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017|回复: 26

诈骗工人学生、骚扰女同志的学院派引来左圈大批判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22-7-4 20:29: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飞机会不会飞? 于 2022-7-4 21:27 编辑

子架,原名张睿杰,二零二零年左右就于左圈活跃,那时名字叫“Joe" ,此人个人作风极其有问题,最近的事情发生之前,大家对他还是当成优秀的实践同志对待,以至于借了很多钱出去,现在看来,这反倒助长了他好逸恶劳,借款为生的气焰。
他现在确定下来的欠款,除了向工人同志借钱以外,还向许多学生同志借钱,同志们除了接济他钱,还接济他衣物,食品,保健品,以及防身刀具。折合计算,在一起保守估计,子桀应该借款上万。
因为子架一直在同志间营造一个非常勇敢坚定的人设,大家都觉得他是艰苦奋斗且专心实践的贫苦同志,他造谣说前女友愿意为他卖身,但是他不准许还去武汉走遍红灯及写下报告(营造人设)。据子架所称,他从小就是类似孤儿的生存状态,有双相,躁郁,胃病,贫血,而且心脏也有问题,婴儿时期肺部纤维化很快就会死去,两只眼睛几乎都用不了(一只飞蚊症一只几乎全瞎)还是跨性,阳接,同时拥有外国血统,家族是土大夫世家,母亲学生时代被暴发户老板父亲骗色怀孕,辍学回到老家生下他,小时候被姐姐性侵所以讨厌女性,但是家里妹妹对他怀有性幻想,以及xxy染色体。
但是一直艰苦奋斗,坚持学习,“不要停止战斗!”这是他常说的话。
可是实际上,子桀本人, 满口谎话,光是他的名字,同志们就听过不下三个版本。同时和多个女同志暧昧,明明宣称“厌恶和女性发生关系”却半年交三个女友,同时在和女友谈恋爱时和其他女同志表白,并造谣被表白的女同志个人作风极其败坏,三个女友都被借过钱,也几乎没有还上。
他的各式各样的病存疑,据在西安和他合租的同志描述,他没有吃过药(实际上总是问别人借钱买药),唯一次碰药是拿别人的药发空间说,并且在西安整整四十三天,他只做了两天的日结工,还是合祖的同志强制要求他去的,他在西安的花销花的是同志们给他的接济和他合租的同志的帮助,在此时还去成都旅行,花销也由成都的学生付款,同时在西安合租时因为鲁莽喂药不当害的合祖同志病症加重几乎要住院(那个药胃不好的人不能吃,而且一次最多也就吃一两片,那位合租同志胃本来就不好,他给人一次来了五片) .
此人行径恶劣,先前在成都被左壬学生群体招待时宣称“要在西安组建先丰队”,在西安却一直赖吃赖喝,也不工作,光靠借钱和同志接济。同时,喝茶的经历的真实性也有待考据,在西安和合租同志被找过之后非常害怕暴露了一些其他同志关联的事情,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话分子,投降者。
他在大家对他口诛笔伐时,发布了一篇反思的文章,实际上文章避重就轻,除了和他正常一样尽扯大学话语和车轱辘话以外,没有任何反思或者承认错误的信息,全篇没有提到自己借钱混吃,和多名女同志暧昧的事情,毫无错误认识!
以上的关于子柴即张睿杰的所有事件均有聊天截图和转账记录以及视频,音频为证据,为了保护受害同志隐私,在此不放出来。我诚希望同志们擦亮眼睛!远离张睿杰这种伪善的品德败坏者!
作为一个共产主义者,他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卑劣的,可恶的,他利用了同志们之间的革命友情,惺惺相惜的共同体感情。很多同志们自己都只是在温饱线上挣扎的工人,却都肯借他钱,更多的是学生,那么多的理想主义青年, 被一个伪善的卑劣者骗得团团转,那么多对共产事业充满愿望和爱的女同志,在现代社会的枷锁下站出来反抗,以为遇到了志同道合的同志,却被欺骗,造谣, 我认为这确实是需要他真切道歉的。
