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我们是幸运的,我们有机会目睹资本主义的灭亡、新时代的诞生 ...

2023-12-1 02:0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0502| 评论: 51|原作者: 激活

摘要: 我们是幸运的,我们有机会目睹资本主义真正的灭亡,新时代的诞生,尽管现在可能还很遥远,但苗头已经出现,资产阶级们似乎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能目睹这辆行驶了百年的火车撞向终点。
编注:这是激活网友在隐秘战线讨论御坂10411帖子下面的跟帖发言。这段发言虽然不太长,但是反映了红色中国网友理论认识水平的提高和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充分且坚实可靠的胜利信心。

现在现实打脸慢慢变多了,外交方面的俄乌战争、炸鱼,国家内部的动员公务员献血、除夕上班、期房,这还是最近的事情,要是深究多了去了。如果说左翼在现在网络环境中没有因此壮大,那么自由派同样如此,他们之所以看着“强”只是因为曾经的底子,未来就是双方对抗的局面。在不能玩改良的情况下,我不知道以御坂为首的这些右派小资产阶级要怎么获得他们的支持者,就靠他们的饭圈和“强”大的开盒?他们改变不了经济下行的趋势,这就无法阻止人们反感他们的玩嘴,更别说这类“西方代议制”幻想者更加被人民群众讨厌,这直接与人们的朴素观念相冲突。

而左派在这其中大有可为,不管是什么学院派还是什么左翼,我们至少共享一个世界观(尽管有不少机会主义者)。在与自由派争夺话语权这个方面,我相信未来我们不会输(编注:不仅不会输,还将战胜他们,打倒他们,在思想上消灭他们!)。

历史真是个螺旋上升的过程,像近些年经济下行,整个社会思想风气都往“民族主义”方向走,都往保存自己实力的思想上去,全世界都如此,像特朗普、西欧东欧的极右翼。在这其中最矛盾的就是中资这个点,一个依靠世界体系贩卖廉价劳动力的国家,要如何面对整个世界体系的崩塌?更别说自身内部的人口结构已经发生变化,人口老化,出生率低、结婚率低,人们压力大。我们是幸运的,我们有机会目睹资本主义真正的灭亡,新时代的诞生,尽管现在可能还很遥远,但苗头已经出现,资产阶级们似乎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能目睹这辆行驶了百年的火车撞向终点。

编注:这里正好可以引用毛主席1930年1月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所说的:

所谓革命高潮快要到来的“快要”二字作何解释,这点是许多同志的共同的问题。马克思主义者不是算命先生,未来的发展和变化,只应该也只能说出个大的方向,不应该也不可能机械地规定时日。但我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下面是隐秘战线的原帖: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3/11/5/n14110191.htm
https://www.epochtimes.com/gb/19/7/12/n11380449.htm

转自:大纪元(老牌法轮功反动媒体)

御坂10411先生最近是直接装都不装了,直接宣布“自己的思想转向自由主义”——我赞赏他作为一个反面教员足够诚实,但是红中网的同志也对其比马列托还要低下的意识形态水平感到极不耐烦。最近他要跟全红中网的同志们打赌,说什么“外星人入侵后统治地球发生的可能性都要比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可能性大得多”。

御坂先生,这不叫打赌,这叫观点。你若真的想打赌的话,不妨就在全红中网发表一份声明,说你相信“外星人入侵并统治地球会发生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以前”。我想这还不够具体,你既然觉得不可能的话那我就照你的意思,放低期待值好了:

“御坂10411先生相信今天外星人对地球发动入侵行动会发生在共产主义跟社会主义者在全世界任意一个国家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以前”

上面这句话应该是你想要表达的意思对吧?如果是的话,那就请再开一个帖子,把自己打赌的内容发出来——红中网的主编们会像过去他们同马列托打赌一样把内容记下来,如果外星人入侵果真发生在社会主义革命以前,我们自然认赌服输,反之你也不要像在今天关于用自由派“蛋炒饭”谣言污蔑毛岸英烈士的帖子上嘴硬

还有上面那两篇由法轮功媒体作者写出来的反动文章,是给红中网同志和御坂10411先生做批判参考用的——大家可以评判一下这两篇反动文章对中资政权的评论较御坂先生对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观点进行对照,究竟孰优孰劣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还是公平 2023-12-5 04:07
激活 发表于 2023-12-1 22:40
这倒也是,哪个中国人没点“大国梦” 曾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几乎一大半中华文明属于世界顶尖,但就是这 ...

