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475|回复: 14

高居矛评袁庾华的观点和主张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4-18 23:52: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参考消息 于 2014-4-19 00:10 编辑

转载于http://山丹丹红.中国/List.asp?ID=2616

如何分辨当今中国的各派政治势力?
——兼评袁庾华的观点和主张

作者:高居矛
2014年3月5日

一.与袁庾华交谈引起的思考
3月2日我见到了以“毛派”“左派”身份活跃于政治舞台的袁庾华先生,并与他进了一天半时间的面谈。我非常感谢他带来了丰富的各种政治人物的动态信息,赞赏他一如既往拥护毛主席、拥护文化大革命的立场,佩服他不辞辛劳、长年奔波于全国各地和港台地区作讲演、深入群众呼唤民主的奋斗精神!
以前我看过不少袁庾华讲演的文字稿,有的观点我是认同的,但并不苟同他的“左右合流”之说。通过这次大约15、6个小时的长谈,使我对袁庾华的观点和主张有了深入的全面了解,这倒反而引起我对他的整个思想体系究竟算不算真正的“毛派”、“左派”产生了疑义。这年头,自称“毛派”、“左派”的人太多了,究竟是真、是假?如何分辨?这是需要仔细分析的。为此,我深感有必要把“毛派”、“左派”的概念搞搞清楚。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4-18 23:53:51 |显示全部楼层
二.当今中国各派政治势力的主要标识

为了搞清什么是真正的“毛派”、“左派”?必须先搞清楚当今中国各个政治派系的标识是什么?也就是,应该根据哪些标志来分辨政治派别?

改革开放后,对于中国问题所形成的社会思潮和政治势力的分类,站在不同的阶级立场,各有不同的分类方法和表述。所以,这个派、那个派,新XX主义、后XX主义……标新立异,名目繁多。各种媒体为吸引眼球又随意传播,呈现出令人眼花撩乱的现象。

之所以出现这种混乱局面,一个重要原因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从来不用阶级分析的标识作为划分政治派系的统一标准。诸如什么“老左派”、“新左派”之类的划分,都是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不仅说不清问题,反而令人越来越糊涂。

对此,本文声明:以下所述是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对中国各政治派别进行分类的表述。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发生了严重的分裂,围绕下列问题,演化出各种政治派系:

1,对待毛泽东、毛时代、文革的态度。是拥护?还是否定、反对?拥护的,又是拥护什么?拥护的内容是哪些?否定、反对的,又是否定、反对什么内容?(如果只看拥护或反对,不深入探究具体的拥护内容和反对内容,就会搞错政治派别!)

2,对待共产党的态度。A,是拥护共产党、还是要推翻、打倒共产党?拥护的,是只拥护毛时代的共产党?还是拥护连改革开放后的共产党都拥护?主张推翻、打倒共产党的,是只打倒改革开放后的共产党?还是要清算新中国以后的共产党、或从共产党成立以来的所有“罪状”都清算?B,改革开放后共产党的阶级属性究竟改变了没有?已经腐败的共产党还能不能“更新”和“挽救”?靠党内“反腐”和党外“帮、促、逼”能不能挽救共产党?

3,对待改革开放的态度。A,是支持、拥护改革开放?还是否定、反对改革开放?或者是只批判改革开放,但不否定、不反对改革开放?B,对待改革开放性质的判断,究竟是在继续坚持社会主义、还是在搞资本主义复辟?如果是坚持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性质体现在哪里?如果是搞资本主义复辟,又是什么类型的资本主义?

4,对待中国未来前途的走向。A,是维持、拥护现有的“特色社会主义”(即官僚或权贵资本主义)?还是通过改弦易辙搞西方式的资本主义?或通过政治改革实行北欧式的民主社会主义(即改良的资本主义)?或用革命手段重新夺回无产阶级政权、重建新的社会主义?

B,如何夺回无产阶级政权?是直接进行“一次革命”实现社会主义?还是分阶段分步骤,先打倒主要敌人官僚资产阶级的专制统治,再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消灭所有的资产阶级?

