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中国当下的政治思潮

2021-1-8 17:54| 发布者: 守门老鸨| 查看: 4859| 评论: 1|原作者: 守门老鸨

摘要: 民间有没有觉悟的因素呢?当然是有的。现在微博网站上正面宣传邓的微博下面,几乎是一边倒的讽刺,可见民心向背。但是他们所代表的群体数量不宜高估,因为忙着数钱的官商也罢,升斗小民也罢,很多并没有黑邓或者和黑邓者辩论的闲心。

新年了,不常翻墙,例行写一篇,为革命做点不算贡献的贡献吧。


现在中国自从十一届某某全会的反革命算起,已经有四十余年了。距离上次政府内部局部的反革命,也有九年。要说本人这些年的人生体会,群众的不觉悟是其中很大的一方面。邓的余毒没有得到哪怕是大半的清算。就算在东北这种下岗严重的地区,也有很多不富裕的老一代感谢邓,至少我了解的情况是如此。四十年来,几乎没有过什么公开打起社会主义旗号的群众运动。哪怕像通钢事件和珠三角工人罢工这些有些意义的运动,也不敢公开打着恢复社会主义的旗号。因此我们要意识到:四十年来,中国民众的自发性几乎是惊人的懦弱,对资本主义又如此地适应,而有些良心的体制内人士又热衷“保党救国”的宫廷斗争。民间有些觉悟的人又多半是“键政”,找不到可以实践自己一点点政治主张的地方,或者在市场经济里挣扎,心有余而力不足。本人也是如此,无可厚非。因此,对中国的资改派来说,这四十年来,实际上连一起值得镇压的社会主义运动都找不到。


民间有没有觉悟的因素呢?当然是有的。现在微博网站上正面宣传邓的微博下面,几乎是一边倒的讽刺,可见民心向背。但是他们所代表的群体数量不宜高估,因为忙着数钱的官商也罢,升斗小民也罢,很多并没有黑邓或者和黑邓者辩论的闲心。


现今,从最革命的群体,到最反动的群体,本人认为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一、左派实践家。对于这些人,哪怕是投机谋权分子,本人都不得不予以敬意。

既然实践,那么道路就是以下几条:

1、工运。这算是当下稍微有点眉目的一条。空间不大,政府强力施压。

2、政府内部宫廷斗争,和平演变。张宏良之流老左已经破产多年,后来的YCA系新左本质上也是这条道路,宣称体制内有他们的人。这样很容易混进去些反动分子。马前卒(真名任冲昊?)是YCA系新左的精神领袖,这些年支持土地流转和合村并居,嘴脸越发难看。杜建国差不多也是走这条路,多年无业,似乎是被一些政治势力收养做门客。他现在和马前卒一样,宣扬工业党理论,宣扬富士康代工厂的好处,可以说已经完全背叛革命。对于马、杜二位,说他们是投机谋权分子都是恭维。

3、在军队系统内政变夺权。估计以当下普通中国人的觉悟水平,很难。不知道有没有这条战线上的人物。

4、在地方政府或军队里夺权。这条同上。

因为现在中国并不可能建立新党,也就谈不上议会合法斗争的道路。对于依附于共产党、民主党派但有心“合法斗争”的分子,都可以归入政府内部宫廷斗争之列。

左派不宜唯工运论。苏联主要靠的是首都的武装政变,主力是前政权的士兵和临时武装的工人。新中国则是通过地方根据地统一全国。在合适的时候,依然要注意资本主义统治阶级内部的松动。

还有一些从事宣传、举办学习小组的人物,这些我认为只是高级些、风险更大的“键政”,谈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实践。

以现在民众普遍的觉悟,就算在街上举标语拉横幅,比如“反对改革开放”之类的,我估计也是贻笑大方,还要承担坐牢的后果。因此似乎从来没有左派同志这样做,也是可以理解。


二、亲社不实践。这类群体大多是普通劳动者,或者更边缘的流氓无产者,或者条件略微好些的小资产阶级。立场基本是站在社会主义这边的,但是缺乏行动。比如本人。这类人在当下有一定比例。