我们要与这样的可恶者割裂,要与他划清界限,我认为这样的诉求并不过。
我们的诉求如下:
要求公开的承认他的过错,要求承认他的一系列暧昧问题,要求还钱,并自觉的公布与其他人的暧昧关系和借款问题,出示身
身体证明以确证他的身体问题是真实存在的(这个可以往后缓缓)。
七月四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7-4 20:31:41 |显示全部楼层
对子桀的彻底决裂声明
在昨天,我协助0000,参与了对子杰的完整质问过程。令人伤心的是,他在这一过程中,与自己此前在电话上的态度截然相反。从头到尾,他逻辑混乱拐弯抹角,竭尽全力地维持住自己“列宁”的形象。并且,时不时地反咬一口我和0000以及在群内一同旁听的受害者和群友们,说我们“逻辑混乱”,“不给他空间”。然而实际上呢,你考虑过你自己应该以什么姿态来迎接这一次的质问?你不是被斯大林围攻的托洛茨基,你是叛徒张国焘。罪证人证都已齐全,你却千方百计地开脱狡辩。我们说你和他人关系暧昧,你却以“不要用现有的伦理纲常来评判我”这一借口逃避质问。而当我们向你求证你的身体状况是否属实时,你支支吾吾,连一个医院的证明都拿不出来。好的,你拿不出来证明,那么把给医院的付费记录展示一下,这个你也说你展示不出来,因为你“用了”亲戚的医保卡,然而医保卡只是用于医疗报销,你别告诉我你的钱也是你亲戚出的。你这个话术,骗骗没用过医保的人还可以,除非你是百分之一百报销,否则总得有个向医院的转账记录。这件事情我们当时并没有深究,阿飞本身没有医保,而我却沉默不语。因为我还有一点恻隐之心,你的印象在我的心目中还没有彻底湮灭。
长达两个多小时(时间我记不起来了,可能更长也可能短一些)的质问过去,我和0000疲惫无比,但更让人痛苦的是你从始至终的态度。你要知道我们的质问是怎么结束的。我和阿飞异口同声的说“没有必要再问了。”我们起身离开,你上来揪住我们还想继续这个无法结束的质问,但是已经结束了。你从头到尾不是要认错,或者说你不是想要去改正它。你还想回到过去那个舒适的位置上,大批的左人仰慕着你,敬佩着你。一些女同志将你视为革命领袖,不惜一切代价地为你献身。而你似乎也牺牲了很多,在通往所谓rev的道路上。你从头到尾没有想过要改正错误的。事实上,在质问的最后,我流泪了。真正让我痛苦的,是你在质问过程那样的姿态,那种让人为你感到可怜,那种你似乎牺牲了一切,那种你是神圣领袖的姿态。哪怕证据确凿,铁板钉钉,你还是不知悔改,甚至在你后续的,我们逼迫你所写的所谓“声明”里,将一大群受害者,受欺骗者诬为“与你有仇的人”。那么,八足和你有仇吗?樱花和你有仇吗?妄作和你有仇吗?0000和你有仇吗?以前追随你的人,帮助你的人,甚至是你曾经的恋人,他们都和你有仇吗?我和你有仇吗?我们雪莲的同志们和你有仇吗?!
情绪宣泄到此为止了。下面来整理一些你明显错漏百出的疑点。首先针对你的卖惨问题。记得之前我每天浏览你空间,总是看到你各种各样的意外和伤痛,以及每次那句让人心碎的“总是活下来”的感叹。当时我极其惊讶,你这个遭受意外的频率太高了,一天一次,真好像什么“天妒英才”一样!现在想来,或许并非如此,并非真的是你就那么倒霉。。在你和0000共处的这一段时间里,你将阿飞的药拍到自己的空间里。虽然你什么都没说,但大家似乎都明白了。“我们的子桀同志身体又出问题了”于是少不了嘘寒问暖,少不了金钱资助,你又可以在你的“悲惨的革命同志”这一形象上添砖加瓦了。
