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美国资本主义的矛盾和财政危机

2022-10-20 05:53|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32149| 评论: 1|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美国政府部门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从现在的约130%增加到2050年的约210%。如果上述假设的条件不变,长远来说,美国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会在2050年之后一直趋于上升,直至达到13.3倍的天文数字。

美国资本主义的矛盾和财政危机

 

远航一号

 

2008-2009年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以来,大多数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财政状况严重恶化,表现为政府赤字大幅度增加、政府债务大幅度上升。2020年的新冠疫情及随之而来的经济和社会危机进一步加重了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财政危机。下面第一个图说明了自2008-2009年世界经济危机以来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政府债务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趋于上升的情况:

  

 

      如上图所示,自2007年以来,除了德国以外,其它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债务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都大幅度增长。其中,美国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2007年的65%增加到2020年的134%;英国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2007年的53%增加到2020年的144%;法国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2007年的76%增加到2020年的147%;意大利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2007年的110%增加到2020年的184%。日本政府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债台高筑;2019年,日本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227%

财政危机是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各种经济和社会矛盾的综合反映,是“统治者不能照旧统治下去”的具体表现。历史上,罗马帝国、中国封建时代各王朝在覆亡之前,英国和法国的专制君主国在被推翻之前,都曾经爆发长期而尖锐的财政危机。目前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财政危机,可能是这些国家即将爆发革命或者重大社会动荡的前奏。

美国是现在世界上最主要的帝国主义国家。这篇文章着重探讨美国资本主义的矛盾与财政危机,并简单设想一下未来美国财政危机对国际阶级斗争的可能影响。

下面第二个图说明了自2000年以来美国经济中私人部门、政府部门和对外部门(经常账户)财务平衡的状况:

 

 

一个国家的对外部门财务平衡(即经常账户平衡)等于私人部门(包括住户部门和企业部门)财务平衡和政府部门(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财务平衡之和。上图中,政府部门财务平衡用赤字来表示,所以就有:经常账户财务平衡 = 私人部门财务平衡(盈余)- 政府部门赤字。自2000年以来,美国的政府部门赤字一般都显著大于私人部门的盈余,所以美国的经常账户经常处于赤字状态,需要从国外获得资本净流入以弥补经常账户的逆差。

2021年,美国政府部门赤字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2.1%,私人部门盈余为国内生产总值的8.4%,经常账户赤字(逆差)为国内生产总值的3.7%

下面的表概括了美国一般政府部门(包括联邦、州和地方政府)2021年财政收支的情况:

  

美国一般政府部门财政收支,2021

(万亿美元,括号中数字为占国内生产总值%

收入

 

支出

 

个人收入所得税

2.711.4%

政府消费

3.414.4%

企业收入所得税

0.4 1.6%

政府转移支付

4.619.9%

各种间接税

1.7 7.1%

利息支付

0.9 3.7%

社会保险税

1.5 6.6%

政府给企业的补贴

0.5 2.1%

利息收入

0.1 0.5%

政府净投资

0.2 0.7%

其它财产收入

0.1 0.6%

 

 

其它转移收入

0.2 0.9%

 

 

 

 

 

 

收入合计

6.829.0%

支出合计

9.641.1%

 

 

 

 

附:赤字

2.812.1%

 

 

其中:初级赤字

1.9  (8.4%)

 

 

 

与一般人印象中所谓美国是“自由市场经济”典范的印象相反,现代美国资产阶级国家的支出规模庞大,对资本主义国民经济深度干预。2021年,美国各级政府支出的总规模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1%。其中,“政府消费”是用于维持资产阶级国家正常运行的支出(用于支付包括军队在内的政府部门雇员的工资、维护基础设施、更换军事设施和装备等);这些支出,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4%。政府转移支付主要是政府支付的社会保险金(包括给失业人员提供的保险金及给退休人员发放的社会保险金),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0%;这是美国资产阶级政府为了缓和国内阶级矛盾、维持资本主义社会稳定不得不支付的费用。在新冠疫情以前,美国政府给企业部门的补贴很少。新冠疫情后,美国政府给企业部门的补贴增加到约5000亿美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这反映了美国资本主义矛盾的最新发展。美国资产阶级政府在生产性资本积累方面的投入很少,政府净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不到1%

