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布尔什维克政变和托洛茨基的策略

2022-8-27 21:5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0974| 评论: 7|原作者: 左翼社会党人

摘要: 虽然一般认为布尔什维克革命的战略的成功取决于列宁,但1917年十月政变的成功,还是要依靠托洛茨基这个“战术家”。1929年初我在俄罗斯时,有机会与来自各行各业的大量人谈论托洛茨基在革命中所扮演的角色。这个主题的官方解答由斯大林掌握。
虽然一般认为布尔什维克革命的战略的成功取决于列宁,但1917年十月政变的成功,还是要依靠托洛茨基这个“战术家”。

1929年初我在俄罗斯时,有机会与来自各行各业的大量人谈论托洛茨基在革命中所扮演的角色。这个主题的官方解答由斯大林掌握。但在其他地方,尤其是在托洛茨基的派别力量强大的莫斯科和列宁格勒,我听到对托洛茨基作出的判断与斯大林所阐述的“事实”完全不同。众多人中,唯一拒绝回答我的问题的是卢纳察尔斯基,而加米涅夫夫人则给了我对斯大林理论的客观证明,考虑到加米涅夫夫人是托洛茨基的妹妹,这应该不足为奇。

我们不能在这里展开关于斯大林-列宁关于“不断革命”和关于托洛茨基在 1917 年 10 月政变中所扮演的角色的争论。斯大林明确否认了托洛茨基组织了这场争论:他声称委员会的优点,斯维尔德洛夫、斯大林、布布罗夫、乌里茨基和捷尔任斯基坐在上面。虽然列宁和托洛茨基都不属于该委员会,但它是托洛茨基领导的革命军事委员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有斯大林主义者与“不断革命”理论支持者的争论并不能改变十月革命的历史,根据列宁的说法,十月革命是由托洛茨基组织和指挥的。列宁负责扮演“战略家”、理想主义者、鼓舞者、革命的神明,但真正发明布尔什维克政变技术的人是托洛茨基。

现代欧洲各国政府必须为自己辩护,因为共产主义危险不在于列宁的战略,而在于托洛茨基的策略。离开 1917 年俄国的大局,很难想象列宁的策略。相反,托洛茨基的策略是独立于国家大局的。它们的实际应用是不受列宁制定的战略所中的任何情况的限制。

在托洛茨基的策略中,我们可以找到为什么共产党政变在任何欧洲国家都会成为危险的事情。换言之,列宁的战略在任何西欧国家都无法适用,除非有充分的准备,而且情况与 1917 年俄罗斯的情况相同。列宁在他的《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中指出,俄罗斯政治形势的新奇之处在于1917 年“有四种特殊情况,目前在西欧没有,而且毫无疑问永远不会在完全相同甚至类似的路线上发展。” 这四个条件的解释在这里是无关紧要的。每个人都知道 1917 年俄罗斯政治局势的新奇之处。因此,列宁的战略不会立即对欧洲政府构成威胁。对他们来说,现在和将来的威胁,永远来自托洛茨基的策略。

斯大林在他关于十月革命和俄国共产党人的策略的评论中写道,谁想对 1923 年秋天德国发生的事情做出一个估计,就不能忘记1917年俄国的特殊情况。他补充说:“托洛茨基应该记住这一点,因为他在十月革命和德国革命之间找到了一个完全的类比,并斥责德国共产党真正或假定的错误。” 对斯大林来说,1923 年秋天德国革命的失败,是因为缺少那些对列宁战略的实际应用必不可少的具体情况。他惊讶地发现托洛茨基指责德国共产党。但对托洛茨基来说,革命尝试的成功并不取决于类似于 1917 年俄国的情况。

1923年秋天的德国革命之所以失败,并不是因为当时不可能将列宁的战略付诸实施。德国共产党人不可饶恕的错误在于他们忽视了布尔什维主义的起义策略。没有有利的环境和国家的一般情况并不影响托洛茨基策略的实际应用。事实上,德国共产党人没有达到他们的目标是没有道理的。

列宁死后,托洛茨基这个大异端已经威胁到列宁主义的教义形式上的统一。托洛茨基是一位改革者,他的胜算明显不大。他现在是流亡中的路德,因此他的那些追随者没有那么急躁以至于悔改太晚,他们已经匆忙悔改——正式地——太早了。尽管如此,如果经常会遇到俄罗斯的异端分子,你会发现他们并没有失去批评的兴趣,反倒继续从斯大林的论点中得出最出人意料的结论。这一论点得出的结论是,没有克伦斯基就没有列宁,因为克伦斯基是1917 年造成了俄罗斯特殊情况的重要因素。但托洛茨基不承认有任何地方需要克伦斯基;对施特雷泽曼、庞加莱、劳合乔治、乔利蒂或麦克唐纳来说更是如此,他们的存在,就像克伦斯基的存在一样,他们对托洛茨基策略的实际应用没有任何有利或不利的影响。哪怕让庞加莱代替克伦斯基,1917 年的布尔什维克政变也同样可以成功。在莫斯科,就像在列宁格勒一样,我有时会遇到“不断革命”异端理论的拥护者,他们实际上认为托洛茨基可以没有列宁而存在。这相当于说,如果列宁留在瑞士,不参与俄国革命,托洛茨基极有可能会在 1917 年 10 月上台。

这种说法是有风险的,但只有那些夸大战略在革命中的重要性的人才会认为它是武断的。最重要的是起义策略,政变的技术。在共产主义革命中,列宁的战略并不是使用起义策略的必要准备。它本身不能导致占领国家。在意大利,列宁的战略在 1919 年和 1920 年已经全面实施,当时的意大利确实是所有欧洲国家中最适合进行共产主义革命的国家。一切都为政变做好了准备。