C,如何重建新的社会主义?是照过去的原样回到毛泽东时代?还是吸取复辟资本主义的教训,重新设计社会主义新模式?经济上要不要废除以前那套党国所有制、重新建立符合马克思主义原教旨的公有制?政治上要不要废除毛时代的“党领导—切”体制、实行无产阶级的多党制和无产阶级的民主宪政制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4-18 23:54:58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四个问大题,内容复杂。每个大问题都包含了多个层次的子问题,对每一层子问题的不同回答,又往往发生互相交叉,便形成了众多的政治派系。基本上分为三大类别:

(一)执政的官方势力。他们利用改革开放搞复辟资本主义,却又冒充为“特色社会主义”,形成“特色派”,或称之为“官僚派”。他们从骨子里仇恨毛泽东发动文革,骨子里热衷于搞私有制、资本剥削那套资本主义的东西,因此,他们反对毛主席的继续革命理论,判定毛主席晚年犯了严重错误。但是,他们又要利用毛主席的历史地位和无可撼动的威望为自己的背叛行为和反动统治寻找合法执政的依据,所以,他们又不得不肯定毛泽东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的丰功伟绩,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分割成二部分,采取为我所用的裁截。

(二)在野的资产阶级势力。这是1976年“十月政变”后,由被打倒的地富反坏右、走资派、没有改造好的知识分子和新生的资产阶级(有的本身又是“官僚派”的成员)所组成。这批在野的资产阶级,又分成极右派和右派左翼势力。

1,极右派的主要标志是疯狂反毛、反毛时代、反文革、反马克思列宁斯大林。另一个标志是,拥护、支持改革开放,但反对改革开放搞“特色社会主义”的权贵资本主义。主张全盘西化,经济上反对国企垄断,要求实行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政治上反对一党专政,要求推翻共产党专制统治,实行美国式的民主宪政制度。

2,右派中的左翼势力,主要标志也是反毛、反毛时代、反文革,也拥护改革开放、反对走“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他们与极右派的区别在:不主张学美国,主张走欧洲一些国家的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既赞成搞市场经济,但不反对国家干预。政治上反对一党专政、要求实行民主宪政制度,但不主张打倒共产党,寄希望于共产党主动搞民主改革,实行多党制。

必须指出:民主社会主义是一种曾经流行的说法,它不是社会主义的某—个流派,准确的表述是“社会民主主义”。它是修正主义鼻祖伯恩斯坦提出的政治主张,也是资本主义的—种改良形态。所以,民主社会主义的本质乃是改良的资本主义,决不是社会主义!它的一些社会福利政策,对资本主义社会的下层民众,具有很大的诱惑力,人们往往把这种右派左翼势力误判为左派。(详见我2012年写的《“民主社会主义”能救中国吗?》一文)

(三)“泛左派”势力。这是当今中国最庞大、最复杂的政治势力。“泛左派”是由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混合在一起的社会群体(中国是小资产阶级如汪洋大海的国家,所以“泛左派”的队伍非常庞大)。内部鱼龙混杂,观点各异、严重对立。“泛左派”是小资产阶级自己的叫法,因为他们不是真正的左派,但又不是资产阶级右派,所以只好把自己说成是“泛左派”。更多的时候,小资产阶级为了显示自己的“正确性”,又喜欢把自己贴上“新左派”的标签。无产阶级为了把自己和小资产阶级区别开来,便自称为“革命派”。

“泛左派”之所以包括了无产阶级,是因为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都有一个共同的基本标志,即两者都拥护毛、拥护毛时代、拥护毛泽东思想、拥护文革。因此,“泛左派”往往也称为“毛派”。但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对拥护毛、拥护毛时代、拥护毛泽东思想的具体内容,却大相径庭。其次,“泛左派”还有一个共同的标识,是对改革开放都持批判态度。但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批判改革开放的矛头指向,批判的具体内容,又是严重分歧的。无产阶级是彻底否定、坚决反对改革开放的,小资产阶级却只批判,不否定、不反对改革开放。对待共产党的态度,究竟是“救党”?还是打倒?对未来的中国,是搞革命?还是搞改良?……等一系列问题上,“泛左派”内部的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完全处于敌对状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4-18 23:57:33 |显示全部楼层
(1)“泛左派”内部的小资产阶级。它有两个政治别派(其实是一个):

1,“救党保国派”。这是“泛左派”内最大势力的派别,其大本营是“乌有之乡”书社和网站。“救党保国派”的前身叫“新左派”,是小资产阶级的集中代表。他们拥护毛、毛时代,对外喜欢以“毛派”自居。但他们对文革的态度十分暧昧,既肯定文革的“大民主”,又回避反修、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主题。他们高调拥护毛主席,但只拥护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功绩、独立自主的民族主义精神、群众路线和为人民服务思想,回避“造反有理”的继续革命理论。虽然批判改革开放,但决不承认改革开放复辟了资本主义,反而胡扯改革开放的“特色社会主义”是毛时代社会主义的继续。他们一方面批判改革开放出现的各种问题,另一方面又为制造这些问题的罪魁祸首——共产党的罪行进行无耻的辩护。他们承认共产党有腐败,但不承认共产党蜕化变质已经成为资产阶级政党,坚持把共产党当作无产阶级政党来“保”、来“救”。他们否认当今中国的主要敌人是“特色派”的官僚派资产阶级,颠倒主次敌人,用民族矛盾掩盖阶级矛盾,认定资产阶级极右派是主要敌人。对于中国的未来,他们只求改良“特色社会主义”,拼死反对推翻共产党的官僚专制统治。……

