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白俄罗斯的阶级斗争 —— 白俄华人见闻录

2020-11-15 10:01| 发布者: sxm| 查看: 4393| 评论: 1|原作者: 佐伊23|来自: 知乎

摘要: 在本次运动中,由于左翼力量薄弱,整个运动实际的领导是自由派,并且领导运动的自由派有某种法西斯化的可能性。而从群众来看,不论是工人还是学生,支持的都是自由派。这一点让白俄的左翼感到急迫,同时也让本文作者感到遗憾。

转者按:编者按是本文的精华。白俄的情况似乎与大陆、香港、特朗普都与相似之处

白俄罗斯的阶级斗争【6】白俄华人见闻录

编者按

本文作者是一位在白俄旅居多年的华人,也接触过白俄本土的一些左翼团体,最初他仍对这个遥远的前苏联国家怀揣着社会主义的幻想,后来也逐渐认清了其“挂羊头卖狗肉”的实质。在本次运动中,由于左翼力量薄弱,整个运动实际的领导是自由派,并且领导运动的自由派有某种法西斯化的可能性。而从群众来看,不论是工人还是学生,支持的都是自由派。这一点让白俄的左翼感到急迫,同时也让本文作者感到遗憾。

编者觉得其实不必遗憾。矛盾发展有其规律,群众的觉醒也是从自发到自觉的一个过程。从长远来看,对白俄这样以工业为主的国家,是完全有可能组建起无产阶级的队伍的。从当前来看,白俄人民多年未经政治风浪,本次运动恰是他们重新关心政治的第一步,这是好事。当然,白俄也可能经历一个法西斯化的过程,但是这并不可怕,希望永远在人民身上。旧中国的人民,在推翻了满清后经历了北洋和蒋匪的统治,这种统治比法西斯还残酷,但人民最终还是推翻了他们。

群众运动本身就是矛盾长期积累的结果,绝不是谁随意就能煽动起来的。波兰等外因如果不借助国内阶级矛盾的内因,是翻不起浪的。因此,编者还要说,白俄左翼不宜因为推翻了卢卡申科可能导致自由派上台,而阻止或劝退群众运动,而应该想办法在这样的群众运动中发展自身的力量。抗战时期,打赢了必然是蒋介石上台,再次建立法西斯统治,但是我党并未因此而消极抗战,反而是在积极抗战中赢得民心扩大武装锻炼队伍,为之后的胜利打下基础。

正文

我在白俄罗斯时间不短了,九年,这期间见证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抗议”,但这一次因大选引起的风波,让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白俄罗斯式的“买单”。

先说一下我自己的情况:本人从中学起就想学俄语,也一直想看看苏联是什么样,但是一直未能如愿。2009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在网上看到了留学中介的广告:“白俄罗斯是原苏15个国家里‘最苏联’的国家”,加上新认识的朋友也告诉我,“白俄罗斯暂时还是社会主义”,并且建议我到白俄罗斯学习(其实他也没到过白俄罗斯,但是认识白俄罗斯朋友)。于是我就辞了国内的社畜工作,来到白俄罗斯学习。

认识真理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过程,我对白俄罗斯及其资产阶级政权的认识也经历了几个不同的阶段:

刚来的时候还是很满意的。刚到明斯克没几天就去找列宁像和捷尔任斯基像,城市里的街道和广场也极大程度地保留了革命色彩——马克思路,恩格斯路,恰巴耶夫路,共青团路,共产主义路(最有趣的是乌克兰驻白大使馆就在共产主义路旁边),列宁广场,十月广场,等等等等;这里的食品还严格按照苏联国标来生产,是小时候我们国营厂食品的味道;十月革命节是官方假日,是放假的——这在所以原苏国家里白俄罗斯是唯一一个。尤其是第一年在明斯克,市政度还颁布了一项条例:全市所有大中小学生,持学生证可免费乘坐市内公共交通工具。真有一种“生活在共产主义社会”的虚幻感。

我们的老师也在给我们灌输这样的概念:“白俄罗斯没有失业现象,白俄罗斯犯罪率很低,你们宿舍的水电都是免费的”。当时没多想,后来才反应过来:羊毛出在羊身上,水电费早就包含在宿舍费里了,而宿舍费不是一年一交,而是一个月一交,方便按汇率涨价。

不过很快我和建议我来白俄罗斯的朋友对白俄罗斯的幻想就破灭了:这里是没有社会主义的,这里形左实右——官僚主义、苏联解体后普遍存在的酗酒现象在这里也广泛存在,还有吸毒现象;“东邪教”又回归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成为国家机器进行意识形态控制的工具,曾看到过这样的新闻,面对罢工工人当局派来神棍来撒圣水;白俄罗斯虽然形式上保留了苏联特征,如街道名,苏联节日等等,但是实际上卢卡申科政权是采取反苏态度的:在市面上反苏反共的图书比比皆是,高校里政治学课上老师公然把马克思主义和纳粹主义并称为“极权主义”,把白俄罗斯称为北欧式的“社会民主主义国家”;哲学课上则是反复强调列宁驱逐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哲学船事件”;最有意思的是经济学课,基本上就是西方自由主义经济学一套,强调市场经济。

