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到底是谁靠不住?—— 驳讨赤奇文“此共非彼共,印度共产党,从来靠不住”(二) ...

2021-6-29 23:0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0845| 评论: 0|原作者: 马里亚特吉|来自: 先锋社论公众号

摘要: 只要谈及印度共产主义运动,1967年3月18日爆发的纳萨尔巴里运动是基本上绕不过去的,然而《靠不住》一文对纳萨尔巴里运动的讲述却无比的奇妙深刻,甚至一度让笔者怀疑,《靠不住》一文里所说的这个“纳萨尔巴里运动”,真的在这个位面的世界的印度发生过吗?

  四、本位面世界的纳萨尔巴里运动之后的大分化和大合并

  笔者在前文简单介绍了与《靠不住》一文里的描述迥然不同的、本位面世界里真实发生的早期印度共运历史、纳萨尔巴里运动、共革全印协委、印共(马列)与共革安邦协委和《南国》派衍生而来的毛共中心的历史。接下来,笔者将会继续展示《靠不住》一文的作者“乌鸦校尉”先生所生活的平行世界与本位面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的巨大不同。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不吐槽《靠不住》明明是一篇讲印度的文章却为什么拿巴勒斯坦和尼泊尔的图片作为配图,本位面世界的纳萨尔巴里运动的后续情况是怎样的呢?

  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的那样,“除了沙漠,凡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左、中、右,一万年以后还会是这样。”印度(马列)的情况也不例外。按照时任印共(毛)总书记贾纳帕蒂的说法:

  “一些集团转到了丹吉派(Danges)和乔希派(Joshis)(即前文里的约希)的旧路线上,尽管他们宣称反对这条路线,例如维诺德·米什拉领导的“解放”集团在经历了20世纪70年代光荣的斗争之后,到了八十年代就开始堕落了。有一些找出诸如政府太强大,武装斗争需要更多的时间和准备工作,而且必须选一个未来的黄道吉日等种种理由。这就无限期地推迟了发动反政府的武装斗争的日期。因此,他们把自己的斗争局限在农民的武装抵制和反封建斗争的阶段。直到今天,这些集团还没有完成发动反政府武装斗争的准备阶段。这些是右倾机会主义,如T.纳吉·雷迪-D.V.拉奥派(TN-DV)、ND、各种各样的CP·雷迪派等。另外,也有一些派别固守印共(马列)的最初纲领,拒绝对过去的错误采取批判的观点。他们继续教条主义地坚持“左”倾宗派错误,例如过分强调国际形势和主观力量,但低估敌人的力量,因此不能建立起任何有意义的运动。”

  首先介绍的是修正主义的右派。

  以1972年马宗达被捕遇害为标志,轰轰烈烈的纳萨尔巴里运动转入低潮。时任印共(毛)总书记的贾纳帕蒂在采访中提到,由于政府的残酷镇压以及缺乏成熟的策略致使运动面临严重的挫折。整个领导层几乎全部被屠杀,并且大约6000名同志牺牲了。保存下来的分解成好多小组。一些继续奉行“左”的宗派主义路线,很快就被消灭了。其他的部分虽然仍然打着马列主义的旗号,但却在向右摆,并回到了修正主义的阵营。

  在这些小组中,萨蒂亚纳拉扬·辛格及其追随者早在1970年11月就脱离印共(马列)自立门户(此后又于1975年和1977年合并了另两个小派别),以此人为首的印共(马列)临时中央委员会对外支持1976年10月6日以后的中国,对内则否认印度存在革命形势,提出所谓“建立爱国民主阵线”,主张和统治阶级中的亲美派联合反苏,并且早在1977年就改变了坚决抵制选举的策略,参加了西孟加拉等邦的议会选举,其政治局委员桑托什·拉纳等4人分别当选为西孟加拉、阿萨姆、安得拉和喜马偕尔四个邦的邦议员。该派在今天已经被印共(毛)定性为叛徒、分裂分子和“右倾机会主义集团”。

  除去萨蒂亚纳拉扬·辛格派,马宗达牺牲后的印共(马列)中央委员会还因为913事件而分裂为亲林派和反林派。亲林派就是穆克吉集团的印共(马列)第二届中央委员会(2CC),尽管一度堕落为搞神秘主义秘密结社的团体,但是在21世纪之后,穆克吉集团分子被开除出去,亲林彪的纲领也被放弃,最后与毛共中心合并,并最终成为印共(毛)的一部分。