但是意大利共产党人相信国家的革命状态,无产阶级群众的煽动热潮,总罢工的流行,经济和政治生活的瘫痪状态,工人占领工厂,农民占领土地 ,军队、警察和公务员的组织混乱、地方法官的软弱、中产阶级的屈服以及政府的无能,这些条件足以让权力移交给工人。议会处于左翼政党的控制之下,实际上支持工会的革命活动。他们不缺乏夺权的决心,只知道起义的策略。革命在战略上消耗殆尽。这种策略是为决定性的进攻做准备,但没有人知道如何领导进攻。君主制(当时被称为社会主义君主制)实际上被认为是叛乱袭击的严重障碍。议会中的多数左派非常关心工会的活动,这使得它有理由担心在议会范围之外争取权力,甚至反对它。工会怀疑议会试图将无产阶级革命转变为为下层中产阶级的利益而更换内阁。如何组织政变?这就是整个 1919 年和 1920 年的问题。不仅在意大利,而且在几乎每个西欧国家。托洛茨基说,共产党人不知道如何从 1917 年 10 月的教训中受益,这不是革命战略的教训,而是起义策略的教训。

托洛茨基的这番话,对于理解 1917 年 10 月政变所使用的策略,即共产党政变的技术,是非常重要的。

可以说起义策略是革命战略的一部分,实际上也是它的目的和目标。 托洛茨基在这一点上的想法是非常明确的。我们已经看到,他认为起义策略独立于国家的总体情况或有利于起义的革命形势。对于 1917 年十月策略的实际应用,克伦斯基的俄国没有比荷兰或瑞士更大的问题。列宁在《共产主义的幼稚病》中定义的四种具体情况(即布尔什维克革命与帝国主义战争的结束;有机会在短期内受益于两个国家集团之间的战争,除了那场战争之外,这些国家本来会团结起来为布尔什维克革命而战;在俄罗斯维持长期内战的原因是其国家幅员辽阔,交通不便;农民群众中存在民主的中产阶级革命运动)是 1917 年俄罗斯局势的特征,但它们对于成功的结果并非必不可少。如果布尔什维克革命的策略与列宁的策略依赖于同样的环境,那么现在欧洲所有国家都不会出现共产主义的危险。

列宁的战略思想缺乏现实感;他缺乏精确度和比例。他从克劳塞维茨的角度来思考战略,更像是一种哲学,而不是一门艺术或科学。在他死后,在他的床头书籍中发现了克劳塞维茨的《关于战争》的副本,并在他自己的著作中作了注释。他对马克思在法国的内战的旁注表明,托洛茨基对他的对手的战略天才的挑战是多么有根据,很难理解为什么官方如此重视列宁在俄罗斯的革命战略,除非它是为了贬低托洛茨基 .。列宁在大革命中所扮演的历史角色,使他没有必要被视为伟大的战略家。

十月起义前夕,列宁满怀希望而又不耐烦。托洛茨基被选为彼得格勒苏维埃和革命军事委员会的主席,以及赢得莫斯科苏维埃多数派的支持,终于使他对苏维埃多数派的问题放心了,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 七月。 尽管如此,他仍然对即将在十月最后几天举行的第二次苏维埃代表大会感到焦虑。

“我们不需要获得多数,”托洛茨基说,“不会是多数人必须掌权。” 托洛茨基没有弄错。列宁同意道:“等待确定的多数是幼稚的。” 他本想煽动群众反对克伦斯基政府;他想把俄国埋在无产阶级之下;向全体俄罗斯人民发出起义的信号;出现在苏维埃代表大会上,推翻孟什维克少数派的两位领袖丹和斯科别洛夫;并宣布克伦斯基政府垮台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到来。起义策略没有进入他的脑海,他只是从革命战略的角度思考。

“好吧,”托洛茨基说,“但首先,你必须占领城镇,夺取战略要地,推翻政府。为了做到这一点,必须组织起义并训练突击队,参与者底子要干净;群众是没有用的;一个小团体就够了。”

但是,根据列宁的说法,布尔什维克起义绝不能被指责为投机行为。

“起义,”他说,“决不能建立在阴谋或党派之上,而应该建立在社区的先进部分之上。” 这是第一点。起义必须由全体人民的革命冲动来维持。这是第二点。起义必须在革命浪潮的高潮处爆发:这是第三点。这三点标志着马克思主义与纯思辨的区别。

“很好,”托洛茨基说,“但是全体民众对于起义来说太麻烦了。 只需要一个小团体,以及冷血、暴力、训练有素的起义策略。”

列宁承认:“我们必须把我们所有的部队都扔进工厂和军营。他们必须站在那里,因为那里是关键点,是革命的锚。在那里,革命过程必须用火热的语言来解释、发展和挑战:完全接受这个(我们)的议题,否则起义!”

