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579|回复: 6

一篇准确评价江泽民先生的好文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8-6 21:46:32 |显示全部楼层
正经历历史检验的中国各派政治力量

                                                                     项观奇
      

        这本来是《是总书记的大考,更是接班人的大考》的一节,题目是《这是一次检验中国各政治派别的通考》。后来考虑,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是写的领导的问题,和把谈论“屁民”的一些话,掺合在一起,不分“上尊下卑”,有点不合孔老夫子提倡的传统。还是删掉为好。后来,有同志对这一节有兴趣,向我索取,我干脆在原文的基础上,另作新文,题目也改了,更广泛地讨论一下中国现下各政治派别的政治态度。
        政治派别的存在,是以阶级的存在为基础的,是阶级存在的一种政治形式。离开阶级、阶级斗争,说不清政治派别的斗争;离开政治派别的斗争,也不能把阶级斗争具体化、细化。研究政治派别的斗争是有意义的,甚至是必须的。
        薄熙来事件,把中国的各个政治派别都拉到政治前台做了一番表演,这个难得的机会,使我们可以对中国的各个政治派别有了一个较容易、较清楚的观察。同时,毛派的现状,并不能令人满意,这也促使我想藉此机会,联系薄熙来事件,着重说说我对毛派的看法。


                                                                     一   


        
        薄熙来事件发生后,毛派内部原本存在的几个小派别,对这个事件的看法不同,作法也不同。这不奇怪。这是对所谓“重庆经验”看法不同、作法不同的延续,更深刻地看,这是对马列毛主义的把握不同,对中国社会矛盾性质的看法不同,对当前应该采取的斗争策略的理解不同,甚至是所反映的世界观、思想方法论、阶级影响和阶级属性等等诸多不同造成的。因此,分歧是深刻的,尖锐的,又是必然的,不易调和、不易解决的。
        但是,对薄熙来事件的这些看法和作法的不同,对于理解毛派内部存在的分歧,判明其中的是非曲直,还是有积极意义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薄熙来事件,不仅是对执政者的一次考试,而且也是对毛派的一次考试。经过这次考试,毛派有可能找到差距,克服不足,有所提高,在新的更广大团结的基础上,逐步胜任自己应该担当的历史任务。
        毛派是当前中国社会中,处于受剥削受压迫的工农群众的政治上的代表。作为一种自我反思,自我批评,我感到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毛派在当前的斗争中的表现,是软弱的,不成熟的,不理想的,有负于我们应该当担的阶级的历史的重任。
        这既表现在理论认识上,更表现在斗争实践上。
        不说别的,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东方红、红色中国、红旗等毛派网站,自3月15日一起被封,到今天也没有启封,但是,我们毛派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既没有大胆的发声抗争,更没有坚决的斗争措施,就这样听之任之。宪法给了我们维权的最高权力,但是,我们不敢运用。从这一点说,网站不能启封,责任不仅在法西斯专制一方,更在我们自己一方。一切人民的权利是靠人民的斗争获得的,也是靠人民的斗争维护的。没有统治者恩赐的民主权利。我们既然没有能力维护自己的民主权利,专制也就必然猖狂。
        不必吹牛,无须辩论,面对封建性的法西斯性的专制,连资产阶级的民主形式都没有,还有什么可说的。不去挑战法西斯专制,却热衷批判资产阶级的普世民主、自由,这是吃错了药,这和马列毛主义毫无共同之处。马列毛主义告诉我们,在社会主义革命提到议事日成之前,必须首先完成民主革命,这不仅是历史发展阶段的必须,而且是无产阶级能够把自己组织起来,投入下一步斗争的必须。现实生活再一次验证了这个道理。不战胜修正主义的法西斯专制,就没有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可能。可是,毛派正是在这一历史的门坎前止步。
        革命不是写文章。而我们只会写文章,而且是在网络这个虚拟世界里写文章。这是无法撼动反动的专制者的。宪法何以要写上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游行示威自由,罢工自由等等?就是因为这是民主的主要手段,是防止统治者实行专制的有效手段。世界各国的宪法之所以都要写上这几条,就是因为这是世界各国人民自近代以来斗争经验的正确总结,是争取和维护民主的可靠手段和一定保证。这不单单是资产阶级斗争的成果,也是无产阶级参予斗争的成果。民主共和国,不仅是资产阶级专政的最高的形式,也可以如列宁所说是“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一种捷径”,也可以如恩格斯所说是“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这是政治制度的历史的进步。在我们这个依然不能摆脱封建性、法西斯性的专制的国度里,我们没有资格轻视民主,哪怕是资产阶级民主。毛派恰恰在这个问题上老是犯胡涂。把搞封建世袭的金氏家族政权视为真正的社会主义,就是这种对社会主义无知的充分表现。不懂民主的意义和不敢运用民主是统一的。面对专制,毛派的弱点暴露无疑。主要就是表现为不敢拿起民主权利这一锐利武器去维护属于我们自己的权利。王铮老师既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毛派,但她却是勇敢的维护宪法权利的实践者。如果我们毛派同志不说成千上万,哪怕能有上百上千的同志跟上王铮,我深信,王铮不会直到今天还在狱中。王铮是女子,但是,她是勇士;我们是男人,却是懦夫。《红灯记》中李奶奶有一句台词叫:“都上大街游行去了”。那才是革命。我们却就是不敢迈出这一步。这一步之差,却是革命与不革命的分界线。毛派中的哪一派也别吹,我们不看嘴,只看腿。我们需要的是行动,革命行动,而不是大话。不要忘记,毛主席一生倡导的就是“要革命”。