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死亡法官”莱希成为伊朗新总统

2021-9-2 06:44| 发布者: 春华| 查看: 3385| 评论: 0|原作者: Nina Mo|来自: 中国劳工论坛

摘要: 周五的伊朗总统选举以不到50%的投票率成为历史新低。易卜拉欣·莱希的胜选象征着伊朗政权的严重衰弱,使这次的危机的最丑陋的一面显露出来。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1/08/28/30402/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周五的伊朗总统选举以不到50%的投票率成为历史新低。易卜拉欣·莱希的胜选象征着伊朗政权的严重衰弱,使这次的危机的最丑陋的一面显露出来。

Nina Mo 社会主义左翼党(ISA奥地利)

周五的伊朗总统选举以不到50%的投票率成为历史新低。代表哈梅内伊为首的教士精英阶级以及强硬的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候选人易卜拉欣·莱希(Ebrahim Raisi)。他的总统任期将对政权本身和伊朗工人阶级至关重要,因为这很有可能引发新的群众抗争,借此翻转整个政治经济结构。

如同其他的伊朗选举般,这次的选举也主要是一个宣传秀。群众越来越清楚他们在这个体系内是没有选择权利的。这也是为什么抵制选举的行动在今年的再次受到诸多瞩目。比如,在2019年11月遭到逮捕和杀害的抗争者及青年,他们的亲属在最后几天公开呼吁抵制这次选举。

一场已预设好的选举结果

当国家走向不稳定及经济危机时,莱希的当选是代表着哈梅内伊及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政治经济利益。很明显的从选举活动开始,统治阶级正在准备应对新一波的抗争。他们排除了任何具有“改革派”和“温和派”色彩的候选人,选举的风向很明确的表示下一个总统将是一个强硬派,他将会一而再得对任何底层的起义和抗争做出残酷应对。大量的取消参选人资格也让支持政权的群众感到震惊。政府也不像以往般重视这场选举。

许多人无法理解为何政府如此行动,因为消灭一切“反对势力”将会加大群众对统治系统的不信任和暴露出这场选举的不民主性。但这并不是这个政权的“疏失”,而是一个预防任何翻盘风险的有意识的策略。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部分工人阶级和贫穷人口的心中本来有一些期望,随着特朗普时代的结束,对伊朗正面看待的拜登执政团队将重回核能协议上,甚至有机会解除对去年伊朗经济造成灾难性打击的经济制裁。一个新的改革派总统可强化如此国际关系正常化的期望。如同伊朗前总统鲁哈尼的亲西方帝国主义政策,以及尝试“开放性”的国家经济政策,但这些总是站在强硬派及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利益对立面。现在这样的状况已经借由政权的总统策略选举崭露无遗。

深陷危机的政权

哈梅内伊对政权存亡的忧心,触发了近年来数次全国抗争。他跟IRGC想确保极端保守主义势力掌握所有指定明年继承者的权力。在选举两天前对全国的公开演讲中,他清楚的表述“必须让敌人看到人民对现有体制的支持”。利用公众对于美国帝国主义的愤怒,哈梅内伊几乎是在向群众乞求选票。

IRGC不仅是哈梅内伊最得力的助手,也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势力。IRGC的行动非常具侵略性,他们意识到本次选举结果对政权至关紧要,所以在大选当天的市长及地方选举中安插自己的候选人。回顾伊朗政权的历史,在鲁哈尼执政期间,发生了数次政府官员及最高领导人之间的冲突。统治阶级的主导势力目前正在确保亲IRGC人员能占据政府要角,以缩小两方的差距。

伊朗政权在近年来被迫从根本上做出政治改变,其中最重要的是专注在扩张地区影响力上,包括对核能计划的投资,以及尝试强化对帝国主义势力的国际关系。这样的方法得以让政权维持到现在。但是这样的方式也显示了由于统治阶级利益不同导致的政权内关系日益紧张。