“很好,”托洛茨基说,“但是当我们的纲领被群众接受时,起义仍有待组织。我们必须利用工厂和军营寻找可靠和勇敢的追随者。我们需要的不是大批工人、逃兵和逃犯,而是突击队。”

“如果我们要以马克思主义者的身份,即作为一种艺术来进行革命,”列宁同意道,“我们还必须毫不拖延地组织起义军的总参谋部,分配我们的力量,发动我们忠诚的突击团占领最突出的阵地,包围亚历山德拉剧院,占领彼得和保罗要塞,逮捕总参谋部和政府成员,攻击立宪民主党和哥萨克人,而不是允许敌人要渗透到镇中心,我们必须动员武装工人,召集他们到开会,同时接管电话和电报局,将我们的叛乱总参谋部驻扎在电话局并保持其运作,通过电话与进行武装斗争的所有工厂、团和地点联系。”

“非常好,”托洛茨基说,“但是…”

“这一切都只是近似的,”列宁承认,“但我急于证明,在现阶段,如果不将革命视为一种行动,我们就无法保持对马克思的忠诚。你知道马克思制定这种行动的主要规则。

当这些规则应用于俄罗斯目前的局势时就意味着:尽可能迅速和突然地对彼得格勒发动全面进攻;从里到外,从芬兰的工人区,从雷瓦尔和喀琅施塔得进攻;占领港口舰队;我们的军队人数必须远远高于政府军队,至少 20,000人 。

我们必须集结我们的三支主要力量,即水兵、工人和陆军,接管电话和电报局、车站和桥梁,并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它们。我们必须在我们的进攻方中招募最顽强的人组成分队,他们的职责是占领所有重要的桥梁并参加每一次决定性的交战。我们还必须组成手持步枪和手榴弹的工人武装队,包围占领敌阵地、军校、电话和电报局。俄国和世界革命的胜利取决于两三天的斗争。”

“这一切都很合理,”托洛茨基说,“但它太复杂了。

这计划太庞大,是一个涉及面太广的战略。这不再是起义,而是一场战争。只是为了占领彼得格勒,无需从芬兰调兵,从远处调人很容易遭遇事故而不得不被耽误。而且为了夺取亚历山德拉剧院,来自雷瓦尔或喀琅施塔得的 20,000 人部队也远远超过了要求。

就战略而言,马克思本人可能会被科尔尼洛夫超越。我们必须采用集中战术,在人少的狭小空间内移动,集中精力于主要目标,猛烈直击。我不认为这很复杂。危险的事情总是极其简单的。为了成功,人不能将未来赌在未知的环境上,要快准狠。起义是一种无声的机器。你的策略需要太多有利的环境。起义什么都不需要。它是自给自足的。”

“你的策略非常简单,”列宁说:“只有一条规则:成功,你更喜欢拿破仑而不是克伦斯基,不是吗?”

我归于列宁的话不是虚构的。在他 1917 年 10 月写给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委员会的信中,这些话被逐字逐句地找到了。

那些熟悉列宁所有著作的人,尤其是他关于 1905 年革命期间莫斯科十二月起义技术的笔记的人,一定会惊讶地发现他关于起义的策略和技术的想法是多么天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左翼社会党人 2022-8-27 22:06
我当时出于系统字数限制分为三部分发表,你生成文章的时候只传了第一部分
左翼社会党人 2022-8-27 22:03
@远航一号  【原作者】我已经注明了是“Curzio Malaparte”,不是我,你改一下
远航一号 2022-8-27 22:00
已经生成

不过,“布尔什维克政变”的说法是错误的。是对十月革命的贬低和污蔑。
左翼社会党人 2022-8-27 19:23
本帖最后由 左翼社会党人 于 2022-8-27 19:35 编辑

远航一号可否考虑一下把这篇 生成文章至【红色参考】或【红色春秋】?
左翼社会党人 2022-8-27 19:18
本帖最后由 左翼社会党人 于 2022-8-27 19:18 编辑

原著《The Technique Of Revolution》
作者:Curzio Malaparte
翻译:欧吉桑&异乡宣礼员
校对/编辑:石龙敬&异乡宣礼员
发布者:野草学社
来源: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6803341?spm_id_from=333.1007.0.0

左翼社会党人 2022-8-27 19:16
过去十天里,托洛茨基的士兵一直在镇中心排练。安东诺夫-奥弗申柯(Antonov Ovseienko)组织了这些战术演习,政变彩排,在光天化日之下,街道上到处都是人,尤其是在政府中具有最大战略意义的圆形建筑和政治据点。

警察和军事当局对无产阶级群众突然起义的想法非常关心,以至于他们没有注意到安东诺夫-奥弗申柯的队伍在活动。在如此广泛的混乱中,谁会注意到那一小群手无寸铁的工人;那些在电话和电报局的走廊里、在中央邮局、在政府机关和总司令部里走来走去的士兵和水手们,注意着办公室的布置,看看电话和电灯是如何安装的。他们想象并记住了这些建筑物的平面图,并研究了突然进入它们的方法。他们计算成功的机会,估计反抗力量,并在为政府服务的防御组织中寻找阻力最小的地方、最薄弱和最脆弱的地方。在普遍的混乱中,谁会注意到一些三四个水手,几个士兵,或者一个在一些建筑物周围徘徊的流浪工人,进去爬楼梯。见面时连看都不看一眼的人。没有人怀疑这些人会服从精确而详细的命令,执行计划或进行针对国家防御战略要地的演习。后来,赤卫队将有效地进行攻击,因为他们在战斗即将开始的地方进行了无形的演习。

托洛茨基成功地掌握了该镇技术服务的计划。  德边科的水手在两名工程师和机舱技师的帮助下,掌握了地下燃气管道、水管、电力电缆以及电话和电报系统。其中两人探查了总参总部下的排水沟。必须在几分钟内使整个地区甚至只是一排房屋的被分割开;因此,托洛茨基将城镇划分为几个部分,确定哪些是战略要地,然后将工作逐个部分地分配给士兵和熟练工人的小组。

