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资本主义条件下的两性关系 —— “男权”还是“交换”

2022-11-17 13:56|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1644| 评论: 3|原作者: 蒸馏水、井冈山卫士

摘要: 在男女劳动者中广泛存在的“物化”他人,同时也“物化”自己的观念,只不过反应了阶级社会中男女劳动者的劳动力、身体和性都确实是商品,是“物”这个事实。是社会存在决定了社会意识,而不是相反。
编注:由青岛小伙事件引起的蒸馏水、井冈山卫士和各位网友之间关于中国超高剥削强度资本主义条件下劳动者之间两性关系问题的讨论越来越接近问题的本质了。下面将蒸馏水、井冈山卫士之间最新一组讨论编辑为文章:

蒸馏水问井冈山卫士:

“占有”多个伴侣?
“守节”是一种良知?
“理想中最后的尊严”就是没有婚外情?
对性交权利的垄断构成了男性尊严?(换句话说,男性的尊严建立在对女性身体和性交权利的垄断和统治之上?)

我能不能认为上述引用体现了某种对女性身体的统治意识?

另外,井冈山同志还认为,我们不能在“阶级社会性市场还广泛存在的情况下全盘否定专偶制家庭背景下的‘公序良俗’。因为这些‘公序良俗’,尽管具有压迫性,毕竟是劳动人民在特定阶级斗争环境下追求稳定性生活的利益所在。”

对此,我们应该认识到,在资本主义社会,婚姻和性是扭曲的,不正常的。“建立于资产阶级财产关系基础之上的婚姻,或多或少带有强迫性,因而导致了无数的弊病。”性压抑导致了精神疾病和自杀。没有爱的性也是有害的,因为“人不是动物。仅仅有身体的满足并不够”。“两性的结合是纯粹机械的行为:这样的婚姻是不道德的。”与基于经济束缚的没有爱的婚姻相对应的是卖淫,它“在资本主义世界已经成为一种惯例,如同警察、常备军、教堂和工资控制”。( 奥古斯特·倍倍尔:《妇女与社会主义》)

只要资本主义还存在,女性就“将作为社会实体和性实体而遭受苦难,并且很难说哪一方面的苦难更多”。(莉丝·沃格尔《马克思主义与女性受压迫:趋向统一的理论》)

“资产阶级婚姻腐朽、堕落、肮脏,婚姻关系很难解除,丈夫有自由而妻子受束缚,还有令人厌恶的虚假的性道德”。(列宁《女性解放》)

诚然,要彻底解决婚姻和性压抑的问题需要特定的历史条件,我们寄希望于未来的无产阶级革命,寄希望于无阶级社会之中不存在依附关系的自由恋爱。然而,在当前,这些问题的实践工作仍是重要的。且不说专偶制家庭能在多大程度上有效地保证“稳定性生活”,所谓“公序良俗”,我们就不对其压迫性提出异议、进行抗争吗?至少,需要对性关系上的男权统治意识,“令人厌恶的虚假的性道德”,以及一些男性对女性身体的私有、占有思想进行反思、批判和斗争。这也是无产阶级争取自身解放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井冈山卫士答:
感谢蒸馏水同志的评论。

蒸馏水同志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即现存的对女性身体和性交权力的“占有”。蒸馏水编辑有可能(如果我没有解读错误的话)也认为我的某段评论中也渗透着对女性性交权力的占有观念。

当然,我们都知道不应该“物化”男女劳动者,不应当将女性视为可占有可交换的“性资源”。这是共产主义的道德要求。但是我们在探讨现实中寻在的性关系时,却不能用尚不存在经济基础的共产主义道德来要求不同群众。

首先,女性的性成为某种资源,某种物,并不是男性作为一个整体“物化”了女性。相反,在男女劳动者中广泛存在的“物化”他人,同时也“物化”自己的观念,只不过反应了阶级社会中男女劳动者的劳动力、身体和性都确实是商品,是“物”这个事实。是社会存在决定了社会意识,而不是相反。

第二,中国现实的劳动男女交往的一般方式是,男性使用自己的身体,付出(净)生产劳动,获取货币收入,女性使用自己的身体,付出(净)再生产劳动(包括性劳动),在专偶制家庭内部实现互惠合作,即搬砖小能手网友讲的“搭伙过日子”。当然,既有提供大量再生产劳动的男性,也有大量参与生产劳动的女性,但是用时间利用数据的结果看,确实存在生产劳动交换再生产劳动的一般趋势。在性市场开放的环境下,这种互惠合作关系就算在婚后也面临着竞争,因此哪怕在一般劳动人民的观念中,“找个好人嫁了”、“攒钱娶老婆”、“你赚钱养家、我貌美如花”这种市场交易的“占有”观念也是非常普遍的。

但是,生产劳动和再生产劳动的交换并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性”,一天一结算,谁也不欠谁,而是在长期相处过程中实现的平衡。男性劳动提供的货币收入是以流动形式存在,女性再生产劳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代际再生产劳动,则是一个数十年的工程。尤其是当女性受教育水平提高以后,这种再生产劳动既要教育“投资”,也会大大推迟。因此,不是我们把男性“讨媳妇”当成是“投资”因而侮辱女性,而是再生产劳动本身的时间节奏导致了男性可能需要先支出数年的生产劳动之后才能获得女性的代际再生产劳动。这种先支出生产劳动,再获取再生产劳动的方式,无非就是货币作为支付手段的一种表现。而只要支付存在时空上的分离,就意味着辛苦数年,“耗费青春”而一无所得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与女性结婚生子但是被“净身出户”一样,都是自己的劳动没能获得对方对等劳动的表现。在中国资本主义环境下,许多情侣或者夫妻被迫分居两地,这就导致生产劳动与再生产劳动的时空分离愈发严重。而性市场越开放,这种分离导致的风险就越大。

蒸馏水同志认为,“男性对女性身体的私有”是“令人厌恶的虚假的性道德”的一部分。我百分之百赞同这种看法,在后来提出的三步走性解放策略中我也提出了一些解决这个问题的初步设想。但是我们不能忘了,男性对女性身体中的占有,本质上是男性对女性再生产劳动的占有,女性的身体仅仅是再生产劳动要素。同样,女性对男性生产劳动获取的货币收入的占有,本质上也是对作为生产要素的男性身体的占有。在阶级社会中,作为再生产要素的女性身体,从来也不比作为生产要素的男性身体更加高贵。

此次“为爱冲锋”事件的重点不是女性的身体应该拥有什么抽象的自由,而是这位女性追求的是长期占有(以及统治)男性(作为生产要素的)身体之后,以“性爱自由”为名甩脱再生产劳动,不去履行对等互惠的自由。这位女性在抽象的“性爱自由”的包装下,追求的是榨取男性生产性劳动的,十分具体的“自由”。这种“自由”尽管与自由主义女性主义的自由观相符,但却是无数男女劳动者的朴素的正义观相敌对的。而这种在阶级社会重压之下,追求专偶制度内部互惠合作的精神,就是我们所讲的“公序良俗”。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意识形态 2022-11-17 22:02
如果经济基础不变,那就不会有真正的自由恋爱,有的只是自由约炮
引用 远航一号 2022-11-17 13:58
文章标题是编者起的。如有不当,请蒸馏水、井冈山卫士指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2-11-17 13:57
相关讨论在这里:

http://www.redchinacn.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5477&extra=&page=14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2-7 12:23 , Processed in 0.04637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