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黄世仁”希望“喜儿”有饱满的民族主义情绪 —— 问题在于,做好了让步的准备吗? ...

2021-3-18 13:23|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0298| 评论: 11|原作者: 子午|来自: 子夜呐喊

摘要: 年轻人一面在老板的工厂里“996”,一面还要背负如此高的债务,陷入越奋斗越贫穷的困局,胡锡进有什么脸面以“中国还很穷,还需要奋斗”来规劝他们老实加班?而胡锡进贬低毛时代的时候,怎么就一味地诋毁毛时代跟旧社会一样穷,不说现在“还很穷”之类的话了?

   胡锡进中午发了一条微博,让很多人看得一头雾水:

  某些网友以为胡锡进是在讲“发展权”问题,殊不知,胡锡进这是在暗戳戳地怼郭松民呢。

  郭松民同志昨天发了篇文章,讽刺某些人明面上表演“怼美”、实则在“勾美”,文中还就最近的国际大事写了段寓言:

  对于996的态度,站在劳动群众立场的郭松民同志是明确反对;而胡锡进的态度则是暧昧的,“中国还很穷,还需要奋斗”——对于这样的说辞,郭松民同志鲜明地提出了批评:

  郭胡互怼不是一两天了,两人有“私仇”吗?显然是没有的。相反,在自由派眼里二人同属“爱国”阵营。只是,即便在爱国阵营,也会有左中右,也会有不同立场;站在不同立场,认识同一事物所得出的结论也会截然不同。

  郭松民同志的寓言故事最早发在了新浪微博,很快引来一片围攻,最多的质疑就是“谁是黄世仁、谁是喜儿?”在抹杀阶级的今天,郭松民的寓言似乎是不合时宜的。

  胡锡进的回怼,显然比那些对郭式寓言义愤填膺的粉红们高明一些——

  二尺红头绳就能让一个孩子高兴成这样,我想起自己的姐妹小时也是买各种“玻璃丝”,扎辫子,那是她们唯一的“时髦装饰”。

  ……真要感谢在中国那么穷的情况下能看清楚方向,把一手烂牌打好,并且将国家引向繁荣,重建了民生的人和力量。

  胡锡进把喜儿的红头绳与胡锡进儿时姐妹的“玻璃丝”相提并论,一下子就把劳动人民翻身得解放的毛泽东时代打回到了贫穷的旧社会,把中国历史的分界线从1949拉到了1978。

  最后一句杀气腾腾的“谁挡这个道,就是邪恶的”更是一语双关,既继续了他一贯的“怼美”表演,又给郭松民扔过去一顶“反对xxxx”的帽子,就看你敢不敢接。

  笔者相信,郭松民同志绝对不会认可胡锡进的这套历史划分以及毛时代与旧社会一样贫穷的说法,相反,他站在被剥削的劳动人民立场,用“黄世仁-喜儿”来隐喻“老板-工人”的关系并对这样的关系提出指责,极有可能被胡锡进戴上上面说的那顶帽子。

  毛泽东时代贫穷吗?参照今天的物质水平,毛泽东时代的确是“贫穷”的。但是如果脱离不同时代生产力条件的巨大差异,这样的对比就成了“关公战秦琼”,是极其荒唐的。仅仅以个体能够支配的消费资料而言,过去的一个“地主”、70年代一个美国的农民恐怕也会比今天中国的多数农民“贫穷”,今天的农民能够使用智能手机、空调,过去的地主有吗?但胡锡进敢据此宣称今天的农民比过去的地主“富有”吗?

  今天的头饰的确已经纷繁多样了,这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这样的生产力发展离不开毛泽东时代奠定的化学工业基础;同样地,从喜儿头上用棉线手工染色编织的红头绳,到胡锡进儿时姐妹佩戴的“玻璃丝”,更是生产力飞跃式发展的结果——因为“玻璃丝”已经是塑料工业品了!

  70年代城里流行的玻璃丝头饰(非历史实物)

  而更重要的是,在胡锡进儿时,他的父母只需要花几分钱就能买一个“玻璃丝”头饰,那时普通工人的月工资都有几十块钱,胡锡进的父母还不用为住房发愁(虽然住的面积远不如今天),胡锡进上学、看病也是几乎不要钱的。

  喜儿能拥有胡锡进享受的这一切吗?喜儿的红头绳是怎么来的,我们来看看《白毛女》里杨白劳的这段唱词:

  卖豆腐赚下了几个钱,集上我称回来二斤面。

  怕叫东家看见了,揣在这怀里头四五天。

  卖豆腐赚下了几个钱,爹爹称回来二斤面。

  带回家来包饺子,欢欢喜喜过个年,唉 过呀过个年。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你爹我钱少不能买。

  扯上了二尺红头绳,我给我喜儿扎起来,唉 扎起来。

  前面还有一段喜儿的唱词:“爹出门去躲帐,整七那个天,三十那个晚上还没回还”。

  即便没看过《白毛女》的人,通过这段唱词大致也能了解红头绳的“来历”:杨白劳出去躲帐整整七天,卖豆腐才攒下二斤面钱,剩下的一点钱给喜儿买了红头绳。

  穷人卖七天豆腐才攒下二斤面的钱,平时只能靠杂粮、野菜充饥;辛辛苦苦给地主家种地,临到过年还欠下黄世仁一屁股利滚利的债——胡锡进的儿时有过这样的“贫穷”吗?