技术专家和士兵一样是必要的。占领莫斯科火车站被分配给两个小队,由 25 名拉脱维亚士兵、2 名水手和 10 名铁路人员组成。三组水手、工人和铁路官员,总共 160 人,奉命接管华沙的车站。为夺取其他驻地,德边科分配了多个小队,每个小队 20 人。每个小队都有一名电报员控制铁路线上的行动。  10月21日,在与演习密切相关的安东诺夫-奥弗申柯的指挥下,各组对火车站的占领进行了排练,总的排练井井有条,每一个细节都准确无误。那天,三名水手前往港口附近的主电厂:由市技术服务部门管理的电厂甚至没有看守。经理问水手们,他们是不是他让广场指挥官派来的人。在过去的五天里,他一直想要一个守卫。他们说是,于是三名水手接管了电厂的防御,以防发生叛乱。同样的,几伙机舱技工接管了另外三个市政工厂。

克伦斯基的警察和军事当局特别关注国家官方和政治组织的防御:政府办公室、共和党委员会所在的玛丽亚宫、杜马所在地塔夫里宫、冬宫和总司令部。当托洛茨基发现这个错误时,他决定只攻击国家和市政府的技术部门。起义对他来说只是技术问题。  “为了推翻现代国家,”他说,“你需要一个突击队、技术专家和由工程师领导的武装团体。”

在托洛茨基理性地组织政变的同时,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委员会忙于组织无产阶级革命。斯大林、斯维尔德洛夫、布布罗夫、乌里茨基和捷尔任斯基,制定总起义计划的委员会成员几乎都公开敌视托洛茨基。这些人对托洛茨基计划的起义没有信心,十年后,斯大林将十月政变的功劳归于他们。毕竟托洛茨基的千人团有什么用呢?军校学生们可以很容易地对付他们。党的任务当然是唤醒无产阶级群众,唤醒普提洛夫和维堡工厂的成千上万的雇员,唤醒彼得格勒卫戍部队中的大批逃兵和布尔什维克同情者,应该激起这些人反对政府。必须开始一场伟大的叛乱。托洛茨基和他的突击队似乎既无用又危险。



委员会对革命的看法与克伦斯基的看法大致相同,主要是关于警察的问题。而且,奇怪的是,后来创建布尔什维克警察(后来被称为契卡)的人属于这个委员会。捷尔任斯基脸色苍白,焦虑不安,他研究了克伦斯基政府的防御,并决定了进攻计划。他是托洛茨基所有批评者中最可怕、最奸诈的人,即便他是那么的疯狂却像个女人一样害羞。他甚至不肯看一眼自己的手,看看有没有沾染上他的暴行。捷尔任斯基在 1926 年起诉托洛茨基期间死于替补席上。

政变前夕,托洛茨基告诉捷尔任斯基,起义部队必须完全无视克伦斯基政府;主要是夺取国家,而不是用机关枪与政府作战;共和委员会、各部委和杜马在起义策略中发挥不了重要的作用,不应成为武装叛乱的目标;国家的关键不在于其政治和秘书组织,也不在于塔夫里宫、玛丽亚宫或冬宫,而在于其技术服务,例如发电站、电话和电报局、港口、煤气厂和水源。捷尔任斯基回答说,必须计划起义以预测敌人的行动,并且必须在他的据点攻击后者。

“我们必须攻击政府,并在它捍卫国家的地方击败它。如果敌人撤退到政府办公室、玛丽亚、塔夫里或冬宫,他必须被赶出他们。为了控制国家,”捷尔任斯基说,“我们必须让群众反对政府。”

委员会的起义计划中最重要的是工会的中立性。如果没有大罢工的帮助,国家真的会被推翻吗?“不,”中央委员会和委员会都说,“罢工必须从让群众参加起义本身开始。总起义的策略而不是孤立的起义策略将使我们有可能向群众投掷反对政府并推动总罢工。  “总罢工是不必要的,”托洛茨基回答。  “彼得格勒的混乱对我们的目的来说比总罢工更有用。当普遍的解体使国家瘫痪时,政府就无法应对暴动。既然我们不能依靠罢工,我们就依靠混乱。”

据说委员会反对托洛茨基的策略,理由是他对局势的看法过于乐观。事实上,托洛茨基倾向于悲观。他认为情况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严重。他不相信群众,而且很清楚起义必须由少数人发起。动员群众参加真正的反政府斗争的思想来推动总罢工是一种幻想。起义只能由少数人发起。托洛茨基坚信,如果总罢工爆发,它将直接针对布尔什维克,为了防止这样的总罢工,必须立即夺取政权。随后的事件证明托洛茨基是对的。当铁路工作人员、邮政、电报和电话文员、政府机关秘书处和公共服务部门的雇员下班时,为时已晚。列宁已经掌权:托洛茨基打破了总罢工的基础。

中央委员会对托洛茨基策略的反对是一个悖论,可能会危及起义的成功。在政变前夕,有两个总部、两个行动计划和两个不同的目标。委员会依靠工人、逃兵和群众,想夺取政府以夺取国家。托洛茨基依靠大约一千人,想要夺取国家以推翻政府。马克思本人也许会认为这种情况对委员会的计划比对托洛茨基的计划更有利。但托洛茨基曾说过:“起义不需要有利的环境。”

10 月 24 日,托洛茨基在大白天发动了进攻。作战计划是由帝国军队前军官安东诺夫-奥弗申柯制定的,他也被称为数学家、棋手、革命者和流放者。列宁在谈到托洛茨基的战术时,曾说过只有像安东诺夫-奥弗申柯这样的棋手才能组织起义。

