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怎样用马克思主义方法分析中国经济问题

2022-5-27 03:2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47034| 评论: 31|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未来几年,凡是有利于群众短期利益的,我们就拥护,就支持。在目前中国的条件下,有利于群众短期利益的,也就是在长远能够要资本主义命的。因此,“改良”的,也就是革命的。

最近大家关心经济问题,借这个机会和大家聊聊怎样学习用马克思主义方法分析中国经济问题。


由于中国马列毛左派在过去几十年思想上、政治上的发展是相对独立的,很多同志对于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国际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一些发展完全不了解,对马克思的经典著作或者没有接触过或者浅尝辄止,从而不了解在当前条件下怎样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观点、方法来分析资本主义经济。


在资本主义社会,在社会上占压倒地位的当然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在网络时代,在各种社交媒体上流行着各种在庸俗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基础上进一步庸俗化、娱乐化的所谓经济“分析”。其中有的是满足一些人猎奇、耸人听闻的心理,有的是为了诱惑人们进行股市、房市等投机,即使是所谓“严肃”些的分析也往往将一些枝节的、次要的方面夸大,在少量有用信息背后笼罩着大量信息垃圾。


绝大多数初步觉悟的左派同志,一说到资本主义危机,往往就搬出过去教科书上说的“资本主义生产过剩、劳动人民购买力不足”的教条,不分具体情况地套用。


凡此种种,都不能帮助我们正确认识和分析现代资本主义经济,既不能了解资本主义发展的原因,也不能发现真正的主要矛盾。久而久之,恐怕还会从急切盼望危机马上就来的幻想跌落为“危机怎么还不来”的失望,直至对革命前途丧失信心。


所以,正确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分析方法分析资本主义经济很重要。


在这方面,我们每年都发布红色经济观察。希望大家都来阅读红色经济观察,提出意见和建议。此外,关于运用马克思主义方法分析资本主义积累,我们过去在“学点马克思主义”、“学点经济学”系列中都有过论述,大家有时间的时候建议去看看。


概括地说,决定资本主义积累的是利润率(当然同等利润率下,不同国家的积累情况也有差别,暂时不说)。简单化一点说,如果利润率高、稳定,资本主义经济就比较繁荣;如果利润率在趋于下降,资本主义经济就面临严重的问题,就在走向危机。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利润率趋于下降已经十多年了,但是下降是从很高的水平开始的,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引起投资崩溃。这个转折点什么时候来到,还要观察。


决定利润率的有两个因素。一是利润份额,这个指标主要反映阶级斗争和阶级力量对比(也受其它一些短期因素影响);二是产出资本率,这个指标在短期受需求影响比较大,在长期受技术影响。就长期来说,如果资本劳动比的提高速度高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简单说,就是需要很高投资来维持一定的劳动生产率增长),产出资本率就会下降(这是中国目前的状况);如果资本劳动比的提高速度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大致相当,产出资本率就会大致保持不变(这是美国目前的状况)。


我们想象一下,大夫给病人看病,这个病人可能有各种症状,什么发烧、头疼、肚子痛、关节酸胀。高明的大夫不会仅仅根据这些表面症状就诊断开药。打个比方,要望闻问切,现代条件下,要用仪器测量病人身体各个器官的指标、运行情况,这些指标有的要紧,有的不大要紧。然后用科学的方法做出诊断,找到病人疾病的病根,抓住主要矛盾。


我们写红色经济观察,就等于给中国资本主义做诊断,衡量它的各个关键指标,然后根据这些关键指标运行的情况,再判断资产阶级当局这个“大脑”会做出怎样的反应,然后再得出无产阶级和进步力量的阶级斗争策略。当然,这里,我们的目的,不是把病人治好,而是为了把资本主义给“治死”。但不管要治活还是治死,都要找准要害。


从马克思主义观点出发,资本主义的要害就是利润率,其它诸如股市、楼市、地方债、资本流进流出,都是肘腋之疾,要不了命的。


就中国资本主义来说,总的基本矛盾就是由其作为专门从事出口制造业的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所派生出来的矛盾。因为这个基本矛盾,一是必然导致中国工人阶级发展壮大,从而导致工人阶级斗争力量上升;二是必然导致产出资本率下降(这是半外围条件下被迫用高投资维持劳动生产率增长带来的)。两者共同作用,就导致利润率必然下降,最终就必然导致中国资本主义失败、灭亡。