  反林派就是米什拉(Mishla)担任总书记的印共(马列)解放(其得名于被反林派掌控的印共(马列)机关刊物《解放》月刊)。这个党曾经有过光荣的历史,其在比哈尔、西孟加拉、北方等邦发动农民起义,展开了人民战争,拥有当时全印度最大的农民武装,同时建立了全印解放阵线(ILF)和在阿萨姆邦活动的“自治州请愿委员会”(ASDC)。进行选举。在其鼎盛时期,大半个印度都有着印共(马列)解放的组织。而印共(马列)解放之所以在70-90年代有着巨大的力量,是因为掌握着中央机关刊物《解放》的它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更加的“正统”。

  然而,印共(马列)解放从一开始就是支持1976年10月6日之后的中国的亲北京派,到了1990年代中后期,印共(马列)解放彻底放弃人民战争和武装斗争,沦为了资产阶级议会化粪池的又一员游泳健将,并一边倒的抹黑查鲁·马宗达,还与人民战争集团、党团结以及毛共中心在西孟加拉邦爆发武装冲突,彻底堕落为修正主义集团(尽管其总纲里依然写着“该党与党外的改良主义、修正主义、取消主义、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以及其他所有错误思想和趋势进行了不懈的斗争”“贯彻三大作风”等华丽辞藻,但在其官网介绍里又精神分裂地称自己是“在议会当中扮演革命性反对派的角色”)。至于全印解放阵线(ILF)和在阿萨姆邦活动的“自治州请愿委员会”(ASDC)这两个马甲党,印共(马列)解放最后都与其决裂,自己亲自一头扎进资产阶级议会化粪池里不复返了。

  2021年4月3日,印共(毛)人民解放游击军第1营伏击前来围剿的印度军警,最后大获全胜。印共(马列)解放对此事立刻发表声明,斥责印共(毛)的军事行动是“屠杀”,并且“对人民运动的事业及其把人民的利益置于选举前列的努力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害”,完完全全的体现了今天的印共(马列)解放极其鲜明的阶级立场。

  印共(马列)解放的历史表明,革命的列车总会把一批又一批打着各种旗号的投机分子摔下来,某些人自然是会等待时机到站下车的。而且革命没有任何功劳簿可躺,无论过去的荣誉有多么伟大,也无论自己有多么的“正统”,在走上错误道路之后,这些东西就立刻变得一钱不值了。

  除此之外,卡努·桑亚尔领导的“印度共产党(马列)”(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rxist–Leninist) )也是这些修正主义集团的代表。

  1977年,原本被捕入狱的印共(马列)创始人之一的卡努·桑亚尔被释放,印共(马)的领导人亲自欢迎卡努·桑亚尔,转向了的卡努·桑亚尔对印共(马列)原来的路线进行公开批判。随后,卡努·桑亚尔率其支持者成立了革命共产主义筹备委员会。1985年,卡努·桑亚尔派与其它5个原印共(马列)的派系,建立“印度共产党(马列)”(又称印共(马列)阶级斗争或者阶级斗争派),卡努·桑亚尔担任总书记。为了参加2004年印度人民院(下院)选举,阶级斗争派又在2003年6月和11月又合并了另两个泛左组织。2005年又与另一纳萨尔巴里运动右翼组织印共(马列)红旗合流。

  印共(马列)红旗(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rxist–Leninist) Red Flag)于1988年分离自印共(马列)中央重建委员会,在2000年的时候分裂出印共(马列)红旗[劳夫派],这个组织后来与印共(马列)纳萨尔巴里合并。在2003年又分裂成两派,保留原名的一派在2005年与阶级斗争派合流,另一派则是以原红旗派喀拉拉邦委员会为基础成立的,名为印共(马列)红旗(恩尼切克肯)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rxist–Leninist) Red Flag (Unnichekkan),也叫红旗-恩尼切克肯派(恩尼切克肯(P.C.Unnichekkan)是他们的领导人)。