这个不能太绝对,对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外围地区)而言,旧社会主义甚至是一个还没实现过的前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不平衡,就有着不同民族、不同地区进入社会主义的程度和时间的不平衡,外围地区恐怕是要以先经历过旧社会主义作为自己的最近前途。
井冈山卫士 2023-12-4 05:48
乐不眠 发表于 2023-12-2 09:20
实际上很多地主会偷藏人口,偷藏粮食,建立私兵,尤其是在消灭了自给农之后,地主们几乎异口同声,十分默 ...

偷藏人口,偷藏粮食,建立私兵这些肯定是存在的。不过,对于小国和小番邦来讲,这个难度比较大。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讲比较容易。
井冈山卫士 2023-12-4 05:45
俞聂 发表于 2023-12-2 09:06
这段评论极富启发

话说关于提到的其他地区人地矛盾的材料或数据,有相关论著推荐阅读嘛? ...

许多材料和论据散落在许多不同的地方,是还是公平网友的讨论激发了我的联想。不过下面几个东西应该管用:

关于阶级社会产生和人地矛盾,可以看看马尔文·哈里斯(Marvin Harris)的Cannibals and Kings: The Origins of Cultures

关于复杂社会及其崩溃,可以看看约瑟夫·坦特尔(Joseph Tainter)的The Collapse of Complex Societies

关于日本江户幕府对地方掌控力的,可以看看这篇文章https://hermes-ir.lib.hit-u.ac.jp/hermes/ir/re/28317/wp2014-6.pdf
还是公平 2023-12-2 14:44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3-12-2 14:07
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

记得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过温带最有利于资本主义发展。

我也是读过这句话,才第一反应给出一个气候性的限定。

主要是从井冈山卫士的表述中,我觉得深入到社会主义存续的自然物质基础(不是人工物质基础),一个是“天”、一个是“地”。如果天太冷了,种不出太多的粮食,必需品的匮乏导致人们的争夺,一切陈腐的东西又会死灰复燃,这是最要命的;热带只能说比寒带要好一点,但自然产品的品种上的匮乏也是一种匮乏。人类说到底是一种陆生动物,广袤的土地才能为广大的人口及他们的物质、政治、精神的文明发展提供充分的立足空间。

但革命条件才是最关键的,革命成功,社会主义未必能成功,革命失败,社会主义一定失败。

以历朝的农民战争和近现代的中共革命来说,革命方经常要走由弱变强的路径,只有广阔的大陆才有统治者难以把控的政权空隙,即革命方的生存空间;对于苏俄内战的革命来说也这样,红军要与白军、干涉军牵扯、拖延、回旋,也是基于广大的俄罗斯。

这个其实也源于我一开始学习日本左翼运动的时候留下的最深刻的感想,不管是抵御外敌入侵还是国内起义,都需要战略纵深的。
远航一号 2023-12-2 14:07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3-12-2 08:25
温带大陆是革命和社会主义的天然条件?

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

记得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过温带最有利于资本主义发展。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marx-engels/23/025.htm

资本的祖国不是草木繁茂的热带,而是温带。不是土壤的绝对肥力,而是它的差异性和它的自然产品的多样性,形成社会分工的自然基础,并且通过人所处的自然环境的变化,促使他们自己的需要、能力、劳动资料和劳动方式趋于多样化。
乐不眠 2023-12-2 09:20
本帖最后由 乐不眠 于 2023-12-2 09:30 编辑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3-12-2 04:17
提到人地矛盾,这里说点题外话,思考还不成熟,见谅。

我赞同“人地矛盾”越激烈的地方,通常人际关系也 ...

实际上很多地主会偷藏人口,偷藏粮食,建立私兵,尤其是在消灭了自给农之后,地主们几乎异口同声,十分默契的不再在市面上出售粮食,并且在自己的势力范围进行计划供给。
这样的结果就是,武士们不得不对收买自己的地主感恩戴德了,毕竟武士作为维稳势力,所得道的供给就是地主及其宗族,官僚之外第二好的了,更别提还有烧杀抢虐的“奖金”,如此看来日本的所谓“人地矛盾”,其实还是土地兼并带来的阶级矛盾,和平时期粮食自由流通,供给的大量人口,因为地主的垄断,就开始“过剩”了。
不过对于你所说的逃难人口等,倒确实是中国和日本的区别,算是土地转接了一部分矛盾。
俞聂 2023-12-2 09:06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3-12-2 04:17
提到人地矛盾,这里说点题外话,思考还不成熟,见谅。

我赞同“人地矛盾”越激烈的地方,通常人际关系也 ...