关于第一个方面(工人阶级斗争力量上升),2011年至2015年是工人阶级斗争一个高潮,取得了劳动收入份额上升、利润份额下降的成果。2015年以后,资产阶级尝试反扑,但现在看来,资产阶级的反扑取得的“成果”有限,劳动收入份额近几年大致保持不变(甚至还略有上升)。原来根据初步数据,以为2021年劳动收入份额会有比较大的下降,现在根据更新后的数据,下降幅度不大,所以还是处于2015年以来阶级斗争僵持的局面。未来,只要广大劳动群众坚持“躺平”斗争,坚决地、普遍地、大量地减少各种形式的剩余劳动力供给,就一定能为新的工人斗争高潮创造条件。


那么,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怎么应对这些矛盾的积累,挽救自己赖以作威作福的社会制度呢?很多同志受网络“分析”影响,一说起经济,就爱谈股市、房地产、债务,加息减息、央行放不放水等。我给大家泼点冷水,这些都是噪音,都不是主要矛盾。


从宏观经济学来说,上面说的这些因素,最后都要通过需求起作用,不是影响消费,就是影响投资。但是,以中国资本主义来说,至少在目前,任何单纯因为需求减少的危机,都不是致命危机。注意:我这里说的是,“单纯”因为需求减少的危机(比如,因为利润率下降导致投资崩溃,不是单纯因为需求减少)。任何单纯因为需求减少的危机,资产阶级当局都可以通过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来应对,像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那样的危机是不会爆发的。


中国资本主义的致命问题,不是房地产泡沫,也不是地方债。如果假设资产阶级当局不出昏招,不长期坚持必然失败的清零防疫政策,疫情应当也不是致命问题。我们暂时不把希望寄托在对方出昏招上。


中国资本主义的致命问题,是由半外围资本主义矛盾所带来的利润率下降。那么,从中国资产阶级的立场出发,如何才能制止利润率下降、争取利润率回升呢?


理想情况下,首先要阻止产出资本率下降。做到这点,有两条路,一是主动选择大幅度降低投资率,以便使得投资与较低的、可持续劳动生产率增长速度相适应。但这意味着大幅度降低经济增长率,永久放弃“强国梦”。再一条路,那就是维持现有的投资率,同时想办法大幅度提高劳动生产率增长率。中国资产阶级近年来搞所谓“制造业强国2025”、“自主创新”、各种“产业政策”,都是围绕着这个目标,但成效十分有限。


从历史上来看,半外围国家要上升为核心是十分惊险的战略大冒险。过去一百年,凡是成功地由半外围上升为核心的(如日韩台),都是霸权国家有意扶持的结果。与霸权国家对抗、又试图上升为核心的,典型的如苏联,无一不失败。


核心国家之所以是核心,就是因为掌握了资本主义世界市场上的垄断技术。而垄断技术的形成,需要长期的技术、人才、资金、配套基础设施、上下游市场的培育和积累。如果是小国,集中突破一两个领域,也许还能碰碰运气。大国要上升为核心,必须在许多领域全面开花,没有几百个不搞996的华为根本不可能。


就中国资本主义来说,因为在国际市场上是依靠剥削廉价劳动力的出口制造业,所以绝大多数资本家都极端贪婪吝啬、急功近利,根本不可能花大钱、冒大险搞自主创新。资产阶级国家的产业政策有可能避免私人资本的急功近利和短视。但是,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比如中国资产阶级国家能够成为像日本通产省、韩国企划厅一类的“发展主义国家”、准计划经济,不受各种利益集团牵制,资产阶级国家的产业政策也不一定成功。资产阶级国家集中起来的资源只能投入有限的几个技术发展方向;由于技术进步的不确定性,这样的大规模投资有可能成功,但也有可能冒险失败(比如历史上苏联重点发展电子管而不是晶体管导致电子工业落后)。就中国的实际情况来说,它的所谓产业政策,实际上没有什么统一规划,而是各种假大空的堆积,无非是集中一些钱,然后在各个资本家集团间分赃;所以连真正成功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不能制止产出资本率下降,那么中国资产阶级的另一条“出路”就是加紧向工人阶级进攻,提高利润份额。过去几年,他们搞的所谓“混合所有制改革”、“供给侧改革”、事业单位市场化,以及鼓吹“灵活就业”,都是服务于这个战略意图。但是,我们看到,劳动人民通过开展“躺平”斗争,实际上在这个方面也挫败了资产阶级的战略意图;未来,还有可能发起对资产阶级的反攻。


