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中国主流精英的三大愚蠢

2021-1-12 00:5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580| 评论: 0|原作者: 晨明|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中国主流政治经济文化精英的三大愚蠢严重阻碍了中国社会进步,危及国家安全和人民幸福。现在美帝国主义依仗军事优势和美元霸权,为摆脱经济危机强力挤压和妄图解体和奴役中国,拜登上台也不会改变其帝国主义本性。



中国主流政治经济文化精英的三大愚蠢严重阻碍了中国社会进步,危及国家安全和人民幸福。现在美帝国主义依仗军事优势和美元霸权,为摆脱经济危机强力挤压和妄图解体和奴役中国,拜登上台也不会改变其帝国主义本性。美国的鹦鹉在中国满天飞。内外阶级矛盾骤然尖锐。在这种形势下,揭露和批判中国主流精英的三大愚蠢,就显得格外重要,不能等闲视之。

 

  我们对近些年来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给予较高评价,因为它实际上打碎了西化派在中国推行普世价值的美梦,一定程度校正了国家的发展方向。但中国人民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洗礼和苏东剧变的教育,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的伟大真理已经深入人心,无产阶级的觉悟已经不止于加强党的领导,还要进一步强调,人民拥护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导下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真正共产党的领导,不要假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的徒有其名的假共产党的领导。中共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批判历史虚无主义,领导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强力反腐败,胜利领导了抗疫斗争,在加强共产党领导方面,做出很大努力,确有一定成效,但是,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原因就在于没有批判中国主流政治经济文化精英的三大愚蠢,没有从组织上根本动摇和取消他们对中国社会发展的主导地位,没有把群众中涌现出来的敢于同帝国主义、修正主义、新官僚资产阶级进行斗争的革命知识分子、先进工人农民、优秀党员提拔到重要岗位上来。

  中国主流政治经济文化精英的三大愚蠢严重阻碍了中国社会进步,危及国家安全和人民幸福。现在美帝国主义依仗军事优势和美元霸权,为摆脱经济危机强力挤压和妄图解体和奴役中国,拜登上台也不会改变其帝国主义本性。美国的鹦鹉在中国满天飞。内外阶级矛盾骤然尖锐。在这种形势下,揭露和批判中国主流精英的三大愚蠢,就显得格外重要,不能等闲视之。

  中国主流精英的三大愚蠢表现在什么地方呢?

  1,忘记共产党初心最根本的一点是为无产阶级广大人民求解放。

  2,身处无产阶级启蒙时代却醉心于过时的资产阶级启蒙。

  3,不批资产阶级却批什么极左,实际上批社会主义批无产阶级专政。

  下面具体分析:

  一,共产党的初心是什么?首先就是为无产阶级广大人民求解放!离开这一点,人民幸福和民族复兴都只是一句空话。

  自从《共产党宣言》发表,世界无产阶级就已经登上政治舞台并组织成阶级。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和争取解放的唯一道路,就是消灭资产阶级私有制,用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无产阶级是伴随近现代大工业而产生、发展、壮大的,是现、当代人民解放的核心领导力量和资本主义的掘墓人,是以解放全人类为目标的、大公无私的、先进的阶级。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除了无产阶级的利益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自己的利益。共产党最根本的初心就是消灭资产阶级私有制,为无产阶级广大人民争解放,用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用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从而走向世界大同。这是《共产党宣言》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讲得明明白白的。

  俄国十月革命成功,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鼓舞中国无产阶级在五四爱国民主运动中登上政治舞台,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党纲中明确规定:“革命军队必须与无产阶级一起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承认无产阶级专政,没收生产资料归社会公有”。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也是明明白白的。

  毛泽东同志坚持共产党初心,从中国的国情实际出发,提出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分两步走的科学主张,成功的、胜利地领导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打垮了官僚资本主义,解除了帝国主义压迫,在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国,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以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为实现形式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中占比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大工业占比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政治上实行无产阶级专政。

