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如果“消费不足”真是资本主义的“最终陷阱”,社会革命就遥遥无期了 ... ...

2022-12-16 04:04|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1724| 评论: 12|原作者: 井冈山卫士

摘要: 如果消费不足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唯一困境,那么,只要资产阶级稍稍“聪明”一点,搞一点小恩小惠、社会改良,提高一下工人阶级消费水平,由此引起的一切麻烦不都迎刃而解了吗?许多“社会民主主义者”、“良心自由派”不都是这样主张的吗?
编注:近日,某网友给红色中国网编辑部来信,希望我们谈谈对“消费不足-生产过剩”危机学说(即在资本主义剥削下,劳动人民购买力相对或绝对下降,引起有效需求不足,进而导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观点)的看法。下面是经过编辑的某网友来信以及井冈山卫士代表编辑部写的回信。

某网友:

我们打算将过去一段时间里的辩论经验总结一下,再经过一个时期的理论斗争,把“学院派”的理论支柱一根一根地挖掉,比如中帝论、灌输论、生产过剩-消费不足危机论,以及“官比资反动、资比官进步”或者“国资比私资反动、私资比国资进步”等(例如,私人资本家欠了工资,不是资本家的问题,而是官僚不作为的问题,只要把官僚打倒了就能走向更进步的资本主义)。

现在我们想先重点批判将消费不足-生产过剩危机论照搬到当代中国条件下这种错误倾向。有一批“学院派”左派,实际上是些专门搞证券交易的家伙,经常讲什么2008年以后中国搞“凯恩斯主义”引发滞胀、产能过剩,劳动人民不仅相对贫困化而且绝对贫困化,产能过剩始终越来越严重,然后等“凯恩斯主义”搞不下去了,危机就会爆发。

在我们看来,这部分错误理论对左派的荼毒不亚于中帝论。事实上,自2008年以来,除了新冠疫情引起的短暂衰退以外,中国资本主义尚未爆发重大的危机。听信上述消费不足-生产过剩危机论错误倾向的同志,或者会幻想危机随时可以爆发、很快就会爆发,陷入小资产阶级狂热或盲动;或者久而久之,眼看危机多年来都没有爆发(事实上自2008年以来也没有爆发),而自己岁月蹉跎、青春永逝,又不得不面对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种种现实,于是意志消沉、心灰意冷,直至对马列毛主义事业彻底怀疑动摇。

在资本主义正常发展时期,在革命形势来临以前的相当一个时期,要树立革命胜利的信心,要坚定地确立资本主义必然灭亡、无产阶级必然胜利的信念,而不是凭着一股小资产阶级狂热投机“左派”圈子,必须用科学的方法实实在在地了解中国资本主义的真实的特殊的矛盾(而不是想象的泛泛的矛盾),并且认识这些矛盾怎样为无产阶级革命准备条件。

关于上述问题,请问红色中国网编辑部的同志有什么看法。


井冈山卫士:

某同志,你好!祝贺你们最近在与教条主义、宗派主义、亲帝“左派”的思想理论斗争中取得的成绩。你们坚持原则,有理有节,斗志旺盛,方法得当,打一仗进一步,打击了宗派主义者,团结了越来越多的左派积极分子,也提高了自身的思想理论水平。

关于你提出的“消费不足-生产过剩”危机学说,简单地说,资本主义经济中的生产过剩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在经济危机过程中发生、作为经济危机结果和表现形式的生产过剩,即在危机发生时和萧条时期宏观经济总需求相对于经济的潜在生产能力不足的现象。这是一切资本主义时代经济危机发生之后的必然现象,与经济危机爆发的原因没有必然联系。

第二种生产过剩是作为危机原因的生产过剩,即多年的或长期的总需求不足引起持续的剩余价值实现困难,最终导致危机爆发。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里,长期的总需求不足通常是由工人阶级消费不足引起的。在国际共运史上,由工人阶级消费不足引起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观点早期是在第二国际中流行,后来在斯大林时期成为政治经济学的标准内容,后来又成为各社会主义国家(包括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社会发展史及政治经济学教材的标准内容。概括来说,这种消费不足-生产过剩危机说认为: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决定了,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必然受到越来越残酷的剥削,劳动人民必然绝对贫困化或相对贫困化,这就导致人民大众的消费水平必然落后于整个经济的发展甚至绝对下降,而人民大众消费的相对或绝对不足最终必然导致总需求的不足,直至引起资本主义经济危机。