你声称自己是跨性别女性。在我跟你的几次接触里,我在你身上没有看见任何和我们这些“顺男”的差别。在昨天的质问中,针对这个问题,你做出的回应却是胡言乱语。一会“我是社会性别女”,一会“我确实是xxy基因”这样前矛后盾,你现在意识到逻辑混乱的是谁了吗?其次,你声称自己是无性恋等等,有肢体接触恐惧症,那么为什么对于异性同志的肢体接触毫不反感?甚至还是你主动去接触别人。你表现的好像妇女之友,却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明明是你在向别人表白,到你这里就成了“有三个女生都是向我表白,但被我拒绝了”。在我昨天抛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却声嘶力竭,让我追寻“这句话当时的语境”。谁在逃避问题,谁在不断转移,一目了然。
除此之外,从你依靠着你那套形象在左人中间声名大噪那一刻起,便源源不断的有同志给你寄送礼物,给你资金援助。但是你却把这笔钱中的一部分“用在了喝酒上”。退一万步讲,你那个时候确实或许精神不好,但是同志给你资金援助,或许是抱着同情,或许是抱着敬佩,无论如何,同志们不希望你把钱用在无意义的事情上。因为你在空间里发布的那些半真半假的经历,他们给你援助。或许是想支持共同的事业,或许是看你可怜,出于同情心。然而他们援助的不是你真实的形象,而是你自己标榜的形象。不说过去的事情,就说说你来西安以后的事情吧。四十天你干了两天日结,0000请你去调研你也各种借口拒绝(我不舒服,我贫血等)。但是实际上,与0000相比,你的身体却是再正常不过,再健康不过了。在这段时间里,你大手大脚地花着同志们的援助(实际上没有那么大手大脚,只是不知节俭,总是点外卖缩在客栈里)。
其次,对你的斗争经历和理论能力,我们提出质疑。你当时跟我讲你在深圳被晶哥收拾,描绘的惟妙惟肖,什么晶哥压着你,让你把脸露出来通过手机检测。而在西安这边,你和0000被晶哥收拾的时候,你汗如雨下,主动交出手机,交代了所有东西,签订了合同,某种意义上,你背叛了0000。如果你真的像你所描述的那样,经验丰富,怎么还会是这样一副畏畏缩缩,獐头鼠目的样子?另外,你之前写的那篇工厂调研,数据较少,可信度缺乏。并且从另一方面上来看(这方面我没有发言权,我只是引用其他同志的怀疑和指责),理论性也是很站不住脚的。另外,据0000所描述,你的表现并不像是在工厂里呆过的。
在最后,最严重的问题,也是以上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你令人失望,表里不一,言行不一。这三天以来,三次一对一的质问,一次在直播时进行的质问,你每次表现出来的态度都截然不同。每一次都是一场表演,哪怕你哭了,你急了,那不过是装腔作势。你尽一切力量挽回你光辉的过去,尽可能地逃避已经降临的罪状,你嘴上高喊着批斗我,实际上你心里所想的,是“继续崇拜我!继续资助我!继续同情我!”或许前面所列举得问题我最多只是间接参与,这次我却是全程在场的。在大质问的时候,我多次提醒你你的态度并不合适,可能会给你带来更大麻烦,你置若罔闻,不断地刺伤着你的同志们的心灵。终于,在今天,又一次毫无作用的质问过后,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坚定了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最后,我表明自己的态度:对于子桀,要秉承彻底的批判态度,不能顾及任何旧情。因为这旧情正建立在他的欺骗之上。与这样的背叛者,一刀两断,割席,是我们最仁慈的态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7-4 20:40: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飞机会不会飞? 于 2022-7-4 20:41 编辑