  正像历史上所有新的社会制度一样,社会主义制度也有一个从建立到建成、从不完善到完善的过程。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从旧官僚资本主义母胎里建立起来,必然还带有一定的旧社会的痕迹,主要是资产阶级法权以及保护这个资产阶级法权的“资产阶级国家”遗存。在这个基础上还会产生新的官僚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广大人民的解放,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的斗争,都还没有完成,加上国际资本主义还很强大的因素,这个任务仍是相当艰巨的。因此,还要继续革命。毛主席从国内国际的实际出发,不失时机地开展文化大革命,领导党和人民在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条道路斗争实践中,认识和掌握社会主义的特殊运动规律,培养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打倒了刘林两个反革命集团,批判了右倾翻案风,提出三个世界理论,颁布了1975年宪法,取得了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的革命的伟大胜利。

  1979年建国三十周年,叶剑英代表中央讲话承认,“中国人民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是我国历史上最伟大、最深刻的变革”。“我国全民所有制的经济,农村人民公社和城镇各种形式的集体所有制经济,都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我们在旧中国遗留下来的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全国粮食产量1978年比1949年增长1.7倍,棉花产量增长3。9倍,解放前我国几乎没有什么工业,现在已经建起了一大批新的工业基地,目前全国工业企业达到35万个,全民所有制企业的固定资产达到3200亿元,相当于旧中国近百年积累起来的工业固定资产的25倍”。“三十年来我国国民经济各部门取得的巨大成就,已经为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伟大事业奠定了比较雄厚的物质基础,创立了可以依靠的前进阵地”。

  但是,曾几何时,中国的主流政治经济文化精英就翻了脸,他们不顾事实,把全民所有制工业固定资产总值说成是GDP总值,故意隐瞒农业、建筑业、金融业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成就,疯狂诬蔑文化大革命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污蔑文革政治上执行了极左路线,极力丑化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他们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口号却不建设社会主义经济,反而处心积虑的搞垮社会主义经济,取消人民公社,分田到户倒退到小农经济;国企改制把全国全民所有制企业几乎搞垮、贱卖殆尽;用人民血汗培育私人企业,“转轨”建设资本主义经济,为全面复辟资本主义建立经济基础。到了私营企业三分天下有其二的时候,他们就认为时机成熟,不惜以总理身份赤膊上阵,鼓吹普世价值和政治体制改革,让佐利克为中国制定发展规划,企图分裂中国,取消和搞掉共产党,背叛和彻底抹掉共产党初心。共产党党校党建主任竟然公开质疑共产党的合法性;社科院院长谈无产阶级专政竟然招致舆论围剿;主流媒体竟然无耻宣扬“人间正道私有化”。

  共产党领导、公有制为主体的基本经济制度和无产阶级专政,这三者的紧密结合,是社会主义制度的灵魂,缺一不可。共产党是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共产党不领导社会主义而去领导什么市场经济,恢复私有制、搞资本主义,那就不是共产党。     共产党的初心是消灭私有制,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共产党的“中心”还是消灭私有制,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共产党的“终心”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因为这是历史赋予共产党的使命;因为只有在公有制条件下,无产阶级广大人民的解放才是现实的,舍此没有任何其他可选择的道路。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什么务?就是服这个务!小康社会是私有制社会,在中国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就已经有了,不是共产党的奋斗目标,阶段性目标也不是。提出小康社会目标,本身就是忘记共产党初心!

  无产阶级解放,消灭私有制,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虽然是马克思总结出来的,但并不是他凭空想出来的,而是他对客观规律的揭示。规律的东西,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不管你赞成不赞成,反对不反对。这是历史必由之路,这是真理。

  可是,中国的主流精英却怕谈阶级,更不敢谈无产阶级的阶级解放,对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及建设采取历史虚无主义态度,一味要求中国融入西方主流社会,走资本主义道路。你说他们愚蠢不愚蠢!反动不反动!

