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印度马列主义阵营的分化 —— 修正主义者和毛主义者

2020-8-8 22:4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3356| 评论: 0|原作者: 苏曼|来自: 红砖厂青年报

摘要: 正如列宁所说,为了团结,就必须在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之间划清界限。



正如列宁所说,为了团结,就必须在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之间划清界限。

图:印共(毛)谱系图,红色文献翻译制

  马列主义阵营的分化:修正主义者和毛主义者

  《人民进行曲》第6卷第7期,2005年7月

  作者:苏曼

  随着印度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人民战争和印度毛主义共产主义中心的合并,以及印度共产党(毛主义)的革命中心的形成,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的界限越来越清晰。所有的旁观者都被迫采取立场——要么和革命站在一边,要么反对革命。在维贾瓦达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成立了“新”党印共(马列)。这是另一个遵循解放路线的马列主义修正主义中心。但是,这个新的团体与解放不同,其纲领与印共(马)相似,并保留了一些关于其毛主义过往的修辞。其他这类修正主义者和右翼团体也朝着同样的方向发展。当然,所有这些修正主义政党都声称是伟大的纳萨尔巴里斗争的继承者,只不过他们今天与其再无共同之处。他们甚至还想起了查鲁·马宗达的名字。他们背叛了他的伟大遗产。这一切只是为了篡夺过去的革命荣誉,为他们现在的修正主义实践辩护。

  今年1月底,卡努·桑亚尔(Kanu Sanyal)领导的印共(马列)(它本身是由一些团体合并而成)和印共(马列)红旗又合并而成了另一个印共(马列)。根据他们2005年3月发表的公报,他们统一的基础是反对修正主义和左倾宗派主义(即毛主义者)。他们将它们放在一个相等的平面上。事实上,这里更强调攻击毛主义者,并专门写了一篇文章,题为《毛主义者不是纳萨尔巴里的继承者》。在这篇文章和整个公报中,他们就像政府一样,称毛主义者为“无政府主义者和恐怖主义者”。在整个公报中,没有一句话提到武装斗争,也没有提到准备武装斗争的必要性,只是继续喋喋不休地把群众斗争和群众路线作为与所谓的恐怖主义者的分界点。一切武装斗争都是“个人歼灭”,都是反对群众路线的。但是,他们没有在公报上说他们将如何夺取政权,或者群众斗争将如何与武装斗争联系起来。

  列宁说,武装夺取国家政权是一切革命的中心任务。但在这一关键问题上,他们完全保持沉默。这就是他们的修正主义的来源,哪怕他们乞灵于毛的名字。他们的错误,不仅仅是对持久人民战争道路的背离,而且还是对其的完全否定。因此,当邦政府不仅开始对毛主义者,而且甚至对其他三到四个马列主义组织进行大屠杀之时,他们的会议于安得拉邦召开也就不足为奇了。

  关于群众路线的问题

  在公报里,他们喋喋不休的主要内容是群众斗争和群众路线。他们将二者交替使用,好像参与群众斗争的人会自动地走群众路线,而搞武装斗争的人则反对群众路线。由于这是他们试图提出的中心观点,特别是为了将他们自己与毛主义者区分开来,因此有必要揭露在这个问题上他们试图制造的混乱。

  首先,群众斗争不等同于群众路线。群众斗争就是动员群众,无论是争取局部的诉求,还是政治上的诉求,甚至依靠武装斗争。另一方面,群众路线是一种思想方法和工作作风。它是一种在一切工作中,无论是在群众中,在党内,甚至在军队中,都应该采取的态度。它要求所有的干部和领导,都要注意同他们一起工作的群众的需要和意见,这是与官僚主义作风截然相反的。众所周知,即使是那些领导群众斗争的人,在许多地方,都根本没有采取群众路线,这一点在大多数工会领导人及其官僚作风中是显而易见的。在群众中,群众路线就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在党内,群众路线就是要考虑全体干部的意见,关心全体干部的幸福,不凌驾于全体干部之上。在军队中,除了正规部队外,还需要动员全体群众参加人民战争,建立庞大的民兵组织。它也要求不能像资产阶级军队那样,由指挥官搞专制。

