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586|回复: 29

新《狂人日记》—— 一个躺平青年的自我坦白 [复制链接]

Rank: 1

发表于 2023-8-13 01:20: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3-8-13 21:55 编辑

我承认躺平、不参加劳动是可耻的,但我想向各位坦白一下,自己如何落到这个地步。写出来,也只是给各位网友分析、批判用,附带一点求助的信息。希望对于将来的歌命,还有一点点微小的贡献。
我看到“远航一号”的新文章,其中有几句话,说“40岁正当年,正是干大事情的时候”。只怕到时候我穷的只能去干大事,但如果没有广泛的歌命高潮,我也只能一个人以卵击石了。
我90后,性别男,东北某省生人,三十岁出头。我自幼稍微有些平等思想的苗头,在学生时代,我和成绩好又傲慢的那类“好学生”不太投缘,和一些差生比较聊得来。但是在特色教育下,我也接触不到左翼思想,三观完全是一片空白。而且听信长辈的话,“反正资本zy都复辟了”,政治上完全处在麻木状态。
我上大学的时候,选择了商科某专业。我被中学时代的社会宣传蛊惑,以为读了好大学好专业,自然毫不费力就能找到好工作。而且当时的校园风气已经极为恶劣,我深深见识了“同行是冤家”的嘴脸,随便找点话题聊聊天,别人都不屑于搭理我。因此我在大学根本没有朋友,也不知道别人都在拼命准备面试、实习。等到大三,一眨眼两年过去了,打开申请实习的网页界面,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准备,各种稀奇古怪的要求社团活动经历的问题,答都答不上来。我父亲又极为刻薄固执,逼我去美国读博士,说不读博士就和我断交,他一直这样说。于是最后,我慌作一团,想去中学当数学老师而没能成行(现在看来,这不失为较好一条路),也没申请上外国的商科博士,就去了美国一所大学读计算机的博士。
我上大学的时候,成天听资产阶级叫兽骂社会zy(人在国内,尽量和谐)、骂毛主席、骂“饿死叁千万”、骂文歌、8x8,诸如此类。我从小生长在亲戚里都没什么党员的群众家庭,对政治麻木,逆来顺受,但看到这些人苦大仇深、张牙舞爪的嘴脸,深感震惊。即使这样,我也没有拿定主意信奉什么。直到2012年cq事件,自由派大肆封网,我才算是看清了自由派社达、专制的真嘴脸,从此以左派自居。那是我上大学末期,我举目无助,在左派网站上和人聊天、吵架,颇耽误了一些时间。
虽然信奉社会zy,我还是无可奈何地出国了。我还浏览过美共的官网,不知为何,没有和他们联系。主要问题在于,我实在不是搞计算机、搞学术这块料,在学术上消耗脑力过多。我也要给“转码”的网友提个醒,计算机看似入门很容易,编些小程序很容易上手。真正落到实处,繁杂无比,而且很多东西都不知道从哪里学。计算机界从业者心态也很山头主义(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绝大多数论文写的如同天书,翻来覆去也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专著、教程似乎都是为了体现自己学术地位的,故意写的极其冗长、啰嗦、不实用。而且美国学术界造假严重,某些开山论文都有实验造假、甚至理论推导故意出错的问题,我说的就是人工智能那个圈子。就这样,我白白为一些无聊的象牙塔问题,浪费了五六年脑细胞。
美国学术文化非常恶毒,导师具有博士生毕业的生杀大权,可以随意侮辱、随意刁难(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我知道全世界资本zy国家的学术体系都差不多,不是特意贬低美国)。整体上文化氛围都是“笑面虎”型的,学生之间互相说些片汤话,对学术腐败、各种人际圈子讳莫如深。我的所谓“导师”也是笑面虎,在我读博的开始装的平易近人、胸无城府,等到我读博的最后一年,对我大加刁难、种种无理指责,并且找各种借口拖延我毕业。这样又大大地增加了我的精神劳累程度。而且正因为同学都是“笑面虎”,我当初选导师的时候,也打听不到谁道德较好、谁道德低下,只能找个学生很多、很喜欢招新博士生的(没错,他就是宽进严出的典型!)。
从事后了解到的更多信息,美国学术圈子也几乎没什么善类,大概导师也只有浑身恶意、需要从头伺候到尾的“真恶人”,和宽进严出的“笑面虎”这两类。在此,也算是给论坛里的年轻网友(如果有的话)提个醒!
我在研究生阶段,因为在国外也孤寂无趣,深受当时国内“国学”、“皇汉”之类思潮的荼毒,尤其迷信道家、道教之类,几乎蜕变为左派个人主义者。现在想想,儒释道三家,无非让人听话、做奴才。儒家就不说了,鼓吹忠孝奴性。道家最为隐蔽,以“逍遥”、“自然”、“天人合一”等幌子,鼓吹“无为”、“不争”、“以德报怨”,其实还是让人逆来顺受做奴才。佛教不但隐蔽而且恶毒,一方面鼓吹“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八万四千法门普度众生云云,让外人觉得他们的宗教很“看得开”,就算不好也不太坏;另一方面对教内信徒大讲“欺负你就是为你好”,极力推崇“忍辱”奴性,鄙视反抗复仇(在佛教中称为“嗔心”)。禅宗更是一味“棒喝”,意思是禅宗的大师没有别的教育手段,你在寺庙里给他干活,还要听他指责打骂就是了。而且恶毒的是,后面这些不常见于佛教最公开、最对外的宣传。