  阶级斗争派曾长期与印共(马)合作。2006年12月,因反对印共(马)治下的西孟加拉当局在农村搞强拆,卡努·桑亚尔又一度被捕。再之后其本人于2010年3月23日被发现吊死在自宅(据说是因不堪疾病折磨而自杀)。

  印共(马列)雷迪(即印共(毛)口中的“雷迪派”),创始人为钱德拉·普拉·雷迪(Chandra Pulla Reddy)(1917—1984)。他是共革安邦协委的领袖,曾发起武装斗争,但却在1969年放弃。之后他在1975年加入了萨蒂亚纳拉扬·辛格的印共(马列)临时中央委员会,又在1980年脱离并组建了一个印共(马列)雷迪。这个党在2004年4月11日与从印共(马列)贾那沙克提(CPI(ML)Janashakti)分离出来的小宗派“南区省委”合并为印共(马列)贾那沙克提(钱德拉·普拉·雷迪)(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rxist–Leninist) Janashakti (Chandra Pulla Reddy)),这是一个议会党。

  印共(马列)贾那沙克提(CPI(ML)Janashakti)(也译为印共(马列)人民力量或者印共(马列)民权)则是一个临时凑合的议会党在革命高潮来临的情况下出现分化导致四分五裂的一个典型例子。

  该党以安得拉邦的特伦甘纳为中心,由六个泛左小党派在1992年拼凑起来。它组建了全印工会联盟(现在这个组织基本上自行其是)和一个农会,但主要还是把目标放在议会选举上。然而很快它就开始四分五裂。1996年从中分裂出一个团结倡议派(后来于2003年6月并入印共(马列)阶级斗争),到了1990年代末这个党更是彻底四分五裂。

  维瓦纳(M.Veeranna)率领一部分人于1997年5月17日建立了一个印度合众国共产党(也译为印度全国团结共产党),总部设在安得拉邦。不久他被警察杀害。该党认为印共(马列)贾那沙克提过分强调反对种姓制度而对阶级斗争重视不够。

  印共(马列)贾那沙克提剩下的人在90年代末开始转入地下武装活动和游击战,虽然曾经与印共(马列)人民战争和印度毛主义共产主义中心进行过联合抵制选举的行动,但基本上也是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根据印度警方的估计,他们大概有200—300人的武装力量。总之现在的印共(马列)贾那沙克提已经不再是议会党了。

  除上述的右派以外,还存在着以印共(马列)新民主主义(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rxist–Leninist) New Democracy,也即贾纳帕蒂访谈中提到的ND)为代表的中派。

  印共(马列)新民主主义主要在安得拉邦活动,同时在比哈尔邦、西孟加拉邦、旁遮普邦、北方邦、马哈拉施特拉邦、德里、奥里萨邦、哈里亚纳邦也有地方党组织活动。该党主张所谓将武装斗争和议会选举结合起来,曾有党员在安得拉邦和比哈尔邦当选邦议员。其领导着两个群众组织:分别为印度产业联合会(Indian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 (IFTU)) 和全印农民与手工业者组织(All India Kisan-Mazdoor Sabha)。此外还拥有两个学生联合会。

  尽管印共(马列)新民主主义在1992年的党纲和章程里标榜自己的指导思想是“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并且要“通过工人阶级领导下的持久人民战争实现解放”,然而下文将会提及到的印共(马列)人民战争曾在其机关刊物《先锋之声》(Voice of The Vanguard)第97期(1997年11月-12月刊)刊登过一篇文章《New Democracy Group's Mcious Campaign Against CPI(ML)(PW)is a Desperate Attempt to Cover Up their Political Bankruptcy and Movement's Degeneration》,对印共(马列)新民主主义进行了无情的揭露。

  在这篇文章里,印共(马列)人民战争揭露印共(马列)新民主主义拿印共(马列)早期的过火行为大做文章,污蔑查鲁·马宗达走了一条“左翼冒险主义道路”,攻击人民战争集团和毛共中心是“冒险主义”“无政府主义”“恐怖主义策略”,其麾下的武装力量与印共(马列)人民战争爆发过武装冲突,该党甚至向警察告密,出卖印共(马列)人民战争的干部,并参与谋害印共(马列)人民战争的成员和干部的阴谋行动,因此这个党也被印共(毛)视为“右倾机会主义”。

