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五百年(第五讲)

2021-7-19 01:2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4507| 评论: 0|原作者: 马列游侠

摘要: 推动荷兰资本主义强劲发展的主要有三大支柱,即东印度公司和西印度公司、阿姆斯特丹银行和一支强大的商运船队。正是凭借这三大支柱,荷兰垄断了印度尼西亚的香料,成为了东方贸易的霸主,垄断了非洲和美洲等殖民地的贸易。

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五百年(第五讲)

资本原始积累:荷兰的发家史(17世纪


 

五百年来的世界史,不仅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同社会主义的对抗史,也是民族国家的称霸和争霸史。资本原始积累阶段主要表现为封建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对抗,从1618世纪持续了大约三个多世纪。16世纪称霸世界的两个欧洲国家,是地处伊比利亚半岛的葡萄牙和西班牙,这我们在第二讲中已经有所交代。18世纪则是英法两国争霸,最后以英国胜出,就像20世纪美苏争霸最终美国胜出一样。而17世纪称雄世界的却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国——荷兰。

 

这一讲我们就来探讨荷兰崛起的过程,并必然要涉及到三个相互关联的问题:一国崛起往往伴随着另一霸权的衰败,葡西两国衰落的原因;是什么因素促成了荷兰这个小国成就了大业;荷兰让位于英法的原因何在。


 

一、葡西世界霸权的衰落


不同于王朝争霸是通过攻城略地的战争,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产生以后,国与国之间的争霸则主要表现在对海洋的控制以及经济实力的较量上。葡萄牙和西班牙通过开辟新航道和发现美洲新大陆,从东方的香料贸易和美洲的金银、庄园以及种植园中获得了巨量的财富,在称霸世界达一个世纪之后双双衰落了。因为美洲的金银带给伊比利亚半岛的富足,正如今日海湾产油国的富足一样,是不可持续的。

 

究其原因在根本之处有二,一是它们扩张的野心不仅在海上,也企图在陆地上扮演重要的角色,从而把自己的人力和财力大量地耗费在了十六、十七世纪欧洲的宗教战争和王朝战争上。二是真正推动资本主义生长的经济动力是满足一般平民需要的大宗贸易如谷物、木材、鱼和粗布等,而不是迎合少数富人的奢侈品贸易如香料、丝绸、香水和珠宝等。后者正是荷兰人能够后来居上的根本所在。而奢侈品贸易对伊比利亚半岛来说,则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例证之一是,由于从美洲劫掠来的金银财宝大量流入伊比利亚半岛,从而引起恶性通货膨胀,导致物价和工资均比荷兰、英法等西北欧国家高出数倍,这就必然造成其工业制成品过于昂贵,失去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导致本国工业急剧衰落。后面我们就要讲到,这给了荷兰人从事跨境贸易和发展工业前所未有的机遇。

 

其二,伊比利亚半岛封建势力强大,财富迅速在贵族手中集聚,反而造成土地集中,同时严重地抑制了本土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比如,占比不到人口2%的西班牙贵族和高级教士,却占有全国95%以上的土地,而占总数95%的人口却是无地的农民(缺乏工业品消费能力),贫民和乞丐约占人口的三分之一,六分之一的人在修道院谋生。由于地产比起商业或工业财富更可靠,加之贵族向来认为经营商业或从事工业有损于自己的绅士身份,所以即便是发了横财的商人们,也不热衷于工商业资本投资,而是把获得地产、购买爵位当作自己的志向。这一点也可以部分地解释封建势力强大的中国,资本主义为何长期受到抑制。


 

二、成就荷兰的鲱鱼

 

荷兰地处西北欧,跟英国隔海相望,背靠欧洲大陆。欧洲的两条主要水道从这里入海,这就使得荷兰正处于欧洲两条古老的商船航线交叉的交通枢纽上。它有点像同样背靠大陆,与日本隔海相望的中国上海,只是不幸上海成了近代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大陆的桥头堡,而荷兰却依靠自己的地理优势发了家。十七世纪时,它的人口只有约150万,面积也就六个上海大小,却当时世界的经济中心和最富庶的地区,并将自己的势力范围几乎延伸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

 


