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关于重庆长寿三峡库区建设具有潜在灾难性后果的大型MDI生产装置的新情况 ...

2011-11-9 15:13|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798| 评论: 0|原作者: 秦仲达

摘要: 关于重庆长寿三峡库区建设具有潜在灾难性后果的大型MDI生产装置的新情况秦仲达全国人民共同关注的是否在长江上游重庆长寿开发区建设年产40万吨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MDI)这样具有潜在剧毒危害环境的大型化工项目问题,在毛泽东旗帜网站上于2011年6月9日刊载的《为保卫母亲河长江而斗争》一文中已有详述。如有不详,请点阅该文。以下是这个问题的新情况及我们的意见,请广大网民同志和中央领导同志详阅,并多予关注大力支持。2011年 ...

关于重庆长寿三峡库区建设具有潜在灾难性后果的大型MDI生产装置的新情况

秦仲达


     全国人民共同关注的是否在长江上游重庆长寿开发区建设年产40万吨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MDI)这样具有潜在剧毒危害环境的大型化工项目问题,在毛泽东旗帜网站上于2011年6月9日刊载的《为保卫母亲河长江而斗争》一文中已有详述。如有不详,请点阅该文。以下是这个问题的新情况及我们的意见,请广大网民同志和中央领导同志详阅,并多予关注大力支持。

    2011年7月21日我收到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石化轻纺部代发)的传真,全部内容如下:“按照温家宝总理有关批示精神,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委托我公司组织专家,对重庆巴斯夫MDI 项目有关安全、环保问题重新进行评估论证。国家发改委也将会同工信部、环保部、安监总局、水利部等相关部门共同参加.我公司领导高度重视,得知秦部长等老领导十分关注该项目,希望近期能够邀请秦部长及其他老领导来我公司专门听取意见。”

    我随即于7月22日派秘书将原化学工业部部长秦仲达于2009年10月28日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同志并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同志、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同志、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同志《关于吁请中央制止并否决批准德国巴斯夫公司在重庆市建设年产40万吨MDI大型化工项目的报告》的复印件和2010年6月30日原化学工业部部长秦仲达,副部长林殷才、谭竹洲、潘连生和李士忠共同署名呈送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关于为了确保安全、不留后患,请制止并否决在长江上游重庆长寿建设年产40万吨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MDI)这样具有潜在剧毒危害环境的大型化工项目的紧急呼吁及建议报告》的复印件和我们搜集到的各界人士坚决反对建设这个项目的相关材料的复印件共24篇材料,送到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石化轻纺发展部代收)。8月11日商定于8月15日下午2点到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二楼会议室开会,一同参加会议的有我和原化学工业部副部长潘连生、李士忠。我同时建议,在可能的情况下,请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邀请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同志参加这个会议。

    8月15日下午2点,我们三位老部长按时到会,主持这次会议的是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石化轻纺发展部李胜辉副主任,参加会议的人员有该公司石化轻纺发展部石化化工处郭琛处长和齐景丽同志;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石化化工处蔡荣华处长、张连民同志;国家发改委办公厅信访办王龙刚同志和国家信访局办信一司吕保利副巡视员和二处李权主任。我们当时就提出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要有一位公司经理来参加这个会议。虽然我们当即提出要求该公司经理到会(公司有多位副总经理),但会议自始至终我们也没有见到公司一位经理的面,也没有看到邀请信中提到组织的专家和工信部、环保部、安监总局、水利部等相关部门的同志到会。温家宝总理直接批示的这么重大的事情,难道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就是这样重视的吗?这不是走过场吗?我们应邀参加会议的三位老部长还是明确表达了我们坚决反对在重庆三峡库区建设这个项目的意见和坚决反对的理由。当我们提问主持会议的李胜辉副主任和其他同志对MDI这个项目按照温家宝总理批示的精神是什么意见的时候,他(们)竟然无言以对,主持人随即宣布了散会。于是我们明确提出这个会议下次准备何时召开,直至今日,我们多次与他们联系也没有接到再次开会的信息。

    2011年9月15日,重庆市童小平副市长一行,包括重庆事政协常委,MDI项目指挥部副总指挥吴冰、重庆市发改委副主任王平、重庆市长寿区政府常务副区长陈金山、重庆市医药集团副总裁贾建国、重庆市经信委投资处副处长张舒、重庆长寿经开区经发局副局长周卫平和和童副市长秘书廖冬梅等11人专程来京,与我和李士忠副部长就有关该项目的安全与环保问题进行座谈,交换意见。

    在座谈开始之前,我们对重庆市同志们来北京听取我们的意见表示热情的欢迎,并当面向童小平副市长提交了原化学工业部部长秦仲达于2009年10月28日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同志并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同志、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同志、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同志《关于吁请中央制止并否决批准德国巴斯夫公司在重庆市建设年产40万吨MDI大型化工项目的报告》的复印件和2010年6月30日原化学工业部部长秦仲达,副部长林殷才、谭竹洲、潘连生和李士忠共同署名呈送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关于为了确保安全、不留后患,请制止并否决在长江上游重庆长寿建设年产40万吨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MDI)这样具有潜在剧毒危害环境的大型化工项目的紧急呼吁及建议报告》的复印件和我们搜集到的各界人士坚决反对建设这个项目的相关材料的复印件共24篇材料送给了童小平副市长,供参阅。

