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简单说说个人经历和宣传、组织工作中的感悟

2023-11-10 08:32| 发布者: 向前向前2007| 查看: 14464| 评论: 4|原作者: 李向前

摘要: 我们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改进针对广大人民群众的宣传。我在打工的时候就争取到一位师傅。个人也在和红中的其他同志交流中不断学习和感悟,我在生活的地区继续学习,也在实践宣传和组织方式。朝海奔腾来翻覆,我待新日耀昆仑。
简述个人经历
先说说我的家庭情况吧,让大家了解了解本人。我外公是某地产集团老总家里面也是条件不差,而我的父亲他靠着娘家的势力年轻时和本地的一些官员多少有点关系,并且我父亲不会避讳这些。从小到大都有和我说这些,那时候的我对这些政治和权势都有些了解,后来爸妈离婚,经历一系列事情,我爸也从一个地产大经理变成了一个跑货的。他的地位变化也让他的思想发生了变化。而那个时候幼小的我便对他们那个时代和过去的一些事情有着很大的兴趣,我便从他口中了解到了下岗、改开时期底层的社会混乱、黑社会之类的。更重要的是对于一些历史人物的评价(与教科书截然不同的)。但他这个人还是带有那种资产阶级的那种腐朽思想,更多的事和顿悟是我自己慢慢通过各种方法了解和感悟到的。而我的奶奶也对我有很大的影响。我姥爷是国民党军官、当时在上海的大地主,各种因素导致我奶奶那个时候进了劳改营,在那里面她经历了许多,我也听过她讲的许多关于过去历史的故事。家庭的影响下,那时的我也在寻找答案,这个社会各种问题的答案。

后来本人在初中时期的学校结识了一些同样的朋友,他们也有相同的问题。也在那个时候他们的讨论下和我个人本身在教科书里面对其的兴趣的情况下,我买了一本《共产党宣言》。我发现教科书里面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什么的有点模糊不清。这下子激起我们兴趣,为了能够理解这整本宣言,我开始查资料。什么空想社会主义、蒲鲁东、共产国际等等。后来的我可能和大部分同志一样,开始了解了马克思主义,学习了很多关于马克思主义的知识。一开始的我也只是从一些大学教科书里面了解,再到后来我看了更多原著,有些看不懂的我会去查资料,再到后来了解了其哲学体系思想,也是遇到了一个喜欢哲学的同学。她教我认识和理解古希腊哲学家的思想,还有那些西方经典哲学家,这其中就包括那些德国古典哲学家。

不知不觉我就快到初三了,后面我就和很多学生一样开始卷了嘛。在各种压力下,我突然开始思考这个社会,为什么这个社会、老师教的和我想的有些不一样,总而言之我就开始“悟道”了嘛。也不多说废话,从那段时间开始我就像一个热血沸腾的青年一样希望能够让这个社会得到改变。那个时候也结交了一个同志,他和我一起讨论社会主义和哲学、毛泽东思想等等,我在网络上也聊哲学认识了一帮人,他们在聊哲学时说了左翼、中国工人的现状,还有文革时期的历史。后来嘛,我自己通过一些资料了解到那段时间的发生了什么,也看了一些人编写的资料。机缘巧合下认识了红中网,也读了许多篇李老师的文章,渐渐的我度过了初中生涯。

组织、宣传工作中的感悟
先说组织。到了高中我通过我们这的学生墙认识了一个同志,他在我们这的一中建立了一个马克思主义读书会。在他的介绍下我开始接触到学生群体的组织。他们组织形式就是拉一群人进一个群,然而没过多久问题就出来了。有个别人开始犯一些毛病,也就是那种搞网上公开冲塔的言论。这件事甚至惊动了学校了,幸好学校只是警告没有再追究。他后来在我的建议下就开始对一些人进行所谓的“查成分”也就是问问题、看看在群里一段时间的发言情况。不过这个“组织”变得大家都很忙的样子,没有写什么东西也没有讨论什么,这样一搞这个所谓读书会最后就解散了。这件事结束之后,我又当上了一个“政经哲学交流群”的管理员,一开始群里也是一堆乐子人搞冲塔的,吵闹了很久。后来他们也要搞“查成分”,也是定了一些群规,违反规定的踢群,这个群倒是稳定起来。然后群里面互相之间就是发发文章资料之类的,后来群主觉得搞这些组织没用也就解散了。

