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群众文艺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为薄三爷翻案难 (2013年版)

2013-1-3 20:01| 发布者: nina| 查看: 2919| 评论: 0|原作者: 欧洲岳武|来自: 万维论坛

摘要: 薄三爷小我两岁,属牛的,碰上龙年有点麻烦。按相书上说;“纳音相克,其年不利,天干相克,阻滞繁多。”果不其然,四月中箭——落马,十二月中风——卧槽。像我们这把年纪的人,脑袋进点水没事,脑袋要是出血那就坏菜了。十有八九,说走就走,谁都拦不住。就算薄三爷命大能活下来,那也是饿了敢啃盘子,急了敢撞汽车轮子,废物一个了。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老百姓不可一天无钱,此话一点不假。去年今日薄三爷还是叱咤风云,气壮山 ...

薄三爷小我两岁,属牛的,碰上龙年有点麻烦。按相书上说;“纳音相克,其年不利,天干相克,阻滞繁多。”果不其然,四月中箭——落马,十二月中风——卧槽。像我们这把年纪的人,脑袋进点水没事,脑袋要是出血那就坏菜了。十有八九,说走就走,谁都拦不住。就算薄三爷命大能活下来,那也是饿了敢啃盘子,急了敢撞汽车轮子,废物一个了。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老百姓不可一天无钱,此话一点不假。去年今日薄三爷还是叱咤风云,气壮山河,转眼之间天塌地陷,沧海桑田。什么叫“强制执行”?说白了就是往死里整。没有罪?你还没有病吗?法院不行,我们还有医院,照样要你的命。

 

大家都知道重庆有座山,山上有个白公馆,白公馆里有个渣滓洞,渣滓洞里有皮鞭、竹签、老虎凳。也不知道为什么,薄三爷对此特别情有独钟,当场表示要向革命先烈学习,宁可筋骨碎,决不把头回,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此话不幸而言中。薄三爷摇身一变成了举世景仰的狱中英雄,超过了华子良赛过了许云峰。不是自杀就是牺牲,不是装傻就是真疯,总而言之,一根筋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薄三爷从小就有股子牛劲,爱打抱不平,爱管个闲事。你看人家;卖什么,什么便宜,越便宜越卖!买什么,什么涨价,越涨价越买!他可到好,为一件破衬衣跟美国人拍桌子瞪眼,侃了半个月,一分钱不让。老美真火了;中国官员我他妈见多了,你就是找抽型的。站起来就是一拳,薄三爷一闪身回手就是一巴掌,打得洋孙子满脸开花,遍地找牙。那天要不是我在场非出人命不可。常言说;被驴踢过的脑袋容易脑干出血,后遗症。他也不想想,卡特一年来中国十二趟,干什么来了?就是给你们二十五个孙子号脉来了。唱红?打黑?反贪?共富?还掳胳膊挽袖子跟我们美国人玩命,嚎!ok 办他!

 

美国人说话算数,三下五去二,然后……王立军就“应邀”进了美国领事馆……然后……再然后……圣旨下!跪听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查政治局委员兼重庆总督薄熙来,世受国恩,不思回报,谋杀洋人,如同弑君。唱红打黑,企图篡位,罪大恶极,罢官入狱。刨坟锯树,挫骨扬灰,祸及九族,鸡犬不留,钦此。

 

这事可是闹大了,你看反华的、反共的、反毛的、反江的、反薄的一个个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对天明誓,洒血为盟,不把薄三爷千刀万剐决不收兵!

 

最近又听说六辆警车押着“薄谷开来”到了医院,看这阵势薄三爷是挺不了几天了。薄、谷二人既是夫妻,又是在押钦犯而且同案,要想见面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当堂对证,二是命悬一线。没有病危通知书,薄、谷相见比登天还难。景山公园里都传说;谷开来被捕以后,态度嚣张,拒不认罪,早已死于酷刑之下。现在的“薄谷开来”是从廊坊请来的一位名角,据说唱功,扮相都不错。也好,趁此机会叫她老公瞧瞧,是真是假,是骡子是马。


“薄书记,我是开来呀,您这是咋地了,别着急,我给您来段评戏,您一高兴,病就好了;

    薄书记——

(唱); 从东庄到西庄,

我到处把你找,

找了这么大半天,

才把您找着。

您看我这两只脚都起了泡,

衣裳湿透了

我的浑身汗水浇,

原来您在这儿亲自劳动,

哎约约,我的薄书记,

哎约约我的书记约,

干这样累的活您怎能够吃得消,

吃不消哇,

吃不消哇,

我给您搓了一碗元宵,

擦擦汗您可歇一会吧,

您看看,这是一碗又热又粘又香又甜,

滴溜溜的圆团团转,

粘米面的白糖馅的大个的元霄”。

 

此时此刻的薄三爷四肢麻木,半身不遂,深度昏迷,高烧不退。已经半个多月了,301医院的专家都束手无策,让廊坊娘们一嗓子给吼醒了,真是偏方治大病,唱戏也顶用。薄三爷是戏迷,票友,行家,越听越觉着不对劲;我操,唐山味的评戏,还他妈的“夺印”,同志别唱了,您不是薄谷开来,您是薄谷开涮哪。

 

 “敢同恶魔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这是薄三爷常说的一句话,多刚强的一个人,风流倜儅,豪放潇洒;琴棋书画,诸子百家。吹唱弹拉,煎炒烹炸。上台不用稿子,口若悬河。下乡光着脚子,身先士卒。一时之间薄三爷的名字传遍大江南北,万户千家。

 