三、亲公不亲社。这类群体阶级出身同上。对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有一定认同,也希望政府干预房价、提供工作岗位之类,但对毛时代社会主义有偏见。这类群体思想倾向十分复杂,要么是法西斯主义,要么是儒家保守主义,要么是希望政府尽可能地改良资本主义……这类群体在当下也为数不少。


四、亲国不亲公。这类群体以前几年的小粉红为代表,拥护特色社会主义,可以说对当下政府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这类人很多是未谙世事的学生。也有屁股决定脑袋的体制内人士,可以说代表了中上层社会某些小派的立场。

这类人像网站上另一位网友所说,因为早晚对国家失望,所以完全有可能从“粉”转变为“红”。


五、亲民不亲国。这些人基本是被称为“皇汉”、“民族主义者”的一个群体,数量很多,阶级成分也从流氓无产者到中等资产阶级(或曰“中产阶级”)不等。其中最左的可以归入第三类。剩下比较左的一翼,至少不反毛,肯定毛统一全国的功劳,也不太反对政府干预经济。右翼本质上和自由派无异,反毛反共,并尽量把中国人的民族性和西方的自由资本主义说成一片,立场无非是常凯申再世。这样的右派皇汉,现在很有一些,有一个“战虎”因为拿台湾特务的钱进了监狱。

如果我们以零八年《中国不高兴》为例,当时的左派、民族主义者、国家主义者、反美人士基本都是混为一谈。现在不然,民族主义者单独成派,而且里面又有左中右,有反美不反美,大多甚至对政府持批判态度。这一点值得注意。

在将来,三、四、五都可能成为社会主义者的同盟军,三尤其如此,四、五可能是暂时的同盟军。一如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之于布尔什维克。

要警惕右派皇汉对群众的洗脑。这类民粹分子借少数民族特权之类话题煽动仇恨,但借机推销的政治理念却是常凯申的老药方,甚至把少数民族特权归咎于马克思和共产主义(同样是社会主义国家,怎么没听说朝鲜、越南冒出来什么少数民族特权?)。这类皇汉还借助反女权(他们蔑称“女拳”)、共济会阴谋论、中国人口危机之类话题提高人气,有时候也装模做样骂一下大资本,本质上和特朗普旗下的民粹势力很像。

一旦跪舔西方国家及其附庸(如香港、台湾)的自由派政治团伙进一步走向失势,他们引用民粹,全盘照抄常公“中华文化复兴运动”之类烂七八糟的东西,借以获得民众好感,是完全有可能的(讽刺的是,他们自命精英,十分不愿意走这条路)。

还要警惕一下某些好乱乐祸的国家主义者。这些人的政治观点,基本可以归入三、五。他们虽然在经济上和左派有共同语言,但是在伦理上往往下限极低。他们可以私下宣称“人天生就是分三六九等的”(刘慈欣,他的粉丝不少),也可以为秦皇汉武的暴政辩护,或者正面肯定原始社会人吃人,宣称只要适合一个时代生产力的伦理就是好的伦理(这么说奴隶种植园也是适合时代喽?)。他们往往唾弃民主,而绕着弯子给专制辩护。如果将来局势变动,应该小心这类人对社会主义者的出卖。


六、精致利己者。这些人几乎完全不关心政治,或者偶尔关注一下,也是出于完全自私自利的角度。无论什么体制,这种人都会尽量去钻空子。这个群体在各个阶层,都非常多,多如牛毛。他们是不革命的,就算遇上革命,形势好的时候可能成为助力,形势不好则会成为出卖者。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可能暂时激发他们对资本主义的不满,但是真正改变三观很难。

这个群体内,有很多人可能对西方自由资本主义偶尔出言不逊,但也只是如此而已。另一些人在西方资产阶级断掉最后一口气之前,是不愿意主动骂它的。无论如何,自由市场也好,社会主义也好,对他们都只是空洞的理想。


