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热点关注 查看内容

我支持梁稳根进中央

2011-11-1 16:1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878| 评论: 0|原作者: 韩德强|来自: 《红色参考》2011年10月号

摘要:   近日,三一集团的老板梁稳根可能进中央的消息引起了网络社会的热烈争议。特别是在各类红色网站上,反对声浪特别强烈。但是,我却想唱唱反调,讲讲唱反调的理由,希望认真严肃的网友,无论是赞成还是反对,无论是由衷高兴还是怒火中烧,先认真读完全文,最好读懂全文,先闻一闻“香花还是毒草”,然后再拍砖或献花。  梁稳根是三一集团的大老板,最近刚刚当选为中国首富,个人财产达500亿以上。按中国共产党的章程办事,如果 ...
  近日,三一集团的老板梁稳根可能进中央的消息引起了网络社会的热烈争议。特别是在各类红色网站上,反对声浪特别强烈。但是,我却想唱唱反调,讲讲唱反调的理由,希望认真严肃的网友,无论是赞成还是反对,无论是由衷高兴还是怒火中烧,先认真读完全文,最好读懂全文,先闻一闻“香花还是毒草”,然后再拍砖或献花。

  梁稳根是三一集团的大老板,最近刚刚当选为中国首富,个人财产达500亿以上。按中国共产党的章程办事,如果他不把个人财产捐献了,既不应该吸收他入党,更不应该接纳他进入中央。

  问题在于,这个党早已“与时俱进”了。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只有两条,一条是另起炉灶,推倒重来,彻底革命。一条是团结党内外健康力量,争取党的左转,争取社会的渐进改良。前一条路,就是毛泽东旗帜网的主张。后一条路,就是乌有之乡网的主张。在前者看来,后一条路是改良主义,改良主义从来就没有成功过,因此是死路一条。在后者看来,前一条路主观动机良好,但客观上可能会成为“左派带路党”,符合了西方分裂中国、搞乱中国的意图。更何况,大多数受剥削压迫的群众并不真想推倒重来,只是希望改善工作条件,提高工资,改善生活条件。因此,彻底革命的主张脱离群众,是关门主义和取消主义,是口头革命派,是实际斗争取消派。

  我赞成乌有之乡的主张。我认为党虽已变色,国虽已变修,但是,党内外的健康力量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斗争。我承认,改革开放以来,党内外的健康力量不断斗争,不断失败。其结果,社会逐渐两极分化、道德沦丧、贪腐横行。但是,正因为如此,所以,物极必反的逻辑起作用了,民心向背逐渐不利于贪腐力量,而有利于健康力量。2009年以后,重庆模式横空出世,党内外的健康力量重新集结,重振雄风,渐成气候。最近中央召开会议,决定以“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为十七届六中全会的主题,就是重庆模式的影响进一步上升的一个重要标志。

  因此,赞成还是反对重庆模式,促进还是阻挠重庆模式的推广,是当下中国政治焦点所在,是党内外、体制内外的健康力量与贪腐力量的斗争焦点所在。一切有利于推动重庆模式的事情,我们都要支持。一切不利于推动重庆模式的事情,我们都要反对。不懂这一点,就是不懂得大局,就是只会咬文嚼字的书生。

  梁稳根进中央,也要放在这个大局的角度去考虑。梁稳根何许人也?梁稳根是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发展了民族工业的人,是在工程机械领域创造了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品牌的人。他一不贪污腐败,二不侵吞国资,三不出卖国家利益,四不将外汇送给美国,五不改变国籍移民海外,他是靠着中国人的智慧、勤劳和团结创造财富的人,他是反对过度开放、反思自由贸易的人。2006年,外资公司凯雷想廉价购并徐工,正是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挺身而出,挑战有关部门的决策,反对外资收购,保卫了国有资产,也保卫了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因此,梁稳根是改革开放中的体制外健康力量,是代表着中华民族自信、尊严的力量。这样的人,如果在重庆,一定是支持薄熙来“唱红打黑”的人。

