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北京外卖员积极维权者“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被捕

2021-2-28 23:2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7200| 评论: 5|原作者: 流水

摘要: 平民已经没了向上表达不公的正当透明的通道。渺茫的希望都寄托于最原始的舆论工具。而制造不公的人何止掌握了舆论阵地,他们还有法律金钱权势,挥挥衣袖就摆平了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只是“仿佛”。。。
https://m.weibo.cn/status/4609674987180888







此前国内自媒体对“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的采访:https://www.36kr.com/p/922156330076038

上周“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发布视频揭露外卖平台利用分化手段压低外卖运送单价和饿了么克扣过年奖励,视频播放量达数十万。







上月泰州外卖员讨薪自焚事件后,有左翼青年学生发起了“做骑手的大学生朋友”活动,邀请“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进行访谈。

https://www.sohu.com/a/445611694_806115
https://tyingknots.net/2021/02/corona-friends-with-riders-1/
https://tyingknots.net/2021/02/corona-friends-with-riders-2/
https://tyingknots.net/2021/02/corona-friends-with-riders-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远航一号 2021-3-1 23:26
流水 发表于 2021-3-1 11:19
平台经济利用互联网科技管理压榨工人,法律上规避了劳动关系建立,削减了劳动保障成本,技术上通过各种算 ...

关于互联网平台对工人斗争正反两方面的影响写得很好

感觉这个靠算法“优化”劳动效率就是现代版的泰勒制“科学管理”。泰勒制加强了资本家对劳动过程的控制,替换了熟练工人,但从长远来说促进了大批半熟练工人之间的同质化和团结,造成了西方国家二十世纪上半期工人运动不断高涨的条件。

中国外卖员的斗争什么时候、以什么形式发展起来,还要观察。这一方面取决于经过多年斗争、宣传,工人斗争意识和经验的增长、阶级觉悟的增长。另一方面取决于客观条件的变化。

外卖员受剥削这么重,仍有很多人要做外卖员,说明外卖员的预期收入相比于其他可能性(流水线等)不是太差,可能还有“自由”等隐性因素。但这需要从农村、从其他行业源源不断地提供新的剩余劳动力(不断压低外卖员的工资、劳动条件)。五六年后,随着新生青壮劳动力大幅度减少,新增外卖员就可能大幅度减少。此外,外卖员工作对体力心理透支如此之大,五六年后,第一代外卖员就可能逐步退出,又不适合其他工作,反抗意识有可能迅速增长。
流水 2021-3-1 20:49
外卖骑士联盟组织者无故被捕 民间组织令官方不安迅即镇压

左翼工运人士张先生周一(3月1日)告诉本台记者,由十多个微信群组成的外送骑士联盟,盟主熊焰和多名关系紧密的朋友已被北京警方抓捕。目前外界没法联系其家人,无法获知更多的资讯。
而据熊焰的微博显示,他的最后一条微博发于上周三(2月24日),此后就没再更新。并且其曾转发的多家媒体去年下半年对他的报导,也已经被遮罩。
张先生说:昨天他们给我的消息是说,当时是带走了三个人,周四(25日)晚上就被带走了。然后在周六(27日)的时候,又约谈了一个人,也是问他们这个事。然后约谈那个人,没超过24小时就出来了。但是,昨天晚上又有了资讯就是,当时有十几个都被带走了。可能是以寻衅滋事这种名义带走的。就是被约谈那人,被问话的内容呢,是骑士联盟盟主他的那些视频什么之类的。他经常在网上发一些外卖员的一些骑手的状况有关的,还会帮他们维权这种。
一位自称了解熊焰事件的外送骑手透露,熊焰在上周三曾透露他可能有麻烦,并提醒大家,如果到周四下午他还没有消息,就意味著他可能已经出事了。
他认为,熊焰被抓可能曾因多次带领同行维权,并且此前他举报业内平台「饿了么」涉嫌欺诈骑手赏金。引发了广泛关注,这也可能让强推防疫措施的官方不安。

流水 2021-3-1 11:19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1-3-1 00:20
骑手联盟的出现实际上是这些年中国工人阶级对抗就业市场“非正式化”的表现。所谓平台经济,在半外围资本主 ...

平台经济利用互联网科技管理压榨工人,法律上规避了劳动关系建立,削减了劳动保障成本,技术上通过各种算法不断“优化”工作效率,将工人的劳动能力压榨到极致,同时形成了一套特殊的管理机制:利用平台发布罚款、封号惩罚工人,打击积极分子,利用阶梯单价机制分化工人。 用机械的平台取代人的管理,既可以降低成本又规避了常见的工人和管理者矛盾,降低工人的组织性。 “盟主”在访谈中也提到骑手间的互助较少,争取劳动保障的意识不强。骑手联盟就是“盟主”希望借此让外卖工友们团结互助。

互联网平台同样也可以为外卖骑手提供维权的有利条件。工作要求骑手必须使用手机APP,同样也有条件使用各种新型宣传平台,而且由于骑手的工作往往在核心城市圈中,和各种城市小资产生的交流较多。和外卖员工作状况相关的报道往往可以在网络平台获得大量关注  。“盟主”组建他的自媒体平台后成长迅速,粉丝数、视频播放量很大,也多次利用发布视频曝光成功帮助工友讨回了工资等权益。  上周“饿了么”削减春节福利时间也是由骑手在微博平台上发布,迅速传播形成了影响迫使饿了么让步修改规则。

这次未知原因的拘留是资产阶级对这种势头的打压, 直接理由可能是上周引起较大舆论影响的骑手抗议饿了么或是上月“做骑手的大学生朋友”这种学生工人联系活动触动了敏感神经。可能也和此前“盟主”呼吁罢工的“前科”有关。 目的应该是让“盟主”放弃继续经营这个平台。   希望“盟主”能顶下压力,外卖骑手的团结意识能继续成长。
井冈山卫士 2021-3-1 00:20
骑手联盟的出现实际上是这些年中国工人阶级对抗就业市场“非正式化”的表现。所谓平台经济,在半外围资本主义的中国,本质上是甩脱了大量雇主对等责任的非正式雇佣制度,是对中国和世界工人两百年阶级斗争成果的迂回攻击。全国的平台经济劳动者如果能通过某种形式(比如骑手联盟)相互联系,那么中国资产阶级接着平台经济搞出的阶级意识(组织)的空档期就会大大缩短。
远航一号 2021-2-28 23:15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1-2-28 23:16 编辑

谢谢发布消息

查看全部评论(5)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20 07:09 , Processed in 0.022479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