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随着资本主义的新发展,国际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界早已经认识到消费不足-生产过剩危机倾向只不过是可能导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原因之一,而且对于资本主义来说也不是致命的危机倾向。

今天中国左翼多数的生产过剩论者都会把作为危机结果的生产过剩和作为危机原因的生产过剩搞混。把经济危机本身造成的现象当作是经济危机的原因,甚至把经济危机完全等同于生产过剩。

在极少数能够区分两类生产过剩的人中,多数受过的经济学教育是资产阶级的宏观经济学和粗糙的(原社会主义国家官方版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而他们所学习的资产阶级宏观经济学也往往是由新凯恩斯主义-新兴古典经济学学者编写的反动教材。这些反动教材一直致力于诋毁作为改良主义经济学说并带有一定阶级妥协内容的原版凯恩斯主义。再加上他们自学的内容往往是微信上的财经写手的文章,因此他们会产生这样的思路:一切危机都是生产过剩危机(这一点反映他们对生产过剩不理解),凯恩斯主义只能推迟危机,实行凯恩斯主义政策只会导致生产过剩在将来更加猛烈地爆发(这反映了他们不理解凯恩斯主义在一定历史条件下可以有效抑制资本主义经济不稳定)。还有的“左派”财经写手,从资产阶级经济学中的庸俗货币数量论出发,认为一切扩张性货币政策都必然导致通货膨胀加速,滥用“滞涨”这一词汇,给人们造成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在2008年以后不是在危机中就是在危机边缘挣扎这样的幻觉,从而使得“危机”一词成为耸人听闻、毫无实际意义的夸夸其谈。凡此种种,在左派群众对经济危机以及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真实状况的认识上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对于部分小资产阶级激进分子的狂热盲动以及更多的原小资产阶级激进分子悲观失望、消极迷茫,负有一定的责任。

在极少数中的极少数,他们可能听说过甚至读过“每月评论学派(垄断资本学派)”著名学者保罗·巴兰的《垄断资本》。《垄断资本》的基本观点是垄断资本主义天然存在生产过多经济剩余的趋势,因此资本主义到了垄断阶段始终面临着剩余实现的问题。资产阶级只能通过增加私人投资、增加政府的消费和投资、扩大海外资本输出等方式来暂时吸收这些剩余。然而上述几种剩余吸收的手段又会在未来制造更多的剩余。最终,资产阶级的这些手段将不再够用,从而引发生产过剩的总危机。

这是上世纪五十、六十年代资本主义战后黄金时期部分马克思主义者的判断(到了七十年代,已经被证明不符合实际并在国际马克思主义学界引起很大争议)。放在今天,有些人又将其照搬到中国经济中: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于是中国资产阶级当局出台“四万亿”刺激措施;“四万亿”刺激措施导致产能过剩;于是资产阶级当局推出更多的刺激措施;更多的刺激措施导致房地产泡沫;于是资产阶级当局再推出“X万亿” ...

这种思路至少有如下两个问题。

从逻辑上看,资产阶级国家宏观调控的极限是什么?为什么宏观调控在未来制造了更多的剩余以后,就不能用进一步的宏观调控来治理?为什么过去政府可以提供总需求(投资和消费),而未来就不行?如果说政府不能继续提供总需求是因为受到政府债务规模的限制,那么中国资产阶级以往的宏观调控有没有给中国资本主义经济造成无法承受的债务负担?主张凯恩斯主义扩张政策不可持续的左派写手们有没有做过相应的国际比较?据我们所知,中国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债务加起来现在大约是国内生产总之的70%,而美国和日本的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已经分别达到了130%和230%。如果美国、日本都还没有达到凯恩斯主义政策的极限,中国资本主义为什么就会很快达到极限?

从经验上讲,如果说“凯恩斯主义”只能推迟危机,而被推迟的危机未来只会更激烈地爆发,那么为什么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爆发像三十年代大萧条那样的经济危机?