    座谈会由重庆市政协常委重庆MDI项目指挥部副总指挥吴冰主持。重庆市医药集团副总裁贾建国介绍了该项目的安全和环保问题,详细介绍了对剧毒气体光气采取的多种控制措施和开发区对该项目污水处理和对突发事件的应急措施;长寿区常务副区长介绍了开发区的有关情况,开发区的安全环保措施和MDI项目对重庆市化工产业结构调整的意义。童小平副市长指出:一是五年来对于这个项目重庆市是作了大量的工作,国家有关部门也作了大量的工作,这个项目也创了记录,已经经过了3次国务院常委会的讨论,各级领导部门是非常重视的。二是该项目在环保和安全方面的措施是比较完善的,我们预设了3公里的防护隔离带(注:空间是无限的,3公里的防护隔离带是挡不住剧毒气体的。)。三是这个项目对重庆市的工业和产业调整,化工行业的升级换代,对于西部开发,贫困人口脱贫,三峡库区移民安置,带动西部地区的汽车产业、笔记本电脑基地、轨道交通产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四是对项目建成后的管理问题,员工的素质问题,操作问题等等,我们是有压力的。五是目前项目搬迁投入很高,项目的合同已经有40%-50%已经落实,我们迫切需要老部长们理解、支持、指导和帮助。我们认真落实薄熙来书记对该项目的要求,要万无一失。

    童小平副市长讲完后,秦仲达同志说,根据化工项目的不同类别,化工装置的布局分为临海型、沿海型、内陆型等等。将MDI项目放到长江上游肯定是不妥当的。布局是一门科学,违反了最终是要受到惩罚的。这个项目的配套项目庞大,涉及的中间产品品种繁多又都是有毒有害、剧毒污染、易燃易爆的产品。化工生产装置我国已经发生过多起事故,吉化公司的苯胺车间硝基苯爆炸事故,大连石油七厂的多起燃烧事故,北京东方化工厂的爆炸事故等等,这些事故如果发生在长江三峡库区MDI集群上,对于长江的影响和对沿江人民的生产和生命安全的影响是难以想象的。福建厦门的PX厂的选址问题遭到当地老百姓的极力反对,省委决定另选厂址。大连福佳化工厂的PX装置,由于台风的影响和当地老百姓的反对,市政府作出了搬迁的决定。我们不能不吸取教训。我对重庆MDI装置是一万个不赞成。希望你们改正,不改是不对的。重庆市工业是有基础的,化工企业已有不少,应着重发展机械工业、电子工业和国防工业。虽然该项目已经破土动工,现在当机立断,即时停工,将其迁址到东南适当有资源物质条件的海边建厂,为时不晚,损失也是有限的。1984年4月美国联炭公司在印度中央邦博帕尔农药厂(年产农药5000吨)发生的印度博帕尔事件的巨大的血的教训,因光气泄漏致使头三天当即死亡8000到10000人,至今已经陆续死亡55万人,20多万居民永久致残,工厂周围所有牲畜死光难以计数。这个惨剧万一发生在三峡库区,其灾难性后果将比博帕尔事件不知要大多少倍!虽然巴斯夫对MDI工程技术有不少改进,但还必须使用能够杀人的光气作为重要的原料;事物的存在不是静止的、永恒的,而是动态的,可变到突变的,绝对不可迷信巴斯夫的MDI工程技术就是可靠的和万无一失的。德国巴斯夫公司在欧洲和美国所建的MDI工厂全部都在海边,在中国内地长江上游战略要地重庆三峡库区建MDI大型厂,显然是没有道理,也是别有用心的。

    李士忠副部长结合自己多年在化工生产管理方面的经验讲到:我在化工部机关作了25年的生产管理工作,特别是干了10年的生产司司长,深知安全环保是保护国家财产和人民生命安全是天大的大事。当年化工部下了很大力气狠抓了这方面的工作,秦部长主持工作时,专门成立了“劳动安全司”可见对其重视的程度,先后以化学工业部部长令和化学工业部文件发布安全生产的各项禁令,比如“生产区十四个不准”、“进入容器八个必须”、“动火作业六大禁令”、“操作工作六个严格”等等,这些规定那一条、那一款都是血迹斑斑、机毁人亡付出沉重代价取得的。当时这些禁令在工厂、车间、岗位都在明显的地方张贴和悬挂,随时提醒着人们,应该说取得了很大的成效,减少了安全事故的发生。后来我做人事司司长和副部长期间乃至2009年退休后仍然十分关注化学工业生产和安全环保的管理。近来我也到过很多化工厂,但是这些规定、禁令几乎看不到了,非常令人担忧。