“救党保国派”的政治观点和主张充满自相矛盾,这是小资产阶级的本质、特征和各种弱点的充分反映。他们总是打着“讲究斗争策略”、“团结大多数”、“和广大人民站在一起”的旗号来掩盖自己的丑陋本性。他们为了自身的利益,奴颜婢膝地投靠“特色派”“官僚派”,依附在“特色派”“官僚派”的卵翼下,与其形成主子与奴才的关系。小资产阶级不仅没有成为无产阶级的同盟军,反而堕落成“特色派”“官僚派”的帮凶、打手和忠实走狗,成为瓦解革命队伍的内奸和无产阶级革命的绊脚石,这是当今中国左派力量的最大悲哀!

(2)“泛左派”中的无产阶级。它有三个子派系:

1,“一次革命派”。这是无产阶级革命派内部对革命斗争的策略问题产生分歧所形成的一个派别。他们100%拥护毛泽东、拥护文革、坚信马列毛主义,紧紧抓住消灭私有制、消灭一切剥削的马列毛主义核心,坚决反对改革开放、反对资本主义复辟、反对改良主义,是坚定的革命派。但在如何夺回无产阶级政权、重建社会主义的斗争策略上,不顾官僚专制统治白色恐怖的现实条件,也不分敌人的主次阵营,否认革命的阶段论,试图一次性消灭所有的资产阶级,直接完成社会主义革命。这种“一次革命论”有着较浓的教条主义色彩,存在脱离实际的冒动主义倾向。

2,“新凡是派”。它也是无产阶级革命派内部的一个子派系。他们都是毛泽东、马列毛主义、文革的100%拥护者,也是坚决主张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制度,反对改革开放、反对资本主义复辟、反对改良主义的革命派。他们反对“一次革命论”,主张不断革命和革命发展阶段论相结合。但是,对无产阶级夺回政权后,如何建设新的社会主义问题,他们坚持毛主席时代的做法,反对改变过去的社会主义模式,不理解反思复辟资本主义的教训的重大意义。认为凡是过去斯大林、毛主席所建立的制度、实行的政策都不容质疑、不容扬弃。反对实行无产阶级多党制、无产阶级民主宪政制度的构想……。“新凡是派”思想僵化,不善于总结历史经验,不敢探索社会主义的新模式,既不利于以后的反修防修,又给资本主义再次复辟埋下了潜伏的危机。

3,无产阶级彻底革命派。这是无产阶级阵营里部分同志为了区别于“一次革命派”和“新凡是派”而自称的一个派系。他们不认同“一次革命论”,主张不断革命和革命发展阶段论相结合,先打倒官僚资产阶级,再消灭全部资产阶级。在探索如何重建新的社会主义的问题上,他们不认同“新凡是论”的僵化思想。他们深刻反思过去,从无产阶级丧失政权的历史教训中,分析了过去的社会主义模式存在许多复辟资本主义的漏洞,因此,他们主张扬弃过去的社会主义模式,经济制度上废除过去用党国所有制来冒充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做法,探索符合马克思主义原教旨的公有制形式。政治制度上废除过去用“党领导一切”冒充无产阶级专政的做法,构想了无产阶级多党制和无产阶级宪政的新制度。

由上可见,“泛左派”是一个庞杂的社会群体,其中只有无产阶级革命派才有资格称得上左派、毛派!“泛左派”中的“救党保国派”本质上乃是“特色派”“官僚派”的附庸,其实就是假毛派、假左派!

搞清以上各个政治派别的标识及其具体内容,对于准确判断一个人真实的政治面貌,具有非常现实的意义。如果仅仅根据某人对某一个问题或某些问题的看法,就轻易判定此人是“XX派”,很可能会搞错派别而发生误解。

这种误解恰恰发生在我与袁廋华交谈前对他的判断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4-18 23:59:05 |显示全部楼层
三.袁庾华究竟是什么派?

