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群众文艺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逐鹿陕川康(第四回)

2020-10-9 21:0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5223| 评论: 0|原作者: 陈少校

摘要: 胡宗南的所谓“延安大捷”,固然是一幕自编、自导、自演的话剧;但是,假如因此便以为他之进攻延安,也只当作是一场儿戏,马马虎虎,那说大谬不然了.

第四回

 

  准备多时 胡军得空城一厘

 

争功未得 陈武即大发牢骚

 

胡宗南的所谓“延安大捷”,固然是一幕自编、自导、自演的话剧;但是,假如因此便以为他之进攻延安,也只当作是一场儿戏,马马虎虎,那说大谬不然了.

 

胡宗南多年以来的唯一任务,就是封锁边区,消极抗日,积极反共,他是千方百计,恨不得把整个陕甘宁边区吃掉的。何况延安是中国的革命中心,他更久已想把它占领。一九四六年七月,胡宗南以他的整编第一军(辖整编第一、第二十六、第九十等三个师)和整编三十师,联合阎锡山部队进犯晋南解放区之后,就已积极从事于进犯延安的准备。其部署情形如下:在晋南方面,以整编三十师守备曲沃、临汾、霍县之线,并以一部分兵力进驻吉县,监视壶口、禹门口等黄河渡口,确保关中安全。其整编第一军,则在运城地区集结,伺机蠢动。。在西面一即陕甘边区方面,则根据其所谓“吸引陕、甘、宁边区主力于陇东决战之机,袭占延安”的战略方针,以整编二十九军的主力,向陇东之庆阳、合水进犯。

 

胡宗南在完成这两着进攻的准备后,以为延安唾手可得,已经毫无问题了。岂料进犯晋南时,于浮山、临汾间的陈村之役,整编第一师第一旅全部被歼,旅长黄正诚被活捉;进犯陇东的整编二十九军四十八旅,也在合水西华池遭受到歼灭性的打击,该旅旅长何奇且被击毙。结果东西两面,都是损兵折将,弄得士气沮丧。尤其是号称“天下第一”的胡宗南起家部队第一师第一旅的被歼,更使胡宗南伤心。

 

到了第二年(一九四七年)二月底三月初,胡宗南说奉蒋介石之命,决定向陕甘宁边区全面进犯。他们且妄图以三个月到六个月的时间,解决陕北问题。

 

在这个目的之下,胡宗南立即秘密调动其嫡系部队,向边区南部的洛川、宜川集结,并于三月十日以前集结毕事,完成作战准备.

 

集结于洛川附近的,计有二十九军所属整编第三十六师(师长钟松)的一二三旅(旅长刘子奇)、一六五旅(旅长李日基),整编七十六师(师长廖昂)的二十四旅(旅长张汉初)、一三五旅(旅长麦宗禹)及整编十师(师长何文鼎)的十二旅(旅长陈子干)、四十八旅(旅长康庄)、八十四旅(族长张淇),共为七个旅,另附战车部队。

 

集结于宜川附近的,计有第一军所属之整编第一师(师长陈掬旅)的第一旅(陈村被歼后重建,旅长吴俊)、七十八旅(旅长沈策)、一六七旅(旅长李昆岗),整编第二十七师(师长王应尊)的第三十一旅(旅长李纪云)、四十七旅(旅长李达)及整编第九十师(师长陈武)的五十三旅(旅长邓宏仪)、六十一旅(旅长邓钟梅),共为七个旅。另附战车重炮部队。

 

此外,另有一四四旅在铜川集结待命。因此,总共为六个师十五个旅,以每个旅九千人计,大约有十三万五千人。再加每个师的直属部队及临时配属的特种部队,约有一万八千人。全部兵力有十五万以上。

 

三月十一日,胡宗南在洛川召集旅长以上人员开军:事会议。在会上,胡宗南宣布工由他的总部拟定并经间防部批准的进攻延安作战计划。次日,即由第一军军长董钊和二十九军军长刘戡,分别将作战计划下达到所属各师。

 

胡宗南进攻延安的军事计划,其概要如下:

 

(一)攻击目标

 

以董钊的第一军、刘戡的二十九军,编成左右两个兵团,采取钳形攻势,包围歼灭陕北的解放军,占领延安以至整个边区。攻击重点置于右兵团方面。

 

(二)兵力部署

 

甲、右兵团一由第一军军长董钊,率领整编策一师(辖第一旅、第七十八旅、第一六七旅)、整编第二十七师(辖第三十一旅、第四十七旅)、整编第九十师(辖第五十三旅、第六十。一旅),共七个旅,由宜川经南泥湾、金盆湾,向延安进攻,占领延安东北地区,在拐峁镇停止待命。

 

乙、左兵团——由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

 

编第三十六师辖第一二二三旅十六师的一三五旅、整编第十七师之旅,途经牛武镇、清泉镇,向延安进攻南地区。在枣园停止待命。

 

丙、总预备队——整编第七十六师的第二十四旅、第一一四旅,共两个旅,集结于洛川,于进攻开始后,随右兵团后边前进,策应两兵团作战。

 

丁、作战地境分界线:两兵团作战地境分界线为洛川东四十里铺、南泥湾通延安的道路之线,线上属左兵团。

 

