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350|回复: 33

请井冈山卫士翻译一下这位高中生左派说的话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6-9 00:38:16 |显示全部楼层
在反黑问题的讨论中,一位在富士康拧螺丝的托派同志认为,应当反对那些超国民待遇的、享有特权的黑人资产阶级、黑人小资产阶级,以及无所事事的黑人流氓无产者(三非),不出意外的话,就要出意外了,这位托派同志惨遭知乎左派开除左籍,被后者认为是种族主义,下面这一段便是指控其为种族主义者的高中生左派所写的评论,因为我文化水平比较低,实在看不懂他在讲什么壁画,只好来论坛请精通西马话术的井冈山卫士翻译翻译:

你在这里批判所谓的「超国民待遇」,但是那有没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超国民-国民-非国民的分类学本身就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阿甘本在《神圣人》里面有这样的一段话:「一旦『zōe』被权利宣言政治化了,诸种使分离出一个神圣生命的区分与界槛就必须被重新界定。当自然生命被完全纳入到城邦中时,我们下面就会谈到,这些界槛就跨越诸种黑暗的边界:这些边界将生命从死亡中分隔开来,从而确认…一种新的神圣人」。即现代国家通过一条界限(这条界限是什么可以自己去看看福柯《不正常的人》《安全、领土与人口》)分出了有政治-生命的「公民」与没有政治-生命成为了赤裸生命的神圣人,所谓的「国民」与赤裸生命的二分是一种主权权力决断的产物,而在这里这个主权权力具体是什么不明说了。先生你热衷于批判所谓的「超国民待遇」,那不就是陷入了生命政治的资产阶级分类学体系意识形态陷阱了。
当然我们知道,阿甘本指出政治在是治理的同时也是荣耀,在《王国与荣耀》第七、八章中讨论了现代民主与古代政治之中的「荣耀」的关系,指出了现代国家如何通过景观中介的操纵使人民参与一种欢呼游戏实现一致赞同的治理,而「反黑」难道不就是这种文化工业-景观中介操纵下的伪-大众的共景监控式的欢呼游戏?你在批判反犹主义时说到了所谓的「结构性问题」:那就是反犹主义是如何从社会结构之中诞生的。那么我就在这里给你分析了这背后的结构性问题,这从来就不是「超国民待遇」那么简单。为什么马克思说反犹主义是一种拜物教的反映:因为这把结构带来的问题人格化在了犹太人身上,所以阿多诺会说:「犹太人实际上不只是单个人的阴谋诡计的替罪羊,而且是更广意义上的替罪羊,因为所有阶级在经济上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都强加在了他们身上」,先生你不反对生命权力的布展导致的政治生命-赤裸生命的二分、social system导致的对外国人的「优待」,而是反对黑人本身,你这不就是拜物主义吗?
先生你在最后说「物质决定意识」佐证你的论点,可是我们知道人认识世界需要意识形态作为中介,所谓我们「所认识的世界」就是被意识形态所结构的,是因为这样齐泽克在《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才会说:「意识形态不是用来掩饰事物的真实状态的幻觉,而是用来结构我们的社会现实的(无意识)幻象」。而我们是怎样「拥有」某种意识形态的呢(这个表达显然不严谨,仅为一个比喻性的)?很大程度上是通过诸多AIE的「灌输」,而我们现在看到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难道不是通过社会的、传媒的AIE产生的呢(所以说是景观操纵)?齐泽克在批评反犹主义的时候就说明了意识形态中介的作用于前-意识形态的日常经验的无力:人们看到一个好犹太人,也会是他背后是xxxx的。而正是这种意识形态对「所认识世界」的结构导致了这不是物质决定意识那么简单,反黑的意识形态在这个过程中把日常经验中的结构性问题人格化到黑人身上,也让人们看见黑人就伴随着无数偏见(不过齐泽克我还没有完全理解就是了)。恰恰不是因为「黑人都是吃福利的懒人」导致了反黑的意识形态,是AIE所生产的反黑意识形态让人们看到一个黑人就说他是混吃混喝的懒人。先生你连这都不明白,还有资格自称Marxist吗?
关于对最近反黑情绪高涨的几点看法(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6-9 00:41:43 |显示全部楼层
随后又出现了一个对于上面这一抽象评论的评论,我只能说是半夜关了吊顶灯,让我两眼一黑:


有点意思,毫无疑问无产阶级“理论上”是没有祖国的,正如德勒兹所言佐派在根本上没有什么“正府立场”,其一,现存的C义再生产制度根本上已经没有什么经济、政治、文化等等之分了,与其用“辨证统一”,不如用相互渗透更好一点,不仅从经济上的生产、交换、分配、消费的各个环节都会生出C义萌芽,乃至一切领域都总是-已经以C义为背景了;其二,对于C义-帝国秩序,大环境不是已经“超国民”了吗?其中金融是最灵活的角色,当时根植于生产;其三,后来由斯宾诺莎-卡尔马诸议者提出的“绝对皿煮治”也是反利维坦的,正如恩K所言,它是应该被放到博物馆的事物(在雅典是没有国-社区之分的,更没有目田这种依附于市民-市场治理的虫豕);
另外,所谓的“民族”不正是以“异族”为前提回溯性构建的吗,再将民族偷换成国族,有什么好玩的呢,这里有七层内幕,其一就是刚提到的回溯构建民族,其二是所谓的民族是什么呢?很难想象有些少..会认同“龙”“天下”这些“特殊符号”,这不就是一种象征秩序的暴力吗,其三,就算是什么“民族”,它与利维坦的“关系”真的“理想”吗,为什么后者宁愿给“异族”“超国民待遇呢”其四,当人们反“黑壬”时,他们在反什么呢,想想那些“黑娃”“黑皮元始天尊”,在“文化层面”上他们不正是以男权小有产者的自我理想疯狂的要求财产、交配与精神打飞机吗,其五,为什么会有反黑潮却没有反白潮呢,“国民”对利维坦偏坦白人有怒不敢言,却大力反黑,这不正是认为白高贵黑低贱吗?其六,为什么会有五中的情况呢,当然可以说是文化构建,用鼻炎的话说先设定某类人有什么问题,然后将社会上的问题通通给某类人,这正是NZ的把戏,其七,那么为什么(确实)许多黑!人有这些问题呢,不正是因为C义在历史上对第三世界各种迫害吗,正如《七武士》对农民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6-9 00:54:08 |显示全部楼层
这什么德勒兹、回溯、景观都是些什么玩意?怎么现在连高中生都开始讲这种敦煌壁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6-9 01:16:39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翻译不了。但显然中毒不浅。

首先是否认超国民、国民、非国民是客观存在的政治和法律现实。

照他的后现代主义、唯心主义逻辑,一切“类别”都不应该存在,阶级划分自然也不应该存在,种族划分更不该存在。那还反对什么种族主义?阶级压迫更不必反,直接宣布类别不存在就好了。

(另:对于尚能正常思考的托派同志,我们也要团结)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6-9 02:10:20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中国特色的资产阶级教育制度教出来的就是这样的精神状态,冥想的自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6-9 02:39: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井冈山卫士 于 2023-6-9 02:40 编辑

大概翻译一下:

国民是个词,词是人用的。
既是人用的,便是人造的。
我也能造词,你也是一样。
人人能造词,词义千万种。
所以词无义,万般皆虚空。
国民也虚空,信者拜物教。
你要不懂这,不配称左人。

点评

Hudaye  牛逼牛逼牛逼  发表于 2023-6-9 08:23:37
Primummovens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发表于 2023-6-9 03:08:59
∀与∃  感谢翻译,省下了不少宝贵的时间和精力,还有流量。  发表于 2023-6-9 02:57:05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6-9 03:02:3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井冈山卫士 于 2023-6-9 03:03 编辑

