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忆国庆25周年招待会

2020-9-28 09:04|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2439| 评论: 2|原作者: 恽仁祥

摘要: 国庆71周年即将来临,促使我深情怀念46年前毛主席、周总理、朱老总在世时,1974年周总理主持的工农兵当家作主的最后一次盛大的国庆25周年招待会,以及三个月后1975年1月朱老总主持的全国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和周总理在大会上作工农兵当家作主的最后一次政府工作报告。

忆国庆25周年招待会

 

国庆71周年即将来临,促使我深情怀念46年前的毛主席、周总理、朱老总在世时,1974年周总理主特的工农兵当家作主的最后一次盛大的国庆25周年招待会(注:会议盛况见附件1),以及三个月后1975年1月朱老总主持的最后一次全国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和周总理在大会上作工农兵当家作主的最后一次政府工作报告(注:全文见附件2)

国庆25周年招待会是文化大革命期间规模最大的一次国庆招待会,参加这次招待会的有4500多人;也是周总理主持的最后一次国庆招待会;也是毛、周、朱在世时最后一次最隆重的国庆招待会。我有幸以英模范人物代表应周总理邀出席了这次招待会

出席招待会的分21类人员报导,其中人数最多的一类是“工农兵英雄模范人物、先进工作者、批林批孔先进单位代表、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代表、‘五七’干校代表、工农兵学员代表、红卫兵代表、街道居民代表”共841人,约占出席招待会总人数的五分之一,约占公开报导21类2282人的三分之一多。而视频仅报导了这一类的全部名单,足以证明毛泽东时代是工农兵等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时代,劳动人民站政治午台,是中华民族开天辟地第一次,农民当上副总理,工人当上副总理,菜市场卖菜的当上人大副委员长……,连我这位旧社会连狗屁都不懂的农村病孩(血吸虫病晚期)也当上人大代表、英雄模范人物代表、科技界代表多次应邀出席我在解放前沒听说过的国宴。出席这次宴会的,除外宾外,看不到崇洋穿了西装脖子上套个洋布条的,都穿我们民族服装为荣,我们这些军人都穿一身的确良军装,一颗红星头上带、革命的红旗掛两边。出席招待会驻华大使馆武官亲切地向我们敬礼,非常友好。

当周总理步入会场时,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一些外宾,己顾不上礼仪而站到橙子上踮起脚把周总理看个没有个够。总理简短的祝酒词,一而再被热烈的掌声打断。一些外宾鼓掌非常热烈,可以说也是一次和世界各国朋友欢聚的一次盛会,生动地展示了毛泽东时代,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这种场面给攻击毛泽东时代“闭关锁国”的人有力的还击。至今,许多国家成立了毛泽东主义共产党。我这位毛泽东时代的军人,为此感到非常荣耀。

宴会约500桌酒席,我同李敏同志坐在一起,同桌的还有总政文化部长陈希通同志,他爱喝酒,一人喝了一瓶茅台。李敏同志对我说:这么大的喜庆节日,我们也该喝一点。我给她和我自己倒了一口茅台酒,两人站起来劝同桌的同志为庆祝国庆25周年干杯。这是我同李敏同志一同参加宴会唯一的一次了酒。

周总理最后主持了1974年国庆25周年招待会后,时隔仅3个月,于1975年1月,周总理在全国第四届人大作了《政府工作报告》(注:全文见附件2)。我这位农村愚昧的孩子,又当选为人大代表,亲耳聆听了周总理作的最后一次《政府工作报告》,也是朱老总主持的最后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也就是这次会,工人、农民、卖菜的……被选举为国家领导人,并制定了工人阶级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专政被称谓“七五宪法”,这部流芳百世的无产阶级宪法。

我简单介绍这次会议情况:朱老总是坐了轮椅上的主席台,四名服务员把他抬到座位上。周总理作的“政府工作报告”,大会前发给每位代表人手一份。周总理在大上仅宣读了开头和末尾,在宣读末尾一段,他站起来想提高嗓门讲,结果力不从心,反声音低下去了。就在周总理站起来瞬间,朱老总认为报告结束(注:他耳聋),便扶着座椅扶手站起来说:现在宣布散……。说时迟,那时快,坐在一旁的吴德同志忙把朱老总扶着坐了下去,才沒有把“散”字后面的“会”字讲出来。足见当时他们均病重在身,毛主席就沒有到会。这些少有人公开的情况,后叶剑英借司马懿见诸葛亮进食很少,而待诸葛亮死后篡权。这就是华、叶等叛徒集团1976年10月6日选择武装政变的条件。这里插一段重要史实,叶剑英也不得不承认,他说(大意):经他查阅,江青他们干的,几乎都是按毛主席指示或经毛主席同意的……。这一语道破了批江青的真正目的。其实广大人民群众一眼就就看穿了批江实质是批毛、反毛,为篡党夺权复辟资本主义披上一块面纱