  然而,当花呗打出“一个爸爸用花呗给女儿过生日”的广告时:

  网友们很快回想起了上一个借钱给女儿过生日的爸爸:

  据说90后人均负债已经13万了:

  九江银行还与时俱进地推出了一个“彩礼贷”:

  年轻人一面在老板的工厂里“996”,一面还要背负如此高的债务,陷入越奋斗越贫穷的困局,胡锡进有什么脸面以“中国还很穷,还需要奋斗”来规劝他们老实加班?而胡锡进贬低毛时代的时候,怎么就一味地诋毁毛时代跟旧社会一样穷,不说现在“还很穷”之类的话了?

  故而,郭松民同志拿“黄世仁-喜儿”式的比喻并没什么毛病,反倒是胡锡进自己“玻璃心”,就像阿Q,“‘光’也讳,‘亮’也讳,再后来,连‘灯’‘烛’都讳了”。

  谈“摆脱贫困的权利”不能不谈阶级,面对不公的世界,该摆脱贫困的难道不应该首先是劳动人民吗?而这个权利也绝不是胡锡进所谓的“全体中国人民天赋的神圣权利”,它从来都是劳动人民自己通过斗争争取来的。

  当胡锡进要拼命抹杀阶级存在的事实,抹杀资本剥削存在的事实,他就已经彻底站到了劳动人民的对立面,就是在忽悠劳动人民放弃斗争的权利,这才是真正的“邪恶”!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china 2021-3-20 02:03
马儿在驰骋: 然而在微博上,还是有很多做着“星辰大海”“复兴”大梦的粉红不自知。
资本主义正常发展时期,这些人有做梦的权利;美梦破灭,也是要分批次的,一批一批来
引用 马儿在驰骋 2021-3-19 23:42
井冈山卫士: 然而,对于多数劳动人民而言,民族主义的好处没捞着,996的境况确实看不到头的。人民迅速发现,自己不是社会达尔文主义中的主宰,而是被肆意践踏的“韭菜”。也 ...
然而在微博上,还是有很多做着“星辰大海”“复兴”大梦的粉红不自知。
引用 激活 2021-3-19 18:51
还真是,民族主义没捞到好处就过了个嘴瘾,同时996又还在持续中,这样谁还顶得住?
井冈山卫士: 然而,对于多数劳动人民而言,民族主义的好处没捞着,996的境况确实看不到头的。人民迅速发现,自己不是社会达尔文主义中的主宰,而是被肆意践踏的“韭菜”。也 ...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3-19 18:40
远航一号: “各种民族主义沙文主义反动思想,。。。”
不能笼统地否定民族主义,在民族解放时期民族主义具有一定的进步性。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3-19 13:02
仗义执言: 目前的民族主义就是帝国主义的表现,目前的民族主义毫无进步性,你们说说目前的民族主义是什么东西。在国际关系上虚构中美争霸,是虚构吗?贸易战已经开打。 ...
“各种民族主义沙文主义反动思想,。。。”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3-19 10:05
远航一号: 再一次说明,各种民族主义沙文主义反动思想,不是靠托派、中帝论的谴责、批判就能消灭的,而恰恰是靠现实资本主义矛盾的发展,靠现实证明中国成不了帝国主义,也 ...
目前的民族主义就是帝国主义的表现,目前的民族主义毫无进步性,你们说说目前的民族主义是什么东西。在国际关系上虚构中美争霸,是虚构吗?贸易战已经开打。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3-18 23:29
远航一号: 再一次说明,各种民族主义沙文主义反动思想,不是靠托派、中帝论的谴责、批判就能消灭的,而恰恰是靠现实资本主义矛盾的发展,靠现实证明中国成不了帝国主义,也 ...
说得好,世界上最愚蠢的事就是认为自己聪明绝顶而认为人民群众都是傻瓜。在这一点上,没落时期的资产阶级和靠着“灌输论”自慰的小资别无二致。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3-18 23:23
井冈山卫士: 然而,对于多数劳动人民而言,民族主义的好处没捞着,996的境况确实看不到头的。人民迅速发现,自己不是社会达尔文主义中的主宰,而是被肆意践踏的“韭菜”。也 ...
再一次说明,各种民族主义沙文主义反动思想,不是靠托派、中帝论的谴责、批判就能消灭的,而恰恰是靠现实资本主义矛盾的发展,靠现实证明中国成不了帝国主义,也不能带来帝国主义拉拢国内人民所需要的超额剩余价值,才能造成劳动群众觉醒。正如毛主席所说,卑贱者最聪明(劳动群众看到事物本质),高贵者最愚蠢(自命不凡的小资“列宁主义者”最怕资产阶级)!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3-18 22:51
然而,对于多数劳动人民而言,民族主义的好处没捞着,996的境况确实看不到头的。人民迅速发现,自己不是社会达尔文主义中的主宰,而是被肆意践踏的“韭菜”。也正是从去年开始,群众中自发生长出来的,与越来越雇佣化的民族主义者抢夺民族大义、阶级正义、历史意义的斗争遍地开花。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3-18 22:46
在以996为代表的劳资关系问题上,民族主义者(工业党、“军武”党、大棋党)在半年之内全部统一了口径:正面宣传上移花接木,把劳动人民辛苦创造出来的物质财富当成是资产阶级赐予的“制度优势”;在阶级冲突上掩盖矛盾,制造富二代“后浪”和“打工人”同属“奋斗者”的假象,将劳动人民争取权利的斗争污蔑为“马克思都看不起”的懒汉运动;在国际关系上虚构中美争霸,把维权群众群众污蔑为“给国家添乱”的民族败类。其意识形态工作的制高点表面上看有两个:第一是民族利益,第二是历史进步。但其本质上只有一个,即社会达尔文主义。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3-18 13:37
标题是本网修改的

查看全部评论(1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20 05:23 , Processed in 0.01605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