最近很多同志关心李克强的那个所谓12万人大会。与上述资产阶级的战略失败相比,李克强的那些“稳经济”政策,30条也好,300条也罢,都是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狗皮膏药,完全不值得重视。稍微有些实质内容的,就是李继续其减税降费的反动政策,其实质,无非是挖资产阶级财政的肉,来稍稍缓解一下资本主义利润率下降的趋势。


那么,我们马列毛左派怎样来分析经济问题,又如何对外宣传呢?这里,要区分内部和外部。在内部,比如在红色中国网,我们要把话讲透。在外部,我们的宣传要符合群众的短期利益,要符合加速资本主义灭亡、无产阶级胜利的长远目标。


如何加速资本主义灭亡、无产阶级胜利?如果做一个简单粗暴的回答,那就是一切有利于加速中国资本主义利润率下降的经济主张,都是好主张,否则,都是坏主张。


所以,凡是什么给资本家(包括给小资本家)减税、降费、纾困的政策都是反动政策!更不必说那些直接鼓励资本家违反劳动法或者违法犯罪可以不追究的政策。要打破落后群众对于“万众创新”的幻想!要揭露所谓只有企业家盈利才能“创造就业”的胡说!尽管在资本主义条件下,这种胡说有一定客观真理性。在宣传上(指公开宣传),可以采取主张用国家资本主义政策增加就业而不是靠私人资本家“创造就业“的办法。


另一方面,凡是能够增加资产阶级困难的主张,无论来自哪里、无论出于什么政治动机,都有利于群众的短期利益,都有利于加速利润率下降,因而都是好政策。比如,资产阶级提“共同富裕“,我们就要求其在一次分配、二次分配中落实”共同富裕“(提高工资、增加政府福利支出),而反对其所谓”三次分配“(靠资产阶级施舍)。再比如,有人提出,为了鼓励大家生孩子,政府应该拿出几万亿元给大家发生育补贴,咱们也可以适当附和。总之,要把群众的预期提高,把胃口吊起来,向资产阶级当局提的要求越多越好、越高越好,越”不合理“越好。


在私人资本与国有资本的关系上,一般来说,反对一切私有化,反对一切所谓“国退民进”,重点打击剥削最残酷、利润率最高的私人资本。要坚决反对一部分所谓”左派“跟在自由派屁股后面鼓噪所谓”国有资本垄断“的反动言论!要在群众中逐步培养,宁要国家垄断,不要私人资本垄断、不要外资垄断的观念。对于鼓噪国有资本垄断的教条主义者、宗派主义者,要质问他们:你们不要国家垄断,难道是为了让资本家垄断、让跨国公司垄断吗?


未来,根据资产阶级新的花招,我们还可以依据上述原则,调整我们的宣传策略。比如,假如资产阶级主张用从东南亚大规模移民的方法来解决劳动力短缺(虽然这实际上很困难),那么,我们要与劳动群众的短期利益坚定地站在一起,不受西方“左派”精神包袱的束缚,坚决反对把中国变为“移民国家”。


下面简单说一下美国经济的情况。美国资本主义经济的矛盾与中国资本主义经济有所不同。大家从红色经济观察中可以看到,近年来,美国经济的利润率是比较稳定的。目前看来,美国经济当前的主要问题是,自新冠疫情以来,美国资产阶级为了应对内外矛盾,冒险采取大规模财政和货币扩张政策,导致了庞大的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



从上面的图可以看到,2021年美国的政府部门赤字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12%,贸易赤字(经常账户赤字)接近国内生产总值的4%;今年,美国的贸易赤字可能会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5%。美国的财政赤字,一靠私人部门的储蓄来弥补,二靠来自外国的储蓄来弥补(表现为贸易赤字)。未来,如果私人部门储蓄减少,利率会大幅度上升;如果来自外国的储蓄减少,美元会贬值,并有崩溃的危险。


美国资产阶级当局如果选择继续冒险实行扩张性财政和货币政策,则美元崩溃的风险会加大。


美国资产阶级当局如果选择接受经济衰退,用减少总需求的方法来抑制通货膨胀、增加私人储蓄,那么美元维持稳定的可能性较大。目前看来,美国资产阶级当局采用后一种办法的可能性较大。


