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右翼保守主义的兴起,“田园班农党”的内联外勾

2021-1-26 20:21| 发布者: nepal1996| 查看: 12659| 评论: 4|原作者: 多人|来自: 李星整理

摘要: 境内的右翼保守阵营还有一个话术,就是美国本身不行了,右保的主义没问题,是白左搞垮了美国。这是境内“田园班农党”的特有优势。他们的受限之处,在于无法完整地推出反共产主义的旗帜,只能扭扭捏捏地用“反白左”当作替代品。
右翼保守主义的兴起,“田园班农党”的内联外勾 系列讨论之一(一组对话)




A:


在资本主义全面胜利、工商业持续大繁荣的地区,长期以来,全社会上上下下盛行的是新自由主义、新保守主义思潮,强调资本主义市场带来个人自由,选票政治是最不坏的制度,以及膜拜西方的天然合理。在十年前,随着中产群体的壮大,开始出现本土认同优先的民间爱国主义现象。而在最近几年,似乎又开始出现右翼保守主义的社会思想趋势,蔓延很快。这股保守思潮直截了当地拒绝70年代以后西方国家体制化的多元社会管理模式,怒斥为“脑残白左”。这股右翼保守浪潮,它的核心观点可以概括为反共产主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排外以及男权至上。

我个人观察,大概三四年前,在境内互联网上开始铺天盖地“反白左”,这里边是否有某方面力量居中协调指挥,不好说。



B:


这个话题大概得分两块来说。首先,民间本土主义爱国文化有一个从边缘到主流的过程。多年前,主流方面就开始关注自媒体的作用,收拢了一大批本来野生的爱国分子,比如名声鹊起的“那些年我真的萌萌哒”爱国漫画连载。就是说,自发的主旋律文化创作需要管起来,不允许一直暗兮兮地呆在亚文化圈子里,你不能当一个独立画手博主吃爱国饭,必须商业化运作起来,才能监管你,你也有面儿。

这个过程,说主流是被迫应对,也行,说主流吃到甜头,有意收拢了一批自媒体人,也行。




A:

这批本土主义自媒体多为年轻人主持,有活力,揭露亲美既得利益集团的丑态也可称一针见血,但它有脆弱的一面。这里边有个核心逻辑:如果你不能批评主流,你也就无力为它辩护。资产阶级媒体的威力,就在于它被大众当作“中立良心”。但目前这批本土爱国自媒体很难去批评主流,即使是扮演“忠诚反对派”也不行。




B:

远远没到“忠诚反对派”那一步,就只是放开了几个媒体饭碗,你必须正规化,像个正经人,而不是亚文化bbs头子。这个算是从内部起源的一个爱国文化驱动力。

至于留学生,海外华人,还有他们自外对内的思想传播,是怎么和本土主义自媒体糅合在一起,之间又有没有什么矛盾张力,也值得讨论。海外的青年华裔右翼,和军武爱好者高度重合,所以一般可以看成是美国的意识形态战争波及到了华人圈,当然有人分析这种右翼保守的思潮根源上来自苏联崩溃之后的腐尸俄罗斯,这个且按下不表。



A:


前些年涌现的本土主义自媒体,常常对共产革命的历史遗产表示好感,但双脚是牢牢站在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市场的现实中的,为这一现实的市场秩序服务,时不时流露出与主流自由派相同的观点。比如某自媒体“老六”几年前就宣称“极左和极右多为社会中生活不如意却不思努力的懒汉”。再比如某号称“政委”的体制内学者,在网上引导舆论反击亲美舆论,颇受欢迎。这位“政委”多次在节目中宣称“三十岁前不信共产主义是没良心,三十岁之后继续信共产主义是没脑子”,把这句话作为“反公知”的精神利器到处挥舞,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可见前些年的本土主义舆论铺垫,已经为后来冒出来的右翼保守思想,打下了反共产主义的思想基础。



C:

前几年的本土主义自媒体,尝试把赤色革命遗产与今天的市场秩序结合起来,高呼“这盛世如你所愿”之类的。如果赤色革命就是为了过好日子,那么只要看上去有好日子,革命和市场之间的鸿沟也不是那么不可逾越。这就回到之前说过的,“革命者”与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竞赛那个话题去了:谁能让大众脱贫致富,谁就是“真圣人”。对经历了贫困到富足变化的普通人来说,这种解释是可信的。

但是,这也就意味着,通过赞美以前的赤色革命,强化对市场现实的保守认同。折腾了几年的爱国自媒体,反共和保守,都齐活了……



A:

说回民间爱国现象的演变历程。在逐步发育出民间土壤后,这股本土主义舆论显然有一个裂变,推动了右翼保守的诞生。这个过程比较快,可能跟大繁荣时期的终于结束有关,相当一批中小生意人遭遇了事业的门槛,无法上升,甚至有下滑。还有一些小知识分子始终无法尝到商业繁荣的红利,心怀愤懑。他们开始从维护秩序的单纯爱国倾向,比如揭露亲美公知,转为更复杂的右翼保守主义,首先是排外情绪的爆发。

这期间,海外的大量新移民、留学生,一定程度上,似乎扮演了右保思想的对内搬运工角色,而特朗普上台,对这一内外勾连,起了明显的催化剂作用。



B:



从我个人接触来看,我觉得海外华人的右翼和国内内源性的右翼思潮融合的还并不完美。海外华人右翼,往往会做出一种更古典保守主义的姿态,看不上国内那种键政圈的土味右翼。海外的华人也更注意不动辄涉政,不会像国内那群人把政治挂在嘴边。一些海外背景右翼底色的人,喜欢摆出不讲政治的姿态,而国内要讲政治的多,虽然前者动不动就幻想射杀antifa匪徒……



A:


国内右翼保守主义的蔓延,显然与境外是有勾连的。贸易战以来,尤其瘟疫流行的这一年,境内的“田园班农党”貌似有点尴尬,虽然可以用复读机的舆论效果遮掩,比如继续复读女权、生育、少民等等话题。

在贸易战乃至军事斗争的前景下,境内外右翼保守阵营如何协调立场?值得注意的是,“田园班农党”似乎更重视“主义”本身,超越了这群人过去标榜的爱国,用一套强辩的词句,继续支持貌似符合他们理想的美国现政权,比如把火山的分离主义运动说成是美国民主党搞的,与特朗普无关云云。


在“田园班农党”中,右翼保守主义的分量是否开始超越爱国主义,值得探讨。





B:


“田园班农党”与境外同道的关系,有团结也有矛盾。我目睹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某右翼军武爱好圈子转发白人挺港军武网红视频导致的纷争。原本看上去亲密无间的两股力量,暴露出内部其实也不是铁板一块。


事件大体上就是有一个白人网红,经常拍摄各种枪械战术视频和教学,在业界名声很响,在国内战术界也有很多粉丝。2019年火山事发时,此人公开支持火山勇武派,在视频里发表各种冷战言论,然后很多国内吃战术圈这碗饭的人就无比尴尬,有些和官方合作很密切的自媒体,也经常转发这人的视频和教学,或者干脆做过生意。所以当时就有比较爱国的分子要求这些媒体删除视频、出谴责声明之类的,产生了一些矛盾。


至于说史蒂夫·班农那一套,就是网络时代有意识的舆论战,故意造谣、抹黑,浑水摸鱼。我觉得他和建制派主流的差别,最明显的地方并不在于意识形态,而是对新传播工具和理论的使用。班农一党本身的意识形态并没有什么创新性的东西,他煽动起来的也就是本来早就有的那一套共和党、茶党、约翰伯奇协会的恶臭玩意。




D:

但班农怎么找到并把握潜在受众的呢?