戊、第二线部从的任务:整编第十七师(辖第四十八旅、第八十四旅),保护铜川到洛川间的后方交通线,随战斗之进展向前推进,并修筑、保护洛川到甘泉间的公路,保证前方粮食,弹药的补给。

 

(三)进攻开始日期及到达期限

 

各部于三月十三日黄昏前,就攻击准备位置布置妥当,十四日开始进攻,三月十七日到达延安。

 

看了上述的作战部署,便可以知道:胡宗南的做法是其志也大、其备也周的。

 

因胡军的攻击重点是置于董钊的右兵团,现在先说这方面的情形:

 

董钊的第一军,于三月十三日按上述攻击准备位

 

以整编十七师在宜川以北地区、整编九十师在英第一师在瓦子街以北地区,各自布置四日拂晓开始,第二十七师向临真镇、盆湾、第一师向南泥湾东侧,攻击前进。

 

十师之一路,以五十三旅和六十一旅,分为左右两个纵队,齐头并进。十四日,左纵队遇到轻微抵抗,各部队当晚进至岳家寺以北及以东地区。十五日,该师部队在向金盆湾前进途中,其左纵队六十一旅,从上午九时起,即遭遇到正面上较有力的抵抗,前进较缓,到午后一时左右,在金盆湾以南高地,因解放军阻击力增强,已感觉前进困难;右纵队五十三旅,也遭到坚强抵抗,也同样感到前进不易。情况有变,他们不敢再进,到了三时左右,赶快下领停止进攻,即在金盆湾以南高地构筑工事,与解放军相对峙。

 

这一天,九十师师部和第军军部,均在左纵队六十旅后面山坡上露宿,打了一天,他们吃到了一点苦头,不得不谨慎起来了。

 

三月十六日,胡军右兵团之整编九十师,继续攻击前进,但当面之解放军除留少数部队保持接触外,主力已撤到金盆湾北边的高地,占领防御阵地。他们在金盆湾以南约十里的一段地区,到处埋设了土造地雷,使九十师在前进途中,有不少人马触雷而死。

 

吃过苦头知道怕,胡军每进一步,都要先派工兵进行搜雷扫雷工作,因此行动甚为缓慢。他们进抵金盆湾后,触雷的事情就更多,因解放区军民一心,在撤退之前,在每一房舍窑洞中、门槛下、火灶中、坑洞内、水缸里、门背窗户,都为胡军留下了“礼物”,只要他们稍为碰撞,立刻表示“欢迎”。使胡军觉得步步紧张,处处危险.

 

下午一时,九十师左纵队六十一旅攻至金盆湾北侧高地,立刻遭到解放军的反击,损失不小。解放军就这样一松一紧,一紧一松,使胡军从早到晚,推进不到二十里,而付出的代价已相当大。

 

当天,董钊的左翼第一师,进到金盆湾以西高地;右翼二十七师,进到了临真镇。

 

但是,解放军的主力何在?他们无法摸清楚。

 

第二天是三月十七日,董钊下令调整部署,以九十师为右纵队,沿金盆湾向延安大道以北地区攻击前进;第一师为左纵队,在大道以南地区攻击前进;二十七师为兵团的预备队,由临真镇推进至金盆湾,策应兵团作战。

 

这一天,九十师仍以五十三、六十一两个旅,分作两个纵队攻击前进,正面解放军说以一部分人坚守阵地,加以阻击,双方逐山争夺,战斗激烈,使该师伤亡了四百多人。打了一天,只前进了二十多里。wwwQisuucom网解放军一完成了预定任务,立刻脱离,使胡军莫奈伊何。旅先进入延安,用意在于表示它不但没有被歼灭,而且这支曾被吹嘘成“天下第一”的胡宗南的起家部队还到“天卞第一”。于是三月十九日凌晨一时许,第一军左翼的第一师,即争先恐后地插进第九十师的攻击正面,强占了九十师的前进道路。早上六时,陈武发现了这个情况后,便怒冲冲地派出参谋人员前去,企图加以以阻挡,可是不但未得到结果,反被第一师的人骂了一顿,垂头丧气而回。据该参谋汇报说,第一师的一个团长骂道:“我们奉令攻占延安,你敢挡路,小心你的脑袋!”陈武尽管发脾气,也无可奈何.

 

到了上午九时,第一师的行李辎重也挤了上来,陈武更急了,乃派出该师的警卫部队,去挡住第一师的行李辎重,于是双方的部队,挤在一条羊肠小道上,你挤我拥,直到下午二时,才挤到了宝塔山。

 

其时,从宝塔山望去,只见延安老城的西山顶上,城西南的高地上,及延水以北的清凉山上,只有解放军的少数掩护部队在活动,因为他们的阻击任务接近最后完成,主动撤离的工作更是早就做好了。

 

陈武用望远镜向各山头望了一遍后,说:“过去有人出胡宗南的洋相,说他只是个做连长的材料;今天我看董钊的才能,只配当一个排长,不配作军长,更不配作兵团司令。今天如果敌方有一支强大部队进行反击,我看在延安城下,非闹出大笑话不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7 04:52 , Processed in 0.01783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