白俄罗斯的大学生则被反共谎言洗脑,一提到苏联就动辄“古拉格”,“大清洗”,“红色恐怖”,要么就是根本不知道“十月革命节”和“苏维埃工农红军建军节”的意义。对了,还有民族主义者,我认识几个白俄罗斯学生,跟我只说白俄语,说英语也行,但就是不说俄语,哪怕我根本听不懂白俄语……在这个阶段我陆续翻译过一些卢卡申科语录。大家对卢卡申科的反感达到了极点。我朋友也说,如果这时候投票的话,卢卡申科肯定会下台。

然而2014年年初在乌克兰爆发的“买单事件”和紧接着爆发的内战教育了白俄罗斯人,也帮助了卢卡申科,他们害怕自己的国家成为下一个乌克兰,于是求稳定的心态压倒了一切,甚至连之前对卢卡申科极度不满的前苏军军官也积极表示要带全家投票支持卢卡申科。最近在翻看自己五年前写的关于白俄罗斯大选的情况,完全是波澜不惊。从我个人角度出发,我也暂且支持卢卡申科,因为作为业余翻译,真的是从头到尾见证了乌克兰颜色革命给普通乌克兰人,尤其是共产主义者带来的灾难,我差不多是全程跟踪翻译的,而我在敖德萨的朋友在“工会纵火案”里失去了自己的朋友……不出意料,2015年大选,卢卡申科以高票当选,顺利连任。我那些从小就接受西方价值观的白俄同学相当不满意,哀叹:“他们甚至都不愿意尝试一下改变!”

当然,虽说暂时站在卢卡申科这边,可不像很多不明真相的俄罗斯人,我们并没有把他当作“优秀共产党员”。后来跟几个白俄朋友参观了工厂、博物馆、纪念馆,又听了他们办的讲座,慢慢了解了白俄罗斯的真实情况,比如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比如私有化和市场化,再比如悄无声息的去苏化——白俄罗斯一些地方也在拆列宁像,一些街道名也在谋求去苏化,比如明斯克州斯卢茨克市就举行了一场关于更改“社会主义街”街道名的听证会,虽然由于绝大多数市民的反对,更名闹剧不了了之,但是值得警惕的是这种趋势。再比如说,我2012年胜利节时在明斯克市看到的海报还都有苏联和镰刀锤子图案,可是这两年来已经看不到了,一水儿“红配绿”和莫名其妙的白色花。

还有就是偷换概念。没错,正如很多不明真相的俄罗斯人所说,“白俄罗斯共和国是唯一一个把国庆节定在苏军解放明斯克那天的原苏加盟共和国”。但这只不过是装X,是偷换概念罢了,因为跟其它14个共和国一样,资本主义白俄罗斯纪念的是也是所谓的“独立日”,而不是苏军解放明斯克纪念日。事实上白俄罗斯当局对“社会主义”这个概念也是唯恐避之而不及的。

说到白俄罗斯反对派的抗议活动,其实从我来白俄罗斯以后就一直能看到相关的新闻。我和朋友给支持反对派的亲西方自由派势力起了个绰号:“五花肉”,因为他们手里的旗子——白红白旗子酷似五花肉的颜色。2015年卢卡申科再次当选后,最大的危机是2017年的“反游手好闲税”(即“反寄生虫税”)。必须承认白俄罗斯确实有混社保的,但是相当一部分人并不是不愿意工作,而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而这些人就成了当局眼里的“游手好闲者”,必须缴税。这样的政策让很多白俄罗斯人产生了强烈不满。我看过白俄自由派媒体tut.by的相关报道,很多市民参加集会不是因为亲西方反政府,而是单纯反对不合理征税。自然,像这次大选后的乱局一样,由于白俄罗斯左派力量过于薄弱,群众运动被支持自由主义的反对派利用了。

2020年可以说是见证历史的一年:年初的美伊冲突,紧接着就是新冠全球大流行,全球经济衰退,各地冲突和抗议不断……白俄罗斯也未能幸免。卢卡申科的智障防疫政策尤其令人无语:不封闭,不隔离,智障言论不断,比如“开拖拉机到田里干活可以预防新冠”,“打冰球防新冠”,“相信新冠的是疯子”,“谁强迫孩子们戴口罩就要找谁算账”,等等等等,并且坚持搞“星期六义务劳动”运动和胜利节阅兵式,导致民怨沸腾。我的白俄罗斯学生很害怕,很多班级自发组织罢课,这样才迫使学校改上网课。其实可以理解卢卡申科的不停工政策,因为毕竟白俄罗斯是资本主义国家,而且是自然资源匮乏的资本主义弱国,一切以挣钱为目的,如果停工的话工人吃什么?这是我一个在明斯克拖拉机厂工作的朋友说的话。但毫无疑问,如白俄罗斯一些左派认为,卢卡申科当局的防疫政策无疑为他在这次大选中减分不少,虽然这不是诱发买单的主因。