过去我一直以为袁庾华是“毛派”“左派”中有影响的人物。袁庾华本人不仅以“毛派”“左派”代表人物的身份活跃于政治舞台,而且他是代表“左”方提出“左右合流”争取民主的主张的,还以“毛派”“左派”代表的姿态接受境外媒体的采访。

袁庾华的“毛派”“左派”形象,依据来自:1,他在文革中是造反派,为此受迫害坐牢长达16年(这是“毛派”的资本)。2,他拥护毛主席、拥护文革。3,他后来也反对“救党保国派”。4,他主张推翻官僚专制统治,积极争取民主。

但是,经过我与袁庾华本人长达15、6个小时的交谈,深入了解他对一系列问题的理解和诠释,我才发现他的“毛派”“左派”身份和立场,是值得推敲的。

根据袁庾华本人的讲述(是大意,某些问题他尚未形成文字),我有如下疑义:

(一)如何理解毛泽东思想?实践告诉我们,仅看一个人自称拥护毛主席是无法判断是不是真毛派的。还必须搞清楚他拥护毛的具体内容是什么?才能分辨出他是真拥毛、还是假拥毛(“特色派”、“救党保国派”都在标榜自己拥护毛,但他们却是典型的假毛派)。因此,我与袁庾华交谈,首先想弄清他对毛、对毛泽东思想、对文革的具体解释。

袁庾华把毛泽东思想归结为二条:一是群众路线,二是造反有理。他的解释是:毛旗最有号召力,用毛旗可以把群众发动起来,只要群众一起来,官僚们就会害怕。只要群众起来造反,现在的官僚其实很脆弱、不堪一击……。如此理解毛泽东思想,单独看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后来听了他阐述他的斗争目标、提出未来中国的5条构想,我才发觉得他所诠释的毛泽东思想,是抽去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制度、反对资本主义内容的“毛泽东思想”。这不是无意的忽略!因为他明确地说,如果现在谈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那就“什么事也干不成”!所以,他不谈毛泽东思想的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的核心内容,只谈群众路线和造反有理是另有目的。他的“群众路线”只是指依靠群众、把群众发动起来。他的“造反有理”也只是指发动群众起来造反。那么,依靠群众、发动群众、起来造反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袁庾华的目标不是为了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制度,而是为了实现他提出的5条构想。那5条构想本质上乃是“民主社会主义”的东西(即改良的资本主义——下面再分析),决不是搞社会主义!这样,从整个思想体系看,我原先留下的“毛派”袁庾华的印象便被颠覆了!才明白他高调拥护毛主席、拥护毛泽东思想,拥护文革,其实不是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来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制度,而是把毛泽东思想当作实现“民主社会主义”、搞改良的工具!这就是袁庾华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的真实目的!

(二)如何理解民主的问题。袁庾华以“左派”面目提出“左右合流”的主张,2003年我针对他这种似是而非的观点写了一篇《民主的悖论、误区、陷阱和出路》,遗憾的是,他虽然收到此文,却没看它(他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不太肯接受不同意见的人)。他在许多高等院校讲演时,把民主的概念解释为“三权”(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这恰恰暴露了他对民主问题并没有深入的研究!从无产阶级的角度说,若要讲民主,必须:一讲清民主的内容,二讲清民主的阶级性。因为民主是一种政治制度,远不是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所能囊括的,何况比这“三权”更重要的是选举、被选权。袁庾华很推崇文革的“四大”,但他把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误解成“四大民主”了。其实,文革中的“四大”,只是“四大自由”,并不是“四大民主”!自由,固然是民主的重要内容,但是,只有把自由的权利制度化,才能成为民主权利的组成部分。如果自由权利没有制度化,它仅仅是自由,而不是民主的概念。文革之所以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四大自由”没有制度化,变成无序的自由、混乱的自由。所以,闹腾了几个月便掩旗息鼓、消声匿迹了,反而落了个“历史浩劫”的恶名。而袁庾华恰恰对“制度”二字很不以为然,这令我大吃一惊!一个高喊民主的斗士怎么能对“制度”不屑一顾呢?袁庾华的证据是;邓小平想改宪法,说改就改了,“制度没什么用(原话)!”客观地说,毛时代实行“党领导一切”体制以来,中国社会就一直没有真正的民主制度,一切都是党(组织或领导人)说了算,人民的民主权利基本上成了一种摆设。所以,只要党领袖想改宪法,说改也就改了。如果有了真正的民主制度,改宪法的大事,岂能凭国家领导人一句话?即使立法机构通过,也还需要经过司法机构的审理和宣判。袁庾华用“党领导一切”所造成民主的残缺不全作为否定民主制度的依据,那是很可笑的!

