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真正领会马列毛主义 纠正左右倾错误思想

2011-12-7 23:38| 发布者: 黄雀| 查看: 2325| 评论: 0|原作者: 项观奇|来自: 原创首发

摘要: 真正领会马列毛主义纠正左右倾错误思想运用正确策略进行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项观奇 再三思索,还是用了这样一个三句话的长题目。毛主席主张文章要写通俗,要口语化,我是这一主张的坚定拥护者,也是这一主张的身体力行者。这次,搞了个长题目,实出无奈。文章不是一个中心,而是有针对性的三个中心,只好三句话并列。一为什么要提出“真正领会马列毛主义”这样一个题目呢?事出有因。大家都知道这样一个故事。在恩格斯的通信和谈话 ...
真正领会马列毛主义 纠正左右倾错误思想


真正领会马列毛主义
 纠正左右倾错误思想  


运用正确策略进行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


项观奇

        
  再三思索,还是用了这样一个三句话的长题目。毛主席主张文章要写通俗,要口语化,我是这一主张的坚定拥护者,也是这一主张的身体力行者。这次,搞了个长题目,实出无奈。文章不是一个中心,而是有针对性的三个中心,只好三句话并列。



  为什么要提出“真正领会马列毛主义”这样一个题目呢?事出有因。


  大家都知道这样一个故事。在恩格斯的通信和谈话中,曾经说过,马克思对于那些号称信奉马克思主义,而实际并不懂得、因而曲解马克思主义的人,很不以为然,说如果这些人是马克思主义者,我只好宣布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又说,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马克思主义得到了普及是事实,马克思主义并没有被人们真正领会也是事实。看来,就是那时,已经有“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这个问题。足见,随后发生修正主义绝不是偶然的,不过是,跳蚤们的集大成之作。


  现在轮到我们了。跳蚤们跳出了一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而且说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实际是修正主义中国化。在这个理论指导下,把中国的社会主义带到了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生产着马克思主义的对立物。


  这并不奇怪。有点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最近我越来越感到,作为修正主义的对立物的毛派,一些人讲的马列毛主义,竟然也没有摆脱跳蚤的命运,依然在做着不是马克思的马克思主义的工作。不信,你去看看毛派网站那些评论者随意赠送的令人不可思议的大帽子。不管是吹捧的高帽子,还是压人的大帽子,都是以马列毛在手的裁判员身份制作的。但是,细读这些评论,并没有几篇是真正讲马列毛主义的,且不说好还是不好,深刻还是不深刻。


  评论者本身就不懂马列毛,手里的帽子自然也是冒牌货。尽兴赠送,名不副实。也许会令这些同志不解和丧气,我还是要浇一瓢冷水,依我对马列毛的粗浅理解,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几位真正的高水平的马列毛主义理论大家,他们甚至都不习惯用马列毛主义看问题,或者,本来对马列毛就没下过功夫;只是在热捧的人物之外,反倒有几位理论水平相当不错的同志——这已经令人感到鼓舞。


  请同志们想一想,老同志都已经跟着毛主席革命了近半个世纪,经过了几十年大风大浪的锻炼,可是,毛主席还是告诫他们“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哪能到了我们这工夫,一下子都成了马列毛大师?不可能。全世界都在闹这个短缺,中国并不例外。


  是的,正是在我阅读了一些被热捧的文章后,我才感到,有必要提出,毛派还是要听毛主席的话,“认真看书学习,弄克思主义”,争取做到真正领会马列毛主义。


  这是一个合乎规律的问题。革命导师有过许多的论述。当着资本主义平稳发展时,容易出机会主义,当着马克思主义普及时,容易影响整体水平。而在我们今天的修正主义当道、实行法西斯专政的特定情况下,依附性的理论界,知识分子不愿革命,要革命的劳动人民,掌握理论有个过程。一些年轻同志,既没有较长时间的革命实践的锻炼,又没有读透马列毛的书,自以为有了一点马列毛词句就已经把握住真理了,其实是错觉。你只要看看网上那些野蛮的随意给别人上纲上线、甚至骂人的话语,就知道这些人离马列毛主义还多么遥远,说实在的,他们连资产阶级民主的水平也没达到,更不用说无产阶级胸怀了——尽管他们千万遍地拍胸脯说“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派”,实际并没有超出Q“革命”的水平。


  这些,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特定历史条件决定的


  马克思之后,真正掌握马列毛主义的高手有几人这可是就全世界而言的。仅就这一点而言,谁骄傲也是没有根据的。这比攀登珠峰还难。


  说这些话,态度是诚恳的,没有任何刻薄的意思,更没有攻击哪位同志的意思,我是面对现实说了不能不说的话。就是从消除分歧,团结同志来说,这个话也不无意义。希望同志们认真想一想。


