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传统社会主义失败了,还是黎亚彬失败了

2014-6-16 23:3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3124| 评论: 30|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这可以算二十一世纪的“新社会主义”吗?这一方面取决于中国未来的现实社会和经济矛盾发展的结果,另一方面取决于中国社会的各阶级特别是工人阶级怎样发扬本阶级的历史首创精神,在既有的客观历史条件上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自己解放自己。

二十一世纪的“新社会主义”?

            二十一世纪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当然不是对二十世纪的简单继承,而是螺旋式发展,在否定之否定基础上达到更高级的阶段。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主要是要解决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范围内,如何建立新型民族国家并开展快速资本积累的问题。二十一世纪的社会主义则必须面对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濒临崩溃时代的各种经济、政治、社会和环境危机。

            目前世界上的基本形势是,美帝国主义已经无可挽回地衰落,但是又没有任何一个大国可以代替美帝领导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重组。新自由主义世界经济已经陷入长期的停滞,在未来还将爆发更大的经济危机。由于经济停滞和危机,各国阶级矛盾激化。在社会主义革命爆发以前,目前各国的阶级矛盾以种族、宗教矛盾等错综复杂的形式表现出来。总的特点是天下大乱。在大乱中,人民群众得到锻炼,帝国主义和资产阶级被削弱。世界环境危机到了总爆发的边缘,在不久的将来将爆发新的石油危机和资源危机。

            在这样的总形势下,中国的前途怎样呢?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已经在事实上建立了私有制主导的市场经济。那些还认为中国经济现在是国有资本主导、官僚资本主导或政府主导的人都是罔顾基本的经济事实,在右派反动媒体的洗脑下,像唐吉诃德一样,大战想象中“强大的”国有资本。

            依靠对广大劳动者的残酷剥削,依靠对资源和环境的疯狂掠夺,中国经济在过去一个时期一直“高速增长”。但是,正如马克思预言的那样,资本的发展必然带来无产阶级的发展壮大。中国工人阶级已经是中国各阶级中人数最为众多的,并且正在觉悟起来、组织起来。要不了很久,中国就将出现波澜壮阔的工人运动,中国工人阶级将要求获得广泛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权利。

            但是,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西方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一度达成妥协的历史情况不同,由于中国资本家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完全依靠对广大廉价劳动力的剥削,而没有来自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超额利润”,中国资本家将没有收买“工人贵族”的资本,更不可能收买整个的中国工人阶级。中国工人阶级的最低社会、经济和政治要求必然要突破中国私有制市场经济所能容纳的最大界限。

            郭松民同志说:“新社会主义理论,不是横空出世的,它必然是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经验教训的总结,是对时代本质的深入分析,是对当代中国社会的深入了解以及对中国民间社会主义运动的经验教训的总结,是对从马克思到毛泽东理论遗产的继承和发展。”

            未来的新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当然不应当是在书斋中拍脑门拍出来的。任何有生命力的理论和运动都必须要能够回答它所生活于其中的那个历史时代的实际的、重大的政治问题。郭松民同志说:“十月革命时,由于已经有了成熟的革命理论和关于未来社会的蓝图,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就可以迅速带领工人群众建立苏维埃政权,将俄罗斯引向社会主义道路,开辟了人类历史新纪元。”从当时的实际情况看,布尔什维克党关于革命的理论不能算很成熟,一直到二月革命以后、列宁返回俄国,才提出了著名的“四月提纲”和无产阶级革命的历史任务。“一切权力归苏维埃”的口号也是几经波折。