  生产关系同生产力具有同时性,同时产生,始终相伴。人类社会进步同时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生产力的发展,一个是生产关系的进步。所以生产力决定论是片面的,错误的。人民如果不占有和管理生产资料,所谓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也就只能是一句空话。毛泽东指出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以及它的社会表现 ——阶级之间的斗争,才是文明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这才是无可辩驳的真理!不分析生产力同生产关系矛盾,不分析阶级矛盾,正是中国主流精英愚蠢的根源。

  二,两个阶级的思想解放和启蒙运动

  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和启蒙运动至今仍为中国的主流精英们津津乐道,但是已经为广大人民和进步人士否定。事实上是一次思想倒退。文化大革命所形成的先进思想被彻底否定了,却始终没有走出资产阶级地主阶级修正主义旧思想的窠臼。历经四十多年并没有产生哪怕是一个思想家,也没有产生任何进步思想和理论,其原因就是这是一场违背历史大趋势的,颠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和无产阶级专政的,过时的,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资产阶级的思想解放和启蒙运动。

  历史上取得统治地位的阶级,都曾经经历过两次思想解放运动。第一次发生在夺取政权之前,主要揭露和认识旧制度的黑暗,宣扬革命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中国地主阶级的春秋时期和欧洲资产阶级的文艺复兴就是这样。第二次发生在夺取政权之后,主要按照本阶级意愿探讨新社会规律,提出建设新社会的理论根据并付诸实践。中国的地主阶级的战国时代和欧美的资产阶级启蒙时期,也都是这样。无产阶级的思想解放毫无例外的也要经历两个阶段,以《共产党宣言》发表和《资本论》问世为标志,开始了无产阶级思想解放的第一阶段,在马克思主义“剩余价值论”和“历史唯物主义”理论指导下,经过巴黎公社的尝试和列宁对于资本主义规律和革命理论的进一步探索,终于取得俄国十月革命无产阶级夺权的胜利,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共和国,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世界社会主义时期从此开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又诞生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等多个社会主义国家。两种社会制度并立和斗争是世界政治经济的主体,无产阶级的解放影响和引领着人类社会的进步。最可靠的证据是:罗斯福新政借鉴的是苏联经验,当代世界资本主义最先进的企业管理借鉴的是中国鞍钢宪法的经验,资本主义高福利社会借鉴的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经验。

  社会主义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还是一个新生事物,理论出现在实践之后。列宁、斯大林都对如何建设社会主义作过有益探索。但是还很不够。社会主义建设规律还没有也不可能一下子完全被无产阶级认识,斯大林犯错误和赫鲁晓夫上台丑化无产阶级专政的事实震惊世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启蒙就被历史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斯大林不承认社会主义社会还存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没有把它看成社会主义社会发展动力;过早宣布阶级消灭,宣布苏联建成社会主义。就是这种状况的表现。特别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丑化无产阶级专政的倒行逆施,更是让世界无产阶级茫然不知所措。这就需要世界无产阶级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继续探索和把握,需要进行一场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启蒙运动。领导这场社会主义启蒙运动的责任,历史地落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肩上。毛泽东一九五六年领导写出的《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毛泽东的《论十大关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以及一九六六年开展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世界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启蒙运动的肇端。

  文化大革命提出所有制问题还没有解决,我们这个基础不稳固;和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两大科学论断,澄清了社会主义运动中对于社会主义公有制和无产阶级专政的肤浅糊涂认识,阐明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仍是生产力同生产关系的矛盾,具体表现就是社会化大生产同生产资料管理权还掌握在党和国家少数管理人员手中的矛盾;社会主要矛盾是工人阶级广大人民同党内死不改悔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之间的矛盾,完善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使社会主义建设理论第一次走向了科学,把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提高到辩证历史唯物主义高度,顺利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完备的社会主义宪法——1975年宪法。什么是社会主义?已经得到科学的回答: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就是生产资料归工人阶级广大人民公有公管;社会主义的政治就是工人阶级广大人民民主管理国家并对党内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及其附庸(社会反动黑恶势力)实行专政;社会主义的文化就是尊重劳动、追求真理、斗私批修、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文化大革命预言社会主义国家还有可能出现资本主义复辟,苏联“卫星上天,红旗落地”;中国社会两极分化;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都得到历史的验证。毛泽东思想被历史证明是当代最先进的思想体系,是建设社会主义的科学理论。

  中国主流精英的最大愚蠢就是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这一无产阶级思想解放和启蒙运动,否定毛泽东领导人民在文化大革命中获得的对社会主义建设客观规律的正确认识,却要反其道而行之,搞什么早已过时的资产阶级思想解放和启蒙,让社会主义国家“转轨”走资本主义道路,在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搞什么“历史的转折”。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倒行逆施,在经过文化大革命洗礼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无产阶级面前,最终必然失败。

