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学习笔记(一)

2022-8-1 02:1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51335| 评论: 11|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对资本主义不满的小资产阶级激进知识分子从自身的狭隘眼界出发,无法理解克服这些障碍所需要的条件,主观上又向往着克服这些障碍,于是就形成了种种夸大主观能动作用的幻想。这些幻想,是妨碍今日中国左翼青年进步运动取得进一步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学习笔记(一)


远航一号


1867年,《资本论》第一卷发表。《资本论》篇幅浩大,许多内容抽象而艰深,不适合工人和一般读者阅读。1868年9月,在一封通信中,恩格斯向马克思提出,迫切需要一部通俗大众版的《资本论》以便向工人阶级读者传播科学的社会主义理论,否则,形形色色的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学说就会趁虚而入。马克思赞同恩格斯的看法并且建议恩格斯自己撰写一部阐述《资本论》主要观点的小册子。


1876年,为了与德国“社会主义”理论家欧根ꞏ杜林论战,恩格斯撰写了《反杜林论》。1880年的3月至5月,保尔ꞏ拉法格将《反杜林论》中的三章翻译成法文后分期发表在《社会主义评论》上;同年,发表了《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的法文版单行本。1883年,《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德文第一版发表;后来许多其它文字的版本都是根据德文版翻译的。1925年,《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首次翻译为中文。


马克思为《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法文版撰写了前言。在前言中,马克思高度赞扬了恩格斯为创立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时,欧洲正处于革命的前夜,无产阶级即将登上欧洲各国的政治舞台。与年青的马克思和恩格斯所期待的相反,在1848年欧洲革命以后,资本主义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和快速发展的时期。


一直到1870年的普法战争与1873年铁路投机泡沫破裂后所形成的世界经济危机,十九世纪下半叶世界资本主义长波的扩张期才告一段落。在世界经济长波下降期的初期,各国工人运动一度陷入低潮。但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正在工人阶级中迅速传播,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马克思主义政党—— 德国社会民主党 —— 已经成立并且进行着反对俾斯麦当局的斗争,其它国家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也在酝酿。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发表于世界资本主义进入新的经济与政治动荡、国际工人运动的高潮即将来临但尚未来临的历史时代。


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三部分的开头部分,恩格斯用一整段来概括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


唯物主义历史观从下述原理出发:生产以及随生产而来的产品交换是一切社会制度的基础;在每个历史地出现的社会中,产品分配以及和它相伴随的社会之划分为阶级或等级,是由生产什么、怎样生产以及怎样交换产品来决定的。所以,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到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到有关时代的经济中去寻找。对现存社会制度的不合理性和不公平、对“理性化为无稽,幸福变成苦痛”的日益觉醒的认识,只是一种征兆,表示在生产方法和交换形式中已经不知不觉地发生了变化,适合于早先的经济条件的社会制度已经不再同这些变化相适应了。同时这还说明,用来消除已经发现的弊病的手段,也必然以或多或少发展了的形式存在于已经发生变化的生产关系本身中。这些手段不应当从头脑中发明出来,而应当通过头脑从生产的现成物质事实中发现出来。


恩格斯说,“生产以及随生产而来的产品交换是一切社会制度的基础;在每个历史地出现的社会中,产品分配以及和它相伴随的社会之划分为阶级或等级,是由生产什么、怎样生产以及怎样交换产品来决定的。”在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马克思曾经指出:“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


在关于《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的讨论中,我们曾经提出过“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或者说生产关系到底包括哪些组成部分的问题。具体来说,就是除了谁占有生产资料、谁控制劳动过程、谁占有和支配社会的剩余产品以外,社会劳动的分工与劳动产品的交换是怎样进行的,到底是不是生产关系的一部分。在社会主义发展史上,与此有关的问题就是,“市场经济”还是“计划经济”,或者说,商品货币关系占统治地位还是不占统治地位,到底是不是影响乃至决定一个社会生产关系性质的一个重要方面。显然,按照恩格斯的观点,作为“一切社会制度的基础”的,不仅包括“生产什么、怎样生产”而且包括“怎样交换产品”。也就是说,“市场经济”还是“计划经济”不仅是所谓资源配置的手段,而且是一个社会生产关系的一部分,从而影响着乃至决定着生产关系的其它部分,影响着乃至决定着“产品分配”以及社会如何划分为阶级或等级。


接下来,恩格斯指出:“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到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到有关时代的经济中去寻找。”在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马克思曾经说过:“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