安东诺夫-奥弗申柯的表情忧郁而不健康。他长得很像雾月十八日以前的拿破仑,长发披散在肩上:但他的眼睛毫无生气,苍白的瘦脸是一个悲伤和不健康的人的脸。安东诺夫-奥弗申柯正在布尔什维克党总司令部斯莫尔尼学院顶层的一个小房间里,在彼得格勒的地形图上下棋。在他下方,在下一层,委员会开会确定总暴动的日期。委员会几乎没有想到托洛茨基已经发动了进攻。只有列宁在最后一刻才被告知托洛茨基的突然决定。委员会信守列宁的话:他不是说2号和24号都太早了,26号太晚了吗?委员会刚开会确定日期,波德沃伊斯基 就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消息。托洛茨基的士兵已经占领了主要的电报局和涅瓦河大桥。为了确保城市中心和维堡工人区之间的交通线路,必须保留这些桥梁。 德边科的水手们已经占领了市政发电站、煤气厂和火车站。事情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和秩序发生。大约五十名警察和士兵在大楼前排成一排,守卫着总电报局。那些被称为“秩序和保护服务”的防御策略证明了警察措施的不足,当针对反抗的人群而不是针对少数坚定的战士时,这种策略可能会产生良好的效果。

但面对突然袭击,警察的措施毫无用处。德边科的三名水手参加了“隐形演习”并且已经了解了地面,进入了那些正在防守的人中,直接进入了办公室。他们从窗户向街上扔了几颗手榴弹,成功地在警察和士兵中制造了混乱。两队水手拿着机关枪在总电报局占据了他们的位置。第三个小队,部署在对面的房子里,准备通过向袭击者的后方射击来应对可能的反击。斯莫尔尼研究所与在该镇不同地区工作的各个团体之间的通信由装甲车保证。机关枪藏在主要十字路口的房屋中:飞行小队监视着那些忠于克伦斯基的部队营房。

那天晚上六点左右,安东诺夫-奥弗申柯比平时脸色苍白,但面带微笑,走进斯莫尔尼研究所列宁的房间。

“结束了,”他说。政府成员对这些事件一无所知,在冬宫避难,由几个立宪民主党连和一个女兵营保卫。克伦斯基逃走了。他们说他在前线集结军队,向彼得格勒进军。整个人群涌上街头,急切地等待消息。商店、咖啡馆、餐馆、电影院和剧院都开门营业;有轨电车上挤满了武装士兵和工人,涅夫斯基大街上的一大群人像一条大河一样流淌。每个人都在谈论、讨论和诅咒政府或布尔什维克。

最疯狂的谣言从一个群体传到另一个群体:克伦斯基死了,孟什维克的头目在塔夫里宫前被枪杀;列宁坐在冬宫沙皇的房间里。

一大群人从涅夫斯基大街、戈罗科夫斯卡亚大街和沃斯内森斯基大街(在金钟交汇的三条大道)不断涌向亚历山大花园,看红旗是否已经在冬宫飘扬。当人群看到立宪民主党人保卫宫殿时,他们退缩了。机关枪、灯火通明的窗户、空无一人的广场,以及总司令部前的发动机,都是令人不安的景象。众人远远的看着,没有掌握情况。列宁呢?他在哪里?布尔什维克在哪里?

与此同时,他们的反对者,无论是自由党、反动党、孟什维克还是社会党,都无法掌握局势。他们拒绝相信布尔什维克已经占领了国家。他们认为这些谣言可能是由斯莫尔尼学院的代理人传播的:事实上,政府办公室只是作为预防措施搬进冬宫;如果当天的消息是正确的,那么就没有政变,而是发生了一系列或多或少成功的武装袭击(尚不清楚)对国家和城镇公共服务的组织。

立法、政治和行政机构仍掌握在克伦斯基手中。  塔夫里和玛丽亚宫殿,以及各部委甚至都没有受到攻击。 这种情况肯定是自相矛盾的:以前从来没有起义声称已经占领了国家而不攻击政府。布尔什维克似乎并不关心政府。为什么没有接管政府办公室?一个人可以在不控制国家行政机构的情况下掌握国家并统治俄罗斯吗?布尔什维克当然占领了所有的公共服务,但克伦斯基并没有辞职。他仍然是政府首脑,即使目前公共服务、铁路、发电厂、电话、电报和邮局、国家银行以及煤炭、石油和粮食仓库不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如果事实上,冬宫的大臣们无法执政;政府办公室不工作,政府与俄罗斯其他地区隔绝,一切通讯手段都掌握在布尔什维克手中。郊区的所有道路都设置了路障;没有人可以离开城市。总司令部被切断。布尔什维克接管了主要的无线电报站;赤卫队驻扎在彼得和保罗要塞,彼得格勒守备部队的一些团已经在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命令下行动。必须立即采取行动。为什么总参谋部闲着?据说它正在等待向首都进军的克拉斯诺夫的军队。已经采取了保卫政府所需的一切措施。如果布尔什维克还没有决定攻击政府,那一定意味着他们还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地位足以这样做。一切还没有失去。


第二天,即 10 月 25 日,在斯莫尔尼学院举行的第二届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开幕式上,托洛茨基命令安东诺夫-奥弗申柯攻击克伦斯基的部长们避难的冬宫,现在的问题是,布尔什维克会赢得多数席位吗?