在延安他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接下来,又说,“根据这个道理,于是就反抗,就斗争,就干社会主义。”这就是讲,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道理就是革命。文革中,他对老同志反复讲的也是不要停止革命,批评“一部分党员却不想前进了,有些人后退了,反对革命了。”鼓励老同志要像列宁那样,“没有停止”,继续革命。临终前,他给我们的最后的指示,还是说,“一百年后还要不要革命?一千年后要不要革命?总还是要革命的。”要做一个真正的毛派,就要懂毛主席讲的这个道理,就要照着做:革命。不革命,读再多的书,说再漂亮的话,到头来还不是一个真正的毛派、真正的革命者。这次的斗争,是又一次检验。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不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不会轻易地把枪杆子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推动历史进步的经常的大量采取的是人民集会示威游行等运动形式。这不用多加论证。每日每时,在这个世界上都有这样的运动在发生、在进行。这是人民表达自己意志的令统治者不能不认真对待的有效形式。资产阶级民主派中有人看到了这一点,要求落实宪法第35条;我们毛派中的许多人也看到了这一点,捍卫大民主的权利,提出“大众民主”的形式。这都是对的。但是,这要实行,这要靠斗争来实现。非常可惜,我们不过是“口头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有“运动”,而在我们这里,却只有“维稳”,实际是法西斯专政。面对暴力,我们选择了屈从。这是令人深感失望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8-6 21:48:06 |显示全部楼层
只在虚拟世界里吹大话、讨生活,是永远也没有革命可言的。过去对重庆、对薄熙来的一些评价不合适,例如“熙来当总理,人民共富裕”,就是帮倒忙的口号。最近那份迟到的“声明”(据说,先是辟谣,后又承认),又提出“重庆道路”,依然满足于欢呼“万岁”的痛快,却不去计算政治上的利弊得失。作为影响最大的几个毛派网站,在薄熙来事件发生后的表现,有目共睹。除了孔庆东在3。15发出“这是反革命政变”的正义呼喊外,之后,那几位有影响的同志,几乎哑口无言。过去对“重庆经验”就没有给以马列毛主义的科学解释,盲目地捧得过高,结果帮的倒忙越大。不仅人为地引起人们、包括执政者的反感,而且,也给镇压重庆以口实。现在,又提“重庆道路”,还是这样的在政治上不严肃,不负责任。网被封了,就这样软弱地俯首听命。没有坚决地抗争,没有继续以各种形式发出反抗的声音,更不敢采取宪法允许的斗争手段。这再一次证明,我们自称毛派,却名不副实。在压力面前,太脆弱,太经不起打击。过去,不少人批评说这是一种改良派,现在看,连改良也不改了。说“大众民主”,现在面对不民主,却一点争取“大众民主”的勇气和斗争也没有。那慷慨悲歌的文章,看来无非是心中意气的随意抒发,并不当真要实行,真的面对泰山压顶,这口气还是能够忍受下去的。“乌有”终于真的乌有。
    如此的表现,同志们不必过分感到遗憾,但是,广大的要革命的同志们,应该从一些人在实际斗争中的表现,悟出其中的道理。这样的历史教训是反复出现过的,我们一定要记取。革命不是投机。投机者不是革命者,而是混入革命队伍里的蛀虫。真正要革命的同志必须对这种人有所警惕。不然,真有一天革命高潮到来时,他们的调门,又会超过我们所有的人,又要以“旗手”自居了。
        如果我的这些属于自我批评的意见不错,那么,几个网站至今的逆来顺受,不敢抗争,是不合适的。过去有人大批改良主义,现在是连改良主义也没有。至于“革命派”的“狗咬狗”观点,我想,就算是这样,从维护宪法和争取民主权利这一点来说,不是也可以像王铮老师那样作为斗争的切入点吗?再退一步说,你可以“不掺合狗咬狗”,但是,专制封了你的网站,为什么不可以进行合法斗争呢?不去掺合可以,但马列毛理论要和实践结合,要投入实际斗争,推进实际斗争。可惜,我们缺少的正是这一点。高调的不符合实际的废话太多,有效的有力的实际行动太少。
        我这里主要是检讨自己。不想过多批评别人。尤其不愿引起误解而影响团结。但是,我诚恳希望毛派同志不要自满,要对自己有严格的要求,要适应革命的需要。我们不是代表自己,我们是代表工农群众,是为工农群众奋斗的。革命是历史的精彩的伟大篇章。但是,革命又是非常严肃的历史大动作,不仅不可避免地有所牺牲,而且对革命者的要求是很高的,甚至是苛刻的。正因为这样,革命者要严格要求自己,检讨自己,万不可以“一贯正确”自居,更不要靠大话空话吃饭。一贯正确是没有的,大话空话是无用的。我们要做实践的真革命者,而不作口头的假革命者。
        我过去在文章中宣传过主席的矛盾焦点的思想。在一定时期,社会基本矛盾,主要矛盾,会通过一定的看起来好似偶然发生的事件,形成特定的矛盾焦点。这个矛盾焦点,把各种矛盾、斗争都汇聚在一起,成为一个主战场,一个牵动整个社会、具有全局意义的纲。谁抓住了这个纲,谁打赢了这一仗,谁就会赢得全局的胜利。在我看来,现在的薄熙来事件就具有这样的意义。一定要看到薄熙来事件背后的各种阶级力量、政治力量的较量。这场斗争,不仅调动起了国内的各派政治力量,连美、英等国也都十分积极、主动地卷了进来。这正是整个斗争的实质所在。这不仅是一个薄熙来的个人命运的问题,更是十八大确立怎样的路线的问题,更是十八大后中国社会发展的道路问题,更是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命运问题。毛派应该看清这一点。
    面对这次的薄熙来事件,广大人民群众、包括相当一部分党员表现出了许久以来未有的政治热情。这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历史运动规律的表现。倒行逆施对群众的发动作用有时远高于正面的长年的工作。在这个时候,我们要跟上去,和群众一起前进。有的同志不以为然,对我说,不能作落后群众的尾巴。是的。是不能作落后群众的尾巴。但现在不是群众落后,而是我们落后。我们许多毛派同志经常强调深入工农群众,发动工农群众,这是对的。有些同志深入维权斗争的第一线,做了许多积极工作,我们是赞赏的。现在,工农正在关心围绕薄熙来事件展开的斗争,我们为什么不同样可以藉此去发动、组织群众,在和群众一起斗争的过程中,提高整个斗争的水平呢?