  2013年该党分裂成两派,武装斗争派保留原党名,议会选举派则自立门户建立了印共(马列)新民主主义—红旗。

  根据笔者观察,近几年印共(马列)新民主主义可能存在左转的迹象,表现之一就是新民主主义集团发表过谴责印度军警杀戮印共(毛)成员和干部和领导人的声明,而印共(毛)对待新民主主义集团的态度也稍有变化,2019年印共(毛)谴责印度当局在狱中暗杀了被捕的地委委员拉古(Raghu)同志和印共(马列)新民主主义邦委委员林加纳(Linganna)。值得注意的是,印共(毛)也发表过对当局抓捕自己的干部和新民主主义集团的干部的抗议。总而言之,这个党目前的情况还有待观察。

  以上是印共(马列)的右派和中派的介绍,接下来介绍的就是真正继承了特仑甘纳农民起义和纳萨尔巴里运动遗产以及查鲁·马宗达、卡奈·查特吉等人遗志的印度共产党(毛主义),也即印共(马列)当中的革命左派。

  印共(毛)的组成来源于三个部分:印共(马列)人民战争、印度毛主义共产主义中心和印共(马列)纳萨尔巴里。关于印度毛共中心及其前身毛共中心的历史的具体介绍在前文,这里不再阐述,只简单谈一谈印共(马列)人民战争和印共(马列)纳萨尔巴里。

  首先是印共(马列)人民战争(以下简称人民战争集团)。1980年4月22日,印共(马列)人民战争在安得拉邦特仑甘纳地区成立。在整个80年代,人民战争集团通过组织和动员群众,通过发动经济斗争、占领土地、社会改造、妇女解放等群众运动,逐渐赢得了当地群众的民心,在丹达卡冉亚和北特仑甘纳等地区站稳了脚跟,并开始在这些地方着手建立游击区。到1990年代,人民战争集团的力量不断扩大,粉碎了当局的镇压,并在马哈拉施特拉邦、中央邦、奥里萨邦都建立了根据地,成立了第一个人民政权。

  根据新视野出版社在1997年出版的《纳萨尔巴里三十年》(此书代表了人民战争集团的观点,一般认为此书的作者本身就是人民战争集团的成员)的介绍,90年代的人民战争集团在印度的影响力非常广泛:

  今天,党对约三十万平方公里的六千万人有相当影响,覆盖两个初级游击区和三个处于准备阶段的游击区。丹达卡兰亚游击区拥有800万人口,包括马哈拉施特拉邦的两个县和中央邦的三个县;而拥有1200万人口的北特伦甘纳游击区则包括安得拉邦的特伦甘纳地区的五个县。处于游击区准备阶段的三个地区是:

  (i)东区,人口1800万,覆盖北安得拉邦的四个县和奥里萨邦的两个县。

  (ii)南特伦甘纳地区,人口1100万,包括特伦甘纳地区的四个县。

  (iii)纳拉马拉森林地区,包括安得拉邦五个县的部分地区。

  人民战争集团的主要政策是坚持武装斗争与大众运动结合,反对参与选举。1993年创立“全印人民抵抗论坛”。1998年,人民战争集团和印共(马列)党团结(正式名称叫印共(马列)全党团结中央组织委员会(Central Organising Committee, 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rxist–Leninist) Party Unity),这是一个由一部分被释放出狱的原印共(马列)成员在1978年建立的党,合并前主要活动在比哈尔邦和西孟加拉邦)完成了合并。2004年,人民战争集团与印度毛共中心完成了合并,印共(毛)正式成立。

  《靠不住》一文里的所谓“联合马列”应该就是印共(马列)党团结在国内的错误翻译。人民战争集团和印共(马列)党团结两者的合并不在1980年4月,而且印度共产主义运动当中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名叫“联合马列”的党或者组织。

  印共(马列)纳萨尔巴里源自亲马宗达派在1980年代初组建起来的印共(马列)中央重建委员会(Central Reorganisation Committee, 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rxist–Leninist)),口号是“群众路线”。1984年参与创建了革命国际主义运动(RIM),但在1987—1988年发生分裂而元气大伤。1991年10月,该党领袖文努(K. Venu)宣布放弃毛泽东思想并否定全印度共产主义运动的统一,造成党的分裂。文努本人参加了喀拉拉邦的地方泛左政党——民主防卫联盟(Janathipathiya Samrakshana Samithy),其他人转而参加了印共(马列)红旗。