  我们一定要搞清楚,重庆模式确实不是“科学社会主义”,而是真正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一点,正是毛泽东旗帜网的朋友们批判重庆、反对重庆模式的理由,也是乌有之乡网赞扬重庆、宣传重庆模式的原因。重庆模式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但是,重庆的国有企业也在壮大,是“民进国也进”。重庆模式是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但是,重庆的计划调节力度很大,“五个重庆”建设就是明证。“唱红打黑”以后,重庆的经商环境变好了,招商引资工作反而大大推进了。特别是吸引外资,达到了10年前的6倍以上。所以,重庆的对外开放力度并没有下降。正因为如此,薄熙来才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包括广泛的中上层的基础。按照彻底革命派的主张,薄熙来就是一个认认真真搞有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的人。要这些人赞成薄熙来,除非薄熙来消灭私有制,实行计划经济,赶走跨国资本。但是,薄熙来要真听了这些人的话了,那就真是在政治上自杀了。

  因此,要真正支持重庆模式,就得理解重庆模式的广泛性和包容性,就得理解像梁稳根这样的人恰恰是重庆模式的重要基础之一。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社会沉沦至此,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化冻也需要假以时日,而不可能象彻底革命派想的那样,可以一夜之间改变私有制。薄熙来是早春二月的迎春花。春寒料峭,百花未放之际,迎春花一枝独放,得顶住多大的压力?一些网友站着说话不腰疼,对薄熙来横挑鼻子竖挑眼,千方百计证明自己正确,这其实也是一种自私。

  有的网友可能会说:行,我支持重庆模式;行,我认可梁稳根是重庆模式的重要基础之一;行,我承认梁稳根是为民族工业的发展做了贡献的。但是,我还是反对一个首富进入中央,成为十八大的候补委员。

  这只能说明,这些网友对中央抱了太高的期望。其实,中央委员中恐怕也有不少富翁,甚至可能是亿万富翁,而且他们的财富来源主要是贪污腐败,甚至是出卖国家利益,只是我们现在没有明确的证据。和这些中央委员相比,梁稳根的财富要正当得多。即使那些没有贪污腐败的中央委员,他们的能力和贡献也往往与梁稳根难以相比。市场经济是战争经济,梁稳根是在战争中获胜的将军。在目前政治体制内往上爬的人,许多人“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功夫都化在读懂领导意图上了,甚至化在买官卖官、权钱交易上了,不贪污就算好的,有真才实学、真功夫、真本领的是极少数。

  我甚至希望梁稳根能当工业与信息化部的部长。他如果到这个位子上,那就可能组织体制内外、甚至国内外的企业、研究所和技术尖子,逐项攻克掌握在跨国公司手中的关键技术。三一重工的发展历程给我以想象的空间。据统计,1995年,混凝土输送泵行业,国外产品占据了中国的市场的95%以上,而现在,主要是由于三一重工的努力,洋产品所占比例已经不到5%。混凝土输送泵只是三一集团生产的一种产品,迄今,三一重工的主导产品已经从建筑机械扩展到路面机械、挖掘机械、桩工机械、起重机械、煤炭机械、港口机械等领域,并且为每类主要产品的生产企业建立了相应的研究机构。如果梁稳根靠一个集团的力量能够在如此众多的工程机械领域组织研究力量,去攻克技术难关,那么,有国家力量作依靠,梁稳根为什么不能做更大的事情呢?当年,毛主席请上海纺织业的大老板荣毅仁当纺织工业部的副部长,多有气度!为什么今天就不能请梁稳根当工信部的部长呢?