“轻声吟唱” 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
二编:添加了他对另外一位女同志的告白
三编:添加了第四位女同志的聊天记录
图片制作者@X玖少年团-妄作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7-4 20:50:44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他对另外一位女同志的告白:


致您
今天01:35
未分失您好,我不知道,我出于何等的心情打出了这片文字,惶恐,不安,和压抑,占据了我,主旋律,应该承认的是我是个软弱不堪的人,但我终突还是选择写下,我真的,不想再留下遗憾了。
在遇到您之前,我最近一个月经历了一系列大提折,我写的调查报告被警告了,我父亲想把我偏回去,因为我的身体原因,拿保险金,我的亲姐姐和我划开界眼,让我死远点害怕这种失去,以及再次情感上的交验,每天晚上,我只有在被窝蟠缩藏,才能感觉丝安心,祸不单行,而病痛也找上门来。右眼飞蚊症恶化严重,胃也时常疼痛不堪,我面临着失明的风险,每日双相情感障得给我帮来回忆上的折磨也,时时刻刻伴随着我,我能回想到會经的那些情感,让我感到害怕,心肺上的后遗症也复苏了。
各种各样的痛苦折席着我,我只能将我囚禁在内心的屋子里,用大量的工作和嶼弄的情怒态度面对每一个人,这样来麻病我自己,接着又出现一件事情,我被人造谨。
他们说我鼓吹合法化妓女可我,一直在努力押击那些合法化言论,这种不理解,南讽,造遥,无时无刻都不在折磨我了,我紧懂的神经,再也继不住了,我承认,我没您那样的勇气,我坦富,我本是打算,待回成都后安排好工作任务,安静的离开这个世界,但我心中还是有着不甘、所以我拼命,拼命宣传,想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做更多。
这样的我持续快半个月了,我整个人让别人模式,机械,和压棉自己,每天都在痛苦和自我折磨中惶恐度日。
可我遇到了您,不知为何,您有一种别样的魔力,从我和您宣传开始,我就能感觉到特别的振奋人心的独属于理想主义者的光辉。我们有太多相似之处,这种相似可能是我主观觉得,可我却一点一点,被您深深吸引,您身上有您独有的光!
尽管只是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但您的魅力,已经深刻解进了,我的内心,把我从那铁做的囚笼拉出来了,您说我身上有着正气,我又何尝不觉得您也一样呢?
您像极了鲁智深,您有都般子侠气和正气!让我放松和安心,卸下伪装的面对您,我和您有太多太多想聯的,能聊的了我们共同的信仰和志向,都真欢看史书,都喜欢诗歌,都喜欢三国和水游,都喜欢刘皇汉和曹操,都嘉欢毛选,都喜欢豫才先生,您说我厉害,在我看来您才非常厉害,您真的好坚强,写的文字也能让我的心灵感到燃烧,您像一位老师般脑祥,却又没有丝嘉架子,您十分可爱。
您那对谁都能友善的豪情,吸引着我,我懂爆着您,我想一直看着您,直到双眼熄灭,却又怕这一眼成为那永恒,所以各外珍情注视着您的构会。
我想靠近您!了解您!与您一起战斗,以同志的身份,以朋友的身份,以恋人的身份,与资本主义作斗争,与生活作斗争!
和您谈天说地,谈论鲁逃笔下祥林嫂腐朽,同q愿味调刺,孔乙己的可悲可笑,和您谈论古今中外,汉的四百年强威,秦的最花一现,晋的门阁、南北朝的乱像,虎的风华绝代!太多了,太多了,我想拥抱您!
我想和和您共同高唱国际歌,华沙曲,喀秋莎!
知己,真的可请是知己,我很激动,这世界几十亿人能让我遇见了您,我向不信缘分,但您和您相遇,定是我几辈子消耗得来福分,您说起您跟睛的事的时候,我热泪盈面,我像和您一起面对这一切,不管他人作何评价,我都想一直在您身边。
正如舒说的
我如果愛你 绝不像學援的凌震花借你的高枝 炼播自己
我如果爱你绝不学面情的鸟儿为缘菌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象泉源
长年送来清凉的慰籍
也不止象論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仅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每一阵风过,我们都相互致意但没人听的懂我们的言语你有你的關枝铁杆,像刀像會也像戟我有我紅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取息,也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露秀 我们共享雾需流克虹凳
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我像用我仅剩的右眼替您看清另一半光的道路,和您战斗在一起,我们情都很像保尔呢,那么,请问我的同志,您愿意,做我俩彼此的丽达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7-4 20:52:11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7-4 20:53:58 |显示全部楼层
经过这事后,有人意识到小资产阶级学院派的反动与荒谬,也算是教育群众。