从政治上和经济上来看,这个国家正深陷危机中,大规模的抗争在所难免。在10年间,已经有四百万人落入贫穷状态,失业率到达20%并在持续上升。加上石油利润下滑以及外国投资冻结,政府只能大量印钞支付开销,造成灾难性的通货膨胀。到2019年底,通货膨胀已增加了50%。消费品价格于2020/21年膨胀了36.4%。经济流动性也成为一个大问题,形成了通货贬值。一飞冲天的物价变成公众面对最严重的经济问题,一个近期抗议的口号描述“我们的花费是美元计价,但我们的薪水是伊朗里亚尔计价”。而且我们必须记得最终触发群众抗争的火种是汽油及食物价格的飙涨。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使群众对事情麻木,但在2020年新冠肺炎期间,伊朗的罢工行动次数仍是历史新高。这数波的罢工不但展现城市和乡村的工人阶级怒火中烧,他们发自内心的表达出“我们已无任何东西可失去”的心情。在2017/18及2019/20年的两波起义成为了斗争伊朗政权的转捩点。他们展示了爆炸性的局面和伊朗政权如何在去年丧失其重要的社会基础。

莱希的血腥过往和现况

莱希曾经参加2017年总统大选,虽然当时情况与现在不同,但唯独不受欢迎这一点是不变的。易卜拉欣·莱希的胜选象征着伊朗政权的严重衰弱,使这次的危机的最丑陋的一面显露出来。

莱希曾有1988年血腥大屠杀的过往,当时多达数千名的政治犯在几个月内遭到杀害。当时的莱希曾是“四人委员会”的年轻律师,负责大屠杀的处刑。但莱希不仅有着血腥的过往,他在去年担任司法部长期间也负责了数件逮捕和处决案件,这些受害者多为2019年抗争时遭清算的人们。数百名的年轻人及工人阶级民众现在仍逮捕入狱。其中许多人已经丧命。

莱希于2016年被哈梅内伊指派为富有实权的“阿斯坦圣城拉扎维基金会”主席,负责监管有名的马什哈德伊玛目礼萨圣陵-伊朗最重要的庙宇。该组织不仅富有宗教力和政治力,也收到各地大量的钱财,并用于投资各种企划。它拥有不动产,土地和及各界的企业,比如建筑产业或观光产业等。它常被称作“国中之国”。这表示位居在这个巨型组织执行长的人,也经营着伊朗的经济帝国。莱希身为这个国家最有权力的保守派人士,可以确定会让极端宗教势力和IRGC更为富有。工人阶级,尤其是年轻世代,非常清楚莱希的过往。这也是为什么莱希可能成为最令人憎恨的总统。

之后如何?

很明显的,莱希的总统任期将充斥着大量的两极分化、经济困难和抗争增多。我们也很清楚莱希将规划更强力的镇压,以及将伊朗孤立于西方帝国主义之外。这一点在新冷战的局势下将在战略上格外重要——对中国帝国主义尤为如此,从近期中国和伊朗签下的新协议就可看出。

由于他并无尝试停止协议协商,莱希的总统任期是否会持续核能协议仍然未知,但不排除在他的统治下问题复杂化的可能性。莱希的强硬政策也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地区冲突爆发-尤其是难以对付的内政政策,但这个将取决于以后的政治发展和地区阶级斗争。

这场选举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尽可能的巩固这个政权,但它迟早会达到临界点。很明显的,工人阶级抗争已经星火燎原-在近几年来,伊朗并没有任何一天是“安宁”的。难以估计的抗争因不同政经问题接连发生,由工人、女性、教师、退休人口、政治犯以及其他人们发起。

几周前,Haft Tappeh砂糖公司才因数年的抗争和工作场所行动下重新国营化,这些抗争行动是由独立的工会组织发起,虽然它的力量不足以持续发动并达成工作条件和工资抗争,但至少展示出抗争是有办法成功的。这个胜利不但将增强Haft Tappeh工人们的信心,也能增强普罗工人阶级的自信。

直到去年,这个政权仍有一定能力去暴力镇压或孤立不同地区的抗争。对明年的伊朗工人阶级和穷人至关重要的不仅是常态化对莱希的经济政治抗争,而且是政治上组织起有效的地下组织,建立革命势力,以提出独立的社会主义计划。不只推翻这个政权,也推翻整个资本主义体系。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理解其角色定位,帮助并发展社会主义思想,组织国际力量团结伊朗的工人阶级,并帮助他们往后打造如此力量。加入我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7 08:17 , Processed in 0.01074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