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驳张木生

2012-3-9 15:52| 发布者: 黄雀| 查看: 1119| 评论: 11|原作者: 项观奇

摘要: “新新民主主义”模式,是最近以张木生同志为代表提出的一种意见。据说,得到了相当广泛的支持。 看到网友批评张木生拾人牙慧的文章后,我才知道1996年李延明同志曾写作《新民主主义论纲》,已经提出“我国社会事实是新民主主义社会”。2003年林炎志同志强调要驾驭资本主义的文章,我当时就关注过。对比现在张木生的观点,我觉得李、林的文章远胜过张文,而且,基本观点是并不一样的。 ... ... ...

                                   

项观奇:驳张木生

 

 

项观奇

 

2012.3.6 

 

    “新新民主主义”模式,是最近以张木生同志为代表提出的一种意见。据说,得到了相当广泛的支持。

    看到网友批评张木生拾人牙慧的文章后,我才知道1996年李延明同志曾写作《新民主主义论纲》,已经提出“我国社会事实是新民主主义社会”。2003年林炎志同志强调要驾驭资本主义的文章,我当时就关注过。对比现在张木生的观点,我觉得李、林的文章远胜过张文,而且,基本观点是并不一样的。这里着重批评张木生的观点。张一面说他只代表他自己,但又一再说,他和刘源的心是相通的,而且强调,刘源更有资格代表“新新民主主义论”。我想,这里的批评也具有同样的意义。张文很长,而且涉及古今中外,我没有可能、也没有兴趣跟在后面去论辩。我只提出他们的错误的要害和基本点。诸如说毛主席是新民主主义理论的创造者,刘少奇是新民主主义理论的实践者,这种奇谈怪论,不值一驳。

    张木生的“新新民主主义论”,根本不是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如果说,李延明的新民主主义论大体还算在毛主席的理论范畴内的话,那么,张木生的“新新民主主义论”,则是和毛主席的理论背道而驰的。可以说,张木生根本不懂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当然,也不懂列宁的新经济政策。

 

    张木生的第一个错误是,把新民主主义简单理解为发展资本主义。我们没有见过他所谓的关于此问题的“延安草稿”,即便有,自然也是应以公开发行的书稿为准。这是常识。无论是就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七届二中全会的报告》等理论著作,还是就建国后的毛主席领导的实践,张木生把新民主主义解释为就是发展资本主义,显然是错误的。

    错误是两方面的。一方面,张木生没有看到新民主主义经济的主导,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由人民民主政权把握的全民所有制经济,这种经济是社会主义的。这决定了新民主主义经济的走向和基本性质。另一方面,张木生没有看到,资本主义经济是从属的,次要的,是在人民民主政权管理之下的。他没有弄懂列宁一再强调的,过去只有资产阶级的国家资本主义,而现在我们搞的是无产阶级国家资本主义,这是过去从来没有的。马恩也没有一个字的说明。一切需要我们自己创造。列宁针对西欧共产党人的误解和痛苦,解释说,这是在无产阶级专政控制下的资本主义,是无产阶级的国家资本主义。

    毛主席的思想和列宁的思想是完全一致的。一个主导,一个处理,两个根本原则。张木生的理解都是错误的。他说“列宁开始在俄国针对五种经济成分实施国家资本主义为主体的不同过渡措施”,就是这种错误理解的明证。它既没有强调国家资本主义的阶级性质,而这是列宁特别强调的,更把国家资本主义说成是主体,足证他根本不懂列宁的思想。李延明、林炎志的理解基本是对的。

    正因为张木生的基本思路就是错误的,所以,他的“新新民主主义论”,实际还是特色论,还是猫论,还是修正主义论。在他看来“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上实现了新民主主义”,这正是他的理论错误得出的必然结论。实际上,改革开放后的经济路线的错误,恰恰是违背了新民主主义论。一是没有把握住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没有把握住国有经济的社会主义性质,蜕化为权贵资本主义;二是对内、外资本主义没有管理和限制,权钱交易,祸国殃民,造成了张木生也承认的各方面的巨大灾难。

    这样一分析,就可以清楚看到,“新新民主主义论”,实际还是特色修正主义论,只是换了个说法而已。

 