我在那些年,多多少少沾染过儒释道、特别是道家的思想破烂。当初有些在知乎、微博、微信上火热的“道教大师”,比如一个“白云先生”,号称千万粉丝。现在这些传统文化的把戏,终于演不下去了(当然自由派满血复活,不过那是另一回事了)。这两年有个郭继承,玩着和当年“白云先生”一样神叨“国学”、装神弄鬼的把戏,被b站网友集体鄙视,灰溜溜退出网站。应该说这是好事,是时代的进步!传统文化的受害者少点,是好事!
我在美国读博的后期,心力交瘁不堪,也没有正式毕业,勉勉强强找了份相关的工作,就这样上了。但可能我不是搞计算机这块料,也可能我太懒,美国人把简单的东西弄的极其复杂繁琐(美国计算机圈子似乎有此风气,“砖家”们家家相护,你用的上我,我用的上你,一起编造极其繁琐无聊的体系,给对方饭吃),我跟不上他们的思维,最后工作的一段时间,对领导几乎无话可说。就这样主动辞职了。这时,我人生的悲剧才刚刚开始。
我狼狈回国,精力极度疲惫,无法再搞之前编程、计算机之类的工作,只想着去辅导班教数学(当时国家还没有封禁辅导班)。又在网上看到当和尚能挣大钱云云,当时刚曝出龙泉寺的黑幕,说当和尚能挣大钱。我心里感慨道,“唉!我也出家吧!”没想到,悲剧就发生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发表于 2023-8-13 01:22:44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没来得及找工作,突然患上极重的咳嗽,夜不能寐。去医院看了多次也不好,一开始怀疑是普通感冒,后来说是某种支气管炎,类似“老慢支”那一类疾病。也没有特效药,也没有明确病因。痛苦不堪,工作也找不成了。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出家的命,跑到寺庙里求出家。之前我迷信道家,多少也认为佛道相通,对佛教没有抗拒心理。
我一去寺庙,那些人就说出家就像卖身,从此就是师父的奴隶,师父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师父说一加一等于三,一加一就等于三云云。我在寺庙里当了几天所谓“义工”,病稍稍好了些,就离开了。我后来才弄明白,我起了当和尚的想法,就算是被佛教的灵体绑架了。我不肯出家,他们就让我得各种怪病,让我又穷又病无法工作,这样他们就可以把我的钱榨干,让我早晚不得不出家了。
我非常惭愧!!!我一度沦为左派个人主义者,信奉的还是鲁迅“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那一套,也曾去过寺庙里当“义工”。后来还出家了一次。果然别的病没有了。但出家了,佛教的灵体(即所谓的“佛、菩萨、护法鬼神”之类)还要各种捉弄考验我,故意让我晚上失眠,练永远不睡觉的“夜不倒单”(佛教认为睡觉是坏的)。寺庙主持也很凶恶,我干活也没力气,在他脸色越来越难看、暗示我走人之际,我就主动走人了。
然而我还俗了,依旧什么工作都干不动。支气管炎时好时坏,近些年来又有皮炎(一度接近毁容)、莫名其妙发烧、嗜睡失眠无力等各种症状,也去过医院,他们也认为我有问题,但查不出病因。我去的是xx省医院(西医三甲正规医院),中医也看过几次,反正都没有用。
我一度去新疆,想要彻底逃离它们。刚开始的时候感觉还不错,突然就莫名其妙发了高烧,烧的几乎昏迷,连看病力气都没有(当时恰好赶上疫情,估计又要和新冠病人一起住,就没去医院。离疆后随便验了下核酸,不是新冠)。而且咳嗽得痛苦不堪。后来赶在吃退烧药退烧的窗口期,赶紧坐飞机逃离新疆。现在回想起来,还像噩梦一样。
我非常惭愧,惭愧自己生在这样一个佛菩萨圣贤们飞扬跋扈“教化众生”的国家!
我知道自己封建迷信,给各位道歉。但医学解释不了的事,偏偏就在我身上发生了,我也无能为力。也根本不是“多晒太阳多运动”能解决的,甚至西医大夫都从来不说这些片汤话,不过我求助过的一些网友这么说。
希望大家远离一切“国学”、特别是佛教!!!这里面全是旧社会的破烂,只有“仁义道德”的伪善,一丢丢和社会主义近似之处都没有。像我前面所说,佛教最虚伪、最恶毒,对外人说“八万四千法门皆有正果”,实际上要求信徒对作恶者“忍辱”,鼓吹“这辈子好,下辈子就不好,这辈子不好,下辈子就好”的循环论。无怪乎这些佛菩萨赤膊上阵,自己做恶人,用怪病来逼我出家,至今还在逼。我今年别的症状有所缓解,主要是头脑特别健忘,而且特别容易磕到碰到东西,双手双脚不听使唤。
我因为病痛不堪,才重拾对社会主义的信仰。我想自己比任何人都理解,为什么毛主席在文阁中一反常态,对看似无害的寺庙道观之类,扫荡殆尽,甚至连中小学老师都要批斗,颇有矫枉过正行为(其实矛头是指向儒家、以及郭德纲、现在各种研究生“导师”那样,“赏了你一项本事,你就要一辈子当我奴隶”的“师道”文化)。我非常赞许,非常支持,我想他老人家晚年是明白的。如果不请走上方这些笃信“人就应该分成三六九等”、“上等人就应该欺负下等人”的儒释道大神,这国家不会好,不会有真社会主义!
生在这样一个灵界停留在中世纪的中国,我何等羞耻!何等羞耻!
