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560|回复: 20

“小赢、中赢还是大赢” —— 论民族主义自由派的生成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0-1 17:36: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3-10-1 22:53 编辑

无论对于中国还是世界,2023可谓是革命形势持续低潮的一年。这和我之前的预测也是相符的。然而在革命的低潮和反动的高潮中,又出现了一种并不喜人的变化:左派和民族主义自从00年代的同盟,已经正式瓦解。民族主义者中的右派分子,已经完全倒向中国的资产阶级新自由主义势力,将左派视为绊脚石,不留情面地踢开。当然,他们志得意满,也不留情面地踢开了左派民族主义同盟中的文化民族主义者(比如“皇汉”分子),以及其他种种分子。这意味着,左派在中国的生存空间进一步衰微。
那么如何面对呢?只有分析清楚,才可能找到面对的办法,这是不分什么阶级、主义都要承认的(除非相信“我就是万物”的主观唯心主义者)。因此,本文主要是分析民族主义自由派产生的原因,以及目前的状态,供有志者进一步思考。
在00年代和10年代,中国社会对于自身形势,整体上是不满的。在00年代,自由派叫嚣“深化改革”、“杀出一条血路”、“图穷匕见”,如此等等;而左派民族主义者不满中国政府在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对于美国的谄媚依附,以及国内贫富悬殊、腐败、假冒伪劣、污染等种种社会问题,被自由派称之为“愤青”。这样,左右两派对于形势的不满,是一致的。
在10年代,中国的社会问题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当然在13年X上台后,也开始了改良。自由派那边,失败主义情绪泛滥,极右翼“姨学家”当道,叫嚣中国未来彻底崩溃(“大洪水”论),并把原因归结于中国人种不行,“你国”、“你支”、“跑路”之类口号不绝于耳。这样,自由派虽然把种族主义作为借口,但是等于承认了改开的失败,或者很有可能失败。现在上层社会养尊处优的官富三代、四代中(比如“北极鲇鱼”),这种受过10年代极右翼自由派熏陶,以荣誉白人自居,仇恨中国普罗大众的分子,仍然大有人在。
而左派民族主义这边,历史首先见证了12年重庆事件,“保党救国”派的破产。之后的“小粉红”,比“保党救国”派更加低幼、无知,他们的信仰无异于这几年讽刺的“大棋论”者,认为上层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本质上是为了中国人民好。在15年的侯聚森事件后,小粉红实际上也是告于衰落的。这股思潮在前些年,一直都有些青少年加入进来。不过自从去年8.2台海事件后,确实不怎么见得到了。
因为从改开以来,亲美自由派的势力太大,所以凡是爱国、反美的势力,也都大抵结成了一个舆论阵营。左派民族主义同盟,本质上是反自由派同盟。自然,这其中是良莠不齐的。从本人的观感出发,12年后,左派势力已经不如从前之大,后来的少年中国评论也内斗破产,左派的声势继续走低(只有20年前后,左派势力短暂爆发)。因此,民族主义者接管了反自由派同盟的主导地位。
在民族主义者中,有些致力于反对少数民族(尤其是回族、维族)特权,反对外籍大学生特权,也有些宣传汉民族主义优越论(自命并被人称作“皇汉”),这些人等在10年代颇为泛滥。也有汉服爱好者、国学爱好者、民间道教徒(一个“白云先生”号称千万粉丝,当初不可小视),如此种种。也有国家主义集权派、“入关学”殖民侵略法西斯分子等。
在打着爱国旗号的民族主义者中,也有保守派、工业党这样的游离分子。他们的节操,本身连一般的民族主义者都不如,而他们就是目前民族主义自由派的前身。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0-1 17:37:14 |显示全部楼层