  1945年,中国共产党在《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对群众路线问题作了这样的解释:如毛泽东同志所说,正确的政治路线应该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而为使这个路线真正从群众中来,特别是真正能到群众中去,就不但需要党和党外群众(阶级和人民)有密切的联系,而且首先需要党的领导机关和党内群众(干部和党员)有密切的联系,也就是说,需要正确的组织路线。因此,毛泽东同志在党的各个时期既然规定了代表人民群众利益的政治路线,同时也就规定了服务于这一政治路线的联系党内党外群众的组织路线。

  所以,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在坚持以群众路线为基础的政治路线的同时,必须在群众内部和党内采取“组织路线”。这就需要深入群众,调查他们的需要和想法,然后把这些同革命的直接任务联系起来。仅仅是听取群众的意见,而不把群众的意见同革命的任务联系起来,就会产生尾巴主义;不考虑群众的意见和需要,就会产生宗派主义和教条主义。前者否定先锋党的作用,后者则会因为我们所表达的观点与群众现有的觉悟水平毫无关系而疏远群众。实际上,新印共(马列)类型的修正主义者没有必要深入群众中去研究他们的生活和意识,因为他们只打算动员他们进行群众斗争,而不是革命。这样的群众斗争,是在他们现存的生存条件中产生的,是很容易看到的,而把他们引向革命的任务则要困难得多,因此需要深入研究群众和群众的处境。

  这样的群众斗争,是已经由印共、印共(马),实际上是所有资产阶级政党所进行过的,其规模之大,是红旗和过去的“印共(马列)”所无法想象的。至于动员群众,难道印共(毛)在安得拉邦没有指出,在镇压再次开始之前的几个月里,十万人不顾镇压的阻碍,仍然参加他们的会议,显示了大规模的群众支持吗?在大多数武装斗争地区,如恰尔肯德邦、比哈尔邦、丹达卡兰亚,也存在着同样的支持——这些地方同样处于镇压、逮捕、杀戮和各种其他形式的骚扰的氛围中。实际上,毛主义者在农民和部落中,以及一定程度上在工人、学生和其他各阶层的群众中,都建立了庞大的群众组织。在他们三十年的历史中,这个“新”党能否显示出毛主义者所进行的群众动员的哪怕一小部分?

  但问题不仅在于能否动员群众。问题同样在于我们领导群众的方向是什么。是为了人民战争和夺取政权,还是为了别的什么?这是摆在任何严肃的马克思主义者面前的基本问题。如果是前者,这一态度就会反映在一个人的实践的方方面面,包括组织方法和斗争方法。如果是后者,这也会得到反映。

  例如,这个新党的领导人的工作几十年来一直是完全合法的,说明他们对革命缺乏严肃性。印度不是一个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可能会存在一个合法运作的革命党的发达国家(实际上,在9/11后日益增长的法西斯环境中,这一点也可能会受到影响)。印度是一个没有这样的民主美德的国家,它连激进的工会运动都要残酷镇压,更不用说革命斗争了。最近的拉贾斯坦邦农民斗争遭遇了什么?UP电力公司员工的斗争遭遇了什么?政府雇员的无数次斗争遭遇了什么?无组织部门的数百名被完全剥夺了权利的工人的斗争又遭遇了什么?到底怎么了?虽然我们会利用其可存在范围内的合法机会,但在像印度这样的一个国家中一个有着革命任务的所谓的共产党,能保持这么长时间的合法性,是不可预见的。党的最高领导人的持续的合法存在,还谈得上什么领导革命斗争呢?这说明他们不过是限制了群众斗争,使其保持在合法的范围内。

  所以,有统治阶级政党搞的群众斗争,有修正主义者搞的群众斗争,也有真正的共产主义革命者搞的群众斗争。问题是,即使是在满足局部要求的情况下,这些群众斗争的目标和方向是什么。大多数人用它来为他们未来的选票仓创造选举基础,而共产主义革命者则用它来推动武装革命。如果革命不在新印共(马列)等政党的议事日程上,国家就不会感到威胁,他们就会允许这种合法存在。这个新党不断地攻击毛主义者是“无政府主义者和恐怖主义者”,只不过是给敌人听的音乐。安得拉邦政府给了这些人充分的自由来建立他们的新党,同时却冷血地杀害其他人,也就不足为奇了。在整个会议期间,没有一句话谴责邦政府的行为,尽管在他们召开会议时,这种行为已经达到了残酷和野蛮的地步。当时,在安得拉邦,甚至连自由主义者都开始站出来谴责暴行和假遭遇战,这些所谓的无产阶级却没有这么做。为什么?当会议在安得拉邦举行的时候也是如此!!!