这段评论极富启发

话说关于提到的其他地区人地矛盾的材料或数据,有相关论著推荐阅读嘛?
还是公平 2023-12-2 08:25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3-12-2 04:17
提到人地矛盾,这里说点题外话,思考还不成熟,见谅。

我赞同“人地矛盾”越激烈的地方,通常人际关系也 ...

温带大陆是革命和社会主义的天然条件?
隐秘战线 2023-12-2 07:43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3-12-2 04:17
提到人地矛盾,这里说点题外话,思考还不成熟,见谅。

我赞同“人地矛盾”越激烈的地方,通常人际关系也 ...

这段话非常有参考价值,建议远航同志将这段话也生成文章
隐秘战线 2023-12-2 07:37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3-12-2 07:44 编辑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3-12-1 20:55
天天“苏修”前“苏修”后、“霸权主义”、“侵略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阿富汗”、“翻译翻译什么叫联合 ...

一些马列毛当中的教条主义者情况稍微好一些,至少斯大林时期的苏联是极力维护的
同时也支持对匈牙利出兵,但是除此以外对苏联的看法就再没什么不同了
井冈山卫士 2023-12-2 04:17
本帖最后由 井冈山卫士 于 2023-12-2 04:22 编辑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3-12-1 11:50
我是越来越觉得:

中国这个地儿的人地矛盾(人与自然关系的矛盾)尤其严重,属于世界一流水平​,因此在 ...

提到人地矛盾,这里说点题外话,思考还不成熟,见谅。

我赞同“人地矛盾”越激烈的地方,通常人际关系也越紧张的总体看法。当然,这里的“人地矛盾”并不是抽象的人和自然的矛盾,而是阶级社会中的阶级矛盾通过资源分配的方式的外在体现。下文所有的“人地矛盾”都指的是这种矛盾。

就我读过的历史和人类学的书来讲,中国的“人地矛盾”水平虽然较高,但是还没有到“世界一流”。

“人地矛盾”最尖锐的地区通常是那些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扩张之前就已经达到或者越过“生态极限”的地区。最典型的例子是玛雅,其次是阿兹特克。这两个地区的人地矛盾十分尖锐,以至于战争中俘虏的敌人成为了重要的蛋白质和脂肪来源。印加帝国的情况就好些。一种解释是中美洲(不是南美洲)地区的大型哺乳动物很早就被人类杀完了。剩余的动物,如狗和火鸡,则要和人类抢粮食。因此,养狗养鸡不如种地。地种的越是劳动密集,人口增长也越是压缩每个人获取的营养。因此,玛雅和阿兹特克遭遇了典型的“马尔萨斯陷阱”。玛雅人没扛过去,社会崩溃。阿兹特克人则采取了增加死亡率的方式,组织大规模的人吃人,来压制人口数量和社会复杂度,维持脆弱的平衡,直到被西方殖民者摧毁。印加帝国则尚处在“王朝周期律”的上升阶段,其在殖民者来之前的扩张一定程度上抵消了人地矛盾的压力。这有点类似于罗马共和国晚期。

与人地矛盾相关的人际关系紧张最明显的体现就是“人命不值钱”。这在中美洲的大规模殉葬中也能够体现出来。

日本和朝鲜的人地矛盾虽然不如中美洲,但是由于其地理的封闭性,这两个地区也明显呈现了(我们可以称之为)“围城社会(besieged society)”的特征。所有能开垦的地区都被开垦了,地方的政权组织,无论是否被中央有效管辖,都有能力基本掌控自己的地区。除了朝鲜人能往女真跑以外(比如李成梁家族),朝鲜和日本的农民无论在地理上还是在社会上都没有脱离自身土地的可能。因此,中国的“侠客”和流民可以依赖非常松散的“江湖”或者会道门组织,大不了可以跑到深山老林里。但是日本和朝鲜的人地矛盾让他们的深山老林也被政权机关有效管辖,哪怕是黑社会,也多数直接依附于政权。

在这种逃无可逃的人地矛盾中,人的生命本身的价值被大大压低了。在土地数量和质量相对固定的地方,一单位额外劳动投入的粮食产出是递减的。也就是说,除去这一个劳动力自己必需的粮食以外,其“净产出”越来越小,有可能会最终为负。这种人命的经济价值的缩减在意识形态上的反应则是人命本身变得越来越不值钱。在意识形态上,中国在“华夷杂处”的时代,还有“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的兼容并包。但日本和朝鲜自达到了某个生态限制之后,都没有产生原创的,以“仁爱”为核心的意识形态。而以“仁爱”为核心的意识形态,或者简单地说“来我这,你就能活得好”,则是历史上大帝国(中国、罗马、波斯等)给境内和周边各民族的“社会契约”。