有一天我和一位红中的同志,聊了聊关于组织的事。他说没有必要搞这些什么读书会、交流群什么的。我后面思考了一下,这些打着名号的群只会更容易暴露自己,而资料什么的只要互相询问传递就行,而且更多时候学习要靠我们个人的自觉,也要考虑到在当今现状下大家的时间精力。所以现阶段其实只要我们有同志可信的联系方式就行,一个同学能够联系一两个个同志,一两个的同志又能联系到更多同志,就像树状图一样不断延伸联系,而群也就只是我们之间能有个比较快速广泛联系的方式,以同学朋友之间关系为名义照应的群,可以根据情况随时存在或消失。而且通过各个同志之间的各种各样的联系方式(QQ,微信,线下之类的)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互相询问教教对方,形成“人带人”的方式。

再说宣传。我一开始的宣传也是处处碰壁,和大家聊马克思主义、聊文革、红中。有的人不感兴趣、有的人当乐子、有的人感觉我们极端、有的人直接用中特理论反驳。再到后来我发现其实没有必要上来就说这些,搞话术讲故事。而是应该和我们可以宣传争取的对象搞共情,我们可以聊人生理想、聊儿时家常,再聊我们的学习生活,聊聊我们的不堪。(比如今天的学习任务有多重啊,为啥我们的人生被高考界定)再带入自己的看法和理论,清清楚楚的让人理解,宣传对象如果表达自己的不同看法 不用着急否定与反驳而是表示自己的理解,再多多冷静的说自己的分析。多聊多争取。

这一套我们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改进针对广大人民群众。我在打工的时候就争取到一位师傅(有时间会发文章细说) 我个人呢也是在和红中的其他同志交流中不断学习和感悟,现在我也在生活的地区继续学习,也在实践宣传和组织方式。希望各位能够坚持学习实践。

朝海奔腾来翻覆,我待新日耀昆仑。
                                                                                                                                                                  李向前
18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8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老王3235 2023-11-15 06:38
支持你!让我看到了希望。
引用 李方舟 2023-11-14 08:56
在威权资本主义正常发展阶段,不论是左翼还是右翼都不可能通过暴动去推翻它的反动统治。但别忘了中特自己就在制造一系列社会矛盾。只要中特打造的社会存在不变,“特色一代”的社会意识就不会变。让中特自己教育人吧,我们没必要急着输出。它自会证明自己外厉内荏、外强中干的。我们只做客观事物的分析者,只是我们用的是马哲,用的是唯物辩证法。
引用 还是公平 2023-11-11 10:33
只有革命的现实才能使人开悟和振奋。
乐不眠: 泪目,初中就上道了,我初中虽然相信社会主义,可那时候还是个愤愤不平的自由派(应该是吧,虽然我相信毛主席,相信社会主义,但只是下意识的,你要我剖析里面的 ...
引用 乐不眠 2023-11-10 23:36
泪目,初中就上道了,我初中虽然相信社会主义,可那时候还是个愤愤不平的自由派(应该是吧,虽然我相信毛主席,相信社会主义,但只是下意识的,你要我剖析里面的根据,我那时候可能会说私有制比公有制好。),而且周围的同学大多政治冷感,如果我说理想什么的,他们会说人性,如果我说反抗,他们会说不关他们事,不知全貌,不予置评。

我现在周围也有这种人,一个柚子厨,可能看我在课上会看一些杂书,他便问我,“为什么社达不适用于人类社会?”
我便说,“你觉得丁真很强吗?”

最后聊到了文革,我惊讶于他对文革的了解超过了大部分普通人,不过还是依然相信了中特的说辞。

我反驳了,他不否认,最后来一句,诶啊,反正这些都跟我们没有关系,都过去了,我就是虚无主义者啊,,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该说不愧是柚子厨嘛,这种自暴自弃的言论我根本无法反驳,他当然知道虚无主义是不对的,可是这种态度就是他这个阶级立场所持有的正常观点,我只好结束讨论。 ...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2-25 15:19 , Processed in 0.03637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