    自3月15日以来,坚持反对修正主义路线、修正主义统治的毛派同志,利用网络,还是进行了坚决的有意义的斗争,许多同志的表现是出色的,这一斗争不仅产生了积极的政治影响,实际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里主要研究的是不足,这些不足的存在,并不能抹煞已经进行的斗争的积极意义。现在的问题是,要把斗争向前推进一步、一大步。我们不能乞求执政者对薄熙来宽容,也不能等待执政者对薄熙来宣判,而是要让执政者接受当家作主的人民的意愿。不是汪洋那种高高在上的所谓“主人说几句公仆也正常”的恩赐态度,而是,解决到底谁说了算的问题,谁当家作主的问题。应该让执政者和广大群众都明白,薄熙来的命运,“重庆经验”的命运,不是掌握在执政者手里,而是掌握在人民手里。如果过去我们没有作到这一点,那么,就从这一次开始。人民真正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力。
    只有真正解决了人民当家作主的问题,也就是人民民主专政的问题,斗争才不会局限于解决薄熙来的问题、“重庆经验”的问题,才有可能把斗争推进到解决修正主义路线的问题,才不会把人民群众关心十八大诋毁为“妄议十八大”,才有可能在人民的强烈要求和有效监督下,实现十八大的路线的转变,完成时代赋于我们的伟大的光荣的历史任务。
    看到这一点,就会认识到,不管是毛派中的哪一种意见,强调复兴社会主义也罢,强调反对修正主义路线也吧,强调反对垄断资产阶级也罢,在当前,争取实现民主,都是实现这些政治要求的无法绕过去的历史前提。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一再提出:团结起来,联合起来,突破专制,争取无产阶级民主。简言之:争民主,做主人。这样说,一是针对修正主义专制这个要害,争取劳动人民作为一个阶级组织起来,捍卫自己的民主权力;同时,又把人民民主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作为斗争目标提上日程。我认为,只有这样的从现实实际出发考虑问题,才能保证提法、口号是体现马列毛主义的,是体现现阶段社会主义革命、以及接下来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的历史任务的。落实这六个字,实质就是落实毛主席的继续革命论,或者说,就是毛主席继续革命论的具体化。
    毛派目前所能达到的历史高度,不仅是工农群众目前所能达到的历史高度的一个标尺,而且是目前中国历史所能达到的高度的一个标尺。历史的结局,不仅掌握在对方手里,也掌握在我方手里。历史像一个平行四边形,是各种合力的结果。苏东社会主义的失败,是工人阶级的失败。这并不轻松,甚至残酷,但又必然。工人阶级做了资产阶级的尾巴。这有点像76,工人阶级做了特权阶级的尾巴;也有点像89,工人阶级还没有能力独立领导运动。现在冷静看世界,资本主义的历史主导地位暂时还是高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危机自然总是不断发生、经常存在的,但是,至少一战以来的历史告诉我们,危机究竟能够怎样解决,还要看以无产阶级为主体的各阶级组成的革命力量所能达到的历史水平。不然不好解释现实的一切,也不好认识现实的一切。懂得这一点,就懂得了中国毛派历史责任的重大和必然面对的历史困难。
    让毛派在革命运动的实践中,证明自己是工农群众的当之无愧政治代表,是真正懂得一点马列毛的革命者,是愿意实践造反有理的革命者,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敢于推动历史向前的毛派战士。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8-6 21:50:04 |显示全部楼层
                      二


    薄熙来事件是又一堂生动的阶级斗争教育课。这个事件,再一次无情地把修正主义执政者的本质和特点暴露得清清楚楚。在十八大即将召开,党中央领导即将换届的历史关键时刻,这个历史教训对于革命人民有特别重要的现实意义,它是制定下一步毛派斗争策略的最可靠、最准确的参照系。
    历史有时会惊人的相似。这应该是历史规律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3。15政变所体现的反攻倒算,和10。6,和4。12,都有历史可比性。这个可比性,主要就是反动势力的反攻倒算是毫不留情的。这是数千年的阶级斗争史一再验证的铁的历史规律,这个规律是残酷的,但是是无可动摇的。不管是被凌迟,还是戴上烧红的“王冠”,还是送上断头台,还是公开或秘密被枪杀,它都沉重地告诉我们,不管造反者试图以怎样的形式进行妥协退让,最终都无法逃避血的惩罚。
    叶帅说得痛快,对造反者要“除恶务尽”。这是对这一规律的最新的准确概括。这次的薄熙来事件又一次验证了这个道理。毛主席说,“哪里有让步政策?只有反攻倒算。”这不是学术之争,这是血的历史真实。薄熙来还没有造反,总书记的“3。14总体布署”还挂在嘴上,许多人也批判他不过是搞点点滴的“改良”,甚至还骂他是搞挽救权贵资本主义的“欺骗”,但是,还是不行,还是在“除恶务尽”之列。
    在这个问题的观察上,以派别斗争替代阶级斗争,是完全错误的。许多人总是过分关注并没有什么确凿根据的派别分析,而不关注最基本的可靠的事实,这种分析问题的方法,不是马列毛主义的,是会把认识引向斜路的。