如果美国经济持续衰退,中国资产阶级也有两种可能的应对办法。一是不采取大规模的宏观刺激措施,听任国内总需求低迷。这样做,对资产阶级的好处是,可以增加劳动人民失业、削弱工人阶级斗争力量,减缓利润率下降的步伐;坏处是增加资产阶级的政治困难,中小资本家也会哇哇叫。


中国资产阶级可能采取的第二种办法,是模仿温家宝政府的四万亿刺激计划,实行新的大规模财政和货币扩张政策。如果是这样,可以减少劳动人民失业,加速农村剩余劳动力枯竭,有利于提高工人斗争力量,加速利润率下降。在对外经济方面,由于中国成为世界经济总需求的主要推动力量,中国将从贸易顺差国变为贸易逆差国;中国的贸易逆差有赖于外国资本流动来弥补,但由于人民币不是国际主要储备货币,流入中国的外国资本将有很大的投机性。所以,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有提前爆发的可能。


这里再补充几句,过去一些年,许多左派同志受自由派和网络舆论的影响,盲目地反对温家宝的“四万亿”、盲目地反对大基建、盲目地反对央行放水等。实际上,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一般来说,资产阶级当局如果实行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都是有利于劳动人民短期利益的;就中国来说,这些政策还有着加速资本主义经济利润率下降的额外长期“好处”。


总而言之,未来几年,凡是有利于群众短期利益的,我们就拥护,就支持。在目前中国的条件下,有利于群众短期利益的,也就是在长远能够要资本主义命的。因此,“改良”的,也就是革命的。


20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AXDG 2022-6-8 09:30
@真红ReinerRubin
不,正是因为托派和社民党只会把政治斗争问题转变为经济斗争才让他们能够在资产阶级政府里面合法参政议政
AXDG 2022-6-5 19:34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2-5-29 09:41
给不给是另外一回事,反而说明争取这些自由会要了特色资产阶级的命,这样的斗争不该进行吗
你不是太自相矛 ...

你到现在还没理解你和远航老哥的根本分歧点在哪里吗?不是这些斗争不好,而是把这些经济斗争作为目标恰恰和资产阶级自由派的诉求是重合的(一个合法的矛盾转移渠道)。这也是为什么国际上主流的托派政党都成为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下的代议制政党,本质上他们在起着维护统治阶级秩序的作用。而这和马列毛的思想是背道而驰的。
激活 2022-5-29 12:59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2-5-29 09:41
给不给是另外一回事,反而说明争取这些自由会要了特色资产阶级的命,这样的斗争不该进行吗
你不是太自相矛 ...

我感觉更多是一个利用还是跟随的问题,我们能利用自由派的斗争来获得相应的权力当然是支持的,但如果变成跟随自由派来斗争,那么最终只会停滞在自由派的纲领(全盘西化)这种情况下更加不容易争取到民众支持,很容易就被打成“境外势力” 现在这种民粹主义的环境下,要是被打上“境外势力”就真的变臭了。
马列托主义者 2022-5-29 09:41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2-5-29 09:43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5-28 23:03
这个道理你到现在都不懂

在中国,无论资产阶级还是自由派都不可能给人民带来这些自由,因为中国资本家离 ...

给不给是另外一回事,反而说明争取这些自由会要了特色资产阶级的命,这样的斗争不该进行吗
你不是太自相矛盾吗,这个能给资产阶级带来困难的并且可能要了他们的命的斗争要求,为什么你们一直泼冷水。另外难道你们所谓的社会主义革命要求,特色会给吗(更加不会给了),那么同样逻辑,你也不要革命了,因为特色不会给。
远航一号 2022-5-28 23:03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2-5-28 19:48
为什么争取这些自由就必须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呢,其次按照你的逻辑,在特色资本主义下,争取这些自由难道 ...

这个道理你到现在都不懂

在中国,无论资产阶级还是自由派都不可能给人民带来这些自由,因为中国资本家离开996就活不了

只有无产阶级革命才能给人民带来这些自由;而一旦有了无产阶级革命,就决不会在这些自由面前止步不前。
远航一号 2022-5-28 23:03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2-5-28 19:48
为什么争取这些自由就必须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呢,其次按照你的逻辑,在特色资本主义下,争取这些自由难道 ...