            关于未来社会的蓝图也远没有描画清楚。布尔什维克党人本来是一心指望德国革命和欧洲革命。德国革命失败以后,俄共(布)陷入了严重的内部争论和分裂,走资本主义道路(坚持“新经济政策”长期不动摇)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剥夺富农、加速国家工业化)的问题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解决。只是在经历了严重的党内斗争,斯大林派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以后,才最终走上了“一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在十月革命之前的历史紧要关头,布尔什维克党能够摆脱各种条条框框的束缚,正确地抓住了当时俄国广大劳动群众最迫切、最紧要的两个问题——“和平问题”和“土地问题”,从而取得了对代表工人和农民利益的工兵代表苏维埃的领导权,进而取得了武装起义的胜利,找到了一把打开俄国历史进程的钥匙。

            今日中国追随马列毛主义的左派,同样要深深扎根于当今中国社会和经济的基本实际。另一方面,历史发展有其自己的客观规律,左派大可不必忙于给自己背上过重的理论包袱,而是应当一方面与工农相结合,另一方认真研究中国资本发展和阶级斗争的客观规律,并在此基础上,牢牢把握当今中国的“和平问题”、“土地问题”,找到推进中国历史进程的二十一世纪“新钥匙”。

            中国目前的私有制主导市场经济,其主要矛盾是,一方面,中国的资本积累有赖于对广大廉价劳动力的剥削和对资源和环境的疯狂掠夺,另一方面,资本积累必然造成新的社会阶级的形成和发展壮大。新兴的工人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白领”、“中产”)必然提出日益广泛的经济、政治和社会要求,开展反对环境污染的斗争。资源的枯竭、环境的崩溃也会在客观上限制资本积累的进程。

            从这种形势出发,中国的左派应当坚决支持并在可能的情况下适当引导一切劳动群众反对资本、限制资本的斗争和要求,包括劳动者要求提高工资、争取社会保险的斗争,包括反对污染的斗争,包括要求降低房价的斗争,包括反对征地或者要求更高征地补偿的斗争,也包括未来可能出现的争取政治自由、罢工权利、八小时工作制等斗争。所有这些斗争,都会限制资本家资本积累的自由,增加他们资本积累的成本,同时使广大劳动者在斗争中得到组织和锻炼、提高觉悟。

            但是,这样的斗争,到了一定的阶段,就会陷入其自身的矛盾。恰恰由于中国资本积累是靠剥削廉价劳动力和廉价资源才能进行的,当工人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斗争进行到一定阶段,工资、社会福利和环保成本上涨到一定程度,其它的对资本积累的限制增加到一定程度,就会引起资本家利润率的下降,进而引起资本积累的危机和资本外逃。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在中国未来政治上发生大的变化之前,也可能发生在大的变化之后。

            当这样的危机爆发后,中国的工人运动就到了十字路口,或者软弱下来、退缩下去,放弃过去曾经赢得的一点有限的经济和社会权利,恢复到血汗工厂和肆意破坏环境的状态。或者,中国的工人运动就必须向前迈出决定性的一步,挑战资本家的生产资料私有制,以人民的名义向资本家追逃历史欠账,没收一些罪大恶极的贪官以及确有民愤的资本家(比如勾结黑社会的、“第一桶金”来源特别肮脏的、过去压迫工人造成血案的、勾结外国资本出卖国家利益的)的财产,清算他们的“第一桶金”,并在此基础上初步奠定未来新公有制经济的基础。

            通过建立新的公有制经济,可以直接满足广大劳动群众的各种经济和社会要求(就业、住房、教育、医疗等)。但是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包围中,这仍然不是长久之计。首先,即使是公有制经济(无论其内部多么民主),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也会很快产生两极分化,贫富差距会越拉越大。其次,未来的中国社会主义将会从私有制市场经济手上接过一个山河破碎、环境崩溃、资源枯竭的中国。

            未来社会主义革命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要重整河山,恢复环境,消灭一切资源浪费并减少一切不必要的资源消费。为此,必须对全国的产业、基础设施、消费模式进行彻底改造。就像一五时期靠计划经济奠定工业化基础一样,要重整全国的环境也必须依靠计划经济的方法,还需要一部分群众做出一定的牺牲(如减少不必要的奢侈品进口,减少并最终取缔私人汽车等)。为此,要展开全国的民主大讨论,使得绝大多数群众都充分认识到克服资源和环境危机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并在人民群众广泛拥护的基础上,进行全国性的生态社会主义改造。