说来也颇为讽刺,笔者在信仰社会主义之前,曾经研究过中国网上保守派的理论(大概是在网络政治热火朝天的10年前后),但最终放弃了。他们在当时的左右对立中,站在左派一边,但是认同温和疗法,主张维持中特社会主义,而不是大刀阔斧的行动。在这里我只说一个人:司马南,他的理论算是目前民族主义自由派的一个先声。
说实话,我对于司马南的生平并没有太大兴趣。只知道他大学毕业包分配,当了京官,起点很高,但是后来官越做越小,沦为职业政治混子。他只怕对于改开以来的中国,还是有些看法的。他前几年,也曾经揭过柳传志的老底,轰动一时。他在10年前后,就活跃在中国网络政治界,还参与过“乌有之乡”。但是他后来甚至退出了“乌有之乡”,以左右之外的“国派”自居。因为他的理论就是:“不折腾”。
他对于资产阶级自由派在中国的种种劣迹,如私有化、贱卖稀土、欠薪强拆、黑白勾结、惠港惠台等等,难道不知道吗?他当然知道,不然也不至于官越做越小吧。可是他这样的老一代小资产阶级,虽然对于自由派的丑恶表演看不惯,但是并不想把历史车轮倒回去,而是推崇保守疗法,寄希望于“自己会好”。正如一个对重病病人棘手的医生一样。
在我看来,胡和谐其实也就是这种人。他们还是情有可原的,但是这样的阶级调和论,是不足取的,也喂不饱大大小小压迫阶级的胃口。在司马南、宋鲁郑一干人的言论以后,这种保守派有好几年是沉寂的。
大概是在12年重庆事件以后,出现了民族主义自由派的直接前身:“工业党”。
工业党的始作俑者,名叫任冲昊,网名马前卒,被人称为马督工。从这个别称中,也可以看出他到底是什么货色。
他的理论,无非就是唯生产力论,和八十年代自由派宣扬的“资本主义补课论”也大同小异。意思是中国只要经济发展到一定体量,自然就发达了,各种社会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但是核心技术都把持在西方国家手里,中国怎么可能超越“中等收入陷阱”呢?事实上,在90、00年代的私有化中,中国自己的核心技术还不断流失,上了年纪看过郎咸平的网友,应该还有些印象。00年代中国的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房地产、沿海出口血汗工厂的吸血式增长,和生产力无关。GDP涨了,无非就是房价涨了,工资没涨,实际上还在倒退。我查不到具体数字,但记忆中00-10这十年工资水平,基本都是停滞的(可参考:“全国政协委员分析农民工‘工资十年不涨’之痛”:https://www.gov.cn/2010lh/content_1553798.htm)。
因此,马前卒在10年代初抛出这套理论,当时也是没有多少人信的。
马前卒还极其支持城市化,实际上等于为房地产集团摇旗呐喊。他有一篇争议很大的文章:《保卫我们的现代生活》,为城市化辩护。他的理论,等于是说房地产、沿海出口血汗工厂都是先进生产力,等于是说拉美的城市贫民窟也是城市化,拉美的依附经济也是工业化。他的工业党理论,正是为“拉美化”涂脂抹粉的理论。
这连郎咸平还不如。郎咸平在00年代,还多次痛心疾首地指责沿海出口血汗工厂剥削劳动力、浪费能源、破坏环境云云。
因此,马前卒在前几年,声誉进一步走低,被人讽刺为“秃头咪蒙”(咪蒙是一个贩卖网络戾气的“网红”,对“女拳”有一定先驱作用)。前几年由于贸易战、疫情等等,失业问题继续高位运行,经济也不见什么大的起色,这套“工业党”理论也是没有多少网络支持者的。
马前卒早年混迹在左派堆中,一旦受了有邓家背景的观察者网的招安,就彻底抛弃了左派的战友。这类把左派作为跳板的民族主义自由派,不只他一个,而是大有人在。
说来好笑,笔者多年前还和马前卒网聊过,他得意洋洋吹嘘“中国上层其实都是称兄道弟,都是一伙的”,我问他“那薄为什么被判无期了?”他马上变了口气,说我什么都不懂,对中国社会乱说一气,层次根本不能和他交谈,提的问题方向都不对,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云云,要求我多读书,多接触社会。我当时还对他客客气气。现在想来,马前卒就是一个十足奸猾、刻薄的政治小人!