    有两个不可动摇的基本事实。一个就是,这个事件的处理,是经过政治局常委决定的,是党中央决定的,不是哪个人,哪一部份人决定的。再一个就是,这个事件的处理,是在“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情况下,以执政的共产党的名义完成的。这两个事实说明,这个事件的处理,不是哪个人的个人行为,也不是哪一派的派别行为,而是执政的共产党一党的行为。政党从来是阶级的政党。由此追溯下去,显而易见,这个事件的处理,体现的是阶级斗争,路线斗争。
    事实正是这样。
    决定这次事变的阶级基础,是官僚特权资产阶级。正是这个阶级,最明白也最怕薄熙来的“重庆经验”,现在和将来,会伤害他们的阶级利益。利益是最高的仇神。
    决定这次事变的指导路线,是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正是从路线斗争的高度才能清楚看到,薄熙来的“重庆经验”,现在和将来,是对修正主义路线的一种冲击、甚至否定,所以必须及时扑灭而后快。路线是生命线。
    正像我在《必须正确认识修正主义统治的反动性、残酷性、欺骗性、腐朽性》一文中所揭示的那样,作为当代一种最反动、最残酷的阶级势力、政治势力,炮制罪名,打击薄熙来,扑灭“重庆经验”,一点都不奇怪。不这样做,倒是反常了。
        什么“严重的政治影响”,什么“孤立的刑事案件”,全是骗人的鬼话。一切都是预谋的,一切都是必然的。这是又一场典型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从这个意义上看问题,过份夸大总理的作用是不符合实际的,因而也是不公道的。他肯定是倒薄的积极分子,但是,他一不是一把手,二只有一票,是不可能扳倒薄熙来的,也不足以充分说明此举的阶级性质和阶级斗争意义。但是,他自己参予的政变,却证明他说的“政改”,是绝对的超级废话。什么普世价值?什么民主?连政治局委员、人大代表,都没有起码的人身安全和人身自由,还有脸谈政改?连网络自由都没有,所有左派网站都查封,罪名就是“妄议十八大”,还有脸谈政改?十八大有什么不可妄议的,苏共开了二十几大,还不是一朝覆亡?说不是政治斗争、路线斗争,只是刑事案件,那为什么害怕人民说话?
    毛主席曾经反复痛斥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本主义上台,而且是最反动的法西斯资产阶级专政上台。眼下的历史再一次验证了这个真理。在当代中国,最反动的政治力量,就是修正主义执政者,就是官僚垄断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____修正主义党。“三个代表”的实质就在这里。毛主席说修正主义的法西斯专政还不如戴高乐专政,就是说,还不如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制的专政形式。修正主义专制统治是一种带上前资本主义的封建性的法西斯专制统治。这是一种历史倒退,它再次把民主革命的历史任务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来。但是,不要误解。在当今的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这绝不意味着必须重走新民主主义革命之路,而是应该以民主革命的要求为起点,开启社会主义革命____那怕是较低级形式的社会主义革命,以社会主义革命的前行,带动民主革命历史任务的彻底完成。
    党内的阶级斗争不过是社会上的阶级斗争在党内的反映。这是毛主席在文革中对一次争论的回答。这是真理。如果把薄熙来事件放到整个社会的阶级斗争中来观察,那问题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性质就可以看得更清楚了。
    我在不久前的文章中写到过,面对薄熙来事件,各个阶级、各种政治派别,都立即选择了自己的立场,很有点像文革中常说的“站队”。两大阵营,清清楚楚。一方是工农劳动群众,一方是各个层次的资产阶级。前者要走社会主义道路,后者要走资本主义道路。这是阶级的搏斗,也是生死的搏斗。连同国际势力也直接卷了进来,海外法轮功不用说,海外反共民运不用说,就是美、英等国政府也都起劲地掺合。我曾说,这是21世纪的又一次反华、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帝修反大合唱。谁敢说不存在阶级斗争?要么是闭眼不看现实,要么是故意散布欺人之谈。只要多少有一点实事求是的精神,就不能不承认阶级斗争是一个无可回避的现实,最真实的现实。最近,接班人在中央党校大讲实事求是,我看,最大的“实事”,就是存在阶级斗争,最深刻的“求是”,就是求阶级斗争的规律。
    政治就是阶级斗争。薄熙来事件就是一个纲,它把中国所有的阶级力量都调动了起来,展开殊死的阶级搏斗。这正是薄熙来事件的本质所在。
    如果这个分析不错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反过来分析中央的政治派别了。这种派别的划分,不是依所谓团派、太子党、江派、胡温派的划分为基础的。这顶多只能说明一点人事上的联系。把江、周、薄划分成一派,和胡温派对立,在我看来,更没有根据,而且是颠倒的。科学的划分,还是应以阶级、路线为基础。
    我感到,从对路线能够发生影响、以及背后的阶级利益来说,可以划分这样几个政治派别。
    修正主义路线顽固派。以江泽民为代表。
