属于印第安人的大陆上去建设新美洲。在黑奴解放日这一天,我们庆祝美国最后一批黑奴得到解放,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牢记血海深仇,与奴隶制斗争到底。在目前的美国这场全民运动当中,这样的认识极其重要。


社会主义者和奴隶制作斗争的历史由来已久。马克思曾经大量撰文去描述美国南北战争以及美国的奴隶制,他十分清晰的表明,在全世界无产者得到解放之前,北美的黑人必须要得到解放。


马克思和废除奴隶制






由马克思发展起来的唯物历史观告诉我们,整个人类社会分为不同的历史阶段,而这些历史阶段的特征是由生产的物质条件所构成。在南北战争以前,早期的北方联邦政府代表更加进步的阶段,在这个阶段,资本主义正在大力发展其生产力,而黑人也没有受到束缚。而南部的邦联却仍然处于一个落后的阶段,奴隶制,这种早就在欧洲已经被推翻的财产关系仍然在南都地区遗留了下来。因此,在北方工人阶级的支持下,北方的资本家发动了南北战争去解放黑奴,在马克思看来,这是进步的。


在1861年12月10日一份来自伦敦的信中,马克思清楚的表明,“奴隶制问题”是“南北战争的基础”。马克思在南北战争时期并不因为支持北方联邦的资本家而去坚定的支持北方联邦政府。马克思坚决反对那些鼓吹简单地让南方分裂的邦联站起来并组成新的国家的人。马克思坚决反对南方的奴隶制度。对于奴隶主集团而言,对黑人的过度剥削以及工人和受压迫人民生活条件的恶化,是他们从奴隶制中获利的源泉。奴隶制所在的地方,是历史的垃圾桶。对于马克思而言,只要奴隶制还存在一天,全世界的无产者将无法得到解放。


马克思也很清楚地指出,美国黑人争取解放的斗争是与整个工人阶级的解放斗争紧密相连的,工人阶级面临的是马克思所说的工资奴役,即工人为了生存不得不被迫每天出售8小时、10小时、乃至12小时的劳动力。粉碎南方邦联的斗争对于马克思来说,并不是“分裂联邦”,而是如马克思所说的,是与奴隶制真正的目的相反的:


“在奴隶制寡头的实际控制下,在奴隶制的基础上重新组织···奴隶制将会侵染整个联邦。在北方联邦政府,由于黑人奴隶制无法实行,白人工人阶级将会逐渐被迫成为奴隶阶级。这完全符合之前所公开宣传的准则,即只有特定的种族可以享有自由的能力。在南部邦联,实际的劳动者大多为黑人奴隶,而在北方,大部分劳动者为德国人,爱尔兰人,以及他们的后代。”


革命的社会主义者通过马克思的分析来看待黑奴解放日。废除奴隶制对于解放黑人而言,是一场摆脱身上枷锁的革命运动。这也是全体无产阶级的胜利。马克思直接写道:


“目前,南北联邦之间的斗争,是两个社会制度的斗争,即奴隶制和自由劳动制。这场斗争是由于这两个制度彼此无法在北美洲大陆上和平共存而爆发的。这场斗争只能以其中一个社会制度的胜利而告终。”


马克思把奴隶制的失败看作是推翻资本主义的革命先决条件。如果人类要进步,就必须在世界各地消灭掉基于奴隶制的社会和经济秩序。


黑奴解放日的实现






内战爆发之前,美国已经发生了许多次奴隶叛乱和起义。据文献记载,自16世纪以来,规模在十人以上的起义至少发生过两百五十次(包括起义未遂的情形)。1800年,一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现在称为加百列·普罗瑟)的奴隶计划在弗吉尼亚州里士满地区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奴隶叛乱,但走漏风声后,他和25位追随者随即被绞死。普罗瑟学习过识字,于是弗吉尼亚州的立法机关从此禁止对奴隶进行教育,担心他们可能会像加百利一样用自己所学的知识来起义。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的另一名为丹麦·维西的奴隶,因策划该城市的奴隶起义而于1822年被处决。1831年,由纳特·特纳(Nat Turner)在弗吉尼亚州南安普敦(Andrew)领导的奴隶叛乱杀死了50多名白人,但几天后被镇压。特纳躲藏起来,但两个多月后被发现。叛乱分子中约有21人被绞死,另有16名奴隶被卖到了别的地区。


奴隶起义是南北战争的前奏,而黑人士兵和水手则是南北战争中主要的作战人群。实际上,到战争结束时,大约有17.9万黑人在美军服役,约占部队总数的10%,另有19,000名在海军服役。内战夺走了近40,000名士兵的生命,其中四分之三并非死于战斗,而是死于传染病或其它疾病。


