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蔡元培 —— 共产主义之父?“柔性招安”高手?

2021-7-28 19:02| 发布者: nepal1996| 查看: 10581| 评论: 0|原作者: 多人|来自: 李星整理

摘要: 指挥过杀戮工农的蔡元培,他的巨大优势在于,通过民族解放、思想自由以及“抗日反蒋”光环,21世纪的主流秩序可以尝试将自己的“历史遗留物”与资本主义市场衔接在一起。
蔡元培讨论之一:共产主义之父?意识形态“通三统”的一环?“柔性招安”高手?(一组对话)







A:


关于蔡元培,首先我要提一下21世纪以来的高中历史教科书。让我们先回忆一下关于新文化运动的教科书章节,新文化运动中的蔡元培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温和开明的大学校长”,对吧?正是他的开明管理下,北大成为了新文化运动的主要阵地云云。从这里,咱们把视线移出教科书之外,追随一下主流秩序认定的建国实践思想渊源,或者说,思想脉络:救亡图存思想刺激了新文化运动,新文化运动是五四运动的先声,五四运动为共产主义政党诞生培养了干部群体,然后是革命、建国、建设…… 有关的叙述,大家都耳熟能详。

但是,对于共产主义组织诞生的阶级基础,主流秩序要么闭口不提,要么描写为20年代学生抗争的附属品。




B:


既然回避掉阶级基础,就只能把共产主义组织诞生的源头上溯到五四运动,再往前就是新文化运动了。而蔡元培又是新文化运动的温床——北大的文化活动推动者。所以蔡元培俨然就成了“共产主义之父”?


假如抛弃了工人运动这个阶级基础,逻辑上就只能认蔡作父了~ 





A:


是的!这个逻辑就是如此:正是蔡元培开明管理下,北大开始酝酿新文化运动,才有了“马克思主义被引入到中国”……

至于工人运动,21世纪以来,工运在关于五四运动的主流阐述里,最高的地位就是与“商人罢市”并列而已。尽管作为历史现象,工人介入五四可以被主流学术接受为学运的进一步深化,但是这种“包容”态度,距离指出运动主导者出现历史性变化的马克思主义立场,还差着十万八千里,更类似“知识分子唤醒了麻木不仁的群氓”……






C:


假如抛弃了工人运动这个阶级基础,逻辑上就只能认蔡作父了~ 
——————————





蔡校长与工人运动是有关联的。他在五四前后大喊“劳工神圣”,而当时“劳工神圣”这个词流行一时,很多社会名流都喊过,表达的真实含义是:“近年来的历史大变局证明工人阶级很重要。既然如此,我们身为国家的柱石,一定要引导工人,让他们为国家秩序服务,而不是破坏秩序。”

无论如何,类似蔡元培的主流社会活动家,介入工人运动是不奇怪的,要害是如何分析他(们)的介入。






D:


如此说来,蔡校长俨然可以戴上“为共产主义和早期工人运动做出重大贡献”的荣誉桂冠?因为蔡代表的文化精英创造了“觉醒时代”,那么工人运动必然也是他以及同道们的恩泽……








E:


更类似“知识分子唤醒了麻木不仁的群氓”
——————




对。从“我们精英拯救你们大众”的阐述角度说,蔡元培的历史形象,又兼容了第二国际传承的“艾伯特党”深入群众、发动群众、管理群众的自我定位。蔡大师的内涵太丰富了,真是个活宝贝~





F:



主流秩序“认蔡为父”,核心目标是要抽空工人运动的社会主义革命成分。为此需要嫁接知识分子,强调五四运动的传承有序,保证这批民族知识分子的存在感,然后压下去五卅运动和省港罢工的存在感,还有五四上海工人罢工、旅法华工罢工和旅俄华工参加苏俄红军的存在感。






A:



蔡校长的内涵确实丰富,是同时代的许多其他资产阶级活动家比不了的。身为1927年杀戮共产主义群众的刽子手,解放后李济深的历史形象无法突破“被统战对象”的天花板,在意识形态建设里不堪大用。同样指挥过杀戮工农的蔡元培,他的巨大优势在于,通过民族解放、思想自由以及“抗日反蒋”光环,21世纪的主流秩序可以尝试将自己的“历史遗留物”与资本主义市场衔接在一起。所谓没有新文化运动,就没有五四运动,就没有日后的共产主义政党救中国。这一整套逻辑捋下来,蔡元培就成了主流意识形态不同部分拼接起来的特殊纽带之一。

当然,也有其它的类似纽带,比如解放后留在国内的上海工商家族……



C:


所谓拼接意识形态的特殊纽带,就是最近20年主流意识形态追求的“通三统”,即整合不同阶级的思想遗产,为现实秩序服务。在“通三统”的视角里,蔡元培教化、点化过毛泽东,阶级社会的精神传承就是这样被描绘出来的。







A:


就蔡元培这个话题引申来说,当下最急迫的还是:从阶级斗争的角度,回顾整个近现代史。可以说,21世纪的每一个人都受主流的历史教育所害,无法理解1949的社会革命为什么胜利。举一个例子:目前恐怕很少有人能想到袁世凯也是资产阶级代表,是吧?







C:


主流学界研究袁世凯已经很深入了,早就不是什么窃国大盗之类脸谱化的论断了。这30年来,主流学术界做了很多功课,一方面是回答“我是谁?从何处来?到何处去?”的本土资本主义灵魂之问,一方面也有助于被统治的大众深入了解资本主义的演变史,破除20世纪社会思想的很多肤浅之见,为工人阶级最终回答“我是谁,我怎么来的,当初我怎么斗争的,我怎么胜利的,我怎么失败的”,提供了很多间接的思想养分。


当然,工人阶级的自觉探索,目前来说,还基本为零。






B:


说到蔡元培的“缝合性”功能,除了在思想史中扮演这个缝合角色,现实的统治秩序里,他也扮演过类似的角色。1927年的白色恐怖过后,他和杨杏佛主导的南京政府中央研究机构收容了一批共产党员,包括陈翰笙,让他们搞田野调查。就是说,工人阶级要夺取政权,蔡元培等人发挥中流砥柱作用,协调反革命阵营屠杀群众。秩序稳定后,他又伸出温暖的大手,收容没死透的青年共产党人,也不在乎他们是否继续搞地下活动,而是大大方方给学术机会。研究成果属于全社会,但也帮助统治者了解现实。

这一手确实毒辣,属于阳谋。不逼着你转向,也不刻意讨好你,既然你想继续革命,又可能入地无门,有机会搞研究,不仅养活自己,还有身份掩护,对地下党活动都有好处。你干不干?当然干了。



最终,只要秩序继续稳定,一批有才华的革命青年难免习惯做学问,渐渐融入体制。这就是柔性招安。





D:



现在很多左派青年也是这个想法,搞政治貌似走不通,想走学术路,成为左翼学术人。

























未完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3 17:37 , Processed in 0.02002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