    张木生的第二个错误是,直到现在,还不明白新民主主义社会并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概念。对于1949年至1956年之间这段历史时期的说法,一个是称过渡时期,一个是纳入社会主义革命时期。毛主席说:“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结束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开始。”新民主主义社会的说法不科学,“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的说法自然也不正确。我提出的“有新民主主义革命,无新民主主义社会”。道理再清楚不过。没有一个新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社会,实际生活是,开始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1956年跃了上去,现在,又退了回来,如果有正确路线指引,则是从“完全”退到“半”,允许无产阶级国家资本主义存在和发展,重新向社会主义过渡。现在发生的事实则是蜕变成了特色权贵资本主义。

    历史的节奏是在实际生活中才能体会得越来越准确的,现在的各种认识,自然也不一定是最后的正确答案。历史允许探索和失败。

 

    张木生的第三个错误是,理论上,轻蔑马列毛革命导师,轻蔑马列毛主义对今天现实的指导意义,根本不懂毛主席对发展马列毛主义所作的第二个伟大贡献。实践上,离开了今天的现实条件,否定了今天的现实和五十多年前的现实的巨大差别,不顾新的历史条件所需要满足的新的历史要求,盲目提出“重返”,难免滑向反历史主义的保守的思维泥坑。

 

    张木生的历史观是这样表述的:

    “这种社会主义的经济范畴和资本主义的基本经济范畴完全相反,所以,马克思将其理论概括为无产阶级解放条件的学说。实践证明这种条件过去没有出现过,今后也不会出现。与1848年成熟的马克思时代相比,人类的生产力扩大了一百倍都不止。马克思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唯物史观、剩余价值学说、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都被后来的实践超越。东方的社会主义是生产力越落后越要搞社会主义革命,从俄国、中国、北朝鲜、越南直到波尔布特统治下的柬埔寨,终于让传统社会主义的威信彻底扫地。社会主义在东方的实践,其最高成果是1940年代毛、刘等所创造的新民主主义理论与实践,理论最彻底,实践最完整。但全球资本主义的大环境,不许这种理论与实践有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帝国主义和斯大林都只允许中国一边倒。毛泽东也放弃了这种理论和实践。只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上实现了新民主主义,而政治却文丝未动。也许今天实行正是时候,也许机会最终错过。

    现代社会主义阵营,是帝国主义最发达国家一战、二战打出来的,帝国主义的傲慢和自私,几乎毁掉这个星球。一战、二战死人1.2亿,一战打出社会主义俄国,二战打出社会主义阵营,这些落后国家取代不了发达的帝国主义,悲剧就在于只能适应。发达国家不走向它的反面,自己扬弃自己,围剿就是国际环境的基本特色,和帝国主义打交道,要用帝国主义的游戏规则,斯大林的社会主义一国建成论,反帝而帝,最后成为社会帝国主义,不是喜剧而是悲剧。法国大革命也革出了拿破仑这样的皇帝。

    列宁的新经济政策也好,新民主主义也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也好,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也好,都是上与列强支应周旋,下与群弱勾连为援,欧美发达国家的问题解决不了,你的问题也不能最终解决。今天搞新民主主义,也有大环境许不许,小环境中共干不干的问题。这是战略守势,不要夸大了。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矛盾,而是最全面的补充。”

    张木生否定了马克思的两个贡献,否定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否定了马恩列斯毛,只剩了一位刘,作为刘源的朋友,够“义气”,但是,对于科学研究来说,这是狂妄和无知。他所谓的超越,一个也没有发生,他对东方革命的误解,列宁早有解释。真正的问题,他根本没有看到。

    其实,全世界的历史都在前进。

    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基本矛盾,决定了这些国家的工人运动从来没有停止过,正是在这一斗争的推动下,这些国家的社会状态,在逐步改革、改良,社会主义因素在不断增长,虽说这并不能改变这些国家的资本主义性质,但是,社会在进步是一个事实,在一天天更加接近社会主义变革的实现也是一个事实。现在的经济危机又在推动着变革和进步。人家的事,让人家去说、去管。我们还是说自己的事。问题并不是像张木生说的出在搞社会主义上,好像如果当年继续搞新民主主义就万事大吉了。事情不是这样的。按这个思路,不能解决现在的问题。