  1997年4月22日,由印共(马列)中央重建委员会分裂出来的喀拉拉邦共产党和马哈拉施特拉邦共产党合并,成立印共(马列)毛主义团结中心,1999年与仍旧存在的印共(马列)纳萨尔巴里合并。2000年,由劳夫(Rauf)(该同志生前为印共(毛)和印共(马列)纳萨尔巴里的合并做了大量工作,已于两党合并前夕的2014年2月9日因病逝世)领导的印共(马列)红旗[劳夫派]与印共(马列)纳萨尔巴里合并。该党在合并前主要在西南沿海的喀拉拉、安得拉、马哈拉施特拉三邦进行武装斗争,并继承了中央重建委员会在革命国际主义运动的席位,不过影响力较小。印共(马列)纳萨尔巴里与贡萨罗主席领导的秘鲁共产党关系甚密,互有通信。经过相当时间的酝酿之后,在2014年五一节,印共(马列)纳萨尔巴里与此前就多有合作的印共(毛)正式合并。

  当时担任印共(马列)纳萨尔巴里书记的人是穆拉利·坎南巴利(Murali Kannamballi),而他更为国内关注印度人民战争的人所熟知的是他的化名“阿吉特”(Ajith)。在两党合并后,阿吉特担任印共(毛)的书记,在2015年被捕之前一直在地下工作,2019年在全球释放阿吉特运动的压力下获释。

  毛共中心、人民战争集团和印共(马列)纳萨尔巴里的武装斗争历史,都极其有力的驳斥了《靠不住》一文里所谓的“武装斗争在绝大多数党员和印度民众中已完全失去了基础”的谬论。

  需要提请读者注意的是,在今天的印度并不存在名叫“印共(马列)”的党(卡努·桑亚尔的“印共(马列)”一般被称为“印共(马列)阶级斗争”),只存在着带着各种后缀的“印共(马列)”,它们绝大多数都是修正主义右派集团,只有诸如印共(马列)新民主主义持中派立场,纳萨尔巴里运动所诞生的革命派基本上已经合并进入到了印共(毛)。

  当然,他们各自还有一群立场相近的政党,此处略而不提。在上世纪90年代,印度出现了上百个自称“纳萨尔派”、“印共(马列)”的组织,其中一二十个拥有自己的武装。而到了21世纪的今天,印度自称纳萨尔派的团体仍旧有30来个,但绝大部分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小支部,甚至是有可能是披着红皮的伪党、马甲、误解乃至报章的虚构。

  《靠不住》一文的作者“乌鸦校尉”先生在对他自己所在的平行世界的印度共运描写中最为迷恋的所谓“传统艺能”的“内斗”,在本位面的世界里也确实存在。1998年人民战争集团和印共(马列)党团结合并之后,毛共中心和人民战争集团的关系一度恶化并发生武装冲突而导致伤亡。但是到了世纪之交,毛共中心和人民战争集团的关系又有改善,双方都做了自我批评,对各自的错误进行了检讨,恢复对话,并决定以后无论出现何种分歧也不能与各自的阶级战友发生冲突,从而为双方的合并逐渐铺平了道路。

  双方爆发武装冲突的原因至今未知,根据《印共(毛)是怎样的一股政治势力?》的说法,毛共中心之所以反对人民战争集团与印共(马列)党团结的合并主要是因为印共(马列)党团结本身也是以比哈尔地区为根据地的地方组织。事实上比哈尔的毛派组织甚多,彼此因误会或路线对立而产生的冲突数量亦较其他地方为多。在有新的材料对此事进行解释之前,笔者暂且以此为准。

  不过,从《印共(毛)是怎样的一股政治势力?》中的描述来看,毛共中心和人民战争集团爆发的武装冲突尽管互有伤亡,但是双方都认识到了错误并努力修补关系,也并未发生所谓的“本就虚弱的实力再次得到削弱”的事情。