这些战斗人员服役期间作战十分勇敢,显然是联邦战斗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包括著名的第54军马萨诸塞州志愿步兵团成员。许多黑人奴隶从南部的种植园逃到了北方联邦军的营地,拿起美国政府提供给他们的武器来反抗从前的奴隶主。起初,当时的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坚持认为这场战争是为了拯救北方联邦,与奴隶制无关,尽管联邦的每一份文件都清楚地表明了相反的事实。结果,黑人奴隶的这些行动迫使林肯不得不做出让步。随着奴隶起来反抗奴隶主并加入战争,林肯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让他们成为战争的盟友,要么继续冒着流血战争和更广泛的奴隶叛乱的风险。由于奴隶起义的失控,林肯选择了前者。


战争持续了一年多之后,1862年9月22日,林肯发布了《解放宣言》,该宣言将于次年1月1日生效。它宣布,被邦联各州奴役的黑人自由了。如果他们越过联邦线逃脱或被前进的联邦军解放,他们将永久获得自由。当然,联邦军继续作战战胜了邦联军队,牺牲了62万至75万人的生命。


这项声明甚至不是正式的解放。它仅适用于邦联10个州的350万奴隶以及美国政府行政部门的所有部门,包括陆军和海军,未包含边界的奴隶州,因此仍有五十万奴隶没有解放。但是,宣言鼓励了所有被奴役的人们站起来战斗,并加入了联邦军队。这耗尽了南方邦联的劳动力,使得南方的武器生产锐减。


同时,由于《解放宣言》的发布,欧洲国家不再支持南方邦联,尤其是英国和法国,因为两国官方都是支持废奴的。但是英国的纺织厂又需要美国南方的棉花原料,所以资本家要求承认南方邦联政府、完全开放贸易的呼声十分高涨。林肯的宣言一发布,再也没人能假装南北内战不是围绕奴隶制展开的,因此工厂主们不得不妥协。


简单来说,《解放宣言》的发布等于美国正式承认废奴。它终结了逃亡奴隶法(Fugitive Slave Laws),而且把逃跑的奴隶抓回南方也是非法的。这是奴隶起义的证明,加上北方联邦的援助,南方邦联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当然了,法律的有效实施最终还是要归结于北方联邦军向南方邦联地区的挺进,因而带来了黑奴解放日。


1865年6月19日






德克萨斯州位于南部邦联的最西端,是二十年前从墨西哥抢来的。它的地理隔离在很大程度上使它免受了南北战争的侵扰,在整个战争过程中,奴隶主们为了躲避南方腹地的战争而迁移到了这里,并带上了自己的奴隶们——有的奴隶在新收购或建立的农场工作,其他的在休斯顿和加尔维斯顿等地做家仆,因此德克萨斯州到处都是奴隶主。到1865年,德克萨斯州约有25万奴隶。


1865年4月9日,罗伯特·E·李(Robert E. Lee)将军投降的消息花了好几个星期才传到德克萨斯州,甚至直到6月2日才让横贯密西西比州的南方军投降。6月18日,联邦陆军将军戈登·格兰杰(Gordon Granger)指挥2000名为联邦政府效命的士兵占领德克萨斯州,抵达加尔维斯顿岛。第二天,他站在阿什顿别墅的阳台上大声朗读《第三号总命令》:


“得克萨斯州人民获悉,根据美国行政长官的发言,所有奴隶都是自由的。这涉及到以前的主人和奴隶之间的人身权利和财产权的绝对平等,它们之间迄今存在的联系就变成了雇主与雇工之间的联系。建议获得自由的人安静地呆在他们现在的家中,为工资而工作。他们被告知不允许在军事哨所集会,并且无论在那里还是其他地方,都不可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这是加尔维斯顿的奴隶们听到的第一个关于解放宣言的消息。所以很可能,几乎没有哪个德克萨斯州的奴隶听说过自己两年多以前就能正式获得自由的。庆祝活动爆发了,第二年(即1866年),德克萨斯州解放的奴隶们于6月19日举行了周年庆典,即周年纪念日。这些早期的庆祝活动发展成了政治集会,其焦点是将新释放的奴隶登记为选民。他们推动了重建时代的发展。


然而,内战并没有消灭种族主义。例如,德克萨斯州的白人尽一切努力阻止6月19日的庆祝活动,地主会打断他们的集会,要求工人们回去工作;城镇禁止黑人使用公园;因此,德克萨斯州各地获得自由的奴隶开始集中他们的资源,购买土地,在那里他们可以庆祝“六月独立日”。1872年,一群黑人部长和企业主买下了休斯顿一块10英亩的土地命名为“解放公园”,它是专门为该市一年一度的“六月独立日”而设立的,至今仍在使用。