我去年冬天打算去韶山看看,又因为莫名其妙高烧而作罢(一捅嗓子,又不是新冠)。我想,他老人家也不灵了吧!如果灵,怎么他一去世,走z派就急不可耐?现在怎么会有那么多不是人的东西骂他?但凡他显一次灵,让凳子在南巡之前,头疼脑热一次,还会有大下岗吗?所以,他大概为人民群众耗尽了力量,他的确是不灵了!
我知道自己是个反面教材,供大家批判、借鉴用,希望能让未来的歌名家,少掉进一些坑,少走一些弯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发表于 2023-8-13 01:24:53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听说过“心病还须心药医”。说来可悲,我唯一几乎没病的阶段,就是有一次向观音菩萨发誓,如果它再伤害我,我就去普陀山解绝掉住持,或者尽可能解绝职位高点的和尚。然后果真没病了,工作了一小段,病又来了。其他的中西药、心药都是没用的。看来它吃定了我敢说不敢做。况且就算我解绝它在人间的一个代理人,佛教界估计又会像龙泉寺事件中的表现一样,极力上网封锁消息,并且说我是反社会精神病,从唯物主义的角度,他们完全在理。不过假如普陀山全山方丈不得house,毕竟可以损害佛教的神圣性,让他们少些信徒。无论如何,我鱼死网破,坑害我的观音菩萨也不过损失一张网。
当然我也可以去普陀山给观音菩萨泼S酸,不过估计他们修复的快,我可能赔的倾家荡产,外加蹲多少年牢,可能躲猫猫死在狱中。或者去普陀山门口拉条幅抗议,估计会被很快扔进拘留所。如果一而再再而三,估计也是蹲班房,也可能躲猫猫死,发烧死,咳嗽死,不知道在抗议的期间,能劝退多少佛教的信徒。
我今天看鲁迅的话,才知道“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紧接着是“我之所谓生存,并不是苟活……苟活就是活不下去的初步,所以到后来,他就活不下去了。意图生存,而太卑怯,结果就得死亡。”形容现在的我,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我恢复对社会主义的信仰,但因为多病,也没看什么大部头的马列“正典”,很惭愧。对社会主义的信仰,仅停留在反对资本家、公有制、缩小贫富差距、计划经济这些。但我还是可以为歌名做一点事的。也许绝掉普陀山的方丈,赶快跑,再去为歌名干一点b动,诸如此类。我在美国攒的一点钱,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也许五年,也许十年。
我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歌名高潮,如果没有,那就是我一个人以卵击石了。我对现在中国的革命形势也并不乐观,很惭愧。感觉自从21年拜登上台以来,民风戾气极重,像另一位网友所说,连民族主义者都成为挂羊头卖狗肉的自由派。潜在的乌克兰“耗材”、被资本zy社会把人变成鬼的货色,比比皆是。社会越是刻薄,他们就越是社达,只知道给强者当狗。前些年网上活跃的左派,沦为沉默的大多数。但随着失业问题日益严重、拒斥改良成为新自由主义的“国本”、通货紧缩需求不足、房地产泡沫破灭等等,我相信未来还是有歌名到来的机会。
我支持俄乌战争中的俄方,虽然普京集团只能算是资产阶级改良派,但还有证伪新自由主义的价值,而且在俄国的政局中能得到群众的支持。决不能“联日反蒋”、“联虏平寇”。虽然俄军战绩平平,但还有拖垮乌克兰和欧美集团、像北越一样获得较大胜利的可能。
当然,如果我到时候还胆怯的话,恐怕只能在市zf或公aj的门口满地打滚,等着进监狱,大概率病死狱中了。不过随便打个支持社会zy的条幅,要比打滚好一点。或者强打精神、捏着鼻子被资本家剥削,苟延残喘,也不知道能支撑多久了。甚至佛菩萨还不惜落井下石,又让我在工作的地方高烧咳嗽,那就更惨了。或者再捏着鼻子去当和尚,被寺庙住持压迫,被佛菩萨敲打、“考验”,也不知道能否过下去,真社会主义者对这样的行为怎么看。
我在网上求助过几十次,也没有一点希望。我承认我封建迷信,是各位的反面教材。如果各位左派网友中,哪位相信世界上有科学解释不了的事,能够帮助我驱赶走佛菩萨、或者推荐一下中国佛菩萨管不到的省市,或者随便怎么恢复健康,必有酬谢。我还有一点钱,并不是来红色中国网乞讨。
我作为一个由小资产阶级堕落为流氓无产阶级的分子,不能提供“进厂”、体力劳动之类对阶级斗z有价值的信息,又涉及封建迷信,删不删贴,请各位随意考量。这篇躺平中青年为什么躺平的自供状,也算是写完了。
未济
2023年8月13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8-13 01:47:53 |显示全部楼层
老哥不必过度自责,至少不应该算是“流氓无产阶级”,现在如果比较困难的话,可以考虑一下未明子的工益互助小组,虽然被经常批评为改良主义,但应该是能解决一些问题的,同时也可以在线下学习一些实用技能和基础马列理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8-13 07:38:37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分享自己的经历。你对美国大学及计算机产业的批判,许多是符合实际情况的;对资本主义条件下所谓宗教如何欺骗压迫人民群众的现身说法,也有借鉴意义。

