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815|回复: 33

中美建交算不算对社会主义阵营的背叛?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18 12:44:01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时间点:1970年代初期基辛格和尼克松访华。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当然就算延续毛路线,建交本身也只是时间问题,不过至少应该不至于出现本位面历史上那种号称北约编外成员国的局面)。

这里主要谈毛泽东在世时的情况。

第一,党际关系和国家关系二者要分开。1966年以后中苏两党就完全断绝了党际关系,76年毛逝世后也拒绝接受苏联、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东德、保加利亚、蒙古等诸党以党的名义发的唁电,尽管接受了以政府名义发的唁电(顺便一提,当时中国对南斯拉夫也是这么个态度。尽管1968年以后中国修复了与南斯拉夫铁托政权的国家关系,但直到76年毛逝世双方都未恢复党际关系。双方党际关系的恢复是要到华国锋主政的77、78年了)。

第二,毛时代的中国认为斯大林逝世后,随着苏联变修连带引起整个苏东阵营的变修,所谓“社会主义阵营”本身就不复存在了。也就是说,毛时代的中国根本不承认后斯大林时代的苏东阵营诸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因此本来就不存在“背叛社会主义阵营”的问题(这也是国际毛派运动的一贯立场)。

第三,毛时代的中国不仅认为苏东阵营诸国是致力于复辟资本主义的现代修正主义国家,并且在1968年苏联出兵占领捷克斯洛伐克以后明确定性苏联是“社会帝国主义”。随着1969年的中苏边境武装冲突和1971年苏联支持印度肢解巴基斯坦,中方更进一步判断苏修是与美帝并列的世界两霸(反对一个帝国主义列强当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可言),甚至是最危险的帝国主义战争策源地——也即与1930年代的轴心国相提并论的存在(注:进入1970年代以后的国际格局呈现苏攻美守之势,当然到1980年代又逆转)。因此当时在反对两霸的同时突出反对苏修也是题中应有之义。事实上毛当时倒是担心西方对中国施展1930年代曾经对苏施展的祸水东引故伎,改善与西方关系也有防范祸水东引的考虑。

第四,没有哪条马列主义规定社会主义国家不能和帝国主义国家建立外交关系,因此建交本身无可厚非(当然改开以后的对美一边倒又是另一回事了)。
第五,实际上毛时代的中国在尼克松访华后也并未停止支持世界革命(包括民族解放运动在内),包括继续支持东南亚共产党的武装斗争、支持第三世界国家的二百海里领海权要求、在联大支持通过谴责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是种族主义变种的决议和要求解散朝鲜半岛联合国军司令部的决议等。另一方面,中苏两国当时在剑拔弩张之余也不是完全没有合作(譬如共同支援越南抗美,又如在东帝汶问题上采取共同立场),实际上双方的外交关系始终未曾中断。

第六,考虑到苏联在1960年代向与社会主义中国发生武装冲突的印度提供军援、援助屠杀数十万共产党人的印尼苏哈托军政权、1969年以后与台湾果脯秘密接触允以支持其反攻大陆(只是苏联方面坚持要求果脯重返大陆后采取亲苏反美立场,而一直受美帝卵翼的常凯申至多只肯同意在苏美间保持中立,双方的“合作”最终也未能成功)、甚至在1979年伊朗革命中指挥伊朗人民党(修)站在伊朗绝大多数进步力量的对立面、支持霍梅尼建立神权政权(当然伊朗人民党最后还是被疯狗化的伊朗神棍镇压了)、甚至于同年在阿富汗为讨好当地封建主(固然也是事倍功半)而出兵干掉亲苏政党出身的国家元首阿明等一系列“光荣历史”,苏修还真没资格指责别人“背叛社会主义”。

——————————————————————————————————————————

顺便一提,楼上有人说:“认为算不算背叛,取决于你站在谁的观点来看。不过,毛泽东批判赫鲁晓夫为首的苏共中央走上修正主义道路,一个理由就是赫鲁晓夫接见了访苏的时任美国副总统尼克松,两个人在厨房里谈笑风生。”,真是令人“佩服”的春秋笔法。

如前所述,从来没有哪条马列主义规定社会主义国家不能与帝国主义国家建立外交关系。毛泽东为首的中共批赫鲁晓夫也从来不是因为接见美国总统本身,而是因为:

“在戴维营会谈前夕的1959年6月,苏联政府背信弃义片面撕毁了中苏双方签订的关于国防新技术的协定,拒绝向中国提供原子弹样品和生产原子弹的技术资料。9月9日,苏联塔斯社就中印边境争端发表声明,公开偏袒印度尼赫鲁政府,反对中国,作为赴美会谈的见面礼(注:正是1959年塔斯社就中印边境争端发表的声明将中苏矛盾暴露在全世界面前,这才是最关键的。不是中国,正是苏联首先将意识形态对立扩大到国家关系层面)。戴维营会谈刚刚结束,赫鲁晓夫就来到北京劝说中国“不要用武力去试探资本主义制度的稳定性”。”

苏联自己对不起盟友在先,还能怪得了中国?