观察者网12年上线,不过我记得15年前后才开始出名,补了之前司马南那档子保守派的生态位。观察者网的理论,保守派、工业党合一,主张维持中特社,维持现状,反对或左或右的歌名。我很早(15年前后)就知道观察者网有邓家背景,而从这几年来看,观察者网已经图穷匕见,他们看似反对自由派的“恨国”、文化卖国主义,但在经济上就是披着民族主义皮的自由派。想想邓在80年代佯尊毛主席与社会主义,左手镇压民运、右手改开的嘴脸,观察者网还真的就是邓的好徒孙!
前些年(大概是贸易战时代),观察者网无脑吹中国经济,什么张维为“小赢、中赢还是大赢”,什么陈平“2000人民币>3000美元”,早就成了网络笑柄。但是“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随着自由派势力持续在工业党上投资,瓦解、离间、转化左派民族主义同盟,观察者网不嫌自己臭,如今终于可以傲视群雄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0-1 17:39:10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我要说一下X的改良政策。在10年代,随着美国政治出现裂痕,全球化老右派集团暂时退潮,白左与孤立主义新右派(后者以特朗普为代表)兴起,中国的资产阶级不得不考虑自谋出路。因此,X采取了凯恩斯主义的政策,政府基建、投资吸纳剩余劳动力,拉高工资水平,带动消费,促进经济总量增长,大概是这么一个循环。
我知道网站内的很多同志,可能认为X也是新自由主义者。但是从我在国内的认知来看,X上台后,确实搞了不少中西部城市的建设、为体制内大涨工资(00年代十年工资不涨物价涨,10年代末老一代工人退休金都涨到了六千到八千的水平)、考公考编大力向无背景的年轻人开放(在我读大学之时,无背景的年轻人想当官,简直是痴人说梦)。说他是个凯恩斯主义的资产阶级改良派,比00年代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温政府好一点,我看是符合事实的。
X的改良政策逐渐收功的后果,就是现今的民族主义自由派有底气叫嚣:“现今的中国这么好,你们为什么不快快感恩!”
我不是经济学专家,不过在我看来,10年代中国生产力的进步,同样是可疑的。前些年还吹什么“大国重器”,而现在的民族主义自由派,原形毕露为沿海出口血汗工厂辩护,成天叫嚣,“灵活就业人口为什么不快快进厂,不然饿死活该!”
在贸易战时代,民间的不满声音依旧巨大,甚至到去年年初,中国崩溃论的声音还不绝于耳。反倒是到了去年8.2台海事件之后,无论民族主义者还是右派,网络上只剩下铺天盖地的谀颂之声了。民族主义者吹嘘中国经济蒸蒸日上,右派感恩邓公,感恩市场经济,成天和毛时代、苏联对比忆苦思甜。之前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烟花”之类梗,统统不见了。
这正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中国彻底向美国屈服了,夫妻国统治阶级铁板一块,当然要大力给群众洗脑,大力改造舆论。不幸的是,从现在来看,这种改造在中国的小资产阶级中,是很有效果的。
10年代中国自由派的极右化、失败主义化,宣扬中国崩溃、跑路出国云云,以及西方白左和孤立主义右派抢占全球化老右派的位置,能不让中国的资产阶级自由派感到如临大敌吗?于是他们在舆论上下了一着棋,就是在左派民族主义者中埋下自己人,一面成天骂自由派,满口“教员”、“教员”,另一面宣扬唯生产力论、中国蒸蒸日上论,从而把追求歌名的左派赶到边缘。这正是效仿他们的祖师爷邓,“左灯右转”的拿手把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0-1 17:40:52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他们用钱精心培植的民族主义自由派,已经形成了。这里面,也许还有拜登的钱,和那些天天复读“波尔布特”、“你疑似太极端了”的右派相映成趣。姑且总结一下他们的三观:
各项价值观都和美国共和党类似;
假惺惺尊重“教员”,尊重既往的社会主义革命;
成王败寇,媚富社达;
认为欧美经济日落西山,中国作为工业大国必将取代欧美;