    修正主义路线保守派,以总书记为代表。
    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投降派,以总理为代表。
    另外,还有一个修正主义路线改良派,以薄熙来为代表。只是在重庆一地,不影响整个大局。
    顽固派,垂帘听政,举足轻重。这次出手薄熙来,如此狠毒,我看此人是总导演。这不是无根据的怀疑。我已专门写有文章____《谁是3。15政变的总导演____垂帘领导》,揭露这个野心家。这里只想概要地再做一点说明。
        第一,此人执政的十二年,实践上,搞资本主义复辟最凶恶、最彻底。这是有目共睹的,不必细说。正是在这个历史大倒退的基础上,中国的官僚买办垄断资产阶级大发展,民营资产阶级大发展。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两极分化最严重的特色法西斯专制资本主义国度。理论上,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代替社会主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8-6 21:51:47 |显示全部楼层
经济理论。用“三个代表”的典型的修正主义理论、社会民主主义理论,代替共产党人的马列毛主义理论、共产主义理论。这样的理论和实践,这样的阶级地位,决定了这个政治派别必然最仇恨、最敏感任何社会主义倾向的政治变动。扮演倒薄的主谋者和发动者,一点也不意外。
        第二、个人的品质和特点也在起作用。此人极善权谋,极爱张扬,极具权力欲,退而不休,野心不减,垂帘听政,胜过小平。这不仅为胡做了十多年的小媳妇所证明,尤其为近一年此人的各种动作,如:放视频,见洋人,争出镜,多巡视等等所证明。薄熙来事件以来,又一再动作,决非偶然,足证其操纵力的存在。这个人是最敏感、最害怕修正主义路线被否定,自己的历史地位被否定的。
    事实俱在,我在文章里也写了一些,这里不赘述。
    保守派以总书记为代表,包括习,在政治局常委中是多数。基本执行修正主义路线,虽说也想小有变动,但总体属于稳健有余,魄力不足。六个常委去支持重庆,并非假的,也非偶然。保守不等于顽固,是有可能走向改良、改革的。这次纪念讲话70周年,也反映了这一派的特点,吴邦国的“五不搞”,近日纪念“知青”,都反映了这一派的特点,特别是总书记在十七大接受毛派的意见,对基本路线作了重新表述,即“四个坚持是方向,经济建设是中心,改革开放是动力。”这是一个不寻常的进步,我曾给予高度评价。但是,总而言之,这一派还是真诚的机会主义,也就是真诚的修正主义。这次在顽固派的压力下,对打击薄熙来一起举手,也非偶然。他们毕竟因循修正主义,因而软弱。不少人都看到总书记是个正派的老实人,但斯大林说得对,在重大的政治斗争面前,个人品质一钱不值。鲁迅称:“‘忠厚是无用的别名’,也许太刻薄一点罢,但仔细想来,却也觉得并非唆人作恶之谈,乃是归纳了许多苦楚的经历之后的警句。”毛主席更说,“反潮流是马列主义的一个原则。”这都是深刻的经验之谈。只是正派老实,却对错误路线俯首帖耳,那优点就会变成缺点,而且是毁了自己的致命缺点。接班人感同身受,应该有所觉悟。
    总理在常委里是独挑。但有深厚的阶级基楚。他不是搞修正主义,在他那里,连马克思主义的词句也没有,他是明确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立场。这次打击薄熙来,他毫不奇怪地扮演了顽故派的联盟者角色,是共同的阶级利益将他们联系在一起。他反复倡导资产阶级政改,但是,这次在重大的阶级斗争的关键时刻,他连资产阶级民主也抛弃了,完全支持对薄熙来的法西斯专政。这暴露了他的资产阶级民主要求的本质,也暴露了他的奸佞嘴脸。他连做一个真正的资产阶级民主派政治家的资格也不够。小人就是小人。想扮演英雄,却缺乏英雄的胆量和牺牲精神。就此而言,他远不如赵紫阳的敢于担当。值得注意的是,政改他启动不了,却在经改上下足功夫,趁还没有到点下台,加速完成私有化。这是我们应该警惕并坚决与之斗争的。
    这就是我的独特的派别观。在我看来,正确的划分应该是,江、温在一边,这是倒薄的主谋;胡、习等在一边,是倒薄的胁从。周,我了解不够,不妄评。强调路线斗争,是主谋的本意。强调是刑事案件,要和路线分割,是保守派的一定程度的抵制和试图自我解脱。
    我不敢说我的分析一定准确,但我相信会比通常的“江周薄和胡温对立”的派别划分更接近事实。胡、温应该分开,无论是从政治观点,还是从个人品德、作风,都有相当深刻的不同,这并不难看清楚。说江和温是同流合污,无论从大节,还是从小节,那倒一点不错。
    我必须再次强调,这里的派别的划分,是以阶级利益和政治路线的有限的相对的区别为基础的。离开阶级基础和政治路线,说不清问题。尤其是,二者不能本末倒置。派别划分只有相对意义,阶级划分才具有绝对意义。
    当然,如果从制定我们的斗争策略考虑问题,对于这些派别的划分和估价,就有相当重要的意义。在我看来,例如,应该将胡、温分开,对胡还是要帮、促、逼,对温,则要将其与江放在一起,揭露,斗争;应该作接班人的工作,说明“倒薄,实质是倒胡,更是倒习”,最终的恶果,将落在十八大后的接班人身上。我强调此次是历史伟人和历史罪人之间的选择,就是从这个长远意义上说的。历史很可能不会再给修正主义一个十年,再坚持这条路线,必将发生剧变,到那时,一切都晚了。亡党的罪责,亡国(人民民主专政)的骂名,将永存史册。以倒薄为起点,以倒习为结局,社会主义、哪怕是特色主义,将以失败而告终。总书记和接班人,你们可不要犯糊涂啊!