大选前跟白俄罗斯朋友聊天,具体谈到波拿巴主义。朋友说尽管这次卢卡申科会遇到很多麻烦,但是他得票率至少是50%,因为很多白俄罗斯人还是求稳,怕自己的国家变成第二个乌克兰。反对派在不断造势,但大家都习惯了,见怪不怪了。当时包括白俄罗斯左派在内,谁也没有料到,大选以后会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抗议。有资料显示这一切都是反对派精心策划好的。左派呢,虽然心里明白“白俄罗斯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可还是不由自主地按照社会主义国家的标准来衡量白俄罗斯当局的强力手段,认为“独立以来白俄罗斯人从来没遭遇过如此残忍的警察暴力”。

大选以后由波兰支持的自媒体Нехта尤其活跃,他们在社交网上不断发一些照片,指责警察暴力,渲染反对派所谓的“和平抗议”。然而这些“自由战士”却对暴力殴打不同政见者的行为装聋作哑,对阻塞交通装聋作哑,对敲掉捷尔任斯基像上的姓名字母装聋作哑。不不不,他们并非装聋作哑,恰恰相反,“五花肉”对这些“英雄行为”洋洋得意:“看我们又堵塞了交通!”

工人起来支持反对派,支持“走正确的资本主义道路”,这点白俄罗斯左派也没料到。仓促之下做出决定,希望能改变斗争方向,把“卢卡申科下台”的政治性斗争目的改为为自己争取经济利益的经济斗争目的。可惜,还是由于力量过于薄弱,也由于白俄罗斯工人根本没吃过私有化的苦头(竟然有工人问:为啥私有化不好?),所以白俄罗斯左派的努力并没有达到成效。

关于学生。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学生是普遍反共并且相信西方那一套价值观的。这一点从我的同班同学和我教的学生身上就能看出来。所以他们普遍是支持反对派的。我认识的学生里有两三个,还都是好学生,都参加了集会,举着五花肉旗子。我其实是很痛心的,但是作为外国人,又不可能直截了当地对他们说“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因为根本不会听我的。

关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曾在白俄罗斯五花肉帐号上看到有抗议者同时拿着五花肉旗子和白俄罗斯国旗,借以表示“我们是一家人,不同政见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然而这只不过是小资白日梦罢了,事实恰恰相反:我一个支持反对派的同事就在工作群里发了这样的照片,威胁“我知道谁支持当局,你们最好看看这些照片”;我大学生最好的朋友告诉我“白红白旗子不是法西斯旗子”,并且警告我“不要看俄罗斯的新闻和白俄官方媒体的新闻!”因为旗子的事差不多可以说,我们已经“友尽”了。其实很难过,我没有想到他会变成这样:他当年可是我们班唯一一个理解乌克兰买单性质的,如今却对我说:“卢卡下台,我们选新的。不喜欢就再换人,就像乌克兰一样!你看泽连斯基多好!”

大选后的一些变化:

每天都能看到五花肉旗子,这让我非常不舒服。在明斯克的伟大卫国战争纪念馆里我看到过举着五花肉旗子,戴着五花肉袖标的伪军,我的白俄罗斯历史是白俄罗斯人教的,不是俄罗斯媒体报道的。我有个朋友写道:我的祖父曾是游击队员,看到五花肉旗子是会直接开枪消灭法西斯的。而我反对五花肉旗子则被一些人指责“不了解白俄罗斯历史”;

从前周末没事的时候我会去公园或市中心散步,现在不可能了,五花肉们每个周末都会聚集,喊口号,按喇叭。而且现在每周日下午都要断网;

我曾在六月份穿着印有列宁头像的T恤衫,如今白俄罗斯朋友(自己人)却善意提醒:“不要再公开穿了,不安全!”是啊,想想买单后的乌克兰……

现在反对派已经不拿新冠病毒来攻击卢卡申科了,因为他们自己也在搞大型聚集,也不戴口罩,不保持安全距离,不封闭,不隔离;

我校每天中午大课间都会有学生聚集,举着五花肉旗子唱歌,喊口号;

……

我们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其实现在的局势可以说是未来的预演,因为卢卡申科迟早要下台,白俄罗斯迟早要变成另外一个样子,极有可能是法西斯化,乌克兰化,这几乎是无法避免的,而群众的阶级意识还在沉睡。这一点很多白俄罗斯左派也心知肚明,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白俄人也好,俄罗斯人也好,很多人大选后都问我一个没有投票权的外国人:“你支持谁?”我告诉他们,我只支持列宁。

编辑于 10-1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老王3235 2020-11-23 02:08
对,“我只支持列宁。”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28 18:26 , Processed in 0.01555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