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788|回复: 7

一个美国华人家长谈“政治正确”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8-22 08:22:59 |显示全部楼层

良乡良言

20世纪早中期,政治正确(Politically Correct)是用来描绘严格尊守政治理念或政治信仰语言和行为, 比如,纳粹德国政府只给拥有“高贵的雅利安人”理想的政治正确媒体报道新闻的权利。 我相信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华人对这种政治正确一点也不陌生吧!

现代意义的政治正确最早出现在美国新左翼非裔作家 Toni Cade Bambara 1970年发表的短文,The Black Woman: An Anthology。 原文是 “一个男人不可能同时是政治正确和大男子主义” , 显然, 政治正确在文中是指男女平等。 贯穿1970s 和 1980s, 政治正确的含义逐渐从性别平等扩展到族裔平等,对同性恋,变性,堕胎,和吸毒的接受, 政治正确被广泛地在左翼个人和媒体中用来自我衡量或者检查语言的“包容性”。

追求性别和种族平等本来是美好的政治目标,相信是大家的共识, 最大的分歧在如何实现平等?右派(保守派为代表)追求的是机会平等, 左派(特别是极左)追求的是结果平等。 我们从几个大家关心的问题来做比较:

贫富差别:

右派:通过改善经济环境,增加就业机会来改善穷人的经济地位。

左派:加税,发钱,甚至鼓励抢劫。

教育:

右派:通过改善经济,增加公共教育资源的投入来平衡和改善教育质量。

左派:大学按种族人口比例录取。

就业:

右派:自由竞争

左派:按种族人口比例录用。

用一个非常贴切的场景来说明追求机会平等和追求结果平等的差别:一场有100人参加的奥运会100米短跑选拔赛, 追求机会平等是要求所有运动员在同一条线上起跑,跑得最快的前3名获得参加奥运会资格。 追求结果平等的是要求所有运动员不管从那里起跑,要在同一时间到达终点, 然后随机抽取选择3人获得奥运会资格。 你也许会说这样大家都没有压力,多有爱心,大家高高兴兴有什么不好?最后抽签不是也是机会平等吗? 听起来好像也有道理呀!其实这就是左派的政治正确骗人的烟幕弹, 因为他们不关心被选上的运动员是不是有竞争力, 而只在乎制订规则的权利。稍微发挥一下你的想象力,把这个场景放到我们社会和工作中去,加以时日,美国还会有竞争力吗?

从1990s 至今, 政治正确席卷欧洲大地, 欧洲的衰落和政治正确有很大的关系,当然,今天我们关心的是今天的美国。 政治正确在美国现代教育系统,特别是大学校园里,的泛滥, 如果你们有在读的大学生孩子, 只要和孩子聊几分钟政治正确方面的话题,很快就会发现孩子们对校园里的政治正确的行为和语言规则(behavior, and speech codes)非常清楚,他们对这些规则的欣然接受的态度让我感觉到自己是很失败的家长。 其实, 这并不是我们的错,建议大家去读读 Allan Bloom 的畅销书 《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里面对美国现代教育系统的问题有详细的分析。 问题的核心是对西方传统哲学思想和培养思辩能力的忽视让孩子们不知不觉地变成了新价值观的接受者,而不是创造者,不得不让人扼腕。

不要小看这些“政治正确的行为和语言规则”,它是政治正确自下而上从自我检查扩大到对他人的检查最有效途径。 这种带有所谓“道德优越感” 的对他人行为和语言的审查经过左派媒体和政治人物的有意推波助澜,正在逐渐腐蚀美国的政治环境,所谓“沉默的大多数” 就是典型症状。 因言获罪已经是见怪不怪的现象, 纽约大学的 Micheal Rectenwald 教授, 霍普金斯大学的 Trent Bertrand 教授, 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的Norman Wang 博士都是言行不符合所谓“政治正确的行为和语言规则”而受到处罚。 有些公司,比如 Discount Tire, 甚至直接告诉自己雇员只能用规定的政治正确的言语。任由这种政治正确发展下去,“沉默的大多数”早晚会变成“沉默的全部”, 纳粹德国式的政治正确早晚会出现在美国,这是我们想要的美国吗?没有言论自由的美国是我们想要的未来吗?

你如果不记得伏爾泰的名言:“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也一定记得孔子的慧语:“君子和而不同”。言论自由对一个国家和社会的发展有多么重要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今天的美国正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每个公民都应该起来捍卫自己说话的权利,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任何方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8-22 08:23:38 |显示全部楼层
警告:以上为右派言论,不喜勿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20-8-23 00:38:22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我在上学时曾经看过阿兰布鲁姆的《美国精神的封闭》。其中有一段,在第一章很有意思。他讲古典自由主义追求的是在承认不同人基本人权的条件下,个人作为相似的个体形成社会契约。这也是传统“美国精神”的支柱,即民族熔炉说。而二战之后,尤其是60年代之后,就变成了对相互对立价值观的无限制“开放”,放在今天就是所谓政治正确下的多元文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20-8-23 00:41:52 |显示全部楼层
前者自然要求对“非主流”价值观进行压制,比如向右压制法西斯主义,向左压制共产主义,虽然会造成一定程度上的紧张,比如麦卡锡主义白色恐怖,但是可以形成某种程度的社会契约。维持统治秩序长期稳定。但是,如果无原则地接受多元文化,除非对不同价值观群体进行事实上的隔离,否则绝无形成社会契约的可能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20-8-23 00:47:51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早期“美国精神”的古典自由主义(及其凯恩斯主义“新政”变种),是美国民族国家的意识形态。而“多元文化”、身份政治则是美帝国主义过度扩张又无力维持(或者不想维持)国内社会冲突时反映出的没落帝国的意识形态。本次美国选举两派的争斗,在意识形态上就直接表现为这两者的争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20-8-23 00:49:24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右派的书有时候很有意思,和多数中国右派的虚伪矫情相比,他们算是直来直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8-23 02:11:08 |显示全部楼层
红色多瑙河 发表于 2020-8-23 00:38
我记得我在上学时曾经看过阿兰布鲁姆的《美国精神的封闭》。其中有一段,在第一章很有意思。他讲古典自由主 ...

这几点讨论都有意思。但现在的所谓“政治正确”绝不是无限制开放那么简单,现在已经发展到打着政治正确的旗号搞学术迫害、就业限制,将来还会发展到公开的政治迫害,已经违反了资产阶级民主的基本原则,也不符合未来无产阶级民主的方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0-8-23 18:10:45 |显示全部楼层
红色多瑙河 发表于 2020-8-23 00:49
美国右派的书有时候很有意思,和多数中国右派的虚伪矫情相比,他们算是直来直去。 ...

毛爷爷都说过,他喜欢跟美国右派打交道,毕竟玩硬的、实在的,不喜欢西方的“左派”,欺骗性虚伪性太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4 00:35 , Processed in 0.037394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