望你振作精神,克服困难,尽可能将身体调养好。如可能,先找个可以维持生活的工作,再慢慢根据实际情况参加进步工作。

点评

猹爱吃瓜  远航主编,借个楼,还请问一下我的回复为何被屏蔽了?  发表于 2023-8-13 15:25:56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8-13 11:37:07 |显示全部楼层
哪儿有什么佛菩萨?对于这些宗教的批判确实到位,道教鼓吹什么六丁六甲阵,撒豆成兵,最后傻傻信了的宋徽宗开了城门,就此游历草原去了。
佛?藏传佛教之黑暗,对人特别是劳苦大众的迫害之深,相信你也不会不了解。
从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上帝。
这是国际歌里的词,世界是唯物运转的,你不吃饭就会饿死,不会有神佛往你胃里凭空填食物。
你的所谓灵界之类的说辞,很像什么脑控啊云云,说的玄而又玄,其实是精神分裂。

点评

远航一号  已解除。原帖的最后一句不大好,容易引起误解。  发表于 2023-8-13 22:05:32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8-13 11:58:20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斯大林有句名言:“教皇有几个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8-13 12:05:46 |显示全部楼层
讽刺的是,真正以善心施行施善,真正践行宗教经书行善,的真大师,反而会被那些所谓“大师”饱受歧视与排挤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8-13 12:46:37 |显示全部楼层
你可以写封信给未明子
如果运气好的话他可以出视频回答你并为你答疑解惑
当然你可以看看之前人是怎么投稿的,你也可以问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发表于 2023-8-13 13:58: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未济 于 2023-8-13 14:06 编辑
HAD 发表于 2023-8-13 12:46
你可以写封信给未明子
如果运气好的话他可以出视频回答你并为你答疑解惑
当然你可以看看之前人是怎么投稿的 ...

谢谢回复。
我看他的视频,要求邮寄,不能涉政治敏感。估计难于畅所欲言,希望不大了。我再看看工益小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4-19 06:38 , Processed in 0.031645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