  总的来说,由于马宗达遇害前后党的领导层被机会主义者占领,年轻的、在1970年前后革命高潮期成长起来的反潮流的革命派建立了自己的派别,与这些机会主义者进行了针锋相对的路线斗争,再加上中国的因素,如1971年的913事件以及1976年的“一举”和之后的改革开放,这一切都对印度共产主义运动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在1980—1990年代,印度毛派走了一段弯路,主流派纷纷转向,有的去捧印共(马)臭脚,而除人民战争集团以外的非主流革命派则日益丧失全国视野及与工人运动的联系,不可避免地边缘化、碎片化了。在各基层革命派领袖摸索出正确的道路之前,整个革命陷入了低潮。分散在各地的零星组织因此更加难以统一起来。在为了争取生存的艰难斗争中,这些组织又滋长了山头主义(印度民族众多、各个地区之间的情况十分不同)。另一方面,机会主义领导们的“统一”因为缺乏坚实的基础也不可能持久,最后注定沦为规模较大的修党的尾巴(印共(马)在1990年代中期曾经崛起、一度有问鼎政权之势,这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收编印共和印共(马列)系统各右翼派别的结果)或者四分五裂。

  不过,正所谓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只有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下,才能知道谁才是真正的革命者。到了1990年代后期和本世纪初,诸如毛共中心、人民战争集团、印共(马列)纳萨尔巴里这些敢反潮流的革命小将,在这股革命的浪潮里脱颖而出。尽管它们最初建立的时候都是地方性小组织,但是由于它们坚持正确的路线,势力不断增长,这才产生了横向的联系并开始重建全国性的组织。进入21世纪以来,大浪淘沙,坚持正确路线的革命力量联合起来,形成了百川归海之势,终于诞生了印度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印度共产党(毛主义)。这就说明革命不怕犯错误,不走弯路的革命是不存在的。真正的革命者并不会在险恶混乱的形势下悲观失望、自乱阵脚,而是会坚定不移的高举着红旗,在通往胜利的大道上阔步前进。曾经分散的革命者终将会在正确的路线和旗帜下团结起来,拧成一股绳,同志之间的误会和矛盾必定会获得澄清和化解,“分裂”或者“内斗”或者先锋队变修等情况只会吓倒一些装模作样的假革命者。

图片

  (注:在这张谱系图里,红色文献翻译使用了“印共(马列)党统一,中央组织委员会”的名称。实际上unity一词既可以翻译成“团结”也可以翻译成“统一”,视具体语境而定。在这里笔者更倾向于采用《印共(毛)是怎样的一股政治势力?》里的翻译“团结”。不过这两个翻译实际上都是指同一个组织。)

  2007年,印共(毛)召开了第九次代表大会。在这次代表大会上,通过了五个文件:《党的纲领》、《党的章程》、《高举马克思列宁毛主义的鲜艳红旗》、《印度革命的战略与策略》和《关于国内国际形势的政治决议》,其领导的人民武装——人民解放游击军(PLGA)——继续进行着从1967年开始延续至今的、轰轰烈烈的持久人民战争。印度人民的革命事业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印度共产党历史上的一些问题》,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民族解放运动教研室

  《印度革命的一些经验教训》,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民族解放运动教研室

  《纳萨尔巴里三十年——斗争与牺牲的英雄史诗》,新视野出版社

  《在印共(毛)代表大会圆满成功的背景下对印共(毛)总书记贾纳帕蒂的采访》,《人民进行曲》,第8卷第7期,2007年7月

  《在21世纪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国际研讨会上的报告》,印度共产党(毛主义)

  印共(毛)是怎样的一股政治势力? - 观察家1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604694/answer/78635006

  Historic Eight Documents,Charu Mazumdar.

  Voice of the VANGUARD,New Democracy Group's Mcious Campaign Against CPI(ML)(PW)is a Desperate Attempt to Cover Up their Political Bankruptcy and Movement's Degeneration(Nov-Dec.’97),19-26.

  Comrade Charu Mazumdar’s Call: Seize The Rifles and Arm The Peasant Guerrilla Squads,February 23, 1971.

  Party’s Work in Rural Areas,Charu Mazumdar,November 18, 1971.

  Build Up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And March Onward,Charu Mazumdar,February 10, 197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8-10 13:16 , Processed in 0.02631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