  今天看到,韩德强同志对自己前些日子的那篇文章做了自我批评。其中一点,就是谈到对马列毛不尊重。我立即跟帖对这样的光明正大的政治态度给予支持。其实,谁又能不出错误呢?无非是认识到或没认识到的问题,无非是错误或大或小的问题,不犯错误,就我们这两下子来说,那不是玩笑吗?韩德强同志总结的对马列毛主义态度问题,也不仅对他有意义对我们大家都有意义,首先对我就有意义。他的教训,正说明我的这个题目是有现实意义、值得一写的



  现在,我想结合我们在认识上有分歧的两个大问题,和同志们一道学习、研究马列毛主义的思想观点。发表一点我的有局限的看法,而且很可能是不一定正确的看法。


  第一个问题,先讨论一下,我们现在面临的主要的历史任务是不是反对修正主义。


  一种意见认为,修正主义路线在中国已经统治了三十年,主张“以反对帝国主义、铲除汉奸卖国集团为突破口打倒修正主义来挽救毛主席缔造的中国共产党,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建设和保卫祖国,实现社会主义的伟大复兴。”简称救党保国,简言之,先打倒汉奸西化派,再打倒修正主义。


  我认为,这个观点的表述有缺点,是不完全符合实际,也不完全符合毛主席的思想观点的。


  根据毛主席的反对修正主义的理论,社会主义变色的主要危险或变色后的主要危险,是来自修正主义。修正主义代表着体现着官僚特权垄断资产阶级。毛主席从来没有“救党保国,把修正主义放在第二位的说法。


  这一点很重要。这不是搞教条。在理论上,在路线上,决不能离开毛主席的教导,尤其不要乱发明口号。


  毛主席的理论经得起实践检验,其它说法,经不起实践检验。


  支撑上述说法,联系现实是说,台上有大领导等这样的一群人物,在野,有辛子陵、茅于轼等一群这样的人物。因而他们的斗争矛头,经常是对着这些人,批判是尖锐的,甚至发起公诉。


  我不否定这样的斗争是有积极的意义的,也支持这样的斗争。


  但是,我有不同的看法。


  第一、这些人、这些阶级,是从属于修正主义统治呢?还是反过来。哪一个处于矛盾的主要方面的地位。我认为是前者,而不是后者。


  因此,第二、只有解决修正主义路线统治的问题,才有可能解决汉奸卖国的问题。在修正主义路线占据统治地位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单独解决汉奸卖国的问题?高层的人物,就是修正主义集团的一份子,下面的群魔,就是在他们的纵容下跳出来的。不打倒修正主义,这个第一步是永远也无法完成的。那不等于,根本就没有第二步?同志们说转移斗争大方向,就是指此而言的。


  所以,我感到,这些同志尽管可以批判“大领导”,卖国贼,但是,一定不能离开反对修正主义这个纲,而是要时时牢牢抓住这个纲。一定要揭示,这一切是在修正主义路线统治下发生的,是修正主义路线的必然产物,因此,为了打倒卖国贼,必须打倒修正主义。这不过是一个历史任务的相应的各方面的内容而已。


  在这个前提下,说“救党保国,我不反对。但我真不明白怎么对提口号这么有兴趣。我是不赞成三天两头提口号的。前些日子,竟然给“占领华尔街也提了口号,把手指挥到美国去了,看了让人发笑,我觉得怎么和小孩子一样,或者有口号癖。


  另一种意见,截然相反。认为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修正主义专政的问题,而是资产阶级专政的问题。这种意见,好像分两种,一种认为,10.6之后,就不再是修正主义的问题,而是资本主义复辟,资产阶级专政的问题,党已经成为资产阶级政党。另一种认为,这个复辟过程,大体到92年完成,随后不能再说是修正主义统治,而是资产阶级专政,资产阶级政党。因此,认为我们提反对修正主义,反对修正主义路线,是错误的,是不符合现在的实际的阶级关系的属性的。一个彻底的资产阶级政党,还有什么修正主义的问题。我不知道我表达的准确与否。可能大体是这样的。


  我不赞成这样看问题。


  对于修正主义上台,是不是资产阶级上台,是不是法西斯上台,在认识上,我没有感到和持这种意见的同志,有什么分歧。分歧发生在关于“修正主义”四个字上。


  第一、把修正主义定义为只是思潮,是不准确的。毛主席的意见是明确的,尤其对苏联的批判很清楚。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上台。这里的修正主义上台,正是说的是一种经济关系,一种阶级关系,一种社会关系的变动,毛主席64年分析曲阜陈家庄的讲话,是最清楚的例子。