袁庾华为了让民主被左右派都接受,不惜随意编造民主的概念,而且还回避民主的阶级性问题。民主,说到底是为经济基础服务的工具,属于上层建筑范畴。民主的阶级性体现在被哪个阶级所用?为哪个阶级服务?世界上不存在超阶级的民主!虽然在目前的官僚专制统治下,中国无产阶级还没有条件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甚至不得不要利用资产阶级民主派去实现资产阶级的民主,以求得无产阶级生存的空间。但这并不妨碍无产阶级亮明自己的民主观点和立场,资产阶级也决不会因为左派为无产阶级的民主目标奋斗就放弃他们与官僚专制的斗争了。我并不是苛求袁庾华作民主的讲演时,非要每次都阐述民主的阶级性。但袁庾华既然自称“左派”代表,那么,他作讲演只有正确传递左派的民主观点的义务,决没有歪曲左派观点的权利!他所讲的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参与权又不讲选举权、被选举权,目的是想把把“三权”解释成超阶级的“民主”,以便左右派都能接受,这样的“左右合流”主张,“左”的诉求体现在哪里?所以,袁庾华的主张并不符合左派的立场,他提出“左右合流”的主张,只是袁庾华个人与右派“合流”的主张!这样的“左右合流”,其实是“左右合污”!

(三)奋斗的目标和未来的构想。任何人,无论怎么谈毛主席、谈毛泽东思想、谈文革、谈民主,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实现心目中的奋斗目标和未来的构想,袁庾华也是如此。为此,他介绍了自己尚未形成文字的5条构想,这也是他为之奋斗的目标。其基本思路:发动群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结成最广泛的民主统一战线,推翻官僚专制统治,建立民主制度。他构想的民主制度概括为5条(可以视为“五大纲领”):

1,大民主和程序民主相结合,社团参与管理。(政治制度)

2,混合所有制与工人参与管理相结合。(经济制度)

3,按劳分配与福利政策相结合,福利支出应占财政支出50%以上。(分配制度)

4,军队国家化与全民武装相结合。(安全制度)

5,司法独立与群众参与相结合。比如,法院的判决要经过群众表决,如果群众投票反对,法院的判决便无效。(司法制度)

以上5条,除了一些不可能操作的设想,凡能落实的,基本上已经在一些标榜实行民主社会主义制度的资本主义国家实施了。

只要研究过民主社会主义问题,读过辛子陵、谢韬等民主社会主义鼓吹者的作品,看到袁庾华的这5条纲领,就会断论:这5条纲领都没有跳出民主社会主义的范围。而民主社会主义不过是改良的资本主义!民主社会主义保存私有制、保存资本剥削,只是对私有制、资本剥削带来的种种矛盾和问题进行修修补补的改良。这就是民主社会主义的本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4-19 00:01:54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袁庾华补充说明,这5条构想只是“过渡阶段”。至于如何“过渡”?他说还没想,以后再说。这样,我看到了这么一个袁庾华:

他谈了一箩筐的毛主席、毛泽东思想、联系群众、造反有理、文革、民主……,说来道去就是为了一个目的:为实现民主社会主义而奋斗!也就是为改良的资本主义奋斗!与“救党保国派”的改良主义所不同的是,“救党保国派”是主张改良官僚资本主义(特色社会主义)的改良主义,袁庾华是主张改良一般资本主义的改良主义。袁庾华掉进了一个泥潭而浑然不觉,即他把民主社会主义为挽救垂死挣扎的资本主义所采取的改良措施,当作值得推崇的东西在欣赏,这是所有民主社会主义崇拜者的悲哀!

真正的毛派立场是:先打倒官僚专制统治(可以利用资产阶级民主派的力量),取得胜利后,争取立即转入社会主义革命,而不是搞一个资本主义的过渡阶段,如果确实没有条件立即转入社会主义革命,不得不存在一个资本主义的过渡阶段,那么,毛派的责任应该去激化过渡阶段的矛盾,尽早结束过渡阶段,决不是想方设法去完善过渡阶段,让过渡阶段无限期延续下去。袁庾华的整个思路与真正的毛派立场恰恰是相反的!

因此,我所看到的袁庾华,只是一个表面上的“毛派”“左派”,实际上却是一个形“左”实右的资产阶级右派左翼人士。他与别的资产阶级右派左翼人士不同的地方仅仅是:袁庾华是打着拥护毛、拥护文革的旗号去追求民主社会主义,而后者则以赤裸裸反毛反文革的方式鼓吹民主社会主义!两者异曲同工、殊途同归!

(四)只讲策略导致丧失原则。我相信袁庾华主观上是真心拥护毛、拥护文革的,但客观上确实沦落为资产阶级右派左翼势力的同伙人!原因何在?——只讲策略、忘了原则!

袁庾华自认为自己是社会活动家(别人说他是“民间思想家”、“革命政治家”,他自谦不敢当),他只考虑怎么能把事情干起来?崇尚实干、卑视空谈,因此,他注重策略,讲究实效,却忽视理论。可是,偏偏列宁说过,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行动。袁庾华忽视革命理论的实干,势必掉入用“策略”代替原则、甚至丧失原则的陷阱。更可怕的是,他自以为已经掌握了“正确理论”,其实掌握的是谬论!还把谬误当作真理一意弧行!