            这可以算二十一世纪的“新社会主义”吗?这一方面取决于中国未来的现实社会和经济矛盾发展的结果,另一方面取决于中国社会的各阶级特别是工人阶级怎样发扬本阶级的历史首创精神,在既有的客观历史条件上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自己解放自己。

           

18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9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薄熙来万岁 2014-6-18 23:14
黎先生说的是事实
引用 ahjoe 2014-6-17 02:00
远航一号: 答向阳花,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未来的社会主义确实不能是过去的简单重复,而必须适应新的历史条件,解决新的历史矛盾。我们既要回到毛泽东时代,也要前进到毛泽东 ...
所谓"新社会主义"言人人异,这个黎某的根本是个伪命题,不可以从学术的方向来批判,而要从斗争的角度来否定定他,对于这类言必夹带私货(为邓腐党涂抹)的邓腐党伪共写手,不能温良恭俭让!
引用 tianren 2014-6-16 13:52
黎亚彬其实是伪装的右派打手.
引用 远航一号 2014-6-16 12:30
看第8页图表时,如在图上直接点击,可以看得更清晰
引用 远航一号 2014-6-16 12:21
答向阳花,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未来的社会主义确实不能是过去的简单重复,而必须适应新的历史条件,解决新的历史矛盾。我们既要回到毛泽东时代,也要前进到毛泽东时代。

对于错误的乃至于反动的思想,仅仅用几句口号是打不倒的,还必须展开说理斗争。说理斗争,有时不仅是针对犯错误的人或者反动派的,也是针对一般群众的。古话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我们不仅要知其然或非,更要知其所以然、所以非。
引用 向阳花 2014-6-16 10:46
什么"新社会主义",纯粹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资本主义。值得用这样亢长的文字去批驳吗?
引用 远航一号 2014-6-16 10:00
用资产阶级的统计资料来证明社会主义的成就,在当下对普通群众更有说服力。
引用 逾越寒冬 2014-6-16 09:55
1975年中国人均寿命就达到了68.5岁,这是有国家统计资料的,最后被邓删改了。
引用 大黑山 2014-6-16 09:55
林林: 大黑山的东西太笼统, 没有人愿意回答。 我只问你一句吧,社会主义第二模式“公有制+计划经济+ ,中国文革时期,被邓取消”,至于邓为何取消, 当然那时他的复 ...不过革委会绝对不是像你说一元化....
我的问题很笼统吗?不愿回答?其实是不敢回答吧?
又:“革委会一元化”,是当时用的名字,不是我造出来。革委会的组成人员是三结合:老中青三结合,党、群众组织、工农兵代表三结合。但国家政权构架却是一元化,是单线的而不是双轨的。斯大林和邓小平搞的都是党委领导下的政府,是双轨制。政府是具体干事的,党委是在旁边看热闹绑手脚的。所以文革说要踢开党委闹革命,就是要破掉这个双轨政权构架。邓小平走资,第一步其实就是恢复党政双轨制,因为革委会制度妨碍了它们走资。
引用 ahjoe 2014-6-16 04:29
下边这篇小文可以用来印证一些事实:

。。。。。。。。。。。。。。。。。。。

叶总如何变叶董

作者:顽石

【阿早按:这篇小文里提到的一切,何尝不是邓腐党伪共自朱镕基受命邓小平开始经历江泽民/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等三届贼头们祸国殃民卖国自肥搞私有化打烂社会主义结构所有过程的缩影?邓小平/叶剑英/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等混球贼头家族个个何尝不是邓董/叶董/胡董/温董/习董/李董,有例外的吗?】