七、反体制、崇洋媚外的自由派人士。随着今年资本主义大国疫情的严重性,这个群体的民众基础一如既往地在流失。底层的自由派人士,像阿Q一样只是希望革命了可以和吴妈困觉,革命了可以自由移民到美国之类,对资本主义了解非常肤浅。这些是可以挽救的,但是这个群体的数量越来越少,可能成为六,或者一到五中任何一类。小资产和中产的自由派人士,很多自以为可以成为更大的资产阶级,或者满足于目前的地位。普通劳动者里也不乏这类自满心态。这些都是反动派的同盟军。更大资产阶级中的自由派,下文另说。

十年前温政府控制下的中国媒体,和中国几乎所有文科院校,都在进行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洗脑。某些文科院校厉害到了给学生布置反共文章当作业的地步,要求学生写南方体含沙射影的反共文章,人人表态各个过关,不然就是不及格。这样的洗脑,是很有效果的。从那个年代过来的冥顽不化的中小资产阶级和一般劳动者,为数不少,其辈分大概是八零后和九零后。这些人还通过“老子反动儿接班”的形势壮大实力,比如调动公安局信息人肉小粉红的纳兔吧人士,还在上中学,明显有父辈的帮助和纵容。“右狗群体里也有不少文科研究生,他们的政治观点显然是接了导师的衣钵。这些反动势力及其同盟军,就像曹爽时代的司马氏家族一样,大而不能倒,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一出“高平陵之变”、废齐王曹芳式的政变。

对于这个群体里的小资产阶级、劳动人民,不能指望其觉悟太高。会有一部分逐渐醒悟,可能成为社会主义者,民族主义者,或者再不关心政治。照现在资本主义国家腐烂的情况,该觉悟的也都差不多觉悟了。

还要补充一下:“华盛顿共识”式的自由主义在学理上已经趋向破产。哈耶克研究得越深,越难以自圆其说。中国研究哈耶克最深的秋风,十多年前就转向儒家社会主义,立场可以归入第三类。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件件都是对华盛顿共识的打脸。但是中国“屁股决定脑袋”的自由派及其附庸走狗,在未来仍然存在“指鹿为马”,强推自由主义的可能。苏联解体不也违背民意吗?苏联走资本主义不也违背民意吗?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


八、民主主义的自由派人士。这个群体多是知识分子,对“民主”的看重略高于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自由”的看重,愿意做一些为老百姓“维权”的事。他们可以成为左派的同盟军,如果做了有利于人民的事,左派还应该予以声援。但不宜期望过高。随着政府打压,和中国键政圈子的粗鄙化,这个群体也在逐渐萎缩。

还有另一类前左派转型的民粹主义自由派人士,自己过的稍微阔气了,就不再怨恨资本家,而是赞美市场经济,只反对垄断资源的官商,要求彻底清算官僚及其附庸。这当然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这样转型的左派,我知道的就有两位,其后期的观点和苏拉密“老百姓和资本家联合起来打倒某党”差不多,和秦晖也有类似。这类人应予警惕,如果发生动乱,很可能成为和太子党、金融帮对峙的赵、温一系正宗“自由派”的附庸、打手。


九、屁股决定脑袋的自由派人士。这些人是大中资产阶级,包括很多人在国内,家属在国外,或和国际资本势力有勾结、从事海外贸易的贪官、巨商家族。他们是“中美国”的受益者和持股人,他们及其喽啰都是最正宗的反动派,自然不能对他们的良心发现抱任何期望。

在这个群体里,还有几类。一类是联系不上上层有政见的势力,但是本人立场完全属于自由派的统治阶级中下层分子。另一类是赵、温一系正宗“自由派”,其政见不出福山《历史的终结》。最后一类是朱、王“金融帮”及类似政见者,认为专制裙带资本主义就是最适合中国的制度。像王某人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意思就是不能给老百姓一点民主,给了一点民主,就会走向社会主义,走向文革。他们跪舔美国的心态,和沙特的石油王爷类似。这无疑是中国当下最反动、最反人民的一个政治团伙,虽然我们也不能对正宗“自由派”抱有任何希望。就算正宗“自由派”彻底得势,像波兰那样防共禁共,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china 2021-1-9 02:34
感谢作者投稿,所提问题均可思考。不过作者对群众觉悟估计过低,对革命前途缺乏信心,殊不足取。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2 14:40 , Processed in 0.01696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