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谈谈996,说说劳动法

2020-12-30 09:53|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6501| 评论: 0|原作者: 佐伊23

摘要: 为什么会有996,而为什么996还不给加班费,它的本质是什么,这是每一个脑力无产者都应该思考的问题。可喜的是,脑力无产者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反思,而这是否构成他们与体力无产者的结盟的第一步,我们拭目以待。

  为什么会有996,而为什么996还不给加班费,它的本质是什么,这是每一个脑力无产者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法律在本质上:(1)它是统治阶级意志的规范性体现。(2)这种体现受到阶级力量对比的限制,即统治阶级不能随意指定法律,而要考虑被统治阶级可能的和现实的反抗。

  2003-2007年,曾经有一轮持续数年的新兴农民工的行动,这个行动是对第二产业(特别是低端制造业)超高强度压迫以及不规范用工的反抗(从资本主义看来也是不规范的,比如不签合同,不买社保,不给加班费)。这个反抗构成了《劳动合同法》出台的大背景。2008年《劳动合同法》正式实施,它与《劳动法》一起构成了劳动法律体系的两大基石。

  如果把劳动与资本的对抗看做一场战争,劳动合同法这种法律出台,一定程度上又可看做两军在重新制定停战协议书,在这个修订后的协议书的基础上(即以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为基石的劳动法律体系),两军再次确定了对垒的阵线。2008年时劳资两军的战线大致停留在这么一个地方:(1)资本可以剥削劳工,但必须签署一份怎么剥削的合同,规定相应的剥削条件。(2)资本剥削劳工的同时,应该给劳工缴纳社保,这不能由劳工“自愿”放弃。(3)资本在开除劳工时,必须支付相应的补偿。(4)制造业执行6天12小时工作制。6天12小时工作制是这样完成的:首先,通过限制最低工资标准,使得体力无产者仅仅靠最低工资无法养家糊口,因此他们势必会自愿加班。其次,通过5天8小时工作制和加班费的条款(按照平时1.5倍,周末2倍,节假日3倍的方式支付加班费),制定了一套加班费支付方式,使得劳动者在6天12小时的工作制下,刚刚能够养家糊口。

  这是两军阵线的大致位置,也是劳动法律中得以执行的主要部分,其他诸如民主管理、职代会之类的规定,不过一纸具文。

  以前体力无产者需要在每一个场合通过个别斗争来争取上述权益,但有了这样的法律之后,他们很大程度上不必如此。即使在某些场合,体力无产者的力量明显不足以争取到这些权益,资方也可能出于“守法”的考虑而主动妥协。从这个角度来说,法律这个阶级之间的停战协议,保证了被压迫阶级在某些力量较小的个别场合,也能获得相应的权利。

  停战协议书下,冲突也从不曾停止。譬如,单个资本家的利益常常与资产阶级整体决议相冲突,因此他们会倾向于在某些场合违法这种决议。2008年《劳动合同法》出台后,很多血汗工厂的资本家并不遵守这份停战协议,他们还是按老套路“非法”剥削劳动力。2009-2012年,新兴农民工开始了一轮新的行动,这个行动使得多数资本家被迫收敛,上述主要条款即使在很多低端制造业也能够落实下去了。很多工人回顾,缴纳社保就是在2012年之后的事情。至于加班费,正规厂基本按法律支付,很多小黑厂加班费打折扣,但毕竟也会支付。

  由此可见,这样的法律不论在出台还是在落实上,本质上不是脑力无产者争取而来的,而是体力无产者的行动引发的。因此,法律的条款及其内在逻辑更多地烙上了体力无产者的印记。

  对体力无产者而言,5天8小时工作制、最低工资标准、劳动法关于加班费的条款,这三者必须连起来理解。通过限制最低工资,迫使体力无产者自愿加班,通过加班费条款,使得体力无产者在6天12小时工作制的时候能够养家糊口。对统治阶级而言,这才是加班费条款的真实意义,即,通过这个条款调节体力无产者的收入,使其在6天12小时工作制下能够完成劳动力再生产。

  至于脑力无产者的加班费,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原因如下:996的确是一种超高强度的剥削,但由于程序员群体工资较高且竞争激烈,这种剥削目前来看尚未能引起程序员群体的集体行动,且这种剥削也不妨碍他们完成劳动力再生产。即从统治阶级整体利益看来,这种996剥削方式能更好地压迫劳动者群体,而暂时还不至于引发实质性反抗,因此根本不必改变。也就是说,脑力无产者的加班费不在重新修订的停战协议之内。

  当然,法律作为两个阶级之间的停战协议,自然也应该适用于阶级中的任何一个群体。比如,加班要给加班费这个规定,就应该既适用于体力无产者群体,也适用于脑力无产者群体。但是脑力无产者的这种适用,与体力无产者的这种适用截然不同。脑力无产者必须通过在单个场合的个别斗争,才能去要求公司支付加班费。诚然,只要他们证据充足,法院一般会支持。但他不去争取的时候,没有人出来为他讨要工资,也没有人出来要求他的老板应该留着道德的血液。而体力无产者整体而言已经不需要再一个个单独斗争,去争取加班费了,因为他们的行动使得他们与统治阶级签署了停战书,而加班费条款就是停战协议重要的组成部分。

  2015年后,随着经济下滑,新兴农民工的行动明显减弱。两军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变化,停战协议的基础被削弱了,资方试图把阵线再往前推一些,于是一些言论开始出现了,“《劳动合同法》太超前了”,“《劳动合同法》对工人的保护太多了”,等等。前段时间,一些事情出现了,比如不加班被判赔偿,频繁跳槽拟列入黑名单,有些地方还试图灵活适用劳动法。这些看似奇奇怪怪的事情其实不奇怪,不过是一方被打散了,力量更弱小了而已。

  在两军对垒的过程中,劳动者的两大群体(体力无产者和脑力无产者),体力无产者始终是主力,他们冲在前面,迫使对方签订了停战协议,迫使对方阵营中一个个个别的资本家去落实停战协议,虽然后来被打散了,但是他们气壮山河。劳动者的另一大群体,脑力无产者,特别是那些条件还不错的脑力无产者,在两军对垒的过程中,并没有多大贡献。体力无产者迫使对方签订了停战协议,他们也试图享受并的确在一定程度上享受到了这个成果。但是这个停战协议的关键条款——加班工资,本身并不是为他们制定的,因此也不是统治阶级与他们妥协的结果,他们要落实这个条款,还需要在一个个个别场合去单独斗争。

  可喜的是,脑力无产者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反思,而这是否构成他们与体力无产者的结盟的第一步,我们拭目以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18 03:50 , Processed in 0.03190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