这个道理你到现在都不懂

在中国,无论资产阶级还是自由派都不可能给人民带来这些自由,因为中国资本家离开996就活不了

只有无产阶级革命才能给人民带来这些自由;而一旦有了无产阶级革命,就决不会在这些自由面前止步不前。
马列托主义者 2022-5-28 19:50
另外维护和争取国有制,增加什么特色资产阶级困难了,反而自由派和我们主张的争取政治自由增加了特色资产阶级的困难,争取这个的过程就会给特色资产阶级带来麻烦,不要说实现了这些自由后,特色资产阶级更加困难了
马列托主义者 2022-5-28 19:48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5-27 21:42
中国这些“自由”要是都有,还有996吗?还需要资本主义吗?

你这些自由,等无产阶级专政以后再实现吧 ...

为什么争取这些自由就必须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呢,其次按照你的逻辑,在特色资本主义下,争取这些自由难道不是增加资产阶级的困难吗。
远航一号 2022-5-27 21:42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2-5-27 23:00 编辑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2-5-27 20:47
1利润份额单独不能说明阶级力量对比,就如一个企业,工人工资不变,而企业因为市场竞争导致收入下降,利润 ...

中国这些“自由”要是都有,还有996吗?还需要资本主义吗?

你这些自由,等无产阶级专政以后再实现吧
远航一号 2022-5-27 21:40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2-5-27 20:47
1利润份额单独不能说明阶级力量对比,就如一个企业,工人工资不变,而企业因为市场竞争导致收入下降,利润 ...

你“批”的部分已经转过来了

不需要另开主贴
远航一号 2022-5-27 21:35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2-5-27 20:47
1利润份额单独不能说明阶级力量对比,就如一个企业,工人工资不变,而企业因为市场竞争导致收入下降,利润 ...

关于国有企业民主化,完全赞成。但那是社会主义改造时期的要求,不是资本主义正常发展时期的要求。

革命形势还没来呢!
远航一号 2022-5-27 21:33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2-5-27 20:47
1利润份额单独不能说明阶级力量对比,就如一个企业,工人工资不变,而企业因为市场竞争导致收入下降,利润 ...

关于四万亿

如果没有四万亿,世界资本主义大萧条,世界革命,那四万亿当然坏

但是 一 当时没有温的四万亿,还有奥巴马的一万亿,不会大萧条

二 历史上大萧条了,也没引起革命,托洛茨基亲自领导的第四国际,比现在的托派强大许多倍,也没有充分发挥主观条件、抓住机会

三 如果资本主义没垮,又没了四万亿,那就成了休克疗法,连2011-2015的工人斗争高潮都没了
远航一号 2022-5-27 21:28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2-5-27 20:47
1利润份额单独不能说明阶级力量对比,就如一个企业,工人工资不变,而企业因为市场竞争导致收入下降,利润 ...

灵活就业明明是“内卷”,哪里是躺平?
马列托主义者 2022-5-27 20:47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2-5-27 21:38 编辑

1利润份额单独不能说明阶级力量对比,就如一个企业,工人工资不变,而企业因为市场竞争导致收入下降,利润减少,不等于工人力量上升,因为工人工资是劳动力价值决定的,一般具有刚性。工人工资不是由工人供需和工人斗争决定的,这是马克思主义最基本观点,楼主是庸俗经济学观点
2灵活就业就是让你躺平,一方面说未来,只要广大劳动群众坚持“躺平”斗争,坚决地、普遍地、大量地减少各种形式的剩余劳动力供给,一方面又说以及鼓吹“灵活就业”,都是服务于这个战略意图,其实灵活就业说明劳动力过剩。灵活就业其实就是过剩劳动力的半失业状态。
3国有企业和私有企业没有什么哪个更加不利于公有化,国有企业和私有企业在特色是可以根据需要互相转化的,维护国有企业本身毫无意义,而是要求国有企业民主化改造,要求大私有企业民主化改造。在维护国有企业还是自由派的维护私有企业上兜圈子毫无意义。有时候国家资本主义反而有利于特色苟延残喘。形势好时,特色国退民进,形势不好时,特色国进民退,虽然不能根本解决特色资本主义,但是都是有利于特色资本主义的。
4温家宝的四万亿延缓了资本主义特色的死亡,当然是坏的,不然08年特色就倒台了。5该文除了利润率决定资本主义的倾向外,还有一定的劳动力供求决定资本主义的倾向。资本论说总体资本主义利润率是下降的规律,特色也不会例外,但是也是有因素在抑制这个倾向。
该文不过是重复资本主义必然灭亡而已。而不是要求工人阶级如何组织起来。认为资本主义经济自然而然会灭亡,认为工人的供求就是工人斗争。