仅仅因为布尔什维克已经占领了这个国家,全俄罗斯的苏维埃都不会相信起义已经成功。必须告诉他们布尔什维克俘虏了政府成员。托洛茨基对列宁说:“这是使中央委员会和委员会相信政变没有失败的唯一方法。”

列宁回答说:“你下定决心已经很晚了。”

托洛茨基回答说:“在我确信驻军不会来营救政府之前,我无法攻击政府,我不得不给士兵们时间来我们这边。现在只有立宪民主党人保持其忠诚。”

然后,列宁戴着假发,没有胡须,伪装成工人,离开他的藏身之处,前往斯莫尔尼学院参加苏维埃代表大会。这是他一生中最悲伤的时刻,因为他认为起义失败了。像中央委员会,委员会。列宁和代表大会的大部分代表都需要证明政府垮台和红兵俘虏克伦斯基部长们的证据。他不信任托洛茨基的骄傲、自信和鲁莽的诡计。托洛茨基不是老近卫军的成员,他不是绝对可靠的布尔什维克,而是后来加入党的新兵。“我不是十二使徒之一,”托洛茨基说,“但我更像是第一个向外邦人传教的圣保罗。”

列宁从未被托洛茨基深深吸引。托洛茨基通常不受欢迎。他的口才令人怀疑。他有一种危险的天赋,可以动摇群众并发动叛乱。他可以分裂一个党,发明一个异端——但是,无论多么不受待见,他都是他们需要的人。列宁早就注意到托洛茨基喜欢历史比较。当他在会议或集会上发言或参加党的一场辩论时,他经常提到克伦威尔的清教徒起义或法国大革命。必须提防有人以法国大革命的人物和事件的标准来判断和估计布尔什维克革命的人物和事件,列宁永远不会忘记托洛茨基是如何从克雷斯蒂监狱出来后立即进入彼得格勒的苏维埃,并在一场激烈的演讲中主张需要一个雅各宾派的恐怖统治。

“断头台通向拿破仑,”孟什维克冲他喊道。  “比起克伦斯基,我更喜欢拿破仑,”托洛茨基回答道。列宁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答案。捷尔任斯基后来常这样评价托洛茨基:“他喜欢拿破仑胜过喜欢列宁。”

第二次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正在斯莫尔尼学院的大厅里开会,在隔壁的房间里,列宁和托洛茨基坐在一张堆满文件和期刊的桌子旁。

列宁的一卷假发垂在他的额头上。看到如此荒谬的伪装,托洛茨基忍不住笑了。他认为列宁是时候脱下假发了,因为已经没有危险了。起义取得了胜利,列宁是俄罗斯实际上的统治者,现在他可以留胡子,摘下假发,在公众面前露面。孟什维克多数派的两位领导人丹和斯科别洛夫在前往大会堂的路上经过列宁面前时,看到那个戴着假发的乡下小演员,他们只交换了一个眼神,脸色就立刻变得更加苍白,他们似乎认为他是可以彻底歼灭神圣俄罗斯的人。“一切都结束了,”丹轻声对斯科别洛夫说。

“你怎么还伪装?” 托洛茨基问列宁。“那些赢了的人通常不会隐藏自己。” 列宁半眯着眼睛打量着他,嘴角只挂着讽刺的笑容。谁赢了?这就是问题所在。远处不时能听到炮火的隆隆声和机关枪的轰隆隆声。停泊在涅瓦河上的巡洋舰阿芙乐尔号刚刚向冬宫开火,以支援攻击它的士兵。

德边科现在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他很高,蓝眼睛,他的脸被柔软的金色头发框住:喀琅施塔得的水手和柯伦泰夫人都爱他,因为他透明的眼睛和他的残忍。德边科带来了安安东诺夫-奥弗申柯的赤卫队闯入冬宫的消息,克伦斯基的部长们已经是布尔什维克的俘虏,政府已经垮台。

“终于!” 列宁喊道。  “你迟到了 124 小时,”托洛茨基回答。列宁摘下假发,用手抚过额头。  (H. G. Wells 曾经说过列宁的头骨与贝尔福勋爵的头骨形状相同。)“来吧,”列宁说,走进国会大厅。托洛茨基默默地跟在后面。他看上去很疲倦,一种睡意使他钢铁般的眼睛黯淡了下来。

卢那察尔斯基 (Lunacharski) 宣称托洛茨基在起义期间让他想起了莱顿瓶。现在政府倒台了,列宁摘下假发,戴上面具。政变虽然是托洛茨基的壮举。但从中获利的人,是列宁。托洛茨基默默地跟着他后面走着,一直带着怀疑的微笑,直到列宁死后才变得温和起来。

左翼社会党人 2022-8-27 19:14
1917 年 10 月前夕。但不能忘记,在七月的尝试失败后,只有他和托洛茨基并没有忘记革命战略的主要目标,即政变。

经过一番动摇(7月份,布尔什维克党只有一个目标,它具有议会性质:在苏维埃中获得多数席位),正如卢纳察尔斯基所说,起义的想法已成为列宁所有活动的驱动力。

但在七月之后他为了避免落入克伦斯基之手而在芬兰逗留期间,他所有的活动都集中在理论上为革命做准备。似乎没有其他解释可以解释他计划对彼得格勒发动军事进攻并得到镇内赤卫队支持的天真的计划。进攻将在灾难中结束。如果列宁的战略失败,那么起义也会失败,赤卫队会在彼得格勒的街道上被屠杀。因此他不得不从远处跟踪事态的发展,但是列宁无法掌握情况的所有细节。尽管如此,他比反对立即起义的某些党中央委员更清楚地看到了革命的主要趋势。

“等待是犯罪,”他写信给彼得格勒和莫斯科的布尔什维克委员会。

尽管在 10 月 10 日的中央委员会会议上,刚从芬兰回来的列宁出席了会议,几乎一致投票赞成起义(只有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反对),但在某些党员中仍然存在秘密的反对意见。

委员会中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是唯一公开抗议立即起义的成员,但他们的反对意见与许多其他人暗中鼓吹的反对意见完全相同。

那些私下不同意列宁决定的人把他们所有的仇恨都寄托在托洛茨基身上,因为托洛茨基是“没有吸引力的托洛茨基”,他是布尔什维克队伍的新成员,他的骄傲开始在列宁的团体中引起很大的嫉妒和注视。

