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红色高棉与中国的左翼青年

2021-1-24 09:24| 发布者: nepal1996| 查看: 15098| 评论: 1|原作者: 李星整理|来自: 李星整理

摘要: “革命军”反过来吞噬了“革命党”,这种情况并不奇怪。长期的“红色武装割据”会滋生一个具有独特利益的军事官僚集团,在群众革命运动高涨的情况下,群众运动及其先锋队能有足够的力量,约束住这个军事官僚集团。但在群众革命退潮的情况下,军事官僚集团就会逐渐坐大,最后反过来吞噬党。 ... ...
红色高棉与中国的左翼青年(一组对话)



A:



红色高棉真是恶魔啊,杀了三分之一的柬埔寨人,公认的种族灭绝,“由于大规模处决、饥饿和过度劳累等原因,柬埔寨全国至少有170万人死亡,约占全国人口的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B:


这是80年代越南和苏联跑到联合国讲的,当时美国和英国不承认。




A:


当时不承认是为了利用红高反越反苏吧!后来英美政府还是支持柬埔寨国家以反人类罪审判了红高领导人。



C:



我的亲戚也是红高执政时期的见证人。按他们的说法,红高上台后不是无目标地滥杀,他们杀的首要目标还是富人。比如说,我叔祖母的姐妹就都被枪杀了,她们的家庭背景都是华侨资本家,肯定是难逃一劫。但是我的叔祖带着一家人逃跑了。据他的回忆,当时主要屠杀的就是富人家庭,包括当地华人华侨在内,也不分老幼;富人以外的,一般就不会有事。有一些等待执行的人(执行的人骗他们说让他们搬家,估计对其他富人家庭也是如此)没有离开,估计就全死了。我叔祖政治敏感性很强,当机立断就带着全家跑到山里了,一路翻山越岭,从柬埔寨跑到越南,再到泰国,然后以难民身份流亡美国。


所以说,你要说红高进行了"屠杀",那也是社会性的屠杀,而不是主流舆论刻意引导的“疯子杀人”。当然你也可以说杀富人无论如何都是罪大恶极的。



B:


留下记录的,基本上是富人。穷人被杀就无声无息了。穷人也死了不少吧!




D:



红高在1975-1978年间执政时期,可以称为近似于“军阀政权”的东西。一个军政府实行战争恐怖是很正常的,而不是出于某种奇妙而不可解释的“极左歇斯底里”。波尔布特要是靠发疯就能维持政权和军队,他就不会在80年代打游击的时期,靠拿里根和撒切尔的资金维持军政集团了。某个角度说,波尔布特集团的政治生存,依赖于恐怖政策的权威,和战争利益的扩大。


硬是要说他像谁,有点像阿富汗人民党的领袖阿明。阿明一度宣称为了土改不怕杀人,也确实杀了一些人,还跑去跟美国搞友好外交,没几天他就被苏联搞死了。



红高作为军阀政权,实行恐怖政策是很正常的,不正常的地方,是他的权力来源来自柬埔寨共产党。而为啥柬埔寨共产党会出现这么多红色军阀(红高集团,韩桑林洪森等等)才是问题的关键。“红色军阀”最后屠杀了“党”本身。




E:


“革命军”反过来吞噬了“革命党”,这种情况并不奇怪。长期的“红色武装割据”会滋生一个具有独特利益的军事官僚集团,在群众革命运动高涨的情况下,群众运动及其先锋队能有足够的力量,约束住这个军事官僚集团。但在群众革命退潮的情况下,军事官僚集团就会逐渐坐大,最后反过来吞噬党。这就是为什么大量的左翼游击队蜕变为军阀的原因。




B:


红高从头到尾和“共产党”没啥太多关系吧?