发展对美关系本身对当时的国际毛派运动并未产生重大影响,国际毛派的基本盘当时还是稳的。事实上当时的美国毛派甚至认为这是有助于改善美国国内政治气候的利好消息。当然毛身后中国转向,(原本就与中国有分歧但在毛生前未充分暴露的)霍查趁机跳出来争夺国际共运正统(此后原国际反修运动大体上一分为三,一为毛派,一为霍查派,一为亲北京派),开始翻旧账攻击天朝发展对美关系之事为“背叛”。不过霍查的阿尔巴尼亚自己就和希腊(当时希腊还是法西斯军政权执政)复交,其对中国大加诟病本身也是双重标准。另外中、阿双方的矛盾不仅集中于外交,在反修理论方面其实也早有分歧,霍查派反感文革式的群众运动而更倾向于肃反方式——虽然同样在毛生前未充分暴露,双方翻脸后霍查派将文革批为小资产阶级无政府主义的表现云云。


至于楼下有人所谓日本新左翼团体云云,无非是指赤军么,但赤军本来就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毛派组织(虽然当时口头尊毛是当时世界上许多左翼组织的时髦),所谓母亲喊话导致崩溃云云也不过是以讹传讹(第一那位母亲本身就一直反对左翼运动,第二实际上当时喊话也并未导致“崩溃”,最后赤军分子是被警察突入后逮捕的。第三那些赤军分子中除了坂口弘一人曾有过毛派经历外,其它大部分人都是托派出身,中美接触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不过就算是真的,不客气地讲一句,这都受不了的玻璃心,还是趁早走人得好。


关于安哥拉问题,当时中国的态度(至少明面上)其实更多地是反对苏、古干涉安哥拉事务,特别是反对在安哥拉三派民族主义组织(安人运、安解阵、安盟)之间划分“进步”和“反动”(认为这种划分毫无积极意义,只会破坏安哥拉民族团结,纯属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挑拨离间以侵略安哥拉的阴谋。现在看来中国关于安哥拉内战各方的看法其实还是更贴近非洲实际的),当然实践中中方对亲苏且明显在战场上占上风的安人运不可能有好感;至于安盟,虽然如今已经声名狼藉,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由于其此前一直和中国交好,在民族解放战争又是重要力量,因此双方的关系也不可能说断就断。当然阿尔巴尼亚虽然也强调反修,但始终不愿将苏修与美帝完全等量齐观,因此面对苏、美各助一方的局面,试图在亲苏的安人运身上寻找“相对进步性”也不足为奇(其实虽然安人运有共产主义小组的源头,但是安盟中间也有一部分泛左,尽管后来逐渐被排挤掉了)。说穿了,阿尔巴尼亚方面就是放不下那块(哪怕是徒有其表的)共字招牌。

另外把阿尔都塞这种非主流西马大湿兼法共党员算作“法国毛主义大师”也是醉了(再说一遍,口头上对毛或中国表示好感的泛左人士不等于毛派)。至于巴罗佐,在77年退党以前确实曾当过葡萄牙毛派政党葡萄牙工人共产党的党员,但充其量只是葡工人共下属的学生组织马列学生联盟的头头之一而已。说成“毛派组织的领袖之一”也未免有点抬举他了。葡工人共本身一直坚持毛派立场,并且迄今仍然在葡萄牙国内相当活跃,2011年在国内选举中得票62610张。