大师情怀起,道法齐泽克。
黄粱春梦醒,尼采炖休谟。

点评

风不止  好诗  发表于 2023-6-9 08:54:26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6-9 03:06:4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rimummovens 于 2023-6-9 04:56 编辑

这种文章真的不想看,稍微记住几本书后等老年了之后能想起来再看了。说话的目的是为了交流,而不是为了掉书袋,建起一种‘我比你读的书多,我更有发言权’的权威(当然。有时候是有必要的)

我也不是很懂西马,所以就拿自己现在知道的来解释一下:
德勒兹是一名很有名的法国后现代主义哲学家,我记得它是反辩证法的,自己称之为‘新形而上学主义者’,有过‘物质即概念’的阐述(当然我没懂什么意思,只记得之前未明子之前争辩哲学过)他说自己是反辩证法,结果之后又被齐泽克等人的辩证法纳入回去了。

回溯是指我们是通过过去,来去知道我们现在是怎么样的。就比如,我害怕狗,为什么我害怕,通过‘回溯’过去,我就明白我是因为被狗咬过,所以我害怕狗。
在这里我估计他指的是,为什么我会认为我是中国人?通过回溯历史,会发现,我们都被清朝统治、受到外国的百年耻辱,所以激发了我们的民族意识,我们才认为我们是中国人。
回溯是一种行为。

景观我是不很懂。打个比方,我觉得可能像是那种 在娱乐视频里,那些人毫无节制的消费。尽管对我们来说很不可思议,但是它确实是真实存在的,但我也无法奈他如何,只能 场景观赏 那样看着它。
我现在生活很痛苦,但是我也没办法,我只能通过消费来缓解我的痛苦。我对待我的生活无力改变,就像观赏电影,场景观赏它。
就比如现在,我们看不懂这名天才高中生能如此年轻就读能那些哲学研究生都要费大精力才能读懂的书,说如此般的怪话和和谐词汇。我们对于他的行为,就像观看一样。这也是一种景观的现象。
类别不存在

对于远航这句怎么说呢,虽然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在哲学史上确实有过这样一番的争论,虽然是经院哲学的。
在哲学史上,这样的‘类别’被称为‘共相’。就比如世界上有 红苹果 和 绿苹果,苹果就是他们的共相。
如果我们认为是有‘苹果’这个共相(或者说形式,在柏拉图的idea里,也有形式这个含义),那是认为共相实际存在的唯实论,认为共相是第一性,那是一种唯心主义。
如果我们认为‘苹果’这个共相是来的,那么认为这个是共相只是一个名字的唯名论,认为共相是第二性,那是一种唯物主义。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 ... 8%E5%95%8F%E9%A1%8C
现代哲学还有什么鬼的同一,差异的讨论。我就也不是很懂了。

点评

∀与∃  感谢进一步的解释,了解了新的东西。这才算是真正应该进行的交流嘛。  发表于 2023-6-9 03:44:23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6-9 03:14:23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3-6-9 03:02
大师情怀起,道法齐泽克。
黄粱春梦醒,尼采炖休谟。

现代讽刺儿歌精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6-9 03:35: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与∃ 于 2023-6-9 03:38 编辑

专业名词撒了一大把,内在逻辑通篇在胡闹。简称:毫无用处。

掺了这么一大堆防和谐词,然后又是各种高深名词的,理解起来真是累。评价为人民群众看不懂,我也看不懂,除了他的同类人,谁看都得脑袋痛。经上面几位的评价,发现就是看懂了,也十分反动,大多数人不会信服,对任何方面的任何事业无益。花这么大一段文字,除了自嗨以外,毫无用处。

上面井冈山卫士的“万般皆虚空”说得好,这几段文字本身就是最“虚”的,最没有意义,也是最没有用处的。属于是作者他自己坚持践行了自己的理念了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被治,望破旧秩序,非革命不可。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2-28 10:55 , Processed in 0.036587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