F:



”红色高棉“的正式名称,就是柬埔寨共产党。是共产党领导了柬埔寨的阶级斗争,从工人运动到农村的武装斗争,作为一个运动,一个组织,它都是1945年以后的亚洲共产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当然,也因此,它长期深受苏联东欧、越南执政的官僚集团的政治影响。当然,它也得到了中国的帮助。得到的外部物质援助、政治支持越多,柬共越是自以为可以操纵阶级斗争的规律,比如它一度宣布废除货币,却又热火朝天地为柬埔寨全面工业化做准备。它努力办各类工厂,但自上而下地操纵这个过程,好大喜功,时常造成设备的损坏,无法完成计划。它希望用出口农产品换取工业化的启动资金,为此大搞农田改造,而不惜代价地驱赶大量的人力用原始的方法“大干快上”提高产量,许多群众就饿死、累死在了这场工业化的萌芽实验中。


长期依靠农村割据来维持党在群众中的影响,以及维持党的一定物质力量(武装、脱产的政权干部),以及长期的军事斗争,都让党的生存手段带有强烈的暴力风格,而习惯于自上而下地发号施令。长期的巨额外部支援,又让党有膨胀的自信,似乎自己能够生存,甚至壮大,甚至真的全国执政,不是因为自己处于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轨道中,而完全依靠“我党高超的斗争艺术”。这种党官僚脱离实际而必然破灭的妄自尊大,是1975-1978年间,柬埔寨共产党在执政时期许多政策的源头,从不同派别的争权夺利,而造成大批干部死于自相残杀,到“跑步实现工业化”的大干快上,再到执行上的一刀切高压政策,以为群众可以“召之即来、呼之即去,真好!”,所有这一切,都可以看到40年代以后,主流共产主义运动在一些国家执政后的实践影子。


最后,波尔布特集团80年代初期,宣布解散共产党的做法,本质上同样是官僚机器"一刀切"的延续,无非是从高压转而立即全面投降,而自以为是“脚踏实地”,以为解散共产党没什么了不起,需要的话就重建一个嘛!




B:



要说“红色恶魔”的形象,这些年国内网上某些力量也有步骤、有组织地炮制了彭湃的恶魔形象。其实,对一般深受主流洗脑的小市民来说,红高也好,彭湃也好,都可以理解为“极左疯子”。一旦局势转变,反共产主义彻底大行其道,相信澎湃的恶魔形象会被渲染的更加恐怖,而成为社会意识里的一个吓唬小市民的符号。





F:




最近几十年来,红高这个话题,被资产阶级舆论所垄断、渲染,目的是推行反共教育。中国的左派青年一般来说远离工人斗争,但喜欢谈论“政治”,而又往往缺乏分辨能力,容易跟在主流后边咀嚼和反刍主流扔出来的“健脑补品”。由于20年来中国市场经济的大繁荣,00后的年轻人是接受市场至上思想程度最高的一代人,在精神世界来说,可以说他们是资本主义市场生产的第一代完善型的成品。所以,他们很容易被类似红高这样的话题,牵着鼻子走。


C:


也许是这样吧!但如何解决呢?总要有个出路吧?!记得李星曾说我们00后是虫子和精神退化的人形动物,在20世纪共产主义实践的废墟上爬来爬去…… 总是这样辱骂00后,也不是办法吧!




A:



李星多次侮辱00后左派的集体人格,是不是说明他有父权意识、性别歧视?





F:



去协助工人斗争,是00后唯一的自救之路。当然,形式可以是多样的。印度支那的阶级实践,包括柬埔寨的实践,是极为丰富的。但中国工人基本不了解。需要选择最有启发意义的那部分,介绍到国内。


50年代的金边,很多人都知道英萨利和乔森潘的名字,知道那群充满干劲的年轻人是帮助穷人的“好人”,也知道他们被国家整的够呛…… 90年代,在达成了让自己生存下来的某种政治交易后,英萨利把持着边境的矿山买卖,赚了不少钱,坐在他自己的酒吧里跟记者聊天,他那副尊容像一个典型的东南亚老板,狡黠而自得…… 柬埔寨的共产主义实践告一段落了,但工人阶级的斗争还在继续。


中国的00后,如果他关心社会的出路,需要做的,就是像70年前的英萨利、乔森潘那样,去帮助工人阶级,与工人阶级一起经历风雨,前进!前进!!





对话结束。
2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守门老鸨 2021-2-9 02:04
反正搞资本主义有何难哉,庄子说真人的“尘垢秕糠,足以陶铸尧舜”,社会主义的尘垢秕糠,不也能陶铸出来一些英萨利、缅共毒贩子、张铁生、戚本禹以及五百赵之类的红色大财主吗?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3-8 17:45 , Processed in 0.04915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