典型的日本“武士道”思想,哪怕是在被近代法西斯主义“改造”以前,也都是强调“切腹明志”。而这个“志”,哪怕在同时代的中国人看来,很多也都是微不足道的东西。考虑到日本江户时期中下级武士获取的蛋白质和脂肪数量可能与中世纪早期欧洲农奴差不多,日本武士“轻死生”的态度显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勇敢”,而是由于他们一方面就处在“过剩人口”的边缘,主君不是离不开他们,另一方面,这种生活水平也未必能让他们有什么生活的乐趣。因此,人际关系的紧张,以及与此相关的人命卑贱,本质上是多数人口处在一个几乎生不如死,但又逃无可逃的阶级、经济、地理、生态囚笼之中。这种“围城社会”的意识形态也明显地体现在朝鲜和日本的各种文艺作品中。比如,南朝鲜的灾难片很有名,日本文学中的“物哀”思想也很能反应某种“无边无际”的绝望情绪。

中国虽然总体人地矛盾也很突出,但是突出的时候总是集中于王朝晚期。就算如此,中国广大的地理空间也给了群众一定的“逃亡”空间。魏晋有“桃花源”,明清有神农架;南下可以“填湖广”,北上还能“闯关东”。这些大规模的,最初以逃难为目的的人口迁移,在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后就有可能形成挑战中央政权的流民大军。当农民起义领袖说出“等死,死国可乎”这句话的时候,中国人所理解的“死”就不是无可奈何的谢幕凋零,而是改天换地的豪情壮志了。

激活 2023-12-1 22:40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3-12-1 21:47
激进民族解放和左翼民族主义到达一定临界点就与国际共产主义相拒斥(不兼容)。

这说明其实人类要从一个 ...

这倒也是,哪个中国人没点“大国梦” 曾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几乎一大半中华文明属于世界顶尖,但就是这个让无数中国人骄傲的文明,也导致了中国近代背上东亚病夫。不破不立,中国古代封建王朝太大了,日本在进入近代之前,国家统一的时间,一个指头数的过来,这也给日本提供了很多的灵活,相反中国却不行。

所以现在看下来,民族主义绝对是个双刃剑,从中间获取平衡非常难,直到现在都还会有人拿毛时代援助其他国家来说事。不过我们也不能奢求太多了,毕竟历史社会主义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
远航一号 2023-12-1 22:12
理想者之终焉 发表于 2023-12-1 19:04
我是真不明白这个御坂关于王刚蛋炒饭的问题是怎么扯到言论自由的,这个相关的视频一开始就是各大网民自己主 ...

说得对

这个御坂可能不知道,欧美资产阶级早就不把所谓“仇恨言论”放在言论自由保护范围内了。
远航一号 2023-12-1 22:07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3-12-1 20:03
苏联对朝鲜都谈不上什么控制、使之失去自主性,更别说中国这样的大国。 ...

朝鲜这个国家,真是谁都控制不了
还是公平 2023-12-1 21:47
本帖最后由 还是公平 于 2023-12-1 22:13 编辑
激活 发表于 2023-12-1 20:28
经济上的自主性吧,苏联解体后,朝鲜直接苦难行军。现在我们看来感觉不如加入苏联分工,但对于当时的共产 ...

激进民族解放和左翼民族主义到达一定临界点就与国际共产主义相拒斥(不兼容)。

这说明其实人类要从一个历史阶段迈向另一个历史阶段是有一定的迟滞性的,就像在泥潭中想要再迈开一步,都会感受到反向的阻力,如果向前的力量没有比阻力更大,那么就会被拉回去。

关于加入苏联的社会主义国际分工体系,我在问一下同志们 —— 什么是毛泽东主义有回复过:
中苏关系保持友好、乃至事实上结盟是假设,在此假设下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法外之地”——不受竞争规律支配的社会主义经贸系统,尤其是苏联在工业技术上完整的对华援助,可使中国的生产力尽快提高到足以压缩脑体分工,只要社会主义阵营的总根据地不倒,就可以在国际上反制世界资产阶级,掩护和支援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斗争。但是要走到这一步,恐怕也就不只是毛主义了,而是需要世界各国的共产党人和劳动群众有协调统一的配合,所以这也只是一个关于革命的理想抽象,但这个抽象总结于上一次革命失败的教训,在未来也可以通过观察现实与这个抽象的差距,从而大致判断现实到达哪一个阶段以及还欠缺着什么。