  第二、我们不反对说资产阶级,但是,我们反对不说修正主义。为什么?很简单。修正主义能够说明现在的资产阶级专政的特点,能够说明现在的资本主义经济的特点,离开这个特点,就谈不上准确地概括修正主义上台统治这个事实。没有特点就没有事物。抹煞特点就是抹煞事物。只讲共性,不讲个性,正是教条主义的思维陷阱。关于修正主义上台的特点,张春桥同志在《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一文中有很好的说明。毛主席不仅非常重视修正主义的这一特点,连资产阶级政党社会民主党的欺骗性也非常重视,总是揭露他们的特点,最后的写入中央19764号文件的“重要指示,还是批判“劳联”、“产联”这些所谓的工人阶级政党的欺骗性。


  毛主席这样强调是有深刻道理的。一是要我们看清他们的本质;二是要我们看清他们的欺骗性;三是要我们看到他们更加的反动性、残酷性。修正主义赖以支撑并且更加反动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挂着共产党的招牌,挂着社会主义的招牌,挂着马克思主义的招牌,甚至还挂着毛主席的招牌。当他实行法西斯专政时,他说这是无产阶级专政;当他搞私有化时,他说这是特色社会主义,这显然比赤裸裸地推行资本主义,实行资产阶级专政,更有欺骗性,因而也对他们更有利。可以说,不揭露修正主义的这种欺骗性,不把劳动人民从这种欺骗中解放出来,简直就无法展开对修正主义统治的斗争。现实正是这样的,反对修正主义的难度正在这里。


  持这种意见的同志可能有这样一个想法。以为如果还是强调路线斗争,那就会把斗争局限于党内,就会摸糊阶级斗争的本质,甚至还以为是人民内部的矛盾。在他们看来,不仅是阶级斗争,而且是面对资产阶级政党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是要把暴力革命最终提上议事日程的。近日,我已看到有的同志提出“倒党”的口号,而所根据的所谓的“毛主席语录”是编造的。这个口号,我是坚决不赞成的,这是对目前的斗争极不负责任的提法,是会使斗争陷于被动的。


  如果这样看问题,这样做。那我们之间的确存在着原则的分歧。


  和修正主义的斗争是阶级斗争,我也是这样看的。分歧在于:


  反对修正主义路线就是进行阶级斗争。而且,是抓住纲,进行彻底的阶级斗争。这并不是局限于党内的斗争,也不能定性为人民内部矛盾,这是阶级矛盾,是阶级斗争。


  但是,这里的具体的特殊的问题是,对现在这个中国共产党,这个党的广大党员、干部,到底应该怎样看才符合实际。如果这个党,和欧洲的社会民主党一样,几经变动,前后已有上百年,已经完全堕落成了资产阶级政党,那是一种情况。但是,中国共产党变修是这三十多年的事,这是另一种情况,这会有自己的特点。例如,受过毛主席教育的党员还大有人在; 毛主席的反修理论深入人心;革命先烈的事迹尚活在人们心中;人们对毛主席时代的社会主义还有亲身感受,并很容易就和近三十年的修正主义统治作对比……等等,等等,这些非常现实的因素,不可能不对党、党的广大党员发生影响。苏东没有毛派,但是,我们有毛派。不要以为只有自己革命,我们和广大人民群众一样,是历史的产物。不仅党外有,党内也有,人民群众是这一历史现象的真实基础。不然,你就无法解释以魏巍同志为代表的党内的这个群体。


  正是基于这一点,我一再引用毛主席在《九评》中那段感人的话:“苏联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共产党是列宁创造的党。虽然,苏联的党和国家的领导现在被修正主义者篡夺了,但是,我劝同志们坚决相信,苏联广大的人民、广大的党员和干部,是好的,是要革命的,修正主义的统治是不会长久的。”如果说,这样看苏共的广大党员、干部是正确的,那更应该这样看待中国共产党的广大党员、干部。