B:

那套右翼思想本身就有流行的土壤,一点就着了。网络时代根本不需要点对点寻找受众,实际上是类似机关枪扫射,机器人发帖一扫一大片。班农一党的纲领实际上是美国长期的主流意识形态,被右保水军说成是勤劳白人的边缘反抗,这个洗地套路也被引进到境内了。

要指出的是,精神领域的边缘和主流不是互相排斥的,奥巴马政权时确实边缘化了很多美国的传统意识形态,但它们没有消失,只是蛰伏待机罢了。





E:

境内的右翼保守阵营还有一个话术,就是美国本身不行了,右保的主义没问题,是白左搞垮了美国。这是境内“田园班农党”的特有优势。他们的受限之处,在于无法完整地推出反共产主义的旗帜,只能扭扭捏捏地用“反白左”当作替代品。





A:


在最近两年快速转变的国际环境下,原来那批本土主义爱国自媒体,似乎还是努力把新变化塞进旧的解释框架,比如“反极左空谈”。有的自媒体称班农为“列宁主义民粹派”,前面说的那位“政委”,则把特朗普称为“造反派”。也可以说境内的“老”本土力量还在为新右翼扶上马、送一程。





C:




班农为代表的一些右翼力量的确会参考列宁和葛兰西的著作,大概借鉴了直接面向群众做工作的策略,解释成民众与精英的对立。说起来,像这种另类右翼,有一些人就是从左派跳到右翼的,类似30年代从共产党跳到法西斯的一堆人。


美国主流政党的组织形式一直停留在“竞选俱乐部”的水平,班农为代表的右翼力量,在国内外的时代转换中,也可能尝试直接面向群众工作、以代表“人民”的资格向“精英”发起挑战,以重组秩序去挽救秩序……





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nepal1996 2021-1-29 22:55
远航一号: 关于最后一部分(资本主义压力导致民族主义小资反共反工会),我与你的估计有所不同。我认为中国的民族主义几乎是纯小资(很少工人阶级群众基础),而小资的民族 ...
这个潮流确实是十年来工业党,或者说它的部分队伍的进一步演变。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1-29 09:53
nepal1996: 中国的田园班农党,也在很大程度是全球化资本主义压力下的产物,一定程度是2008年以来的“反公知”民间运动的进一步演变。很多人从前些年的生活较大改善,反感亲 ...
关于最后一部分(资本主义压力导致民族主义小资反共反工会),我与你的估计有所不同。我认为中国的民族主义几乎是纯小资(很少工人阶级群众基础),而小资的民族主义主要要是存在于那些尚未放弃对资本主义幻想、仍然相信有上升渠道的部分。无论如何,以田园班农党来比喻中国的民族主义小资,既不准确,也不必要。已经有工业党这样更贴切的代名词。
引用 nepal1996 2021-1-28 18:57
中国的田园班农党,也在很大程度是全球化资本主义压力下的产物,一定程度是2008年以来的“反公知”民间运动的进一步演变。很多人从前些年的生活较大改善,反感亲美主流派,醉心口炮星辰大海,在资本主义市场压力下,已经开始演进为拥抱反共产主义,反工会,排外,男权至上。

中国社会思想在最近五年,不断演变中。
引用 redchina 2021-1-28 03:27
该文列举的各项观点存在不少缺点,主要缺点是没有认识到中国本土的右翼民族主义与美国现在的民粹主义阶级基础完全不一样。中国的右翼民族主义是拥抱新自由主义的以上层小资产阶级为群众、并为资产阶级主流所鼓吹的意识形态;而美国的民粹主义的拥护者则主要是反新自由主义的中小资本家,并在客观上以受到新自由主义损害的工人、小业主为群众基础(以白人工人为主,但并非绝对排斥少数族裔工人)。从目前美国的阶级斗争实践来看,美国民粹主义受到美国资产阶级主流的迫害,后者以全球化小资产阶级上层(含所谓左派)作为自己的冲锋队,严重夸大了美国民粹主义中的种族主义成分,并利用所谓种族、性别(无限可分)的话语来达到分裂工人阶级的罪恶目的。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3-8 17:01 , Processed in 0.01563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