从阶级斗争的意义来看,如果消费不足危机是资本主义的“命门”,那么,资产阶级永远可以通过扩大总需求来掌握自己的“命门”,社会革命是否爆发完全看资产阶级的心情。试想,如果消费不足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唯一困境,那么,只要资产阶级稍稍“聪明”一点,搞一点小恩小惠、社会改良,提高一下工人阶级消费水平,由此引起的一切麻烦不都迎刃而解了吗?许多“社会民主主义者”、“良心自由派”不都是这样主张的吗?历史上一些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也确实这样做过呀。所以,如果“消费不足-生产过剩”真的是中国资本主义的唯一困境、“最终的陷阱”,那它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困境或陷阱,因为只要资产阶级稍稍“聪明”一点,就可以以微小的代价绕过这个“陷阱”。换句话说,如果我们笃信“消费不足-生产过剩”危机说,那么除非我们相信中国资产阶级真地蠢到无以复加,否则,社会革命必然是遥遥无期。

对于中国的无产阶级和马列毛主义者来说,幸运地是,消费不足-生产过剩并不是中国资本主义的唯一矛盾。中国资本主义的致命矛盾也是半外围条件下中国资本主义的特殊矛盾,由于这种特殊矛盾,决定了中国无产阶级的力量必然不断增长并最终超出中国资本主义可以容纳的狭隘界限。未来中国的无产阶级必然胜利,但这种胜利,不是因为中国无产阶级的绝对贫困化,更不是因为中国无产阶级被资产阶级打得满地找牙,而是因为中国资本主义自身矛盾得发展必然导致中国无产阶级及其同盟军的发展壮大。

以往,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无产阶级必然胜利,红色中国网有过很多论述。如果有网友对于这些论述还不了解,可以先参考这样几篇:

要善于想象革命

试论无产阶级持久战

中国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和阶级斗争


1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sxm 2022-12-16 21:52
本帖最后由 sxm 于 2022-12-16 21:52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12-16 21:41
经验上,利润率下降总是带来投资下降引起的危机

下降的是平均利润率,平均利润率还是正的时候,很多资本 ...

有道理。中国gdp年年涨,小老板却总喊不挣钱可能就是这样吧,至少这几年中档饭店生意不好是看得见的(即使不封控的时候)
远航一号 2022-12-16 21:41
sxm 发表于 2022-12-16 21:25
利润率会下降是确定的,可为何这会成为危机呢?只要没降低到零,就总有的赚啊。 ...

经验上,利润率下降总是带来投资下降引起的危机

下降的是平均利润率,平均利润率还是正的时候,很多资本家的个体利润率已经是负的了;另外随着平均利润率下降,越来越多资本家会担心自己未来利润率可能为负;还有平均利润率常常是用全部剩余价值活财产收入来算的,落实到产业资本家那里,更少。

我还见到过一个研究,有一个国家,平均利润率没有下降,但所有样本企业的中位利润率一直在下降,然后有大量个体利润率为负。
sxm 2022-12-16 21:37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12-16 20:59
关于你的第2点,再分配到一定程度,当然会影响利润率

欧美日六七十年代就是如此

原贴中不是说了么,“资产阶级只能通过增加私人投资、增加政府的消费和投资、扩大海外资本输出等方式来暂时吸收这些剩余。然而上述几种剩余吸收的手段又会在未来制造更多的剩余。最终,资产阶级的这些手段将不再够用,从而引发生产过剩的总危机。”
为何至今仍未爆发我就说不清了,虽然各国负债率确实在上升,但未免升的太慢了,这么多年才涨这点,我感觉起码能涨到500%
sxm 2022-12-16 21:25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12-16 20:59
关于你的第2点,再分配到一定程度,当然会影响利润率

欧美日六七十年代就是如此

利润率会下降是确定的,可为何这会成为危机呢?只要没降低到零,就总有的赚啊。
远航一号 2022-12-16 20:59
sxm 发表于 2022-12-16 18:08
1.资产阶级国家宏观调控的极限是什么?
中国政府负债率确实较低,但中国企业部门负债率高,总杠杆率中美是 ...