黑人们夺回了部分自主权利——包括庆祝“六月独立日”。这打乱了白人的权力结构,以至于他们不择手段要去破坏黑人们的胜利成果。最终,在1890年至1908年间,包括德克萨斯在内的前南部邦联,都通过了新的法律或修改了宪法以剥夺黑人选民的权利,将黑人隔离在公共设施之外,并将种族隔离政策(Jim Crow)奉为南方旧种植园的新制度。


从那时起,“六月独立日”就与许多黑人反对种族主义和经济压迫的斗争联系在一起。它还涉及更广泛的社会问题。例如,1968年,由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Jr.)组织的“穷人运动”,在金遇刺后由拉尔夫·阿伯纳西(Ralph Abernathy)继续领导开展,对改善所有美国穷人的经济条件和人权提出了要求。作为这场运动的一部分,“六月独立日”还被称为“团结日”,10万游行群众(其中包括许多白人)在华盛顿游行,而且科雷塔·斯科特·金(Coretta Scott King)还在那天公开反对越南战争。


如今,随着反对种族主义的斗争越发迫在眉睫,“六月独立日”时刻提醒人们黑奴解放和摧毁南方落后社会经济体系的重任,这也提醒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然而,由于至今美国军事基地还是以南部邦联军官命名的,南部风景中还点缀着“南部邦联英雄”的雕像,因此把“六月独立日”定为美国全国性节日的努力每次都遭到挫败。


资本主义不灭,又何提种族主义?






今年的黑奴解放日,美国和世界各地引起了新的一波反种族主义浪潮。明尼波利斯警察谋杀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事件引燃了一场反抗结构性种族主义的斗争,结构性种族主义始于1619年,也就是第一批非洲黑奴被带到弗吉尼亚州之时。而这一结构性的种族主义并未被内战所解决。


数周以来,在全球的疫情肆虐中,全国各大城市的街头挤满了来自不同种族、年龄、性别、阶级地位的人,呼吁变革。这些游行示威开始质疑美国的警察体制,来质疑资本主义的关键组成部分——因为警察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暴力机器,为维护资本主义财产关系而服务。


资本主义可谓是老种族主义者了。在美国,结构性的种族主义是奴隶制的直接遗产。而当奴隶们重获自由,无法再以合法方式奴役人的南方人和北方工业资本家便开始重建对黑人的压迫来确保自己在全美的利益。黑人便成为了成长中的工人阶级的吊车尾,无法联合起来,付的工资也是最低的,被排除于关键的工作之外。而黑人资本主义的尝试则会被系统性地摧毁,像塔尔萨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暴乱就烧毁了不少小型黑人企业。


自《美国宪法第十三条修正案》于1865年修订以来,美国在全美范围内正式废除了奴隶制和非自愿奴役制(因此其比《解放奴隶宣言》走得更远),黑人法令、国家允许的白人至上暴力、以及三K党便开始冒头。黑人在南方被迫接受非自愿劳动,而他们的警察却拒绝为黑人执法。所以黑人坐牢是少不了的。


美国监禁的人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多,而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犯人是黑人——他们被监禁的几率是白人的五倍。资本主义利用这些人来为自己做苦役,他们为资本主义做着最脏最累的活,养活这台利润机器,报酬却一文不值。


种族主义是资本家们运用得出神入化的工具;他们以法律和警察来执行。只要资本主义还在一日,资本家们便会提拔一小撮人、打压另一大帮人来制造分歧,转移人民的注意力以便不能对付共同的敌人。


所以,消灭资本主义和消灭种族主义密不可分,反之亦然:反种族主义的斗争即是社会主义的斗争。


列宁将美国内战看做一场革命的战争。在1918年他写的《给美国工人的信》中,他所写的内容和不到一年后的俄国革命所写的内容一样,对今天的斗争仍有超乎寻常的现实意义。他以表扬美国无产阶级的“革命传统”作开端,指向了“美国1863—1865年国内战争具有极伟大的、世界历史性的、进步的和革命的意义!”正如他的先人马克思一般,他说明了反抗奴役美国黑人的斗争与反抗工资奴役息息相关:


“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懂得,为了推翻黑奴制度,为了推翻奴隶主的政权,哪怕使全国经历多年国内战争,遭受任何战争都避免不了的极严重的破坏和恐怖,也是值得的。可是现在要来解决推翻资本主义雇佣奴隶制、推翻资产阶级政权这个无比伟大的任务时,这些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和辩护人以及被资产阶级吓倒的、躲避革命的社会党人改良主义者,却不能理解也不愿意理解国内战争的必然性和合理性了。


美国工人是不会跟着资产阶级走的。他们将同我们一起,拥护反资产阶级的国内战争。世界工人运动和美国工人运动的全部历史使我坚信这一点。”


我们可以采取有步骤的行动将人类从资本主义和为其提供利润的制度性种族主义中解放出来,来纪念2020年6月14日。


来源:

https://www.leftvoice.org/juneteenth-a-marxist-perspective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4 20:08 , Processed in 0.015025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