  是啊,路线变了,党的性质变了,这是事实。但是,能够接下来说,这个党就应该打倒,所有党员、干部就应该打倒。这是形式逻辑的推理,这不是辩证思维。


  这正是事情的特殊性,也是事情的复杂性。挽救党,是千千万万忠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的心,同志们对毛主席的感情是和对这个党的感情不可分的,这也是救党保国口号为许多人接受的原因。尽管这个党被修正主义者控制了,路线变了,党的性质变了,即使已经这样,我们还是有决心,有信心,把这个党从修正主义者手里夺回来。我曾经在《我看薄熙来执政里写过这样一段话:毛主席说,相信群众,相信党,这是两条不能动摇的原则。在反对修正主义时,我们依然要坚信这两条不动摇。和苏修论战时,据吴冷西同志回忆,毛主席一再强调苏联广大的党员和人民是好的,要把这个意思写进九评》。九评》后来是这样写的:‘正如毛主席指出的:苏联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共产党是列宁创造的党。虽然,苏联的党和国家的领导现在被修正主义者篡夺了,但是,我劝同志们坚决相信,苏联广大的人民、广大的党员和干部,是好的,是要革命的,修正主义的统治是不会长久的。’这些话,对我们这个毛主席培育的党和我们的人民,当然是更加适用了。”重读毛主席的话,我的灵魂依然受要震撼。


  今天,我接到有位同志对我在伟大历史转折的序幕——评重庆经验的历史意义》一文中的对争取党的“路线转换”的观点,提出尖锐批评。他认为“1、在任何一个资产阶级的政党内都不存在一个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路线斗争,何来的‘转换路线’?‘从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转换到毛主席的马列毛主义路线’一说完全是在说梦话。2、一个资产阶级政党的历史任务与无产阶级何干?它们的失败不正是无产阶级的盛大节日吗?”这位同志对修正主义的痛恨和对马列毛主义、对人民的忠诚,我是肯定的,对我的批评也是真诚的善意的。我会认真考虑。


  拿这个意见和毛主席的教导作对比。我在想,毛主席为什么说,我劝同志们坚决相信”,为什么提苏联共产党是列宁创造的党”,为什么把党、党员、人民和修正主义做了区分,只是说修正主义的统治是不会长久的”,而没有说苏共已经是一个资产阶级政党,更没说要打倒这个党?这个坚决相信,包涵了怎样的立场、感情和方法啊我反复读主席这段话,反复领会主席的思想,我还是感到我没有理解错。我还是认为:我们不能放弃这个党是毛主席和革命前辈创建的,她的光荣的历史,是无数革命先烈的鲜血写成的。广大党员是好的,是要革命的。这个伟大的党,是属于以毛主席为代表的革命者的,不是属于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修正主义者的,我们有责任、有义务、有权力,把她从修正主义者手里夺回来。我们可以放弃生命,我们不能放弃党。放弃才是背叛。当然,这场斗争是困难的。正因为困难,才需要坚定才需要相信广大党员。抛弃是简单的,但是是不负责任的。


  我们敢于面对修正主义篡权这个事实。正是从这个事实出发,和许多同志一样,我们坚持认为,只有坚决反对修正主义,解决路线问题,才能实现我们的愿望。这是斗争,是艰难的斗争,但是,在我们看来,又是不能回避的斗争。


  我们坚持反对修正主义这个大方向,就是为了正确展开这场斗争。发生分歧,主要不是在口号的字面上,而是在实现的道路上,是革命,是斗争,还是改良,还是乞求,甚至投机。在这里,发生了分歧。可是,如果认为这种斗争是多余的,没有意义的,这就是另外的一件事情了,连讨论的前提也没有了。我们认为,存在战胜修正主义,纠正修正主义路线这样一种历史必要性和历史可能性。这是我们和持前一种观点的同志共有的“大同,也是我们可以团结的基础。


  失去了这个基础,这个前提,在坚持我们面对一个必须打倒的资产阶级政党的同志看来,我们是在搞修正主义,是在制造幻想,是在帮助修正主义欺骗人民,这就失去了团结的基础。给我们上纲上线,当然是顺理成章的,必然的。而在我们看来,这是不正确的,因为他们的想正確法,不符合中国现在的实际,也不符合毛主席的教导。(这里,我要插一句,那段所谓毛主席说修正主义上台,就是最坏的资本主义……,要全部、彻底、干净地消灭,等话语,不是毛主席的语录,不知是哪位先生经过拼凑加编造搞出来的。大家不能再以此为据。)


  看法不同,作法就不同。我不了解这些同志准备怎样做,已经怎样做,是否成功。别说“打倒”,就是打了他一下,让我们获得一点民主权力,我们也会相信你们的斗争是富有成效的。但是,如果只是空喊,这种精神胜利法,只能起一点刺激作用,并无“打倒”的实效。所以,在没有看到“打倒”的实践前,我们只好照我们的看法去做,也一直是这样做的。


  我们正是基于对党、对广大党员有以上的分析,所以,我们不放弃对党内党员的工作,包括对党内高层领导人的工作。我们工作的基点,就是发动人民群众起来斗争,在斗争中,争取更多的同志参加到反修队伍当中来。这有我们的理论斗争和实践斗争为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10 13:29 , Processed in 0.01458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