那些日子里,列宁躲在彼得格勒郊区,在不脱离整个局势的情况下,仔细观察托洛茨基的对手的阴谋。在这样的时刻,任何形式的优柔寡断对革命都是致命的。在 10 月 17 日给中央委员会的一封信中,列宁最有力地抵制了来自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的批评,他们的论点旨在揭露托洛茨基的错误。

他们说:“没有群众的合作,没有总罢工的支持,起义只会是黑暗中的一次跳跃,注定要失败。托洛茨基的策略纯属赌博。马克思主义政党不能将起义问题与军事阴谋问题联系起来。”

在 10 月 17 日的信中,列宁为托洛茨基的策略辩护:“托洛茨基没有玩弄布朗基的思想,”他说。“军事阴谋只有在不是由特定阶级的政党组织,而且组织者无视总体政治形势,特别是国际形势的情况下,才是这种游戏。军事阴谋与武装起义的艺术有着天壤之别,从各个角度来看都是可悲的。”

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可能会回答:“托洛茨基不是一直在重复说起义必须无视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状况吗?他不是一直在说总罢工是共产主义政变的主要因素之一吗?如果工会不在我们身边,而是在敌人的阵营中,工会的合作和总罢工的宣布怎么能依靠呢?他们会攻击我们。我们甚至不直接与铁路人员谈判。在他们的执行委员会中,只有四十名成员之有两名布尔什维克。没有工会的帮助,没有总罢工的支持,我们怎么能赢?”

这些反对意见影响很大:列宁只能以他不可动摇的决定来应对这些反对意见。

但是托洛茨基笑了:他很冷静。”起义,”他说,“不是一门艺术,而是一个引擎。需要技术专家来启动它,只有他们才能阻止它。”

托洛茨基的突击队由一千名工人、士兵和水手组成。

这家公司的人选是从普蒂洛夫和维堡工厂的工人、波罗的海舰队的水手和拉脱维亚军团的士兵中招募的。

在安东诺夫-奥弗申柯的命令下,这些红军花了十天时间在镇中心进行一系列“隐形演习”。在挤满街头的逃兵人群中,在政府大楼和办公室,在总司令部,在邮局,电话和电报局,在车站,军营和总局,混乱中 在城市的技术服务中,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徒手实验起义战术。他们由三四个人组成的小队被忽视了。

托洛茨基在 1917 年 10 月政变期间首次展示“隐形策略”起义行动的做法,现在已成为第三国际革命战略的一部分。托洛茨基应用的原则都在共产国际的手册中陈述和发展。在莫斯科的中山大学,在教授的科目中,有“隐形演习的战术”,卡拉坎以托洛茨基的经验为指导,在上海得到了如此成功的应用。在莫斯科的中山大学,中国学生正在学习,德国共产党组织每周日都实施的原则,以便接受起义策略的训练:共产党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警察和柏林、德累斯顿和汉堡清醒的市民的眼皮底下活动着。

1917 年 10 月,在政变之前的几天里,反动派、自由派、孟什维克和社会党报刊一直在向公众宣传布尔什维克党的活动,因为布尔什维克党正在公开准备起义。它指责列宁和托洛茨基企图推翻民主共和国,以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中产阶级媒体说,他们并没有试图掩饰他们的犯罪意图,无产阶级革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组织起来的。当布尔什维克领导人向聚集在工厂和军营的工人和士兵群众发表讲话时,他们大声宣布一切准备就绪,革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政府在做什么?为什么没有逮捕列宁、托洛茨基和另一位中央委员会成员?采取了哪些措施来保护俄罗斯免受布尔什维克的威胁?

说克伦斯基政府没有采取保卫国家所需的措施是不正确的。克伦斯基必须尽其所能阻止政变,因此必须得到应有的赞誉。如果庞加莱、劳埃德乔治、麦克唐纳、乔利蒂或施特雷泽曼站在他的位置上,他们就不会采取其他行动。

克伦斯基的防御体系包括使用警察,这些方法一直被威权政府和自由政府所依赖,并且今天仍然被依赖着。但是依赖警察不再能够充分保护国家免受现代起义技术的威胁。克伦斯基的错误是所有将国家防御问题视为警察问题的政府的错误。

那些指责克伦斯基缺乏远见和无能的人忘记了他在七月反对工人和逃兵起义以及八月反对科尔尼洛夫的反动冒险时表现出的技巧和勇气。

8 月,他毫不犹豫地召集布尔什维克,以防止科尔尼洛夫的哥萨克人将二月革命的民主胜利扫地出门。这一次他让列宁大吃一惊:“我们必须提防克伦斯基,”他说,“他不是傻瓜。”

而在 10 月,他不可能采取与以往不同的行动。托洛茨基曾说过,保卫国家是一个方法论问题。此外,在 1917 年 10 月,人们只知道一种方法,无论是克伦斯基、劳埃德乔治、庞加莱还是诺斯克,都只能采用一种方法:依靠警察的经典方法。

为了应对危险,克伦斯基小心翼翼地在冬宫、塔夫里宫、政府机关、电话和电报局以及总司令部驻防了军校学员和忠诚的哥萨克。因此,他在首都内可以依靠的20,000人都被调动起来,以保护国家政治和官僚组织中的战略要地。(这是使托洛茨基受益的错误)其他可靠的部队集结在周边城市——布尔什维克起义要想不被镇压就必须切断这个铁环。他已经采取了一切可能保护政府的措施,立宪民主党小队日夜在镇上巡逻。在十字路口、屋顶上、涅夫斯基大街沿线以及主要街道的每一端,都有成群的机关枪,以防止人们进入广场。军事巡逻队在人群中来回穿梭:装甲车缓缓驶过,在长长的喇叭声中开辟了一条通道。