我梳理了袁庾华的基本思路,发现他的思路之所以错,就是错在“讲策略”的出发点上。袁庾华振振有辞地说:资产阶级一千年也消灭不了,只能够与它长期共存;左右两派谁也吃不了谁,但谁都可以败坏对方的事!所以,只能搞左右合流,只有左右联合起来才能干成事(争取民主)!这就是袁庾华思想体系的基本出发点,也是他“讲策略”的理论依据!

问题就在,这种策略的依据,在无产阶级看来完全是一种谬论,但袁庾华却当作“真理”!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是埋葬资本主义、消灭资产阶级,如果不去消灭私有制、消灭资本剥削,资产阶级当然一千年也消灭不了(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反动派不打就不会自动倒下)。现阶段的无论无产阶级革命,只是因为存在主、次两种资产阶级,才不得不分阶段进行,但这并不表示“资产阶级一千年也消灭不了”,也不表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必须“只能长期共存”。袁庾华不把马列毛主义的核心——消灭私有制、消灭资本剥削作为“实干”的出发点,反而以“讲策略”为借口,为保存私有制、资本剥削的民主社会主义而奔波,结果是:为了策略而改变了原则立场;只顾讲策略,却放弃了无产阶级的根本原则!

诚然,在无产阶级还不可能一下子消灭全部资产阶级、只能分阶段一个一个吃掉的条件下,如何利用右派(次要敌人)先打倒“特色派”(主要敌人)?是一个很讲艺术的策略问题!但并不是袁庾华所主张的“左右合流”之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4-19 00:05:18 |显示全部楼层
四.无产阶级的革命原则和斗争策略

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任何情况下都应该既讲原则、又讲策略。但必须是在坚持原则下讲策略,原则统帅策略,策略服从原则!决不能为策略而改变原则、放弃原则!

什么是原则?为消灭私有制、消灭资本剥削、埋葬资本主义而斗争,就是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最高原则,所有斗争策略必须服从这个原则!这个原则必需贯穿各阶段的斗争之中!如果离开这个原则侈谈什么“策略”,就有可能自觉或不自己背叛无产阶级,或者成为小资产阶级的尾巴,或者充当形形色色资产阶级的炮灰和帮凶!

(一)我曾经提出“利用”“西化派”(资产阶级民主派)先打倒“官僚派”的策略。

鉴于无产阶级还没有条件和实力能够独立推翻官僚专制统治、“官僚派”与“西化派”之间又存在狗咬狗的矛盾、并在狗咬狗的争斗中双方都在利用、拉拢民众的状况。我曾在2010年写了《无产阶级需要马克思主义政党》、《当前阶级斗争的形势与特点》二篇文章,提出无产阶级应该从被“官僚派”、“西化派”两者利用的夹缝中,变为“反利用”他们双方之间的矛盾,从被动的困境中解脱出来,争取掌握斗争的主动权(见原文)。最初“反利用”策略的提法,后来为了方便叙述改成“利用”二个字,但我不用“联合”的提法。

(二)“联合”“西化派”策略与“利用”“西化派”策略的区别。

很多同志喜欢用“联合”一词,即联合“西化派”一起打倒“官僚派”的提法。用“联合”代替“利用”,含义完全不同。

1,“联合”“西化派”的策略,完整的意思是:发动群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包括“西化派”资产阶级,建立广泛的民主统一战线、共同打倒官僚专制统治!这种策略表面看没什么问题。其实隐藏了一个大问题,即谁来领(主)导统一战线?统一战线的领导权由谁(哪个阶级)掌握?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哪位左派同志能回答。我问袁庾华“左右合流”由谁主导?他就回答不了。因为目前无产阶级什么组织也建立不起来,不可能领(主)导统一战线。如果让右派来主导,左派又不甘心。过去新民主主义革命搞统一战线的经验证明:统一战线的领导权都是由实力强的一方掌握。处于弱方的势力只有手中掌握武装力量,才能分享一定的话语权,否则,只能在统一战线中充当配角或附庸。国共第一次合作,共产党没有独立武装力量,只能充当国民党的附庸。第二次合作时,共产党有了独立武装力量,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才就有了话语权。因此,今天反对官僚专制统治的斗争,在无产阶级既没有自己的政党、也没有自己的舆论阵地、更没有自己的武装力量的条件下,如果搞“联合”“西化派”的民主统一战线,无产阶级只能充当“西化派”的附庸、工具和马前卒。一旦反官僚专制斗争取得胜利,胜利果实必定落到“西化派”手里。如果斗争失败了,无产阶级则将成为牺牲品,“官僚派”必定首先镇压无产阶级,消灭真正的毛派。因此,搞这样的统一战线,无产阶级得到的不多,付出的却不少,得不偿失。