  中国资产阶级的第一次思想解放,以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章太炎《驳康有为论革命书》,邹容《革命军》为标志,在辛亥革命前已经完成。中国资产阶级的第二次思想解放,即资产阶级的启蒙,在孙中担任大总统,并经历了袁世凯复辟、张勋复辟、北伐战争胜利的过程中,以严复翻译传播欧美资产阶级启蒙名著,孙中山提出新三民主义为标志,也已经完成,资产阶级共和国已经建立。可惜这个共和国领导权被大资产阶级篡夺,背叛人民,不实行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不搞土地改革,消极抗日,挑起内战,终于被人民抛弃,败走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国民党政权败走台湾七十多年之后,中国的主流精英竟然又要搞什么资产阶级的启蒙,连中国资产阶级曾经的历史功绩都不承认,岂不是有点数典忘祖的浅薄和不智?!

  八十年代精英中有一个明白人叫李陀。他在回忆八十年代思潮时,就指出“新启蒙”凭借的还是十八世纪资产阶级启蒙的旧理论资源,他尖锐地批评说,“就‘新启蒙’的抱负和目标说,拿着这么老的地图,它能走多远?”。“新启蒙不那么新,在很多方面,它依赖的还是古典启蒙主义的理念,是想在这个老树上嫁接出一个新枝子来,再开一次花,再结一次果”,“一个思想大活跃的时代,不一定是思想大丰收的时代——八十年代就不是一个思想丰收的年代”(查建英:<<《八十年代访谈录》275-276页)。

  在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建立的国家里,少数官僚精英,一部分知识精英,提出补资本主义课的主张,要再搞一次资产阶级启蒙,对资产阶级已经失去革命性的旧民主自由理论顶礼膜拜,对无产阶级大民主理论置若罔闻。你说他们愚蠢不愚蠢?愚蠢是现象,本质是反动——否定无产阶级专政。

  八十年代的所谓思想解放,核心就是“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1981年仓促制定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洋洋数千言,核心就是一句话;:“文化大革命所打倒的走资派,是党和国家各级组织中的领导干部,即社会主义事业的骨干力量”。就是不承认党内有走资派。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蒙蔽人民,保护他们极少数人的根本利益。但是,这个《决议》很快就被制定《决议》者给否定了。1989年李先念和陈云议论说,赵紫阳就是走资派。邓小平说,看来出问题还是出在党内,两个总书记的问题都是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社会主义的骨干力量”怎么会搞资产阶级自由化?搞资产阶级自由化不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是什么?1979 年3月30日邓小平讲,“我们反对把阶级斗争扩大化,不认为党内有一个资产阶级,也不认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在确已消灭剥削阶级和剥削条件之后还会产生一个资产阶级或其他剥削阶级”。这段否定文化大革命理论的讲话当时被广泛引用,可是在《邓小平年谱》中却不再提起。最有力的证据是实践,苏联国解体党垮台,是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共产党高级干部一手促成的;中国社会两极分化也是党内那个著名的走资派背叛党的初心而形成的,现在谁要说党内没有走资派,简直就像拔着自己的头发要离开地球一样困难。这就是说,从理论到实践,制定决议的人早已经否定了这个决议,可是中国的主流精英还把它当作救命稻草。官方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四十年之后,同情文化大革命的人不仅不降反而越来越多,号称精英的人竟然不知道用脑子想一想为什么,实在是愚不可及,可笑之至!

  三,批判资产阶级,是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的根本的任务

  社会主义革命的主要的根本的任务就是对外反对帝国主义,对内批判资产阶级,帝国主义也是垄断资产阶级。因为他们压迫剥削无产阶级广大人民,不批判帝国主义不批判资产阶级,无产阶级的解放,人民的幸福,就是一句空话。

  但是,中国的主流精英不是这样,他们吹捧资本家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私有制有利于资源配置,公然践踏法律,给资本家免除原罪,对资本家轻微犯罪免予追究;对社会主义公有制极尽造谣诬蔑之能事__——什么“公有制培养懒汉”了,“公有制不能有效配置资源”了,什么“公有制没有效率”了,恨不得把公有制全部搞垮;对工人农民却摆出一副铁面孔,砸工人的铁饭碗,让数千万工人下岗,生活无着;对农民工讨薪,站在公司门外以扰乱社会秩序定罪,进到厂里以冲击生产秩序定罪,甚至出动警力进行镇压。他们掩盖资本家剥削本质,吹捧企业家精神,他们鄙视劳动创造世界,批判的是工人农民的仇富心理,刁民意识。他们有时也说劳动光荣,但目的是让人民甘于被剥削被压迫的地位。他们美化帝国主义是先进国家,要和美国建立夫妻关系,合作共赢关系。他们为什么不批资产阶级,因为他们就是帝国主义在华利益的代表,他们自己就是背叛人民的新资产阶级!