在政府收入方面,随着美国资产阶级统治日益腐朽、阶级矛盾加深,政府税收的绝大部分负担都落在了劳动人民(包括工人阶级和小资产阶级)身上。各项政府收入中,各种间接税(如销售税、增值税、关税、房产税)以及社会保险税(又名“工薪税”)差不多完全由劳动人民负担,个人收入所得税也主要由劳动人民负担;以上各项合计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5%。主要由资本家阶级负担的企业收入所得税仅有不到4000亿美元(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

这样,一方面,美国资产阶级政府在内外矛盾的逼迫下不得不维持庞大的支出,另一方面,资产阶级用各种方法逃避税收负担,而劳动人民缴纳税赋的能力已经达到极限;这就导致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在2021年达到了2.8万亿美元的惊人规模(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2%)。

如果用政府部门的财政赤字减去净利息支付(即利息支付减去利息收入),所得到的结果就是政府部门的“初级财政赤字”。简单地说,政府部门的初级财政赤字就是当政府部门债务为零时也会发生的赤字,可以更好地反映资产阶级政府基础性的收支不平衡的状况。

下面第三个图说明了自2000年以来美国政府部门财政赤字的构成:

 

 

            在过去二十多年的时间里,美国的中央银行(联邦储备委员会)大量增加货币供给(即所谓的“量化宽松”政策),使得利率不断下降。这样,虽然美国政府部门债务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不断上升,但美国政府部门的利息支付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却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始终在4%左右波动。然而,随着美国经济面临着通货膨胀加速的困扰,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被迫提高利率,美国政府利息负担相对稳定的时代很快就要结束了。

      2000年,美国政府部门的初级财政平衡还处于盈余的状态。到了2003年,随着美帝国主义对伊拉克发动侵略战争,美国政府的初级财政平衡已经出现了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2%的赤字。在2009年经济危机期间,美国政府的初级财政平衡逼近国内生产总值的9%。到了奥巴马执政后期和特朗普执政前期,美国政府部门的初级财政赤字一度回落到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左右。2020年,随着新冠危机爆发,初级财政赤字暴涨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1%。在2012-2021年的十年期间,美国政府部门平均的初级财政赤字约为国内生产总值的3.5%

      美国资产阶级政府目前这种财政收支严重失衡的状况还能维持多久呢?这首先要看美国政府部门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在未来变化的趋势。与资产阶级媒体所鼓噪的、被资产阶级驱使的一批所谓技术人士所迷信的相反,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技术进步速度不是在加快,而是在放慢。近年来,美国经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越来越慢。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经济的劳动生产率年平均增长2.0%2001-2010年,美国经济劳动生产率的年平均增长速度下降到1.6%2012-2021年,美国经济劳动生产率的年平均增长速度进一步下降到1.2%。如果假设美国经济未来的劳动生产率年平均增长速度可以大致维持在1.5%,随着美国劳动力队伍增长逐渐放慢,美国经济整体的增长率仍然会趋于下降。

      下面第四个图比较了2000-2021年美国经济在历史上实际的增长率及2022-2050年预期的增长率:

  

 

      预期美国经济的增长率在2025-2035年期间恢复到大约2%,此后即趋于下降,于2050年下降到1.3%。这里说的预期经济增长率,指的是预期的常年平均增长率,不包括遇到经济危机时经济负增长的情况。

      有了预期的未来经济增长率,再加上一些假设 —— 假设未来美国政府部门的初级财政赤字保持在国内生产总值的4%,假设美国政府部门在债务上支付的平均利率是3%(大致相当于美国政府部门近年来在债务上所支付利率的平均水平),再假设未来每年的通货膨胀率是2% —— 据此就可以推算美国政府部门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在未来变化的情况。

      下面第五个图说明了美国政府部门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在历史上以及在未来预期变化的情况:

 

 