荷兰本土资源匮乏,三成的国土低于海平面,中世纪时期才逐步形成了适合人类居住的土地。如今荷兰国土的18%是人工填海造出来的,如果没有完备的拦洪设施,低洼地带每天将被潮汐淹没两次。可以想见,在荷兰,是缺乏传统的世袭土地贵族的,农村封建势力一直比较薄弱,土地大部分掌握在大富商和资产阶级手中,因此也多以农场或牧场方式经营,或者直接出租给自由农民耕种而收取货币地租。封建势力与资本主义势力之间形成的这种力量对比关系,为资本主义破茧而出创造了适宜的土壤——具备一定数量的自由劳动力,同时商人又热衷于将资本投资于手工工场(区别于后来出现的大机器工厂)。在地理大发现的16世纪,利润丰厚的世界贸易主要控制在伊比利亚半岛人的手中,荷兰人无奈只能专心经营纺织、冶金、制糖、制皂和印刷业等手工工场,其中尤以毛织业和麻织业工场最为发达。毛织业的原料供应和产品销售,都依赖国外市场,特别是英国和西班牙。荷兰的这种以满足一般平民需要的商品生产状况,我们可以与今日中国的义乌小商品生产状况来类比。

 

这是荷兰在崛起之前经济发展的一般状况 —— 相比其他国家,荷兰最显著的特征是城市经济发达。早在16世纪初,就有一半左右的人口生活在城市,被称为多城市的国家。但荷兰的发家史则要从一种鲱鱼讲起。有了捕鱼业,相应地才有了船舶制造和海洋运输业。

 

在中世纪,按照基督徒的习俗,凡逢斋戒日(每周五、耶稣受难日、复活节、圣诞节等),均不得食用肉类(红肉代表欲望),但鱼不属于肉类,故斋戒日可以食用。据考证,《最后的晚餐》中耶稣的盘子中盛的就是一条鱼。另外,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每逢冬季,肉食都比较稀缺,鱼就成了人们改善生活的主要依靠。幸运的是,每年夏季,都有大量的鲱鱼游到荷兰的北海水域,这对荷兰人来说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自然资源,堪比西班牙人在美洲的银矿,每年的捕获量都高达1000万吨。由于一位荷兰渔民发明了只需一刀即可除去鱼肠子的方法,再用盐腌制就能存储一年以上,加上荷兰所具有的便捷水上交通,荷兰人就成了欧洲大陆鲱鱼的最大供应商,由此还带动了相关产业如木材、造船、织网和盐业的发展。早在14世纪,就有约20%的荷兰人从事的工作都跟鲱鱼有关。

 

借助鲱鱼,以及地理大发现给整个欧洲带来前所未有的商业繁荣,荷兰人开始在造船业和航运业上大显身手了。

 

那个时代的商船通常都是配备火炮的,以备遭遇海盗时作军舰使用,而架设火炮就需要用更加坚硬和笨重的木材来建造具有炮座平台的船舶,其造价必然高昂。为了战胜竞争对手,尤其是强大的英格兰人,荷兰人则冒险建造了仅能运送货物而省去火炮装置的商船,从而使造船成本降低了一半乃至三分之一,货物的运费自然就大大地降低了。后来又将商船做了更进一步的改进,增大了船舱的容积(大而圆的船肚子),缩小了甲板的宽度和面积(船所缴纳的费税取决于甲板的面积),再次极大地降低了物流费用,广泛赢得了客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荷兰人正是依靠这种丑陋但实用的商船在17世纪垄断了全球航运,赢得了“海上马车夫”的称号。

 



起初荷兰人只是承担物流运输的角色,伊比利亚半岛装载上来自帝国殖民地的香料、丝绸和黄金,然后运销到欧洲各地。返航时,他们又为这两个最早的海上霸权国家运去波罗的海的谷物、瑞典的铜和铁、芬兰的木材以及自己生产的海军补给品。鼎盛时期,荷兰造船业机械化程度极高,占了当时世界的首位,具有一天就能生产出一条数百吨船的能力。商船吨位比英格兰、法国和苏格兰海上商船的总和还要大,占欧洲总吨位的四分之三英国人到了18世纪才能在商船运输方面与荷兰人竞争。


 

三、首创资产阶级共和国

 