左圈?
滚呐!
除了让我失望还给了我什么,一个不把女人当人的地方,我凭什么再参与!
滚呐!我只想搞搞学习,收集收集数据资料,做做理论研究,社科实践。去你大爷的左圈。我自己每天读读书不快乐吗?你们爱挂人挂人,爱开盒开盒,爱咋样咋样,别拉上我。我要么在学习读书,要么在上班奔命,要么在做实践调查和环卫工人聊天。圈,什么圈?什么圈都给我滚!这条路我自己走。不是自称左人进了左圈就是我的同志,我的同志在乡野,我的同志在桥洞,我的同志在平民窟,我的同志在城中村,我的同志在凌晨两点叫卖着热豆花,我的同志踏遍城市只为卖掉几斤糖给孩子买个新书包。我的同志是那些身陷泥泞却努力活着的你们嘴里的“日子人”!
他们不在所谓的左圈,他们在我的生活里,他们翻着楼下的垃圾桶,他们骑着卖水果的三轮车,他们随处可见,他们无所不在!他们是这个城市这个社会最多的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7-4 21:15: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飞机会不会飞? 于 2022-7-4 21:23 编辑

这个子桀,就是暗流公社的核心人物,最开始因一份《成都工人阶级调查》一炮而红。
http://www.redchinacn.net/forum. ... 1%E5%85%AC%E7%A4%BE
当时,我们认为他有可能从受学院派影响转变为认识到学院派的错误,成长为实践派。
https://mp.weixin.qq.com/s/cuKayVP4utnzz1iFpcT0Vw
但他在学院派圈子中越混越黑,受西马的影响,子桀开始深入的啃拉康,越来越变得不说人话。
后同激流网、狂飙网系的刘继明联系上,受刘继明鼓励,子桀。。。
https://mp.weixin.qq.com/s/NYYVtGf-SUZN-IBvXtyMfw
将妓女划入工人阶级的行列,要求卖淫去罪化,保障妓女权益,不应惩罚妓女。
https://mp.weixin.qq.com/s/XZwjbnQKO-pIldI1Fe91Hg
把俄乌战争初期,俄罗斯国内的小资产阶级自由派示威当作工人阶级的示威来对待,并对投靠了亚速营啊“安娜其”给予同志的致敬:

为了迎合左圈的学院派之风,在学院派的路上狂飙,为了显示自己的批判之犀利,开始说起满嘴的西马黑话,为了向小资产阶级女权主义者示好,主张卖淫去罪化,甚至要求建立妓女的独立工会,为了统战一切异议团体,自称是性少数,是跨性别,将身份政治玩出花来。
子桀的堕落是可惜的,但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终究是要无情的将意志不坚的人,脱离群众的人、站到人民对立面的人从舞台上甩下去,这是坏事,也是好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7-4 21:22:24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叙述为真,这个人真是人渣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7-4 21:35:24 |显示全部楼层
托派分子 发表于 2022-7-4 21:22
这些叙述为真,这个人真是人渣啊

叙述确真,就是人渣。
这人高傲的很,瞧不起说话通俗的,骗人都一套又一套的,在厂里头骂男工人搞性别压迫,还说男工人破坏斗争,看的我是直生气。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7-4 21:51: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托派分子 于 2022-7-4 21:51 编辑
飞机会不会飞? 发表于 2022-7-4 21:35
叙述确真,就是人渣。
这人高傲的很,瞧不起说话通俗的,骗人都一套又一套的,在厂里头骂男工人搞性别压 ...

这人做人太差劲了啊,好气啊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8-17 00:39 , Processed in 0.020052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