      按照上述假设,美国政府部门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从现在的约130%增加到2050年的约210%。如果上述假设的条件不变,长远来说,美国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会在2050年之后一直趋于上升,直至达到13.3倍的天文数字(见尾注*)。当然,这是一种理论上的极端情况。远在达到这样的极端情况之前,如果美国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矛盾的各项基本条件不发生变化,美国资产阶级政府的财政应当早已发生崩溃了。

      2050年来说,如果美国政府部门的债务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1倍,而平均支付的利率仍为3%,美国政府部门每年的利息支付就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6%以上;再加上每年初级财政赤字为国内生产总值的4%,合起来的财政赤字就会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0%。这还是在正常年景平均的财政赤字情况,在经济危机期间财政赤字将更加暴涨。

      上述计算假设通货膨胀率保持在2%的低水平。但是,美国现在已经进入通货膨胀加速的时代,未来的名义利率也势必上升。如果未来美国政府在债务上支付的平均利率达到5%(大致相当于本世纪初美国政府在债务上所支付利率的平均水平),那么,到2050年,美国政府部门每年仅在债务上支付的利息支付就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0.5%,再加上初级财政赤字,总的财政赤字就将接近国内生产总值的15%

      美国政府部门的财政赤字或者要靠向私人部门借贷来解决,或者要靠向国外部门借贷来解决。美国私人部门的财务盈余除了在经济危机期间会大幅度上升以外,在一般的正常年景往往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5%(见上面第二个图)。如果政府部门的财政赤字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5%,而私人部门的财政盈余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5%,美国经济的经常账户赤字就会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10%以上。按照美国经济目前的经济规模,这相当于需要每年从国外吸收2.5万亿美元的资本净流入。历史上,美国经历过的最大规模经常账户赤字是在2006年,当时美国的经常账户赤字超过了8000亿美元,相当于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6%;两年后,美国即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如果美国政府部门的财政赤字既无法通过向私人部门借贷来解决,也无法靠国外资本净流入来解决,美国政府债券将会崩溃,美国资产阶级政府也将陷入无法克服的财政危机。

      上述分析是按照现有趋势推算的结果。实际上,一旦美国资本家意识到美国资产阶级政府的财政危机不可避免,他们就会逐步地减少持有美国联邦政府、州政府以及地方政府的债券,造成债券价格暴跌、利率大幅度上升(利率与债券价格成反比),导致美国财政危机提前爆发。不仅如此,如果国外的资产阶级政府和资本家意识到美国财政危机不可避免,也会主动减少持有美国政府债券和其它美元资产,导致美国可以从国外获得的资本净流入锐减,不足以弥补美国的经常账户赤字,从而引起美元崩溃。

      那么,美国资产阶级政府的财政危机对国际阶级斗争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美国是中国资本主义经济最大的出口市场。由于俄乌战争以及欧洲资本主义面临崩溃,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对欧盟的出口即将受到重创。如果中国再失去美国这个最大的出口市场,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贸易平衡必然由顺差转为逆差。再结合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其它矛盾(红色中国网另有论述),这使得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危机在未来有提前爆发的可能。

      就中国资产阶级政府的财政来说,目前,财政危机仅限于一部分地方政府,中央政府的财政状况暂时稳定。未来,随着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增长显著放缓,而国内外矛盾不断加深,可以预期,中国资产阶级政府也将面临难以克服的财政危机,从而为二十一世纪中国革命的到来准备条件。关于这一问题,红色中国网将在适当时候进一步讨论。

 

* 一个国家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之比的长期理论极限可以用如下公式计算:长期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 = 初级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之比 / (经济增长率 实际利率)。在本文的假设中,美国政府部门未来的初级财政赤字为国内生产总值的4%,未来的经济增长率为1.3%,实际利率(名义利率减通货膨胀率)为1%,所以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之比的理论上限是:4% / 0.3% = 13.3

 

 

2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老王3235 2023-2-25 02:28
美国压迫剥削全世界人民。赶快把我们的黄金要回来,运回来。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22 05:53 , Processed in 0.01547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