  所以,该党的真正的干部,应该认真考虑这个党的领导人的真正作用是什么,不要被他们与武装斗争对立的所谓的群众斗争的修辞所误导,不要被他们对“群众路线”问题的完全歪曲的理解所误导。

  关于共产主义革命者的团结问题

  这里还有一个修正主义者和右倾主义者试图利用的另一个重要问题,即各马列主义团体和政党的普通成员之间的团结愿望。团结本身不是目的,而是实现目的的手段的一个方面。目的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共产主义革命者的团结是实现这一目的的重要步骤。但是,在党的层面上,团结必须是真正渴望革命并以革命的方式工作的人之间的团结。而不是与只是用毛主义标签去欺骗群众的修正主义者之间的团结。毕竟,我们在党的层面上所追求的团结,就是一个先锋队内的团结——任何软弱的“先锋队”都不能领导革命,因为这需要果断、决心、远见和革命实践。不应该忘记,这个国家在近半个世纪中有着一个统一的党,但是由于它的修正主义路线,革命连一步都没有前进。这就要求纳萨尔巴里明确与这一过去决裂,把印度的革命提上议事日程。与修正主义者相比,尽管那时的力量很小,但未来在于新的力量,而不是堕落和老朽的“马克思主义者”。

  正如列宁所说,为了团结,就必须在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之间划清界限。他进一步阐明,团结不仅要建立在思想政治问题上,而且要建立在无产阶级的战术问题上。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推进夺取政权的革命进程。在不同类型的“共产主义者”的领导下,这个国家的群众斗争已经进行了将近80年;整整一个世纪已经过去了。但是,他们离社会的革命变革又近了一步吗?没有。所以,任何团结,都必须促进革命斗争和革命组织的发展,而不能成为它的障碍,或是以任何方式削弱它。

  因此,团结必须是有原则的,只有在上述问题上达成共识,并进行实践,才能推进这一进程。正如媒体所报道的那样,只有在五份详细的文件首次定稿并对他们的过去进行全面的批判性审查之后,印度毛主义共产主义中心和印度共产党(马列主义)人民战争之间的团结才得以实现,然后才走向组织统一。除非在所有基本问题上都有一个共同点,否则这种团结可能是短暂的,正如在一些早期的团结中所看到的那样。指望认真对待武装斗争的人和不认真对待武装斗争的人之间的团结,是乌托邦式的,是有害的。当然,在群众层面上,在具体问题上,可以而且必须同许多人团结,共同完成最基本的任务。我们这里讲的是团结起来组成一个有效的先锋队,领导革命运动前进,建设一个没有剥削的新社会。

  毫无疑问,随着大部分真正的毛主义者团结在印度共产党(毛主义)中——这一进程从过去十年开始一直在进行,许多力量在印共(马列)(人民战争、党统一)和毛主义共产主义中心这两股主要的革命潮流汇合之前就融入了它们——认真对待革命的人和不认真对待革命的人将会迅速分化。第二个印共(马列)的形成是这个过程的一部分,在这个过程中修正主义者也将分化,以拯救自己免于灭亡。现在,在马列主义阵营内有两个明确的中心——两个印共(马列)的修正主义中心和印共(毛)的革命中心。在这两者之间,许多团体和个人都必须选择自己站在哪一边。他们是站在真正的革命者一边呢,还是跳进修正主义的泥潭呢?这毕竟是仅有的两种选择;任何中间派立场实际上都意味着走向后者。

  据报道,印共(毛)仍认为在党外存在着真正的革命力量和个人。在革命斗争的发展过程中,他们将尽全力同他们团结一致。这里可能会有人评论说,印共(毛)之外的革命者也必须采取主动。毫无疑问,即将到来的革命人民的斗争浪潮,将使分界线更加尖锐。

  图:2012年,印共(毛)的战士们与村民们在讨论,劝说他们加入武装斗争。(拍摄照片的那周,村里有两名村民被害,战士们成功劝说三人加入队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3 01:44 , Processed in 0.01646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