该文除了利润率决定资本主义的倾向外(这个无疑是正确的,因为资本主义是利润导向的经济,不过该文忽视的房地产等反映利润率的经济现象,需求不足,在他来说,好像资本主义可以如神一样制造需求,其实无论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扩张都是有限度的,不过是延缓危机和制造更大的危机),还有一定的劳动力供求决定资本主义的倾向(有人口论倾向)。资本论说总体资本主义利润率是下降的规律,特色也不会例外,但是也是有因素在抑制这个倾向。
该文不过是重复资本主义必然灭亡而已。而不是要求工人阶级如何组织起来。认为资本主义经济自然而然会灭亡,认为工人的供求就是工人斗争,比如所谓的躺平减少劳动力供给,就是提高工人的力量(不过又说特色通过制造大量失业降低了工人力量,很矛盾)。

在中国目前的主要斗争策略,一方面是争取劳动者的经济权利,但是更加要求主张劳动者的政治权利,包括言论自由,政治自由,集会自由,罢工自由,组织自由等,而这恰恰是远航一号们忽视的,而自由派恰恰更多关注。
普通人1 2022-5-27 20:47
不长期坚持必然失败的清零防疫政策

这个只能指望病毒自己消亡,如果病毒不手下留情的话,他们不坚持清零,还有什么选择呢?给高压锅放气绝对是找死的行为,他们如果还有点自知之明,死死摁住锅盖是唯一的选择。
激活 2022-5-27 12:40
说起资产阶级政府集中资源在产业升级,我就想起几百亿人民币被所谓研发芯片给骗走了。当时可谓声势浩大,结果现在毛都没有
远航一号 2022-5-27 12:30
sxm 发表于 2022-5-27 12:24
文章很赞。我想问下,主动降低投资率是如何协调的呢?按说资本主义社会里每个资本家也在互相竞争,别人拼命 ...

那是个假想的情况。实际上当然不好协调。

不过,理论上,如果不计较政治成本,可以主动实行紧缩性政策,主动制造经济衰退,既制造失业,又抑制过度投资。类似美国在八十年代初实行的政策,把实际利率提到比经济增长率还高
sxm 2022-5-27 12:24
文章很赞。我想问下,主动降低投资率是如何协调的呢?按说资本主义社会里每个资本家也在互相竞争,别人拼命扩大再生产,你不扩大,最后你的规模就被碾压,在资本家中的排名就会下跌。美国是如何在资本家之间进行协调的呢?
远航一号 2022-5-27 12:13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2-5-27 12:21 编辑
莫若润之 发表于 2022-5-27 11:53
2021年,国有企业营业总收入755543.6亿元,国民总收入1133518亿元。
从总收入占卜看国有经济的地位有问题 ...

你知道什么是营业总收入吗?

国民总收入也叫国民生产总值,是增加值概念

如果用马克思的术语,营业收入大致对应 c + v + m

国民收入是 v + m

现代经济 C (不变资本比例很大)
比如你卖100块钱东西。这100块钱是营业收入。其中80元是流动成本,扣掉。剩下20元,用于折旧、工资、利润、税收,叫增加值。国内生产总值或国民总收入都是从增加值加起来的。

如果讲营业收入,2021年仅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营业收入就有128万亿元

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201/t20220127_1827067.html

当年全部国内生产总值才114万亿元

http://www.gov.cn/xinwen/2022-01/17/content_5668972.htm

难道工业生产会比整个经济还大吗?
sxm 2022-5-27 12:12
“还可以在宣传方面再加一条:鼓励广大毕业生考公、进国企,而不是去私企996。优秀毕业生都加入公务员队伍(即使是基层公务员)、国企,有利于增加无产阶级的力量,减少对私企的优秀人才输送。
”这不是瞎扯么,国企公务员哪里是无产阶级力量啊,这帮人是为党说话而不是为老百姓说话的。左派青年进去了也难以抵御自上而下的权力打压(不“合群”就被排挤)+福利收买。如果哪天真革命了,肯定也是与公司关系不大的私企员工起来反抗,而国企员工公务员为了保住编制待遇不敢加入。鼓励考公参军唯一的好处就是加大其竞争,让他们也卷起来,从而降低其吸引力,削弱忠诚度

查看全部评论(3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2-7 12:41 , Processed in 0.030141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