  资产阶级在反封建阶段具有革命性,一旦他们夺取和巩固政权之后,就失去了革命性,在今天更是成为脱离广大人民群众的没落的反动的阶级,早已失去了领导世界的资格。资本主义四百多年只造就了七个发达国家,而且以多数国家的贫穷为代价;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都没有解决两极分化问题;2008年以来,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已经延续十多年,还没有找到解决经济危机的新理论和新办法,债务危机用扩大债务的方法来解决,不可持续,只会加快资本主义的衰败;中国新官僚资产阶级在否定无产阶级专政的政变中上台,一开始就只有反动性、腐朽性,崇美媚美,疯狂颠覆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搞垮国企和农村集体经济,搞私有化,复辟资本主义,变卖人民财产而中饱私囊,压迫剥削工人阶级广大人民。依靠他们不仅不会实现民族伟大复兴,更不可能实现人民幸福。如果不是习近平顺应人民斗争,加强党的领导,中国2012年就会步苏联的覆辙。

  现在全世界人民都看得很清楚,美国所代表的资本主义表面繁荣是靠超发货币、鼓励借贷、超前消费、浪费资源建立起来的,掩盖相对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寅吃卯粮,难以持续,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早已不能容纳它所创造的生产力。尽管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美国一国独大,打着民主的招牌,到处颠覆别国政权,,剥削压榨,收取全世界贡品财富,依然解决不了债台高筑和社会两极分化的问题。这是什么问题?这是制度的问题。说明资本主义从思想文化到经济政治,都必须改变!说明资产阶级不能领导世界进步,不能给大多数人民带来幸福。

  资产阶级对人性的认识——人生而自私,不符合人类生产的社会本质,也不符合人类共同生活的社会性,没有任何科学研究证实,因此是不科学的,实际上是把资产阶级的阶级性说成是人类的本性,为资产阶级剥削压迫劳动者提供理论根据,束缚无产阶级的思想解放。对人类发展进步也是有害的。中国主流精英树立小岗村分田单干典型,宣扬个人发家致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解散集体经济,政府共农民财产,实现土地资产阶级国家化。国企改革改制,本质就是搞垮全民所有制企业,让国企走完最后一公里,让工人阶级广大人民由国家主人重新沦为苦难的社会弱势群体。正是农村改革、国企改革,养肥了党内外资产阶级,为搞垮共产党和无产阶级专政、全面复辟官僚资本主义社会积蓄了力量。

  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鼓吹在生产交换中,人们出于自利之心可以给社会带来公共利益。其科学性历来受到人们质疑,今天更是尽显其荒唐。连一个中学生也会质问:制毒贩毒,假冒伪劣产品能够给社会带来公共利益吗?市场经济,不存在什么看不见的手,实际上是资本之手在操纵。亚当.斯密的《国富论》避开生产资料归谁所有归谁管理这个根本问题,所以不能得出科学结论。但亚当.斯密作为一个认真的理论家,在《国富论》中大胆承认资本主义社会经济的不平等,法律偏袒资产阶级,还是比中国的主流精英们高明、诚实得多。中国的主流精英,不研究现状,不研究历史,生造出一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概念,一味鹦鹉学舌,跟在美国的屁股后面跑,掩盖市场经济和法律的阶级性,岂能不愚乎?社会主义经济,只要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就必然采取人民民主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有市场,却不能有整体的市场经济。去掉公有制为主体,或者在实践中不坚持公有制为主体,我国的经济就必然会变之为资本主义经济。市场经济,不是社会主义经济,加上个“社会主义”前缀也不可能改变其本质。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概念,恰正证明中国主流精英不学无术的理论品格。