认同中国现行的政府管制市场经济模式;
假惺惺吹嘘军力,无视外交丧权辱国,反正工业实力强就是了,工业党理论;
假装批判公知、批判体制内自由派,但回避体制内自由派之严重性,乃至宣扬一盘大棋论,党永远正确论,邓氏走Z迫不得已,曲线救社会主义;
仇视底层穷人、失业者,认为国家这么好,混不好纯属活该。
以下是微博上几个民族主义自由派头面人物的言论:
黑色枪骑兵(微博号王虎的舰桥),仇视失业者、下岗工人:
对对对,现在的学生好饭菜吃着,空调吹着,B站刷着,信息来源广泛,吃穿不愁,不用操心下一顿饿肚子或者没地方住,专一为了学习成绩劳心劳力,真是比二三十年前我们三天一顿肉、玩个FC高兴老半天、捧着地摊文当宝贝,天天担心父母下岗、苦读十几年还一大半人没大学上的日子辛苦得太多了。[偷笑] ​​​
这几天一堆各种立场的人都在蹭青年调查失业率这个热度,评论区里和出现的奥利给里也一直在讲,我不蹭一下也说不过去,那就随便讲两句,得罪一下大家。相当一部分专业的高校学生大学四年学了个寂寞,用人单位问“你会干啥”的时候只能两眼一瞪两手一摊。
#我国总共600多万青年人失业# 从我个人的观点来说,这个数字还是太低,应该更高一些,最好青年失业率能到50%,经济增长率能到2%以下。[good] ​​​
@10x894: 害,能啃的还是太多了[开学季]要是没得啃了,为了生存,该进厂也得去……一边说失业高,另一边说招不到人
你有没有想过,你眼中“过去的好日子”,其实是改开后八十年代国企“分家产”阶段的景象,这种“好日子”是最终导致惨烈“大下岗”的原因之一?你有没有想过,为了过上你眼中“过去的好日子”,需要开除多少人的“人籍”?你有没有想过,八十年代一部分人在过你眼中“过去的好日子”的同时,那会的农民兄弟在做什么?甚至你有没有想过,哪怕到了八十年代国企“分家产”的阶段,绝大部分国企工人也是吃不上你瞧不起的十几块管饱的工作餐的?午饭比晚饭隆重?不,是吃顿硬菜就像过年。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是每个人的天性,但是这个天性不应该通过虚构一个不存在的地上天国来体现,更不应该通过否认过去的一切努力一切进步来体现。(原博“红旗漫卷西风1917”:大下岗以前,国营厂工人中午其实是有充足的休息和做饭时间的,可以回家不慌不忙的做饭吃饭【工人家属区离厂不远】,然后还有午休时间,晚饭就是吃剩饭剩菜。在我印象中那时候一直都是午饭比晚饭更隆重,吃的更好。后来就完全不是这样,反过来了。)
@北风吹落星如雨: 全民所有制企业中通过行政手段来人为形成的工人贵族,打着无产阶级的旗号尽情享用剪刀差,尽情饕餮国有资产。[摊手]
以下是本人评论:
民族主义自由派,一谈到产业升级,就“生化环材四大天坑”,一谈到大学生失业,就厉声质问“你会干啥?找不到工作就进厂!”仿佛大学生学的都是数理化、文史政治之类的高中学科,但真相显然不是这样。就算是后者,很多也是受好专业不如好大学的思想影响,等着毕业去企业当白领。当白领除了和人打交道,其实又需要会啥?
在下岗问题上,民族主义自由派也加入了“农民之友”的大合唱。看这个“黑色枪骑兵”,骂起下岗工人什么“开除农民人籍”,什么“地上天国”,全是自由派的接头暗号。然而看原博,下岗工人错在哪里,晚上还要吃中午剩饭,如果有什么可指摘的,不就是中午休息时间长了点,可以不慌不忙做饭吗?这在民族主义自由派眼里,就是“开除农民人籍”,就是“不能在地上建成天国”,就是“尽情享用剪刀差”,就是“尽情饕餮国有资产”了!
讽刺的是,黑色枪骑兵又在另一条微博中怒骂当代“左翼进步青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预制菜都做不好”。然而当年的国企给工人多点时间做好一顿中午饭,又被黑枪指责“尽情饕餮国有资产”。普罗大众落到黑枪这种资本家监工的嘴里,真可谓是里外不是人!
还有,八十年代不是“改革开放富起来”吗,农民过得不好还要怪国企工人?
@李建秋的世界:娃小时候太顺了,太娇纵 稍微大一点你就会发现,娃以自我为中心的厉害,简称自私,这在社会上是要被毒打的,为了避免娃在社会上被毒打,你应该怎么做呢?在家就要多训练训练,人就是这样的。