                                     三
   


    如果说,3。15政变告诉我们,反动势力的反攻倒算是一条阶级斗争的基本规律的话,那么,3。15政变之后,资产阶级民主派、自由主义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抛弃了一切普世价值的“自由、民主”的漂亮外衣,欣喜若狂地拜倒在官僚垄断资产阶级的专制面前,心甘情愿地作这个专制阶级的奴仆,为这个阶级的反攻倒算摇旗闹喊,则告诉我们另一条阶级斗争的基本规律。这就是:每当历史拉开激烈的阶级搏斗,特别是在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要独立表达自己的政治愿望,并试图拿起自己的武器,为捍卫自己阶级的利益进行斗争时,资产阶级从来都是会毫不犹豫地倒向反动势力的一方,充当反动势力镇压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马前卒,直至把人民群众淹没在血泊之中。这一基本规律,是被自近代以来的历史反复证明了的,也是被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反复揭示过的。
    小丑李锐、恶棍辛子陵的言论可算是典型代表。他们不仅置自己曾经要求实行的宪法于不顾,而且,干脆要求总书记直取薄、黄的脑袋。一切谣言都成了他们的武器,一切反动势力都成了他们的朋友。什么爱国主义、民族主义,什么“普世价值”、“公平正义”,什么“自由民主”,“人性人权”……过去自己所宣扬的所有动听的“理论”,全部都被阶级仇恨所淹没。从这个事实看问题,他们的凶狠,甚至超过了修正主义执政者。
    真没出息。而且,不是第一次。10。6政变后,他们就是反攻倒算的帮凶。从西单民主墙,到理论界的“拨乱反正”,他们充当了反毛反共的急先锋,也充当了邓小平的吹鼓手。直至6。4分道扬镳。邓小平毕竟是真诚的修正主义者,他要搞的是特色社会主义形式下的资本主义,你要赤裸裸地照搬西方的资产阶级一套,他也是不干的。虽然这里的区别不过是殊途同归。甚至,更反动一点。就像发展到今天这样。但是,他们是真诚地要搞他们的“社会主义”。看不到这个区别,无法解释当代中国的历史。
    资产阶级的这种丑恶表现,如果追溯地更远一点,则是在1927年4。12政变之后,当时,面对反革命政变,民族资产阶不是也依附于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支持蒋介石向代表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共产党挥舞屠刀吗?
    那还是面对反帝反封建的民主主义的历史任务,今天,我们面对的是反对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任务,资产阶级民主派、自由主义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会站在官僚垄断买办资产阶级一边,充当这个阶级的打手,这有什么奇怪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8-6 21:53:44 |显示全部楼层
不能把他们和伟大的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相比,那有天壤之别。孙先生代表的是历史进步的力量,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派,是坚定地以反帝反封建的民族民主主义为己任的革命派。而且,“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表明孙先生能够跟上历史步伐,具有敢于走新民主主义道路的倾向。孙先生是伟大的,是我们的国父。但是,我们今天面对的资产阶级民主派,已经失去了孙先生的光辉。他们既没有孙先生的政治眼光,也没有孙先生的政治胸怀。这并不奇怪。历史条件变动了,而且,我们眼下的这些所谓资产阶级民主派更多带上了中国的特色____小农、小资产阶级的色彩。
    特别那部分所谓知识分子精英。不少人出自穷乡僻壤的贫苦农民家庭,但这种特定的保守的愚昧的家庭环境决定了鼓励他们不倦奋斗的人生观是自私的小生产者的个人追求。这可算是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新的特色。说他们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都是高抬,他们更多带上了小农暴发户的心态。他们远不如老一辈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们表现的是更仇恨社会主义,更仇恨毛主席,更仇恨共产党。这完全可以作一个历史课题去研究。我是在整整半个多世纪里,在这个环境里生活的,体会和感触最深,甚至我的一些属于精英之列,穿上了著名教授、著名学者外衣的学生,也不能例外。他们夸我的“一大成绩,就是培养了许多优秀的学生。”但我的遗憾,恰恰在没有培养出一个真正的革命者。我的教书育人是失败的。路线、社会,比我个人更有力量。