其实我认为,泛中华地区或者说汉族,在资产阶级复辟(改革开放)之前,没有完整的经历过典型的现代资本主义社会,还是认为土地(领土)是最重要的,所以才会对苏联疑似领土上的扩张感到不满,这其实是一种古代民族主义的残余;经历过现代资本主义就会知道,只有时间是最重要的,凝结在商品(工业制成品)中的是劳动时间,是工人的生命时间,美利坚合众国是建国当时最先进的资产阶级国家,又有极好的地理区位条件,两百多年下来,美国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便把剥削玩到了人类史上的登峰造极

掠夺时间的现代对掠夺土地的前现代是碾压式的,它看似更加无害、更加可以谈判和接受、更加文明,但其实对劳动时间和劳动者的剥夺与伤害在宏观上也就妨碍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今天看来同样会使得民族主义成为笑话,使中国失去自主。
还是公平 2023-12-1 20:55
本帖最后由 还是公平 于 2023-12-1 22:09 编辑
特浓的坎通人 发表于 2023-12-1 20:13
但这种东西对于很多人来说误区非常大,特别是刚接触马列的青年,在新自由主义特别是中资长期抹黑苏联培养 ...

天天“苏修”前“苏修”后、“霸权主义”、“侵略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阿富汗”、“翻译翻译什么叫联合舰队”、“还我外蒙”、“还我海参崴”、“在东北干的好事”、“半死不活的老大哥才是好老大哥”,我能马上想起来的就这些。

之前我找到了一篇关于这个话题的好文章

马钟成:美国是如何用“楔子战略”分化中苏、中朝、中越关系的

总共有5页,有点长,我建议你使用文字转语音的软件/APP,一次性听读完,我也是用这个方法保持长篇幅阅读的持续精神集中,也就是不要把获取信息的感官和媒介,局限于视觉而是让听觉来分担一部分,这其实也是一种人体工学。

另外还有这篇临时工(二)—— 电子厂与劳务公司

基于上一点,现在以及未来可能有更多原来并不属于工人阶级的群体加入工人队伍。无论是像笔者这样“堕落的小资产阶级”,还是像梁哥这样的相对而言比较边缘化的小资产阶级,在生存的压力下,都不得不去找更加底层的工作。而在这样的小资产阶级中,又有一部分群体是左派,或者是受到了左翼思潮影响的。比如梁哥就是,他在与笔者的交谈中不止一次地怀念苏联,认为如果苏联还存在就不会有这些资本家的事情,此外还对劳动力再生产问题有着自己独特而深刻的理解。也就是说,哪怕这些人对马克思主义左派的思想有着各种各样片面的、形而上学的观点,或者只是知道一些零散的、不成体系的理论知识,他们也可能将马克思主义左派的思想,通过自身阶层跌落的形式,从小资产阶级逐渐转移到工人阶级之中(毕竟我们要承认一个事实,就是之前的所谓马克思主义左派,其中虽然不乏大量的优秀工人分子,但总体上仍然是由小资产阶级主导的,尤其是所谓的“新左派”)。

激活 2023-12-1 20:28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3-12-1 20:03
苏联对朝鲜都谈不上什么控制、使之失去自主性,更别说中国这样的大国。 ...

经济上的自主性吧,苏联解体后,朝鲜直接苦难行军。现在我们看来感觉不如加入苏联分工,但对于当时的共产党人来说,民族崛起本身就是个点
特浓的坎通人 2023-12-1 20:13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3-12-1 20:03
苏联对朝鲜都谈不上什么控制、使之失去自主性,更别说中国这样的大国。 ...

但这种东西对于很多人来说误区非常大,特别是刚接触马列的青年,在新自由主义特别是中资长期抹黑苏联培养出一堆自由派和民族主义者,它们都认为苏联是一个霸权主义和沙文主义国家,认为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是苏联的傀儡
还是公平 2023-12-1 20:03
激活 发表于 2023-12-1 17:59
这是事实,毛主席某种意义上看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说实话要真贩卖廉价劳动力,当初我们直接投靠苏联,或 ...

苏联对朝鲜都谈不上什么控制、使之失去自主性,更别说中国这样的大国。
理想者之终焉 2023-12-1 19:27
延申出来的中资不够资的更是莫名其妙,正如红中网一直以来所认为的,中国没有上升为核心国家的能力,所以当前形式下不可能有闲钱拿出来扩大政府机构,提高行政支出来提高行政效率,基层为了交付上面的命令,于是就搞形式主义。况且即便是帝国主义国家中官员腐败和不作为的问题依旧不见得好得到哪里去,所以官僚主义问题和到底够不够资本主义没有强相关性,而他把问题扩大化和盲目崇拜欧美,认为中国不够资本主义倒是符合新自小资一以贯之的想法

查看全部评论(5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2-25 15:52 , Processed in 0.088783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