@YukiFods: 不就是老话,苦难的时代创造坚强的人民,坚强的人民创造美好的时代,美好的时代创造软弱的人民,软弱的人民开创苦难的时代
以下是本人评论:
上面黑枪说青年失业率50%才好,有同志以为是阴阳怪气,其实还真不是。穷人穷到不得不老实干活,供给自动创造需求,他们还真就信奉美国共和党这套“供给学派”理论。这不,美国右派的“四句教”都出来了!
@包容万物恒河水:?//@三俗小胖V:我还是强烈呼吁国家用一两百所好大学,包吃住,管分配(可以不服从自谋职业),毕业之后首先充实到科技和生产的一线国有单位,农村的孩子需要更多鲤鱼跳龙门的机会,凤凰男凤凰女越多越好。
包容大v一转,阴阳怪气一个问号,底下骂声一片,“这做法怕不是特务机构收养孤儿”、“什么契卡”(该大v平时假装亲俄亲社,这时下面突然骂斯大林起来)、“不想工作的躺在家里国家养不就好了?”、“从哪里窜出来的大傻子[允悲][/cp]”、“96年以前不就是这样?花了多大力气打破的这一切[/cp]”
包容万物恒河水,多少年前的一个自干五微博号,不知道皮下换过几个人,靠俄乌战争亲俄又出名了。你看他平时亲俄、宣扬“欧美要完、中国迟早赶上欧美”、骂骂美国自由市场、夸夸解放军、夸夸“教员”、假装同情大下岗、骂骂私有化、骂骂公知,回头一看,人家原来是朱的好学生啊!
再说原博也没说大学生该高人一等,毕业就该当小官、搞金融、如何体面。原文只说去一线单位,特别还强调是科技生产一线单位,也没说待遇如何,有点上山下乡的味道。这难道是精致利己者愿意去的、社会上很羡慕的吗?
他的粉丝,阶级成分不详,感觉年轻人居多,平时满口“教员”“教员”,大概都是个人奋斗的伪君子。替别人要个去一线生产的工作,就仿佛动了他们的蛋糕利益一样,让他们媳妇熬成婆的个人奋斗显得多余,一个个骂起对方精神病来了!这就是这些民族主义自由派伪君子的嘴脸!
包容平时言论鉴赏:
所以教员早就说过:“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教员说:要有光。他们就变成了光。#断崖旁消防员用身躯做人墙保护孩子# ​​​
你母亲和这些医护身上闪现的,就是集体主义、英雄主义和为人民服务啊,教员思想的三大基石。也是自恨者最想打倒的东西。#致这个动荡的世界#
一旦有人替大学生请愿去生产一线,他和这些民族主义自由派伪君子们,就不提“集体主义、英雄主义和为人民服务”,就口不择言,破口大骂了!
以上引用完毕。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0-1 17:42:56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这种民族主义自由派的观点,在中国的小资产阶级、中产阶级知识分子里,到底有市场吗?从我的了解交流来看,还真的很有市场,这里就不贴证据了。
以下是对这种思潮的分析。
民族主义自由派,其泛滥固然有自由派统治阶级推波助澜的因素,但是在民间真的没有萌芽吗?我看是有的。早在13年前后,我从一个自由派的文科女研究生那里,了解到民间保守派思想的萌芽。她在中国的大学生中做过调查,惊异地发现中国大学生,特别是理工科生,主流思想不是新自由主义,也不是愤青、正统左派之流,而是“中特社越来越好”这么一种思想。整体上认同体制,崇拜技术,崇拜权威,鄙视“自由民主”之类说教,大概是这么一个精神面貌。这些“沉默的大多数”,对10年代小说《三体》的流行很有推动作用。
中国人像德国人、日本人一样,有浓厚的小生产者思想、小地主小贵族思想、小市民思想,崇拜所谓的“学本事”、“匠人精神”、“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诸如此类。因此,时时刻刻都在滋养小资产阶级法西斯分子的产生。他们一方面仇恨靠人际关系不劳而获的自由派政治经济团伙,一方面又仇恨制造社会不稳定的社会底层,恨不得把他们消灭。像三本学生黑色枪骑兵(陈尧)那样,毕业即失业,卖过保险,靠家里关系进了体制。又得罪人,一度失业,后来找上关系,进了团和腾讯合办的什么宣传部门。于是现在可以得意洋洋的教训失业青年不努力了。这就是很典型的中国小资,一副“媳妇熬成婆”的嘴脸。