  有人可能会想,荣毅仁是交出了他的企业才当的副部长,如果梁稳根交出三一集团,当然可以进中央,可以当部长。

  但是,我认为这就是追求纯而又纯的极左想法。这些人认为,梁稳根的财富也是靠私有制而积累的,也是靠剥削工人而积累的,因此必须交出财富,才能得到位子。但是,这种对财富的看法作为理想很有吸引力,一旦转变为政策,落实到现实社会中,就会成为极左势力,只能造成生产的停顿,社会的动荡。大跃进有许多合理可取之处,但有确有问题。问题在哪里?就在于一线领导追求一步到位,一大二公,结果,严重脱离实际,造成诸多问题。

  其实,荣毅仁当年交出企业,是国家出钱赎买的,是尊重了私有产权的。在大踏步向社会主义迈进的时刻,毛主席都不忘记尊重私有产权。今天,既没有一个强大的好共产党,又没有“社会主义就是好”的广泛舆论,怎么能不尊重梁稳根的私有产权呢?只要梁稳根真心致力于“产业报国”,真的能促进中国自主技术水平的提高,完全可以接受梁稳根在三一集团的控股权。问题的要害不在梁稳根的私产,而在于党和国家的发展方向。如果发展方向是好的,腐败问题能得到控制和减轻,党逐渐恢复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党的领袖们能够一心为公,那么梁稳根交出他的大部分私产也有是可能的。否则,凭什么要求梁稳根交出私产?

  有人说,梁稳根有私人飞机,有豪华轿车,因此,梁稳根也是炫耀财富、贪图享受的人,这样的人不值得支持,更不值得信任。

  但是,我认为不能用方志敏的标准去要求梁稳根。过去,共产党为什么能赢得民心?一靠党的建设,有方志敏这样纯洁的党员;二靠统一战线,团结了无数有各种问题、缺点,但也有能力和贡献的人。对于梁稳根来说,私有飞车与豪华轿车固然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是其虚荣的表现,但是,考虑到三一集团旗下各企业分布在全国各地,梁的时间经常要在飞机和汽车上度过,也不是没有实际作用。大体来说,梁稳根还算是艰苦创业,勤奋工作,不贪图享受。纵观梁的一贯言行,离方志敏的标准,当然还很远。但是,比起这个时代许多人,他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如果梁稳根要做党的核心领袖,我不会认同;但是,当中央候补委员,我看问题不大。

  当然,我看梁稳根的问题不大,大家看我的问题就大了!是不是韩德强背叛了?被收买了?与某些人勾结了?当了资产阶级的代言人了?否则,为什么会与乌有之乡多数网友的意见不一致呢?

  其实,我早就多次声明,我是非主流中的非主流。2000年出版的《碰撞》一书,批判自由贸易理论,主张贸易保护,这其实反对中国成为殖民地型的资本主义,而并不反对做宗主国型的资本主义。那时我就认为,回到科学社会主义的道路上已经不可能,除非再来一次暴力革命。2002年出版的《萨缪尔森〈经济学〉批判》一书,批判自由市场理论,主张道德市场经济,倡导道德先行,哪里有强烈的道德,哪里才能有高度的计划。这与马克思的公有制先行也不一样。2008年出版《整体管理》一书,倡导站在企业、社会、国家的整体上考虑问题,批判制度万能论,批判西方企业管理理论,提倡以为人民服务为主导,而民主只能成为基础和补充。2009年出版《中国反思》一书,对西方各领域的思想进行全面质疑和反思。这些都与正统的西方型的左翼思想不一致。我的几乎每一篇文章,从90年代初期的文章起,一直蕴含着这种不一致。最关键的区别在于,我强调精神的重要性,而不是物质的重要性。我认为,精神来源于物质、受物质制约,但主导物质。因此,如果我在许多问题上与多数乌有之乡网友的看法不一致,是自然而然的。

  不一致是好事。或者我错了,或者你错了,或者他错了。有争论,有反思,才有提高,才有进步。面对社会的剧变,我们的网友不能仅仅停留在发牢骚、泄情绪上,不能沉浸在一贯正确的自我陶醉中,而是要学会承认失败,学会反思。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提高,历史才能前进。(乌有之乡网站2011-10-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1 13:51 , Processed in 0.020826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