2,我提出的“利用”“西化派”策略,是指无产阶级与“西化派”各自独立开展反官僚专制统治斗争,并列进行。无产阶级只是利用“西化派”与“官僚派”的矛盾,还不需要非得联合“西化派”不可!这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策略。理由是:

A,反官僚专制统治的斗争性质,乃是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革命(但属于无产阶级革命的范畴)。左右两派都是以“反腐败”、“要民主”作为斗争的旗帜,无须搞统一战线就能并列展开。这与抗日战争必须建立民族统一战线是不同的,当时如果不搞统一战线,共产党将受日寇、蒋介石双重压力,存在被全歼的危险性,因此,共产党只能、必须逼蒋抗日,建立统一战线,既能避免灭顶之灾,又可抗击日寇保卫家园,是“一箭双雕”的好策略。如今的反官僚专制统治的斗争,对无产阶级的威胁仅仅来自“官僚派”,而“西化派”虽然反毛,但不反对左派反官僚统治、争取民主,因此,无产阶级还没有必要非得联合“西化派”搞统一战线不可的迫切性。反之,如果搞了统一战线,统一战线又由“西化派”主导,那么,势必出现二个负面的东西:一是无产阶级会可能丧失独立性,如果为了保持独立性,必将发生内斗、内耗,徒生是非,费神费力。二是搞统一战线的本意是想利用“西化派”,但实际运作的结果恰恰是“西化派”在利用我们,把无产阶级当工具、当炮灰。

B,不搞联合“西化派”的统一战线,表面看缺乏声势,其实不然。事实上,左派的反官僚统治、争取民主的斗争形式,都是靠高举毛旗帜来发动群众的。如果搞了统一战线,难道右派会参加拥毛活动吗?他们最多当个看客!那么,这种统一战线对无产阶级有多大实际价值?依然是左派自己搞自己的!反之,如果搞了统一战线,无产阶级反倒有可能丧失独立性,在“西化派”的领导下,甚至连无产阶级的革命原则都被丢弃,成为“西化派”的附庸和工具,结果不是“左右合流”,而是变成“左右合污”!袁庾华就是这样掉进“左右合污”泥潭的!袁庾华认为,在野的左右两派谁也吃不了谁(大前提),但谁都能坏对方的事(小前提),所以只能搞“左右合流”(结论)。这个逻辑判断并不正确!因为:虽然大前提“左右两派谁也吃不了谁”可以成立,但双方“谁都能坏对方的事”的小前提却不成立。左派搞拥毛活动,右派坏得了事吗?右派搞挺“南方周报”要求民主示威活动时,左派去坏事了吗?所以袁庾华的结论“只能搞左右合流”是站不住脚的,已经犯了逻辑错误!

C,有人把我目前不主张搞联合“西化派”统一战线的观点,比作上世纪30年代中国托派分子反对抗日统一战线、搞关门主义的“托派”观点。这是对“托派”问题一知半解的可笑之见!(l)“托派”的帽子未必是贬义的,把“托派”当作贬义词,本身就是对托派问题缺乏全面的深入研究的误解。“托派”成为贬义词的原因,主要是当时斯大林的高压和威慑。事实上,托洛茨基在许多问题上是正确的(见我在2013年写的《浅议“托派”问题》一文)。(2)中国的托派分子在抗战时期采取“关门主义”,反对抗日统一战线,是一贯的极“左”思想的结果,根本不了解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但今天无产阶级反对官僚专制统治的斗争,目前还不存在与“西化派”联合起来搞民主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两者没有可比性,“托派”帽子不仅没扣对,反而暴露了自己的无知。(3)搞不搞统一战线?归根结底是看对无产阶级是不是更有利!毛主席把统一战线赞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三大法宝之一。我仔细研究这一法宝发现,统一战线的成功,均以共产党手中掌握独立武装为前提,缺失这个前提的统一战线恰恰是失败的(第一次国共合作)。这表明,处在弱势地位的势力搞统一战线未必在任何时候都是有利的,有时候反而是统一战线破裂更为有利。抗战胜利后,如果不是蒋介石撕毁“双十协定”,共产党至多在联合政府里占据几个席位。正是蒋介石破坏了第二次国共合作,才使共产党有了夺得天下的机会。因此,我深感,统一战线这个法宝,要不要搞?什么时候搞?如何搞?学问大得很!切忌把问题简单化!今天运用这个法宝,如果无产阶级还没有实力,处于弱势地位,在尚无受到灭顶之灾威胁的情况下,暂时不搞联合“西化派”的统一战线,坐山观虎斗、以静制动、择机而动,不失为一种良策。“无为而治”,本身就是一种所为!所以,我提出以“利用”“西化派”的策略,主要是为了无产阶级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展开反官僚专制统治,这可能更有利于无产阶级自身的利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4-19 00:08:36 |显示全部楼层
(三)警惕只讲“团结大多数”而丧失革命原则。