但是混乱是可怕的。“我的总罢工来了,”托洛茨基对安东诺夫-奥弗申柯说,他指着涅夫斯基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与此同时,克伦斯基并不满足于单纯的警察措施。他启动了整个政治机器。他不仅要团结右翼,而且要通过与左翼达成协议来加倍确定。他最关心的是工会。他知道他们的领导人与布尔什维克意见不一致。这一事实解释了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对托洛茨基起义思想的批评。总罢工是起义不可或缺的因素。没有它,布尔什维克就没有安全感,他们的尝试注定会失败。

托洛茨基将这场革命描述为“打击一个瘫痪的人”。如果起义要成功,彼得格勒的生活就必须因总罢工而瘫痪。工会领导人对布尔什维克不抱同情,但他们有组织的基层成员却倾向于列宁。如果不能赢得群众,那么克伦斯基就希望领导人站在他的一边:他与他们进行谈判,最后,经过斗争,他成功地获得了他们的中立。列宁听说后对托洛茨基说:“加米涅夫是对的。没有总罢工来支持你,你的战术只能失败。”

“我这边有混乱,”托洛茨基回答说,“这比总罢工要好。”

为了掌握托洛茨基的计划,必须了解当时彼得格勒的状况。在二月革命开始时,有大批逃兵离开战壕,涌入首都并投身其中,仿佛他们要摧毁新的自由神殿。在过去的六个月里,他们一直在街道和广场中央露营,衣衫褴褛,肮脏、悲惨、醉酒或饥饿、胆小或凶猛,同样准备反抗或逃跑,他们的心燃烧着对于复仇与和平的渴望。他们在涅夫斯基大道的人行道上,排成一排,旁边是缓慢而汹涌的人流。他们出售武器、宣传单和瓜子,莫斯科火车站前的兹拉门斯卡亚广场上一片混乱:人群冲撞墙壁,又往回涌,然后又重新振作起来,直到它像泡沫一样破裂,在亚历山大三世雕像前的手推车、货车和有轨电车堆在上面挥手,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喧闹声,从远处看,听起来像是一场大屠杀的呼喊声。

在涅夫斯基和利泰尼前景交叉口的丰坦卡桥上,报童们卖掉了他们的报纸:他们高声喊着新闻,关于克伦斯基采取的预防措施,军事革命委员会的公告,苏维埃和市政杜马,波尔科夫尼科夫上校的法令,他指挥广场并威胁要监禁所有逃兵,并禁止示威、集会和斗殴。

街角的工人、士兵、学生、办事员和水手,用最大的声音和挥舞的手势辩论着。在各处的咖啡馆和小酒馆里,人们嘲笑波尔科夫尼科夫上校的宣言,他们假装可以逮捕彼得格勒的 20 万逃兵,假装可以禁止斗殴。冬宫前有两座七十五公分,背着枪身穿长大衣的立宪民主党人紧张地来回踱步。在总参谋部大楼前,两排军用汽车被拉好。在海军部附近的亚历山大花园里,一营妇女围坐在地上,手里拿着堆叠的步枪。

马林斯卡亚广场上挤满了衣衫褴褛、憔悴的工人、水手和逃兵。共和委员会所在的玛丽亚宫的入口处,有一队哥萨克把守着,他们高高的黑色长帽斜搭在一只耳朵上。他们大声说话,抽烟,大笑。站在以撒大教堂顶部的观众可能会看到普蒂洛夫工厂上空的浓烟云,在那里工作的人肩上挂着上膛的步枪。除此之外,芬兰湾,还有罗蒂娜岛的后面,喀琅施塔得,“红色堡垒”,蓝眼睛的水手们正在那里等待德边科的信号,前往援助托洛茨基并屠杀立宪民主党人。

在镇子的另一边,一朵红云笼罩着列宁藏身的维堡郊区里无数的烟囱,他脸色苍白,发烧,戴着假发,使他看起来像一个五流小演员。没有人能把这个没有胡须、假发粘在额头上的人当成能让俄罗斯颤抖的可怕列宁。正是在那里,在维堡的工厂里,托洛茨基的士兵期待着安东诺夫-奥弗申柯的信号。傍晚时分,夜幕一扫街道,武装妇女的队伍就向镇中心移动。那是无产阶级迁徙的节日:大量群众从彼得格勒的一端转移到另一端,然后在往返集会、示威和骚乱的几个小时后回到他们的住处。在军营和工厂开会又开会。

“一切权力归苏维埃!” 演说家沙哑的嗓音被红旗的褶皱淹没。克伦斯基的士兵在屋顶上操作机关枪,一边嚼瓜子向街上拥挤的人群扔瓜子皮,一边听着下面沙哑的声音。

黑暗如乌云一般笼罩着城市,巨大的涅夫斯基大道上,逃兵流向海军部(Admiralty)。有数百名士兵、妇女和工人在喀山大教堂前露营,整个人躺在地上。整个小镇都处于恐惧、混乱和疯狂的阵痛之中。

突然之间,从这群人中涌现出一伙男人,他们手持刀具,因失眠而疯狂,投身于立宪民主党巡逻队和保卫冬宫的女兵营。其他人会闯入房屋,将资产阶级从自己的住所中拉出来,将他困在床上并让他完全清醒。这座城市因起义的热潮而失眠。和麦克白夫人一样,彼得格勒也睡不着了。它的夜晚充满了血腥味。

查看全部评论(7)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10 14:47 , Processed in 0.025008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