  当今世界有两种民主,一种是资产阶级民主,为垄断资本财团和帝国主义集团所主张,已经沦为压迫民族国家和无产阶级广大人民的工具,从来不具有普世价值。一种是无产阶级大民主,为世界无产阶级广大人民所主张,是无产阶级争取解放和战胜帝国主义以及新官僚资产阶级的有力武器。无产阶级大民主优于资产阶级民主的最明显和无可辩驳的证据就是,资产阶级民主在人类最基本的实践活动——生产活动中没有体现,劳动者对生产什么怎样生产毫无发言权;而无产阶级大民主在生产实践中却表现得非常突出(如鞍钢宪法所要求的:党委领导下的两参一改三结合)。

  资本主义国家管理权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多数人是被管理者,没有话语权和决策权。这种少数人管理多数人、少数人决定多数人命运的企业管理和国家治理模式不可能给人民带来利益,这样的社会一定是一个不平等的社会。即便是卢梭提出主权在民的理念,他也不愿改变少数人管理国家的事实。2020年世界抗疫斗争和美国大选,更是向全世界人民揭穿了资产阶级民主自由的虚伪性。

  批判资产阶级,是生产力发展和人类进步的需要。

  中国主流政治经济文化精英不批判资产阶级,却大批什么“左”和“极左”,胡说什么毛主席对当时国际国内形势估计过于严重了。后来的事实,多数共产党国家倒向资本主义,无数革命先烈流血牺牲换来的成果毁于一旦,无产阶级遭到被打倒的反动阶级的疯狂报复,社会主义走入低潮,证明毛主席当年对形势的估计恰如其分。面对今天的现实,中国的主流精英仍在声嘶力竭地反极左,说明它们所谓的反极左,本质就是要搞垮社会主义,搞垮无产阶级专政。在他们的字典里,社会主义就是极左,无产阶级专政就是灾难。

  中国主流精英一面反极左,一面又祭起反封建的破旗,彰显出他们理论上的自相矛盾。众所周知,极左是指超越客观历史发展阶段的思想和行为。封建是早已被历史抛弃的旧的社会制度。封建的东西不可能被称作极左,今天表现为极左的思想和行为也不可能同封建挂上钩。封建和极左不可能同时表现内在一个事物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是世界上最彻底的反封建反资本主义的革命。在当代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建立,反封建已经不可能是主要矛盾。中国主流精英为什么这样自相矛盾而不自知呢?这是由他们党内资产阶级的阶级本质决定的。他们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就必然要否定现存的社会主义制度。直接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不得人心,而且会让人民一下子看清他们的走资派真面目。所以他们就捏造了个极左的大帽子,散布什么毛泽东时代主张越大越公越好、以及穷过渡等等谣言,让人们对社会主义制度产生怀疑,然后兜售其虚假的国情分析、商品经济是不可超越的发展阶段、中国需要补资本主义的课等邪恶理论,把中国一步步引上复辟官僚资本主义的邪路。为了欺骗人民,他们把初期“拨乱反正”的明显倒退的口号包装成改革和革命。改什么、革什么、革谁的命?他们仍然不敢把他们的真实目的说出来,于是就诬蔑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伟大人民革命是农民革命,污蔑毛主席是最后的帝王,搞个人崇拜,污蔑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专制政权。为他们复辟资本主义捏造合法性。中国主流精英反极左和反封建都是假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才是他们的真实目的。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九十年代国企私有化改制和新世纪资本下乡,把工人农民都打到雇佣劳动者的弱势群体地位,一下子就让中国大多数人看清了邓氏改革的复辟官僚资本主义的本质。人民觉醒的尺度就是历史进步的尺度。新世纪之初,马克思被评为千年思想第一人,毛泽东热在神州大地一波波高涨,右派陈子明不禁感叹说,“毛派之所以能够重整旗鼓,就是因为改革已经臭大街了”!

  历史给世界给中国提出的主要使命,就是批判资产阶级——批判帝国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谁违背这个大方向,——不管你是右派或者扮成左派——谁就会成为历史的罪人,就必然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句话送给中国主流精英,是不是很合适呢?我认为是很合适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2 14:45 , Processed in 0.01498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