“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只有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团结大多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才能取得最后胜利!关门主义、孤家寡人政策是注定要失败的。但是,必须清楚:团结大多数是为了拧成一股绳,要拧成一股绳,必须形成同一条心,只有“同心干”才成得胜利!当今中国的“泛左派”队伍,问题恰恰出在没有形成“同一条心”!对毛泽东、文革、毛泽东思想具体内容的认识和理解,对共产党的态度、对改革开放的立场和判断,对中国社会的性质、主要矛盾的分析,对解决中国问题的方式和未来中国的构想……一系列的原则问题、大是大非问题,都存在严重的分歧,甚至完全处于对抗状态。根本原因是“泛左派”是一支由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混在一起形成的社会群体,其中小资产阶级又占了绝大多数,小资产阶级固有弱点:只讲实惠、不讲原则;怕革命、怕动乱、求维稳;只要实干、不要理论;急于求成、立即见效、不顾长远目标……充斥于“泛左派”队伍,并占主导地位。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没有弄清是非,无产阶级急于“团结大多数”,那么,就有可能丧失或放弃无产阶级的革命立场和原则,变成附和小资产阶级、充当小资产阶级的尾巴!

事实上,绝大多数的小资产阶级已经形成“救党保国派”和“挺薄派”,他们站在革命的对立面,堕落为“官僚派”的忠实走狗和凶恶的打手!少部分小资产阶级打着“左右合流”的旗号,也沦落为资产阶级右派的左翼势力。如今的小资产阶级一边高调拥毛主席、拥护毛泽东思想,把自己打扮成“毛派”“左派”,一边却死死维护搞私有制、搞剥削的“特色社会主义”,或者妄图建立改良型资本主义的“民主社会主义”。面对这样的小资产阶级,无产阶级能急于和他们搞“团结大多数”吗?只有揭露、批判这些假毛派、假左派的真面目,明辨是非,再讲团结,这难道是“不讲策略”吗?

多年来,打着“要讲斗争策略”、“团结大多数”、“永远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站在一起”等旗号,放弃无产阶级的革命原则,附和小资产阶级、做小资产阶级尾巴的“左派”“毛派”穷出不尽,最后产生的实际效果,不仅没有推动反对官僚专制统治的进展,反而起到了更加巩固官僚专制统治的作用。这种“讲策略”、“团结大多数”、“联系群众”、“和群众站在一起”,已经成了一股阻碍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发展的逆流!

无产阶级不是不要讲策略,更不是不要团结大多数。但是,必须在分清大是大非、坚持无产阶级革命原则的前提下,在斗争中求团结、则团结存!放弃原则的团结、则团结亡!

“要团结大多数”、“建立统一战线”的口号,貌似“讲策略”,其实是误导。因为目前无产阶级革命还没有发展到非要与“西化派”“联合”搞统一战线不可的阶段,这与当年必须尽快联蒋抗日的情况不一样,但必须“利用”“西化派”与“官僚派”的矛盾。而“团结大多数”主要是指团结小资产阶级,可是小资产阶级偏偏被“救党保国派”迷惑和控制,不仅成不了无产阶级的同盟军,反而成了官僚派的走狗,已经堕落成无产阶级的敌人,根本无法“团结”!一方面与右派的关系是还没有搞联合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另一方面与小资产阶级的关系却无法团结他们,所以,我认为暂不提统一战线为好。否则,很容易滑到“救党保国派”一边,或丧失左派立场掉入右派的泥潭!

对此,摆在无产阶级面前的迫切任务是:必须用马列毛主义教育小资产阶级,批判小资产阶级的弱点,帮助小资产阶级克服自身的弱点,把小资产阶的觉悟提高到无产阶级的水平,而不是迁就小资产阶级,尤其要防止无产阶级自己堕落成小资产阶级的尾巴,这直接关系到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成败!因此,无产阶级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完全有可能处于少数派的状态。真正信仰马列毛主义的革命者必须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坚信“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誓死捍卫无产阶级的革命原则,坚持在不放弃原则、不拿原则做交易的前提下讲策略、团结大多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4-19 00:12:08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浑然不知,这是在50步笑100步尔。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4-19 12:38:38 |显示全部楼层
把“救党保国派”和“挺薄派”盲目等同起来, 而不对其背后思想与政治目的作细部分析, 是高居茅成為"书本左派"的最大致命伤!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20 19:56 , Processed in 0.743633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