相反,像昂撒、印度那样的社会,大家都知道人分三六九等,有些人天生就是贵族,反倒没有充分滋养法西斯的空间。中国在常凯申时代,实际上已经是一个类似于佛朗哥西班牙、朴正熙韩国的法西斯国家。只是因为常凯申太烂,法西斯主义才被中国搁到一边。现在,中国法西斯主义已经还魂,并且还将像梦魇一样,缠着中国的未来。
然而中国又缺乏真正敢于牺牲自我的“武德”(借用“姨学家”的语汇),因此,中国的法西斯主义,也只能是专门对内的法西斯主义,可以称之为“一国法西斯主义”。像常凯申、佛朗哥、朴正熙一样。乃至于继续对外跪舔惠送。
这种法西斯主义,和常凯申的思想基本都是类似的。他们利用左派,然后丢弃左派,镇压左派,利用民族主义,却行跪舔惠送之实。一切都打着为了国家富强的旗号。邓不是也说,“发展才是硬道理”?邓和赵真人在80年代,一度扯什么“新权威主义”,纵容智囊在政权内部叫嚣“枪杆子里出资本主义”。后来赵急于独揽大权,投靠“民主”阵营逼宫,被D用法西斯主义的坦克镇压了。这种一国法西斯主义,从来都是差不多的。
这种一国法西斯主义的民族主义自由派,和传统的自由派,到底有多大差别吗?他们除了赞同专制,反对议会民主,赞同国家保护、投资某些核心技术,其余方面,也看不出多大差别了。中国的自由派,提起皮诺切特那叫一个亲切,多少年来一直如此。自由派谈论民主,多半无非是给底层画大饼。因此可以说,这两派本质上都是差不多的。
但正因为没什么差别,一旦将来变色,民族主义自由派和传统自由派,很可能会组成A党和B党实现两党制,一如香港亲建制派<>泛民主派,台湾蓝营<>绿营。
托卡马克之冠在今年七月,气急败坏地说:
左人历史上最主要的两次成功,都不是从同志身上获得的,而是从同胞身上获得的,同胞每次都是左人事业的天使投资人和原始股东,而且是那种雪中送炭类型的,没有民族主义的加持,左人最大的两次成功都没有实现基础。……
根子在于,左人每次拿着民族主义的原始股成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民族主义像垃圾一样一脚踹到角落里,然后轻则不闻不问,重则横加打压,等到民族主义撤资之后,又开始哭哭啼啼的抱怨同胞们“背叛了理想”,“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
关键是左人对这种行为还颇为自得,还美其名曰“民族主义就像抹布,需要的时候就得拿出来用一下,不用的时候就放在角落里”。“抹布”这就是左人对待原始股东的态度,这就是左人对待天使投资人的态度,而且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对自己这种用完就丢,背信弃义的行为沾沾自喜,严重破坏市场秩序,严重透支政治信用。……
其实这完全是“越缺什么,嘴上越说什么”,中国历史上,多是(伪)民族主义者背叛左派,哪有左派遗弃民族主义者?古代的例子像朱元璋背叛红巾军,就不细说了。就近代而言,常凯申背弃国民党,不就是例子吗?中国在鸦片战争以后,内外局势以恶劣的时候居多,不下左派的猛药,显然不足以凝聚民族主义者的人心。所以天地会反清复明不能凝聚人心,需要舶来的拜上帝教;拜上帝教失败了,康有为万木草堂不行,那就同盟会;同盟会不行了,那就国民党联苏联共;然而国民党被常凯申篡夺了,不但镇压左派,甚至镇压吉鸿昌之流的真民族主义者。常凯申看似专制法西斯,鼓吹国家都听他的,停止内耗,但是完全是外怂窝里横的货色,他难道是真民族主义者吗?
伪民族主义者、真社达专制分子寄生在左派民族主义同盟之内,然后赶走其他两派,鸠占鹊巢,在常凯申这里已经获得一次成功。当然,他逃到台湾了。第二个像他一样的是邓。邓不但赶走(甚至拘禁)了左派,不也逐渐撵走了那些比较爱国的中间派吗?前有华、汪之流,后有王震,王震不也是个典型的爱国人物吗?
网上这十年来的舆论变化,不过是复刻了常、邓的成功。