遥想当年,薄三爷羽扇伦巾,英俊儒雅,谈笑间从金州到大连,从外贸部到歌乐山,无论走到那里都是风生水起,别开生面。堂堂正正,立地顶天。真可谓“天下英雄独使君耳”。

 

阎王爷不管这个;“是中国人我就说了算,该死的球朝天,不该死的活一天算一天。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咱们还分什么阴间与阳间,告诉你们,黄金十年没冤案”!据纽约时报透露这位阎王爷的太太在纽约开店,儿子也在哈佛读研,裸官。你说咋整吧。

 

 现在无论国内还是海外为薄三爷叫屈鸣冤,为薄三爷歌功颂德的场面,好家伙,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锣鼓喧天,那是相当地壮观。其实大可不必,文臣死谏,武将死战,大丈夫为官尽职,为民除害,为国尽忠,死有何憾!好男儿保家卫国,战死沙场何须马革裹尸还!在一个秦桧站起来的年代,要是没有一、二个薄三爷的人物,要是不死一、二个薄三爷的人物,对得起列祖列宗吗?还算中国人吗?这就是咱们国历史,这就是咱们家的文化!承前启后,世代相传。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薄三爷在黄泉路上能碰见我,这就是缘分。咱哥俩要是早见几天,历史都将改变。山人可以助您六出岐山,九伐中原,火烧赤壁,草船借箭,一统华夏,重振大汉江山。现在不行,你看看表几点了,黄瓜菜都凉了。

 

薄三爷实在对不住,在您落难之时,永别之际无以为助,倍觉惭愧,深感汗颜。你说出点力吧,赶个集都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你说出点钱吧,这两年手头也不太富裕。琢磨了一宿,没别的,我只有几句话却能让您含笑九泉;若干年后,薄三爷——您就是当代的岳飞、袁崇焕。您就是民间的海瑞、包青天。您就是我党的比干、屈原!将来纪念堂都有您一席之地。毛主席的汉白玉坐像在前,您的汉白玉站像在后,一老一少,气度庄严,神采奕奕,宛若神仙。人民瞻仰,百姓朝拜,千古不朽,万古流芳。与日月同辉,与山河同在。


遗憾的是,在您有生之年是看不到平反的那一天了。

 

您可能还不知道,最近这两天歌乐山上草木皆兵,嘉陵江畔风声鹤淚,对重庆的党政军,公检法,工农兵,展开了一次大清洗,大清查,大清算。对付共产党,孙政才比盛世才下手可狠多了;文革余孽就地枪决,薄贼同党立即活埋。五星红旗一律收缴,五个重庆一律推到。银杏树——拔!语录牌——砸!顷刻之间是飞沙走石,天昏地暗。鸡奔狗跳,鬼哭狼嚎。文强南霸天,阴魂不散,重现江湖。李庄胡汉三,反攻倒算,二次出山。朝野震动,天下哗然,巴渝百姓更是苦不堪言。胆大的傻了,胆小的疯了;“哦的那个娘啊,反思不带这么玩的,这是出老千呐,想变天哪”。谁都猜不准新来的这帮龟儿子是姓蒋还是姓汪?是还乡团还是清红帮?

 

薄三爷您别难过,重庆人民不愧是喝嘉陵江水长大的,那些袍哥子,辣妹子异口同声;“反思,吊!鸟!有啥子了不起的嘛,天塌下来,无非也只是多了一层盖的被子嘛。”在您蒙难之初,第一个站出来为您两肋插刀就是这帮川耗子,有诗为证;

                巴渝百姓尽伤怀,唯愿苍天佑英才,

纵使用人真不察,瑕不掩玉放光彩。

唱读讲传扬正气,打黑除恶荡尘埃,

缩差共富建小康,经适公租筑大爱 

五个重庆深亦远,民生十条慷而慨,

三进三同人心暖,共分蛋糕民称快 

拳拳真心受排挤,耿耿忠心遭忌猜,

熙来薄己厚重庆,国家为何薄熙来。

 

再怎么说,瘦死的骆驼也比驴大。我和薄三爷不是一路人,薄三爷家大业大心胸大,树大可就招了风了。我本来在广场边上看热闹,看着看着也没什么思想准备,就抽冷子喊了一声“咳,别贪污”,其实声音也大,就这,全国通缉,四海追拿。诸位,您说我冤还是不冤?

二十三年了,别提它了!

 

八年前,风雪夜,大祸从天降,座山雕杀我……”停,别唱了!小常宝,我跟你说过好几次了,这是歌乐山,不是威虎山。我们这里是王立军打黑,你们那里是杨子荣剿匪,两码事。你们吃的是百鸡宴,我们喝的是氰化甲,伙食标准都不一样。再说此三爷不是彼三爷,彼三爷是滨绥图佳保安第五旅的,此三爷是西南长官公署的,差好几千里地哪,我的姑奶奶!


你想唱,这年头谁不想唱,我更想唱(二黄碰板);

早也盼晚也盼望穿双眼,

怎知道今日里打黑恶、除贪官、救穷人、脱苦难、自己的队伍来到面前!

三十年做牛马天日不见,

抚摸着这条条伤痕、处处疮疤我强压怒火,

挣扎在无底深渊。

工人们悲愤难诉仇和怨,

农民们切齿怒向众贪官。

只说是改革开放无边无岸,

谁料想唱红打黑、共同富裕竟在今天!
从此我跟定共产党把汉奸斩,

不管是水里走、火里钻,

粉身碎骨也心甘!

纵有千难与万险,

扫平那卖国贼我一马当先!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2-28 09:13 , Processed in 0.01963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