我请问:叛徒集团武装政变篡权后,参加国庆25周年841名工农兵劳动人民,有多少沒有遭到迫害?四届人大代表和选进中央领导工作的工农兵有谁没有受到迫害?至今仅见网上报导王光美同当面批邓你把毛主席路线上的清理完了……。这意味着什么?网友们值得深入探讨。而一些篡了权的走资派、反毛反文革余孳还恶毒攻击诬蔑“毛泽东独裁”,而把“民主”摆在嘴皮上天天唱,给邓修们涂脂抹粉。逼得我才发表了《抹不黑的毛泽东、涂不红的走资派》一文,并编著出版了两册《抹不黑的毛泽东》约70万字,第三册初稿已写成,约50万字。

在此仅以我个人亲历遭走资派迫害的事实,猜测参加这中华民族史上无产阶级至今最辉煌、意义深远的两次盛会后,参加这两次盛会的工农兵代表、革命领导干部等可能的遭遇。这两次会议,转瞬已过去45~46年。我当时年仅40出点头。估计参加这两次会议的工农兵,至今健在的不多了,有的被走资派杀害或判刑,有的含冤去世……。像我这些没被迫害至死的,有这个责任和义务,为死去的同志声张正义。华、叶等叛徒集团武装政变篡权后(注:“叛徒”是他们篡权后分赃闹矛盾互相攻击的用词),叛徒集团以种种借口迫害工农兵和革命领导干部,尤其是毛主席支持的为迫害重中之重。我因毛主席批示支持我、江青同志写信指点和批评我(注:江青同志给我回信,经我们所纪委审查并经科委纪委同意向我宣布:我给江青的信是一封真实反应情况的信,连检讨也不要检讨)。但走资派大搞“以我划线”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主观唯心主义,我当即被走资派监视,失去行动自由。为此接着被走资派大流氓张爱萍非法关押我17个月,他唆使政治流氓常勇(我对张、常人品定性,本人就因拒绝张爱萍把情妇塞进我们而遭打击迫害,我在己发表的文章作了详细介绍,在此不重复。我对此承担法律责任)、走资派刘毅民等凭空捏造了:陶鲁笳、李敏、恽仁祥“合谋”,“整死了科委副政委肖向荣(同志)”、“合谋制造了迫张爱萍骇人听闻的搜集毛主席、周总理黑材料”、李和恽指使某人贴批张爱萍大字报、李敏同恽仁祥订“攻守同盟”等四大“罪状” ,在张爱萍组织的批李敏“小帮派”群众大会上,批了这“四大罪状”,当场宣布对我撤职、非法“隔离审查”押赴张爱萍在通县私造的监狱(注:人大代表人身自由受法律保护,他无权剥夺),派一个排武装监押17个月。凭空捏造的“四大罪状”,他们后来都偷偷摸摸抹掉了。但证明他们犯了诬陷罪。最严重的是张爱萍非法搜集毛主席、周总理的黑材料问题是铁证如山,包括张爱萍密令刘毅民搜集黑材料的手谕,都在我手里。是张爱萍的走狗搜集黑材料的组织者刘毅民揭发的(刘揭发上报中央后,中央领导批示:一定要查清楚,查清后报中央),而不是陶、李、恽“合谋”制造的。对张爱萍、常勇、刘毅民等凭空捏造的陶、李、恽“谋”,我仅反驳一句:谁能揭发出陶、李、恽三人在何时、何地曾在一起哪怕是闲聊,我都可承“合谋”…… 。我一再介绍,文革期我不赞同军队成立群众组织,以及串联,我是说到做到,听凭任一级组织核查。另外,陶、李、恽都堂堂正正,决不搞小团体,也经得起任一级组织核查。我们可能学走资派、牛鬼蛇神搞非组织活动,这都听凭任一级组织核查。心中无鬼,就不怕鬼,张爱萍非法关押我17个月,可以说同他斗了17个月,最后中央定性为:天大的冤案。邓小平指令科委:快把人放了,否则很被动。我才从张爱萍私造的监狱走了出来。