关于你的第2点,再分配到一定程度,当然会影响利润率

欧美日六七十年代就是如此

所以那个时候不是总需求不足的危机,是工人阶级斗争力量上升(利润挤压)和资本有机构成上升造成的危机

如上,资产阶级国家应付总需求不足的方法,除了再分配外,可以直接赤字开支(其它辅助手段如刺激消费、投资、出口先不说)
远航一号 2022-12-16 20:52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2-12-16 20:53 编辑
sxm 发表于 2022-12-16 18:08
1.资产阶级国家宏观调控的极限是什么?
中国政府负债率确实较低,但中国企业部门负债率高,总杠杆率中美是 ...

从资金流量表看,中国政府平均支付的利率也不高,不到4%
远航一号 2022-12-16 20:51
sxm 发表于 2022-12-16 18:08
1.资产阶级国家宏观调控的极限是什么?
中国政府负债率确实较低,但中国企业部门负债率高,总杠杆率中美是 ...

这里说的中国政府债务已经是国际口径
远航一号 2022-12-16 20:51
sxm 发表于 2022-12-16 18:08
1.资产阶级国家宏观调控的极限是什么?
中国政府负债率确实较低,但中国企业部门负债率高,总杠杆率中美是 ...

企业负债率的危害最终要通过企业投资表现出来。如果企业投资下降,所引起的总需求不足,原则上总能通过政府支出增加来抵消。

只有讲总需求,最后总要通过居民消费、私人投资、政府支出、净出口四个渠道来体现。
sxm 2022-12-16 18:08
1.资产阶级国家宏观调控的极限是什么?
中国政府负债率确实较低,但中国企业部门负债率高,总杠杆率中美是差不多的(https://zhuanlan.zhihu.com/p/294029363)。企业加了杠杆,政府当然可以少加点。另外很多人说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很多是以公司债名义存在的,比如城投公司借债给政府花,政府替他担保,就是个白手套,这些可能没算进去,我也没研究过这些不太懂。另外,政府能借多少债跟利息率有关,假设政府总是借新还旧(实际正是如此,没见过哪国政府把债还清不借了的),那就只需负担利息成本。日本利率约等于零,借的多负担却不大;中国利率5%左右,负担要大很多的。美国利率之前也很低,现在刚加起来,再看看他怎么办。(我也不懂利率是怎么控制的,感觉货币数量论的人更象是在变魔术而不是搞科学。。。按说利率不该是根据资本平均利润率来定么?)并且各国负债率大多是上升的,越高肯定越危险啊,还是可以期待下崩溃的。
2.那么,只要资产阶级稍稍“聪明”一点,搞一点小恩小惠、社会改良,提高一下工人阶级消费水平,由此引起的一切麻烦不都迎刃而解了吗?
只要他分出的不是全部利润,那过剩产品就总会积累,不过是积累的更慢而已。如果把利润全分了,那他还当资本家干嘛,要么直接搞共产,换个国父名誉;要么退回去搞封建,闭关锁国重农抑商,儒家科举压制科学,只要统治能长久,不发展也无所谓,最后等着被外国洋枪队干死呗。
burning 2022-12-16 12:48
对这个问题一直有些疑惑,能看到这么详细的回答真是太好了
远航一号 2022-12-16 09:26
俞聂 发表于 2022-12-16 09:24
资本积累必须要顺利地走完从资本的“形成”到“实现”的循环,现在中国的资产阶级可以学习历史上欧美资产阶 ...

俞聂网友概括得不错
俞聂 2022-12-16 09:24
资本积累必须要顺利地走完从资本的“形成”到“实现”的循环,现在中国的资产阶级可以学习历史上欧美资产阶级的办法,通过扩张总需求来解决“实现”环节的问题,但由于其处于上不得、下不去的“半外围”地位,世界上已经没有其他区域可以容纳其腾挪转移,因此随着“扩大内需”和“农村剩余劳动力枯竭”,中国资产阶级将在资本的“形成”环节面临日趋激烈的劳资斗争,最终迎来革命。

当然,资产阶级也许会通过缩减生产性投资来缓解矛盾,但这样一来它就在广大劳动人民面前暴露了自身的反动性,最终同样无法避免矛盾日趋激烈。

资本主义经济的三大危机趋势里,资产阶级也许就只对消费不足危机有些手段,而在应对利润挤压危机和积累过剩危机上都难见成效。

查看全部评论(1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2-25 17:18 , Processed in 0.035642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