    就是这样严格的管理,在当年化工生产中,安全事故还是时有发生。化学工业安全事故当年死亡人数仅次于煤炭行业位居第二位。比如吉化公司苯胺车间硝基苯爆炸,大家都知道造成了严重的国际影响,是国家花了昂贵费用进行处理的。当年温州化工厂氯气爆炸,一下就死亡60多人,北京东方化工厂,就在香港回归庆祝活动前夕,储罐爆炸,火光冲天,影响很坏,北京化工二厂氯乙烯爆炸,也惊动了北京人民,这些事例举不胜举。

    因此化工行业中的任何领导和职工谁也不敢拍胸脯说绝对保证不发生事故,你技术再先进,自动化水平再高你管不了天灾人祸,因为生产装置是多人去操作,谁敢断言操作不发生错误,以上的事故很多都是误操作或装置及零部件损坏造成的,当然也不排除坏人或对社会不满的人的破坏,这就是人祸。你技术再好,操作再精,难免遇到地质灾害、地震、飓风、暴雨、战争,人们左右不了的自然灾害,同样会引起重大的安全事故,日本福岛核电站就是典型的案例。

    MDI生产过程中剧毒易爆的原料和中间体太多了,光气、一氧化碳、氯气、氯化氢气、氢气、硝基苯等,氯气和光气都是世界大战时的毒气弹,伤亡极其惨重。

    在中国长江上游的三峡库区旁摆上一个40万吨的MDI装置,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建设这个装置,环保部,水利部,工信部,发改委居然拍板批准,我真是百思不解。也许我们这一代人碰不上了,但我们的子孙后代会遭殃的。因此,我作为一个老共产党员,化工行业老兵,有责任向中央陈述我们的意见,反映利害关系,尽到我们应尽的职责,留下历史的见证,我认为,将来也许会证明所有批准这个项目的领导可能将成为历史的罪人。我们要冲破各种阻力,采取断然措施,阻止这个项目的建设。退一步说,实在不行,可以几方合资放在东南沿海地区有原料物资条件的海边建设。要防患于未然,我们永远要记住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我们诚恳地提请童小平副市长向薄熙来市委书记和黄奇帆市长转达我们的意见,最好学习大连市政府对待大化福佳事件那样,向重庆市广大市民公开宣布MDI问题,亲自听取意见和人民的呼声,从重庆市、三峡库区和长江流域人民的生命安全及整个大局着想,当机立断改变初衷,立即停掉MDI这个项目。

    这是我们从2009年10月28日向中央报告以来唯一的一次重庆市政府约同我们一起对MDI项目问题交换意见。如能早一点,岂不更好,值得令人深思。

    据重庆市贾建国同志在散会后说,MDI80亿元投资,与它共同有关的关联项目总投资350亿元是很不够的。更不包括1000万吨/年炼油及乙烯裂解、铂重整为MDI整体集群提供各种必需原料的重大项目的数百亿元投资。不仅如此,这个项目至今还没有经国家发改委批准。MDI工程预定2014年竣工投产,工程那样庞大,是不可能的;就是赶工突击不顾工程质量峻了工,上游装置没有原料,还不是弄无米之炊?!

    温家宝总理已然批示“对重庆巴斯夫MDI 项目有关安全、环保问题重新进行评估论证”。我们各级政府部门就要切实认真地负起责任,不能走过场。坚决不能在重庆三峡库区安置一颗不定时爆炸的原子弹。曾经在2003年12月23日重庆市开县高桥镇川东北的气矿发生天然气井喷事故,死亡人数达243人,2142人入院治疗。虽然性质有所不同,但是这个惨痛的教训必须吸取。

    我们再次向全国人民、全国党政军民商学各界呼吁,团结起来,一致呼吁重庆市必须彻底撤消特大型MDI项目建设。这是全国人民的大事,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和这个项目有关的各级领导、专家、学者、工程技术人员要真正地从政治的高度;从历史的高度,要站在重庆市人民生活安全、安定;长江水系安全;沿江人民生活、生产安全、生命安全和全中华民族的利益上发表自己的意见,做出负历史责任的决定,坚决否定它。在中华民族母亲河长江上游三峡库区这样对中华民族有特殊重要战略意义的地方建设这样具有潜在剧毒危害环境的大型化工项目,任何部门和领导都没有这个权利批准,只有中央和国务院有这个权力,必须请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签字。吴邦国和贾庆林同志对于这个重大项目问题也是有重大责任的,全国人大常委委员中和全国政协委员中有许多科学院、工程院的院士,专家和教授学者,对重庆MDI的重大问题应当尽早站出来分清是非,发表严正的意见,以利于中央和国家领导人参考及早决策,可是至今未见有一个人站出来,真令人心寒愤慨之至。我们再次请求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为了确保安全、不留后患,坚决否决在长江上游重庆长寿建设(MDI)这种具有潜在剧毒危害环境的大型化工项目。

    秦仲达

    二○一一年十一月九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7-16 02:54 , Processed in 0.01507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