    这给我们以历史启示。它告诉我们,在我们反对修正主义法西斯专制统治的斗争中,到底能不能和资产阶级民主派联合?从主观愿望和浮浅教条的理论出发,这好像是应该的、可能的。但是,我们更应该尊重的是历史事实。我们应该从历史真实中,获得可靠的真理。
    10。6政变后的三十年的历史告诉我们,3。15政变后的两个多月的历史再次告诉我们,我们面对的革命任务是社会主义革命、继续革命,是反对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革命,这一特定的历史任务决定了,资产阶级不会和无产阶级一起走。他们反毛,反文革,反继续革命,实质还是反对社会主义。在他们看来,毛主席的最大的罪恶,就是因为坚持搞社会主义革命,就是因为坚持为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服务。反毛的本质就是反社会主义,反无产阶级革命求解放。他们看薄熙来,也是从这一点出发的。这个基本的历史条件决定了,在我们反对修正主义法西斯专制的斗争中,很难和这个阶级的政治派别联合行动,尤其在这个政治派别充满小私有者、小市侩、小市民习气的情况下。
    在中国,你要是忘记这是一个小资产阶级汪洋大海的国家,那就解释不了任何中国问题。这把钥匙,是列宁在评论俄国国情时,提供给我们的。而中国的基础,较之俄国,又落后了至少是一个历史阶段。
    从胡耀邦、赵紫阳、鲍彤到现总理,从方励之、王若望、刘晓波、严家其,到李锐、谢韬、辛子陵……这一系列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他们有资产阶级民主的要求,胡绩伟等上书要求落实宪法第35条,就是一个例证。但是,不要忘记,这个阶级在争民主,反专制时,总是以反毛、反社会主义为前提的,在这个前提下,民主不可能是普世的。这是我们不能忘记的一个基本事实和基本规律。
    苏东剧变就是一个现成的例证。苏东剧变的实质,是修正主义的假社会主义的失败。这不足惜。但是,苏东剧变的实质,又是资产阶级、资本主义的胜利。我说过,这是历史的曲折前进。可是,进一步看,这不仅是假社会主义的失败,也是真社会主义的失败,是资本主义暂时地对社会主义的胜利。就这一点而言,又是历史的倒退。说曲折,就是指此而言。
    中国资产阶级希望的就是这个历史前途。八十年代,直至89,他们这样奋斗过,现在,依然这样奋斗。在他们的眼里,不是反对修正主义的假社会主义,而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的真社会主义。民主是他们的武器,是反专制的武器,但他们是把专制作为社会主义的必然弊端来反对的,实质还是反社会主义。在这种情况下,坚持社会主义,坚持马列毛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怎么能够和他们结成争取民主的统一战线呢?从实践、从理论上看,都很难,甚至没有可能。这可以说是最新的历史教训。这是生搬民主革命的历史经验所不能代替的。在我的记忆中,有的同志已经指出了这一点。现在有的同志讨论6。4,我的这些意见适用于分析6。4。不能孤立地看6。4,那是10。6政变后的历史过程的必然结果。作为一个当事人,我深知那一段历史,但这里不想去涉及。
    资产阶级民主派是一个不小的阶级集合体、政治派别集合体,我们也不能一概而论。凡事都可分析。对这个阶级、这个政治派别,也是这样。总的历史经验不可忘记,基本规律不可忘记,但是,特殊是有的,情况是多变的,一切都要从实际出发。对于真正的民主派,只要有可能,我们并不会拒绝联合,但是,前提是必须保持无产阶级的政治独立性,而且,要有正确的团结策略和随时的应变能力。



                                     四



    列宁的《国家与革命》的最后一章没有能够写出来,因为革命形势到来,他必须投身到革命实践活动中去。列宁没有感到遗憾,相反,他说,做革命,总是比写革命更愉快。这是一种真正的革命者的思想境界,一种真正的革命的情怀,一种真正的革命者的世界观、人生观。革命导师们的类似的话、类似的故事,很多。这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榜样,在今天,在和平环境下的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中,依然有极强的现实意义,依然值得我们学习和效法。
    现实斗争告诉我们,我们正面临着必须实现从写革命向做革命的历史转变。
    我们等了三十多年。历史证明,修正主义不会自行改弦更张,更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相反,在修正主义路线的统治下,在资本主义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以致今天的中国,从政治,到经济,到思想文化,已经基本是一个权贵资本主义国家。这个事实,是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可以看到的。我们还要等下去吗?在这样的基础上,还有复兴社会主义的可能吗?对于马列毛主义者,答案只能是否定的。
    取消斗争,一味等待,甚至散布幻想,只会搞机会主义、修正主义。
    当我这样说的时候,“革命派”的同志可能会指责我,你不是一再上书,并亲切地称总书记、接班人,甚至邓小平为“同志”吗?