昨天赴一朋友饭约,在桌上邂逅了朋友的朋友叶姓董事长。

由于顽石和叶董素无交集,以故开始阶段大家说话都比较谨慎。酒酣耳热之后,叶董便豪放起来。这一豪放不打紧,孤陋寡闻之顽石由是获知了一个惊天秘密。

叶某原来是一家不大不小的国企的老总,在朱氏国企改革大潮席卷下,叶总的国企跟着改制,他自己用银行贷款将企业买了下来,摇身一变就成了后来的叶董。这样的改革故事不算新鲜,今天听来也不会让人震撼。让我大开眼界的是叶总变为叶董的精彩过程。 .

叶董说:“你们不知道,我原来的国企一直盈利,产品销路很好。我整整用了三年时间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这家国企搞垮。我混到现在这个样子不容易啊!”

顽石请教:“叶董是如何将国企搞垮的?说来听听,也好让我等开开眼界。”

叶董不无得意地说:“先做假账,让国企扭盈为亏,然后不断向政府报告亏损消息,请求政府解决因亏损而无力承担的职工福利,使领导深感企业成了政府的负担,不卖掉企业将麻烦不断。中央有现成政策,政府要甩掉包袱,到了这个时候,国企垮台也就瓜熟蒂落水到渠成。接下来就是评估企业资产。怎么评估?嘿嘿,这个不能告诉你们,别以为我喝多了。反正经过评估后,原来值几个亿的国企用一千多万就买了下来。”

旁边有人插话:“叶董不是空手套白狼,一下子就有了好几个亿?”

听了这话,叶董立即便有些愤愤然:“你以为领导都是二百五,这几个亿我能独吞?我辛辛苦苦却只能得小头,人家轻轻松松就拿大头,不公平啊!”

顽石最后还问了一个问题:“原来国企的那些职工呢?”

“职工?被扫地出门。哦,这个说法不对,应该叫光荣下岗。”说这话的时候,叶董满是轻佻。

愚钝的顽石总算明白了叶总变叶董的曼妙过程,终于悟出了那么多人热衷国企改革的奥秘。

看着一身肥肉满脸紫红瘟猪一样的叶董居然也在呼唤比太阳还要光辉的公平正义,我差一点没将吃的东西都吐出来,幸亏没喝酒!
引用 ahjoe 2014-6-16 04:24
林林: 远航 我不是说你。 但是近来那种文章(如“毛邓合”等)在红中网出现太多, 还有阿早先生文章标题给改成“毛泽东是空想社会主义的代表”, 不看内容就会误解, 不 ...
我也有这种想法,文章标题被改成跟原来不同,不知怎会发生这种事情,还以为红中网出了内奸呢!
引用 ahjoe 2014-6-16 04:22
林林: 这篇文章引的数据不能令人信服。 不能用GDP来看中国, 中国改开时的GDP太残酷, 建立在广大劳苦大众的悲痛上, 中国在改开时的年龄平均不可靠, 那麽多自杀的,  ...
同意!GDP是资产阶级搞出来的玩意,跟广大无产阶级的利益是相背的。