笔者再说一遍,这类法西斯思想,在民间是有思想支持的。八九十年代的宣传动向,大概是邓丽君、《正大综艺》之类的资产阶级假仁假爱。一直到00年代初《感动中国》,都是如此。用这种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做法,来实现私有化。温时代,开始宣传假自由、假民主的普世价值。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大概也是从00年代后期起,中国人整体上都不再信奉什么道德了。阶级固化,为阶级跨越不择手段,就见怪不怪。这也就时时在滋养法西斯的土壤,据本人来看,这样的土壤是非常丰富的。
这类民族主义自由派,像纳粹一样,一方面仰慕毛主席(地位类似于俾斯麦),认为前三十年的社会主义好,一方面仇恨不劳而获的金融资本集团,另一方面又仇恨底层,崇拜硬核高科技,慕强社达,唯恐社会动荡,非常之精神分裂。我和他们辩论,他们也一度自嘲“一三五陈胜吴广,二四六江南大儒”,可为他们的自身写照。正如纳粹一样,自称“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却和社会主义苏联水火不容!
应该怎样应对呢?首先应该意识到,他们不过是自由派的变种,有自由派统治阶级的支持,绝无可能像纳粹那样对外扩张。他们甚至还阴阳怪气不满跪台惠台的群众,鼓吹“经济好什么都够了”。像国民党在台湾一样,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小富即安,“庄敬自强”。而且特别迷恋电子高科技,“电子论”。
其次,应该意识到,他们绝不是左派的同道(除非社达分子、老保分子愿意自封左派,说实话这种人还真不少)。在我看来,不但不是同志,连道也不同,不相为谋。从现在的舆论形式出发,乃至将来一旦变色,左派都要做好在恶劣情况下,谨慎、韧性和他们战斗的准备。就算自由派得逞,也有可能像波兰一样禁共;而他们说不定比自由派下手更狠!
说到这里,只能奉上鲁迅的话,“正无需乎震骇一时的牺牲,不如深沉的韧性的战斗。”十年前我在网上发帖,结尾是这句话,十年之后,自由派卷土重来,依旧只能是这句话。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0-1 17:46:03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说说我这些年在红中网的预言:
20年初,“左派运动是一波接一波的,而且下一波未必是上一波的人”。很快就有了,当时网络左派声音高涨,此起彼伏,连一个星座算命博主都说“毛选四卷是当下最迫切需要阅读的书”。然而昙花一现,随着拜登上台,众正盈朝,何其反动乃尔!
21年初,“这些反动势力及其同盟军,就像曹爽时代的司马氏家族一样,大而不能倒,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一出‘高平陵之变’、废齐王曹芳式的政变”。很不幸,言中了,21年左派声音已经逐渐溃退,去年8.2事件确实标志着左派声音的整体熄灭。
21年初,“他们(自由派)自命精英,十分不愿意走这条(文化民族主义)的路”。确实,自由派在左派民族主义同盟中,选择了扶持唯生产力论“工业党”之流。
不过,笔者并没能真正预言自由派的卷土重来、民族主义自由派的产生,在此自我检讨一下。
22年底对俄乌战争,“大型比烂现场”,现在也不能算错。
23年中对俄乌战争,“俄国没落帝国主义政府……‘武装乞讨’……必定失败!”我只是说讨不来什么东西,从这个意义上“必定失败”,现在也不能算错。
23年中对瓦格纳叛乱事件,瓦格纳“必出下策”,“‘武装乞讨’……应该失败”。俄国未来大概率是“普京引咎辞职,……沦为魏玛共和国……(或者)胜败参半。”“俄乌战争可能日益沦为‘村头械斗’”。从现在来看,基本准确,没有超出预期范围。
现在局势危机四伏,Z国的经济继续出问题,如恒大等等。美国很可能有在Z国制造经济危机、颜色革命,劫收财富的打算。这也许是最后一个太平的国庆。就这些,我也还在继续守望未来的历史。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3-10-1 20:39: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革命红旗永不倒 于 2023-10-1 20:52 编辑