马克思、恩格斯所论述的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石。但是,要将这一马克思主义原理应用到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实践中,还要跨越许多大大小小的障碍。对资本主义不满的小资产阶级激进知识分子从自身的狭隘眼界出发,无法理解克服这些障碍所需要的条件,主观上又向往着克服这些障碍,于是就形成了种种夸大主观能动作用的幻想。这些幻想,是妨碍今日中国左翼青年进步运动取得进一步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一般情况下,资产阶级掌握着国家机器,掌握着影响人们的思想和意识形态的媒体和教育机关。反对资本主义的人们所掌握的思想传播的资源,无论在人力还是物力方面都处于极大的劣势。不仅如此,还必须指出,没有证据表明,初步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或愿意致力于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进步积极分子与常人相比在智力或道德方面有什么特殊的优势。如果是这样,无产阶级解放事业如何能得到广大劳动群众的衷心拥护并最终取得胜利呢?


在近年的中国左翼进步青年运动中,有相当一部分同志,由于受教条主义、宗派主义团体的错影响,对列宁在《怎么办》一书中的论述以及布尔什维克党的胜利经验产生了错误的、片面的理解,从而认为:只要有一群高度理想主义的、意志特别坚定的、道德品质超出常人的知识青年下决心“融工”,抛弃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正常生活即正常的劳动再生产,一心一意做职业革命家,就可以复制当年布尔什维克党的胜利,创造新时代中国革命的奇迹。


对于这些同志的错误,过去我们已经讨论过,今后还会继续讨论。这里仅仅指出,过去数年的实践证明,没有经过生产和阶级斗争实践的锻炼、仅仅读了几本书实际上也不掌握多少书本知识的小资产阶级激进分子在阶级斗争的大学堂中并不比表面上没有远大理想、天天面对资本家剥削和压榨的一般劳动群众更加高明。如果某些同志继续幻想走职业革命“融工”的道路,恐怕还要遭到更多的失败,蒙受更多的打击,损失更多的青年。


那么,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道路要怎样才能走通呢?如恩格斯所说,“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 ... 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中国资本主义与世界资本主义是一定要灭亡的。但是,这种灭亡的终极原因,不是因为有什么天才知识分子突然发现了“永恒的真理”或者启发愚昧的人民认识到了他们从自己的实践中认识不到的不合理、不公平;而是因为,资本主义自身在客观上存在着的矛盾的发展(所谓“客观上存在着的矛盾”就是不以任何人或任何人群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矛盾)。


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其他的广大劳动群众总有一天是要觉醒并且团结为改天换地的伟大力量的。但是,这种觉醒的终极原因,也不是因为什么天才知识分子、“左青”跑到工人中间,告诉他们资本家的剥削是如何不公平、如何不合理,给他们“灌输”应该搞“政治斗争”而不是经济斗争;而是因为,随着资本主义客观矛盾的发展,这些矛盾终将有一天在绝大多数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的头脑中得到越来越充分、越来越正确的反映,使得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从自己的切身经验而不是来自外部的“灌输”中认识到,现存社会秩序再也无法维持下去了,自己而不是资本家是更加有力量的,自己而不是资本家才是创造历史的主体。


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


那么,资本主义自身在客观上存在着的矛盾的发展,怎样决定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在恩格斯那个时代,恩格斯是怎样回答这一问题的。从今天的观点来看,恩格斯的回答有哪些不可避免的受到当时历史条件限制所带来的不足?我们又应该如何发展恩格斯的观点,努力从今天中国与世界阶级斗争的具体条件出发来得出比较接近正确的结论?这些问题,将在接下来的笔记中进一步讨论。


7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仗义执言 2022-8-2 00:09
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不是资本主义自然而然的产物,是资产阶级极力推广的产物
仗义执言 2022-8-2 00:07
如果主观条件不重要 特色为什么大推民族主义等 为什么特色禁止工人阶级自由组织独立工会,难道这些都是客观决定的吗,是资本主义存在决定了工人阶级不想组织工会?
激活 2022-8-2 00:04
现在想起来,当时跟科学基础网友争论是否要开放移民进入美国,他是支持开放,从而大量的廉价劳动力涌入市场降低本土工人的议价能力,也就是拉着群众革命。但作为马列毛主义者,作为进步知识分子,资本主义的灭亡是因为无法避免的客观矛盾,那为何我们还要通过损害工人们的利益来幻想加快这一进程呢?资本主义的灭亡不以“天才”知识分子们启发“愚昧”的群众而加速,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损害人民群众的利益。这本质上就是不相信群众,始终要灌输,认为自己比无产阶级更了解无产阶级的利益。