GDP只能用来做反证,不能正面的用来说明什么。
引用 ahjoe 2014-6-16 04:19
大黑山: 回避,或者说装糊涂的,又何止巩献田等?我下面列举的几类,是不是旧社会主义?这里的网友们是不是在回避?  第一模式:公有制+国家占有利润+计划经济+ ,始 ...
基本上“巩献田等”不是回避什么问题,倒是这个黎某那篇 “在基本理论问题上,巩献田等左派在回避什么?” 一文回避了毛主席时代提倡的社会主义的真正意义,妄图用什么“新社会主义”来否定毛主席的一切,可什么是“新社会主义”,这个黎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一味以批巩献田的批郭松民来胡说乱道,想要趁火打劫从中取利而已!
引用 爱我中华99999 2014-6-16 03:37
大黑山在几种模式中都提到国家占有利润,当时劳动人民对此口服心服,这些利润在国库里,没有人贪腐,已没有人随便占有,他真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但这些年邓三科的贪腐团伙对国家占有利润不满,便以反垄断为名,瓜分国有资产,中饱私囊。这不应该是某些人所希望的新社会主义的元素吧?社会主义随时代的前进和发展而不断完善是是需要的,但在这个时间和节骨眼上大谈特谈新社会主义会不会是与习近平的虚假的前后三十年不互相否定遥相呼应呢?
引用 林林 2014-6-16 01:40
这篇文章引的数据不能令人信服。 不能用GDP来看中国, 中国改开时的GDP太残酷, 建立在广大劳苦大众的悲痛上, 中国在改开时的年龄平均不可靠, 那麽多自杀的, 每2,3分钟就有一个自杀的算了嘛?还有六龄童自杀的呢, 还有垃圾桶死的儿童。。。。。。怎么算?
引用 林林 2014-6-16 01:20
大黑山的东西太笼统, 没有人愿意回答。 我只问你一句吧,社会主义第二模式“公有制+计划经济+[革委会一元化政治制度],中国文革时期,被邓取消”,至于邓为何取消, 当然那时他的复辟资本主义政治需要, 正好说明“社会主义第二模式:公有制+计划经济+[革委会一元化政治制度]是可行的, 是科学的。 不过革委会绝对不是像你说一元化, 她是1) 来自五湖四海的(包括各个民族, 归侨等);2)老中青(包括党政军干部,群众, 党员, 非党员);3)工农兵为主导的(包括站在工农兵立场的知识分子),4)唯成分论, 不唯成分论, 重在政治表现。革委会选举产生, 先有基层提名选出, 最后集中, 然后选举而成。——这是我所知道的。 希望更多人说出事实。
引用 大黑山 2014-6-15 23:52
ahjoe: 我想林林的跟帖是针对黎亚彬那篇 “在基本理论问题上,巩献田等左派在回避什么?” 的!
回避,或者说装糊涂的,又何止巩献田等?我下面列举的几类,是不是旧社会主义?这里的网友们是不是在回避?

第一模式:公有制+国家占有利润+计划经济+[党委+政府+科柯勃政治制度],始于苏联,在古巴尚存
第二模式:公有制+国家占有利润+计划经济+[革委会一元化政治制度],中国文革时期,被邓取消
第三模式:公有制+国家占有利润+计划经济+[世袭领袖政治制度],朝鲜,金日成去世时初现,孙子接班后成型。
第四模式:公有私有混合+国家和资本家占有利润+市场计划混合+[党委+政府+科柯勃政治制度],自称特色主义
引用 林林 2014-6-15 23:40
有一些人老攻击毛泽东时代没有自由, 没有民主, 事实是这样吗?解放后搞的政治运动, 那一次不是发动群众搞的?没有错, 在毛泽东时代是对人民有自由, 民主, 对敌人怎能讲自由,民主?近来05txlr 网友已经把毛主席有关民主自由的阶级性讲清楚了。如果以后有人再说毛泽东时代没有民主自由, 这个人绝对是历史文盲, 严重地说是别有用心。
引用 林林 2014-6-15 23:19
远航
我不是说你。 但是近来那种文章(如“毛邓合”等)在红中网出现太多, 还有阿早先生文章标题给改成“毛泽东是空想社会主义的代表”, 不看内容就会误解, 不该发生。 昨晚太晚, 就在你这里发了点“意见”喽。
引用 ahjoe 2014-6-15 22:26
远航一号: 林大姐看仔细了,我可没说“旧社会主义”失败了啊。这篇文章就是批那些社会主义失败论的
我想林林的跟帖是针对黎亚彬那篇 “在基本理论问题上,巩献田等左派在回避什么?” 的!

查看全部评论(30)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21 23:26 , Processed in 0.01712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