民族主义也好,自由派也好,都只是符号,最多只是网络舆论,对将来形势走向毫无影响

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已经落幕。照世界体系的历史演变来看,接下来应该是继第一次三十年战争(1618-1648)、第二次三十年战争(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第三次三十年战争(一战二战)之后的第四次“三十年战争”。形式手段会不一样,但节点时刻的边界划分总是残酷的,从现在到2050年肯定是天下大乱的革命转换期

中国方面,习在党政军高层实现了集权,完成了对过去30年人事路线的替换,作势对抗世界体系。但改革开放之后,地方中基层各系统积累的爬上来的干部太多,他们在改开时期形成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不允许实现转型。习杀不动这批人,造成的就是现在半吊子四不像的情况。架子搭成,实际处处瘫痪

就算维持现状,由于中国人口,世界体系演变的原因,改开也不可能继续下去了。拖着就进入割据期,地方中层实权干部的决断是关键,各地路径不同,也会有人打出毛泽东的旗号

拜登替旧时代建制派背锅,两边新人都在往上走,在2024完成对70、80年代出头的老人的替换。
美国想走“新罗马”路线:把欧洲作为希腊诸邦一样的附庸;对主要财政基地东亚加强军事部署
二战的案迟早要翻,对俄罗斯,借俄乌战争或等普京之后实现俄罗斯第三次解体;对中国,扶植台港疆藏,支持韩国复辟满洲国,尽可能封住技术扩散路径,都是既定路线;对伊斯兰世界,随着石油峰值的到来而减少依赖,以撤出绥靖为主,制造部分真空地带

沃勒斯坦他老人家不是说,路径分叉处力量对比是50对50嘛,维护秩序一半的50估计就是这样了,另一半50是什么样的?五到十年内估计就能看出些端倪,重点在美国秩序撤出的地带

习如果真能部分扭转体制惯性对抗世界体系,那内陆老三线兵工厂起码部分恢复起来吧,对应军工业工人力量会有相应增长。领退休金的老工人力量有多少?新一代独生子女暴力行动能力存疑

一带一路统战伊斯兰世界,但中亚、巴基斯坦都有洗牌的可能,伊斯兰激进势力仍有变数,连带影响西北边疆。上一个三十年战争期东北是关键,这次重头戏估计在西北

如果说1968革命从意识形态上终结了中间派自由主义的霸权,那么现在在经济、政治、外交、学界中间稳定力量都在退出,时间有利于现在还在暗处的革命颠覆一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0-1 21:30:30 |显示全部楼层
革命红旗永不倒 发表于 2023-10-1 20:39
民族主义也好,自由派也好,都只是符号,最多只是网络舆论,对将来形势走向毫无影响

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已经 ...

关键是人的思想是从哪来的。举个例子,没有合适的土壤,这样或那样的果子不会长出来。因此,必须对自己所处的土壤性质(即政治制度)有一个合乎事实的认知,个人认为这是世界观的一部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0-1 21:45:19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反动小资就像通辽歇后语:陈睿摸电线,输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0-1 21:51:42 |显示全部楼层
民族主义自由派,不就是粉红吗?相信本国能够代替美国。而且8.2台海事件为什么又变成了左派集体失声啊?


我是认为左派前几年的爆发性增长来源于疫情,很多糟粕一下子暴露出来,直接打击了大多数人,让部分人开始思考为什么,这部分就成了左派的新兴力量,但更多的人还是随波逐流,当时的环境很多话题左派都能参与,自然会觉得很爆,等到过了之后自然就没那么爆了。

点评

李方舟  建议用“特色民族主义者”替代“小粉红”一词。正是中国特色资产阶级,培养出了中国特色民族主义者。  发表于 2023-10-1 22:09:52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5-18 23:02 , Processed in 0.022240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