另外,虽然越南侵柬战争、苏联侵阿战争本身发生在76年以后,不过既然与苏联一起支持越南反美不算“背叛国际共运”(恐怕没人这么认为),那么与美国一起支持民柬本身当然也算不得“背叛国际共运”。另外若说(在这些场合下的)中美联合间接导致了苏联解体,其实1980年代霍查的阿尔巴尼亚也一样支持埃塞俄比亚的提格雷解放阵线反对受苏、古支持的门格斯图军政权,按某人的逻辑也一样是“间接导致苏联解体”从而“背叛国际共运”了。阿富汗问题的情况更复杂一些,不过苏联出兵阿富汗的初衷恰恰是通过除掉对国内封建主持相对强硬立场的阿富汗国家元首阿明来安抚阿富汗封建主(当然阿明被除掉也有对苏“不听话”的因素,不过阿明再桀骜不驯也不可能超出罗马尼亚的水平,更何况阿明上台不过百日耳)——用曾指挥占领捷克的帕夫洛夫斯基大将在阿明上台前率军事代表团访问阿富汗后给苏修中央的报告中的话说就是“尽力通过放慢革命的步伐并除掉阿明总理的方式来平息阿富汗人的反叛”,因此苏联出兵阿富汗本身实际也与“保卫社会主义”无关。苏联扶持的傀儡政权也一再向国内封建主作出让步,当然效果不佳。不过苏联在阿富汗至少也培养了像杜斯塔姆将军(人民民主党政权末代国家元首)这样的实力派,如今他可是实权在握的阿富汗第一副总统。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488463/answer/75117548?utm_psn=1742535078717329408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18 13:07:03 |显示全部楼层
1979年中国都开始资本主义复辟了,与美建交当然是投靠帝国主义阵营。这应该没什么争议。

需要讨论的是毛主席从1969年开始酝酿、1972年起全面实行的与美缓和、经济上加入西方资本主义分工体系是否犯了机会主义错误,对内为后来的资本主义复辟准备了条件,对外帮助资本主义世界渡过了危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18 13:14:17 |显示全部楼层
这句话:

苏联自己对不起盟友在先,还能怪得了中国?


苏联的所谓“对不起”都是社会主义阵营内部矛盾性质的,而中方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1966年起宣布苏联不在反美帝统一战线之内,1968年起将中苏关系激化为敌我矛盾,1973年起正式放弃自己长期坚持的“美帝国主义是全世界人民最凶恶的敌人”的口号。

事实已经证明,对于当时中国外交政策的变化,帝国主义高兴,全世界革命人民陷入了极大的迷茫和混乱,最终造成全世界社会主义失败的悲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18 13:19:26 |显示全部楼层
发展对美关系本身对当时的国际毛派运动并未产生重大影响,国际毛派的基本盘当时还是稳的。


我刚来美国时,有一个教历史的老师说,是毛派。当时就告诉我,尼克松访华给美国毛派带来了极大的思想混乱。

所谓国际毛派,除了南亚、菲律宾等少数地区外(这些地区的毛派党也有局限性),后来几乎全部都是严重脱离群众的小宗派组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18 13:24:06 |显示全部楼层
1969年以后与台湾果脯秘密接触允以支持其反攻大陆(只是苏联方面坚持要求果脯重返大陆后采取亲苏反美立场,而一直受美帝卵翼的常凯申至多只肯同意在苏美间保持中立,双方的“合作”最终也未能成功)


这一部分完全是直接造谣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18 13:24:38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又是知乎垃圾

点评

∀与∃  感谢远航同志的“省流”  发表于 2024-2-20 04:41:11
醋酸铁  感谢远航老师指点迷津,我原本打算深读的  发表于 2024-2-18 19:46:29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18 13:46:18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2-18 13:19
我刚来美国时,有一个教历史的老师说,是毛派。当时就告诉我,尼克松访华给美国毛派带来了极大的思想混乱 ...

尼克松访华给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冲击也极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18 13:48:52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认为就历史上那些问题,不至于跟苏联搞到剑拔弩张的地步,既然和美国也可以握手,与苏联求同存异有何不可,和苏联决裂现在看不是明智之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2-18 13:49:49 |显示全部楼层
70年代前,文革就已经总退却了,我认为这件事当时内部肯定是存在分歧的,为什么这么决定,只能等史料公开看一看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4-2-18 14:19:03 |显示全部楼层
顶多算是战略误判(而且把两党关于国际共运总路线的论战抬到国际关系上,是苏共起的坏头)毛主席对内未放弃社会主义制度,对外未停止对社会主义运动、民族解放运动物质和道义上的支持,怎么能叫背叛呢?而且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存在不平等交换,当然这就是个复杂的问题了,希望哪位同志能来分析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4-19 07:03 , Processed in 0.066613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