资本主义自身存在着无法人为控制的客观矛盾,
仗义执言 2022-8-2 00:03
本质上否定马克思的作用
仗义执言 2022-8-2 00:02
本质上就是否定共产党宣言,认为不需要共产党这样的先锋党,马克思恩格斯什么都不要做 等客观条件成熟自然而然进入社会主义
仗义执言 2022-8-1 23:58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2-8-1 21:28
对于一些教条主义、宗派主义分子而言,他们的“革命”理论秉承着这样一条逻辑线“
1)        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

对马克思共产党宣言里面先锋队和工人政党中提到的特殊的滥用
仗义执言 2022-8-1 23:53
本帖最后由 仗义执言 于 2022-8-1 23:55 编辑

错误很多 该文最大的问题是不懂辩证法,只讲客观必然性 不讲主观能动性,本质上否定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努力,包括你们现在在做什么呢 虽然起到反作用,但是你们主观上是希望起到推动作用的,,主观能动性也是很重要的。目前社会主义革命客观条件是成熟的,只是你们这些落后份子太多,还有受到特色主观欺骗的人太多
激活 2022-8-1 23:28
毛主席讲的“ 好像妇女生娃娃,七个月就压出来,就是左了。过了九个月不准出来,就是右了。”  革命什么时候爆发,不是靠几个读过书的“左青”拉着群众发动,而是群众在经过资本主义矛盾发展之后实践得来的。不要做拉着群众前进的傻子,也别做群众的尾巴,时时刻刻紧跟无产阶级,这才是未来进步知识分子们的唯一出路!

不过列宁所讲没有外部的输入(灌输)工人们最多只能产生工联主义,这句话要如何理解?
井冈山卫士 2022-8-1 21:28
本帖最后由 井冈山卫士 于 2022-8-1 21:30 编辑


对于一些教条主义、宗派主义分子而言,他们的“革命”理论秉承着这样一条逻辑线“


1)        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对社会历史发展和中国阶级斗争现状的认识超过劳动群众的认识。

2)         因此,知识分子对劳动人民阶级利益的认识超过劳动人民对自己利益的认识。

3)        因此,知识分子需要向无产阶级的灌输”正确“的革命理论,灌输他们的”真正“利益。

4)        知识分子组成的”先锋队“与群众的主要关系就是”灌输“。

5)        十月革命的胜利就是”先锋队“”灌输“的胜利。

6)        未来中国革命也必须服从前五条规律。


首先,上述几点并非列宁系统的认识,而是宗派团体对列宁针对具体问题的著作和演说进行移花接木式的拼接和歪曲的结果。其直接目的,是为了保护小资产阶级激进分子与劳动人民不同的,乃至敌对的特殊利益。


这些特殊利益体现在:1)无视劳动人民的直接利益,无视经济需要,推动“政治斗争”; 2)“政治斗争”的内容完全限制在追求资产阶级宪法内的言论(发帖)、结社(独立工会/建党)、参政(议会斗争)等政治自由和政治民主;3)为了实现“政治斗争”的目标,无视劳动人民的朴素的爱国情感和基本良知,与各路排华暴徒、自由派、“民营”企业家、西方“民主”政客等结成“统一战线”,等等。


这些特殊利益的本质是为了打碎中国与核心国家之间小资产阶级劳动力市场上的壁垒,谋求中国小资产阶级在劳动力市场和政治“市场”上与西方小资产阶级的对等待遇。一句话,拥抱新自由主义全球化。


为了拥抱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就必须堵上劳动人民的嘴,压制劳动人民的基本经济需要。为此,“左翼”知识分子就必须“代表”劳动人民,成为比无产阶级还无产阶级的“先锋队”。

井冈山卫士 2022-8-1 20:50
从1848年的《共产党宣言》到1876年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马克思和恩格斯经历了资本主义的一整个上升长波。在那个上升长波里,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技术得以在欧洲广泛运用,殖民“事业”的发展与海外剩余的攫取也在加速,工人斗争的许多经济要求可以在不改变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情况下得到满足,资产阶级掌握的资源可以支撑一定的阶级妥协,所以在欧洲并没有出现《共产党宣言》里设想的那种革命。

劳动人民的直接物质利益与进步知识分子的革命理想之间出现了重大的偏差。因此,马克思和恩格斯迫切需要解决革命为何还没有爆发,无产阶级为何还没有成为资本主义掘墓人这一事实。这才有了《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三部分开头的那段话“所以,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到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到有关时代的经济中去寻找。”换句话说,尽管恩格斯并没有系统性地指出究竟是什么阻碍了革命的发生,但是恩格斯非常清楚,决定革命爆发的不是“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而是“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革命能否成功,需要从当时劳动人民的切身利益中去寻找答案。

查看全部评论(1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3-29 05:01 , Processed in 0.027178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