面对走资派、牛鬼蛇神等反毛、反党余孳攻击毛主席支持的人都是“交白卷”、“不学无术”,我理直气壮一再宣布:凭我高科技方面的发明和作的重要贡献凭我依靠一个研究院两个研究所广大干部和群众支持,顺利解决了被走资派破坏成彻底瘫痪或半瘫痪的这三个单位的“老大难”问题,沒开一个批斗这些单位的干部和群众的会,没让任何人为文革问题写任何检查交代材料,都按枫桥经验解决了,凡我处理的案件,包括个别判了刑的、少数受纪律处分的,至今未发现冤假错案,无一人上访。实践证明:科委让我在300多厂、所以上干部大会上介绍的经验,不仅受到中央领导同志当面对我表扬,而实践证明是正确的。仅举一例,某研究院成了“老大难”原因之一是,一些老同志即院领导干部,背后议论王洪文副主席,被部分群众定为:“匈牙利裴多俱乐部”批斗多年。科委走资派派去的工、军宣队、工作组,秉承科委走资派旨意,支持这种定性,结果是越宣传、越工作赿乱成了“老大难”。科委派我去后,我向科委常委会提出:这仅是一起背后议论的自由主义错误,不能定为敌我矛盾解决这个“老大难”问题,对有关同志严肃批评一下,以后不犯了之。常委们同意我的处理意见。我召集背后议论王洪文同的一些同志谈话,严肃进行了批评,警告不得再犯,再犯就严肃处理;劝你们既不要打肿脸充胖子,下去检讨,造成一部分人支持、一部分反对,结果是挑动群众斗群众;也不要写检查交代材料,给自己背思想包袱宣布,此事到此了之。有的老同志当场感动得掉下热泪。我不是低估张爱萍这伙走资派,要让他们去处理此事,没有我恽某人的水平和胆略平稳地不到半小时就解决多年解决不了的“老大难”问题。例如张爱萍到七机部去,人没有走,人民群众的就告状信不断;其原因是他不是去解决问题,而是整别人、树自己,够丢脸的因此,我一再宣布,那些攻击毛主席支持的人均是“交白卷”、“不学无术”的“英雄们”,在科技和政治工作我们比试比试,看看谁是不学无术。另外,一些“反‘四人帮’的英雄”如张爱萍之流,1975年他到科委工作,首先去拜访王洪文副主席,在科委干部大会上他介绍拜访王洪文副主席,并说王副主席如何如何关怀……,以此为他壮威。但至1976年10月6日,华、叶等叛徒集团武装政变篡权后,张爱萍一手捏造了“国防科委有个以李敏为女头子的‘四人帮’小帮派”,紧接着凭空捏造前述陶、李、恽“合谋”的“四大罪状”狠批王洪文等“四人帮”。共产党让这么一伙人反手是云、复手是雨而乱作为,这个党还能有威望吗???则,尽管中央对我们下了“天大的冤案”的结论,但张爱萍仍不死心,建议把我交军事法庭审判。总政说;没有什么好审判的。张爱萍又妄图让我复员回原藉。原藉民政部门有关领导一看材料,明确表态:这是一起性质十分严重的打击报复案(注:以往的文章详细介绍了这一情况,在此略),凡一此案一澄清,我们承担不起这个责任……,而拒绝接受。改为转业回原藉,也被拒绝。最后改为退休回原藉(注:不按政策离休)。民政部门表示:按中央政策,仅负责发放退休金、照顾好生活,政治问题仍有原部队负责。我在退休手续上签了“张爱萍利用职权欺人决无好下场”。张爱萍给我作的“犯了严重错误”的结论,企图让支部大会通过,他们一看材料,全体党员罢会;所党委拒盖公章,张爱萍把党委书记找去训斥、施压。党委书记不服,把张爱萍指令刘毅民搜集毛主席、周总理等的黑材料手谕主要内容加进了张爱萍给我作的结论,就成了张爱萍搜集毛主席、周总理等的黑材料铁证,而盖上所党委的公章,报给了科委。科委常委会讨论,张爱萍一个人说了算,并加上“复员回原藉”,其他常委委员无一人发言。请问:这叫什么“组织结论”???而他们无耻恶毒攻击“毛主席独裁”,大肆宣扬他们“民主”,竟“民主”到了创了中共党史上如此奇闻。可能张爱萍会后才发现所党委加进了上张爱萍手谕内容,便立即免掉了所党委书记职务。大流氓张爱萍就是如此胡作非,同国民党军阀有什么两样???此后,邓小平狠批张爱萍:横行霸道,专横拔扈……中央随即下文免掉了张爱萍一切职务借此介召科委常务副主任陈彬同志于1976年初,当时正遵毛主席批张爱萍的指示,在京西宾馆召开科委党委扩大会批张爱萍,我任参会议的科委政治部、507所和情报所成员组成的大组召集人,陈彬同志在一天晚饭后找我个别谈详细用实例介绍张爱萍在总参横行霸道、专横拔扈,残酷搞打击报复和作风腐败的实例,劝我批张爱萍,我抽了半包他招待我的大中华香烟。这是我第一次公开介绍,以此说明我拥护邓小平批张爱萍并免了他一切职务张爱萍才派他的秘书,对我所当初的政治部主任鞠芳同志说:张主任让我告诉你,情报所的问题,张主任是偏听偏信……。这简直是放屁,至今中央定性为天大的冤案,但科委至今未平反。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Iaimy 2020-9-30 02:54
祝愿恽仁祥同志身体健康,再与走资派斗争20年!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9-28 09:10
该文有史料价值。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7 05:09 , Processed in 0.02464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