不同于葡萄牙、西班牙、英国和法国这样一些依靠王权与城市资产阶级和市民联盟建立起的强大民族君主国,荷兰长期归于日耳曼哈布斯堡王朝统治,是其下辖的一个属地,因此缺乏政治独立性,这一方面反而成就了荷兰的资产阶级,令他们有宽松的条件发财致富,另一方面必然引起王权觊觎他们财富。哪有发财不缴纳保护费的道理。

 

起初和欧洲其他地方一样,城市总是建在某个贵族的领地上的,商人们自然要向领主缴纳必要的费税并接受其节制。后来当发现贵族的领地特权也可以像货物一样进行购买的时候,商人们便从贵族手中买到了城市的自治权,从而产生了现代意义上的“市民自治”。自此,他们满足于生活在彼此独立的城市中,各个城市由有钱的商人统治,由他们来决定城市的面貌,管理城市的目的也变得如此地简单而直接,那就是尽可能多地挣钱。城市经济是产生第一批资产阶级的地方,这就是荷兰能够在短期内崛起的政治因素。

 

但是,荷兰毕竟不是一个世外桃源,只是一个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属地,而且还是由一些彼此独立的省份和城市组成的结构松散的联盟,就像今日的欧盟一样。当整个欧洲的政治版图发生变化时,荷兰商人就不能置身事外了。1543年,西班牙国王通过复杂的政治联姻方式取得了包括今日荷兰在内的尼德兰地区的统治权。“荷兰”在日耳曼语中叫尼德兰,意为“低地之国”,当时包括目前的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和法国东北部一些地区。在尼德兰全境,城市多达300个以上,且每个城市都享有较大的自治权,工商业尤以荷兰最为发达。在归属西班牙统治以后,国王查理一世一方面加重勒索捐税,课征的财政收入占到了西班牙全部财政的一半,还任意破坏城市固有的自治权,更实行起严苛的宗教裁判制度,迫害当地的新教教徒,俨然与这里的全民为敌,从而引发了从1568年至1648年持续八十年的荷兰独立战争,史称八十年战争,也叫尼德兰革命。

 

尼德兰革命是历史上第一次成功的资产阶级革命。它以资产阶级和新贵族为领导,以新教加尔文教为旗帜,以城市平民为革命的主力军,先后以“贵族同盟”、“森林乞丐”和“海上乞丐”为组织,通过武装斗争的方式推翻了西班牙在尼德兰的专制统治。尽管这场革命兼有反抗西班牙封建帝国统治争取民族独立的民族解放战争性质,也兼有新教加尔文教反对天主教统治者的宗教革命性质,但从根本上来说是一场资产阶级性质的革命,最终在欧洲建立了第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荷兰共和国(前身叫联省共和国),是第一个确立了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制度的国家。由各省的教士、贵族和资产阶级代表组成了共和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三级会议,集中了立法权、赋税决定权和处理国家重大事务的权力。共和国以荷兰的经济最为发达,它提供了全国57%的财政支出,阿姆斯特丹是其经济中心,如同今日的美国纽约。

 

共和国成立后,在经济领域首创了数个经济组织:第一个股份公司、第一个证券交易所、第一家国际信贷银行,甚至第一次期货贸易(郁金香泡沫)。概括来说,推动荷兰资本主义强劲发展的主要有三大支柱,即(荷属)东印度公司(1602)和(荷属)西印度公司(1621)、阿姆斯特丹银行和一支强大的商运船队。正是凭借这三大支柱,荷兰垄断了印度尼西亚的香料,成为了东方贸易的霸主,垄断了非洲和美洲等殖民地的贸易【从这些公司的名称上,我们今天仍然能够感受到浓浓的殖民主义味道。无论是东印度公司还是西印度公司,它们可不是一般的公司,也跟印度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代表着殖民东方(东印度群岛也叫马来群岛、南洋群岛)和殖民美洲(北美洲的岛群),执行着如宣战和媾和等一部分国家的权力】,成为欧洲金融的中心和垄断全球航运的“海上马车夫”。总之,到17世纪中叶,单是荷兰东印度公司就拥有15000个分支机构,贸易额占到全世界总贸易额的一半。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3 17:48 , Processed in 0.02112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