    我一再说,我们面对的是复杂的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在这个斗争中,我牢记毛主席的两方面的教导。
    毛主席针对变修了苏联党,不止一次告诫我们,请同志们相信,苏联党的广大党员、广大干部是好的,是要革命的,是不赞成修正主义的。我赞成主席的这个看法。这是一个原则,又是一个策略。尤其在反修斗争还没有掀起高潮的时候,不能停止作广大党员、广大干部的工作,不能停止揭露修正主义,和修正主义作说理斗争。
    同时,我也相信主席的另一方面的教导,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机会主义的头子,改也难。所以,对修正主义路线,对修正主义头子,不能抱幻想,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8-6 21:56:34 |显示全部楼层
能放弃坚决的斗争。例如已经被实践检验了的邓、江、温之流。这是事情的基本方面。这是阶级斗争。这只有靠人民群众觉悟起来,发动起来,进行革命,才能彻底解决问题,完成历史任务。
    我始终在进行这两方面的斗争,并深知后者是基础,是立足点,是关键。有的同志不理解,以为我怎么一会儿这样说,一会儿那样说,觉得不好理解。其实,二者是统一的,统一在反对修正主义这个基点上。就是说薄熙来,说重庆,也是这样。朝马列毛主义路线,朝社会主义方向去说,去促,不是盲目吹捧,不是抱幻想,不是看不到这是一种有局限的改良,而是一种引导的策略方式,一种斗争的策略方式。
    在这个问题上,我常常和刘金华同志比较容易地取得一致意见。我们都是经历了近半个世纪锻炼、尤其是文革锻炼的老同志。他坐牢十几年,我捱整十几年,在大风大浪中反复锤炼过。我们不会放弃斗争,放弃原则,但我们主张一切从实际出发,从实际的历史必然和可能出发。当前,我们更强调毛派要敢于站出来斗争,争民主权利,例如眼下的很实际的网站被封的问题,就是一个可争取的民主权利的问题。但是,金华同志写了那么多文章和通信,收效甚微。我们觉得这和同志们已往所写网文的高昂的调门反差太大,我们不能不遗憾地感到,这是毛派的致命弱点。同志们是不是要经常想想主席的那个论断:“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此话没有过时,而且,就今天的实际情况而言,上上下下,大大小小,体制内外,总起来看,恐怕连“不多”都说不上了。我们毛派首先要有这个自知之明。
    我个人感到,十八大应该是一个历史分界点。我们不能再等了,一定要把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提上日程。
    通过对中国三大政治派别的分析,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薄熙来事件不过是一个前哨战,真正的主战场,真正的斗争的高潮,还是十八大。这一点的确定无疑,已经被大量的不断传递的信息所证明。毛派不能置身于这场斗争之外。如果说,这是修正主义或资产阶级的家务事,那么,我们也应该在他们闹家务时,解决我们要解决的历史课题。消极观望总是不对的。
    斗争的切入点就是民主,斗争的武器就是宪法第35条,斗争的形式就是人民运动。执政者越是不让我们“妄议”,我们就是要“妄议”,不仅“议”,还要“行”,要举着宪法,举着马列毛,以各种形式、各种行动,在争取和捍卫我们的民主权利的前提下,去表达、去实现我们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政治要求。
        在这样的历史时刻,我们要重温毛主席的那段名言:“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当然,这不是说,像有的同志力主的,要把枪杆子提上日程,要立即搞武装斗争,要重上井冈山,不是的,这是生搬教条,当前的历史还没有提供这样的要求和条件。但是,毛主席对什么是革命的解释,对革命的本质特点的说明,依然是有效的。在和平环境下,在每个人都有一块私有天地的情况下,要想真正理解革命的意义,特别是要想真正能够做到超脱私利、甘愿为革命献身,这是较之革命高涨的年代更难于做到的。我个人深有体会,也经历过这样的思想磨练过程,最终接受了革命先烈留下的人生观。再美好的个人的一切,总是要说“再见”的,还是雷锋说的对,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的事业中去,才是人间正道,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选择。正因为懂得在和平环境条件下革命的更加伟大的意义和更加深刻的难度,所以,我呼唤同志们要敢于革命,但却从来不敢苛求于同志,也明白一切只能从实际可能出发。这里,还是说这两层意思。
    毛主席是我们的伟大导师。这里的“伟大”的主要含意是指什么?是经济强大,是国防强大,是钱多,是称霸世界?都不是。至少主要不是。这里的伟大,是指能够建立一个超脱了动物性的真正的人的美好社会____共产主义社会。物质财富自然是充足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人的解放,人从狭隘的自私的拜金主义下解放了出来,人人为大家,大家为人人,这才是否定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社会,否定了商品、价值、市场这些被认为神圣不可侵犯的观念的最伟大的人类的创造。这才是真正的人的事业。毛主席领着我们干的就是这个伟大事业。马列毛都是具有这样的思想境界的伟人,都是为了这样的人类未来而带领我们奋斗的。所以,列宁开玩笑说,总有一天我们会拿黄金修建厕所。这不可能吗?美国的比尔。盖茨、巴菲特,都能把财产献出来,我们的陈光标,更愿意一丝不留地裸献,劳动人民为什么不愿意建立一个人人平等、人人幸福的共产主义社会呢?只要看看毛主席带领我们曾经实现的那样一个真正的相当和谐的社会主义社会,我们对这样的未来,不应该动摇。
    为了这个共产主义的明天,我们希望十八大,掉转船头,沿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航向起锚。
    要说中国人应该对世界多做出一点贡献,这就是机会,这就是创造,而且,毛主席已经带领我们这样做过了,我们曾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只是侏儒又把历史拉向了后退,好像洋人的一切才是先进的。这是一个历史误会,一个历史曲折,一个历史必然,但是,中国人有能力,扭转这个插曲,我们已经看得很清楚,现在的历史任务就是,把被打断的毛主席开创的事业接续起来,把社会主义革命继续进行下去,重新让一个真正的更高水平的社会主义的美好的强盛的中国,屹立在世界东方,并逐步实现向共产主义的过渡。中国,将成为世界的榜样。这才是严格科学意义上的伟大。
    让我们为着这个高尚的伟大的目标奋斗吧,十八大,必须也必将是我们的新的历史的起点。为此,我们还要斗争,还要革命,但是,我们有信心迎来胜利。因为,我们是一个伟大的受过毛主席教诲的民族。

    2012。6。8  于马克思家乡红思屡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8-8 06:58:51 |显示全部楼层
理论上是正确的.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4 15:13 , Processed in 0.026130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