    问题是反过来的。问题就是出在没有真正搞社会主义上。这主要表现在政治体制上。

    从正面说,巴黎公社原则是一个标尺。列宁试图照公社的原则组织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但是,当时的激烈的阶级斗争,有些原则是无法落实的。工资问题、特权问题解决了,但是,选举问题、罢免权问题,无法提上日程。不过,列宁一刻也没有忘记这个问题,一心想解决这个问题。这有列宁的意见在,也是大家都承认的。可惜,斯大林不懂无产阶级专政的准确含意,不懂只有实现无产阶级民主,才有无产阶级专政。在他的手里,无产阶级专政的模式是违背无产阶级专政原则的。这是后来一切悲剧、包括变修的全部问题的要害所在。问题主要不是出在经济上,而是出在政治上。没有按照马列主义处理好领袖、政党、政权和阶级、劳动人民群众之间的关系问题。没有真正建设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机器。阶级专政蜕变成领袖专制、政党专制。哪里有专制,哪里就没有无产阶级专政,就必然产生特权,产生修正主义。

    问题被毛主席发现了。毛主席解剖了社会主义社会结构、社会关系的缺陷和弊端,指出了大官特权的问题,指出了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的问题。这样的问题,不是回到“共同纲领”就能解决的,这是一个高于“共同纲领”的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专政的问题,是如何实现劳动人民自己直接管理国家的问题。

    这才是从欧洲苏东到亚洲东方所有搞社会主义的国家不能尽如人意、不成功的关键所在。这里的历史必然性,是列宁已经看到、反复强调过的,就是来自这些国家都是落后的小资产阶级的国家。国情决定政情。

    从反面说,问题根本不在是因为搞新民主主义,还是因为搞社会主义上,而是,自那时以来,我们建立的这个国家机器有缺陷,不符合马列毛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关于无产阶级国家的要求。如果说,限于国情落后,一时是难免的,但是,随后不但没有改善,反而越加严重,这就是理论指导的错误了。作为修正主义的阶级基础的特权阶级的产生,主要不是来自思想,而是来自经济关系、政治关系,来自确立这样的关系的社会制度。从历史事实看,就中最主要的是政治制度。在政经合一的特定历史条件下,这也是一种经济制度。大官特权由此而来。这就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出了修正主义,出了特权阶级,并最后导致社会主义失败的根本原因。

    这个道理是毛泽东思想的精华所在,是第二个伟大贡献,现在应该已经是不难懂了。但是,从大人物邓小平,到知识精英、政治精英,包括张木生,一直就不懂。总理批评“以党代政”等弊端,汪洋近日人大期间谈要打破“利益格局”,改革党政结构,比之其它的政治家总算触及到了问题的要害。但是,离主席的深刻的科学的理论体系还有根本差距,不在一个层次上,他们谈现象。也许,这是因为他们的阶级地位使然。

    这样的问题能靠回归新民主主义就能解决吗?不能。这只有靠坚持社会主义才能解决,也就是靠重建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专政才能解决,一句话,靠毛主席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论才能解决。

    政改只是解决问题的方式之一,而且,需要无产阶级专政的前提、正确路线的前提。有了这个前提,政改的政治意义、革命意义将是巨大的,绝不是改良主义。现在就看历史的实际选择。不解决是不可能的。

    历史从来没有死路一条,只有倒行逆施才会死路一条。

    张木生同志,历史不会走回头路。在五十多年后的现代化的今天,要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路在前方。

 

   

        

<!--[if !supportLists]-->2012.03.06          <!--[endif]-->病中于锡门红思屡克医院

 

附注:本文是拙作《皇甫平来头不善》一文中的一节。

 

 

本文源自:项观奇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627821471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xc4950 2012-3-12 11:08
“总理批评“以党代政”等弊端,汪洋近日人大期间谈要打破“利益格局”,改革党政结构,比之其它的政治家总算触及到了问题的要害。”  从这句话看,项同志在政治上不够清醒。在没有合适的办法出来以前,要搞”政改“,其实就是要”搞政变“。怎么改?工人阶级没有自己的好办法,就只能照搬美国的一套。如果真正那样做了,后果会好吗?
引用 xc4950 2012-3-12 11:02
“问题主要不是出在经济上,而是出在政治上。”这句话说明项同志还没有认识到社会主义实践第一阶段遭受失败的根本原因。我认为问题”出在政治上“固然是对的,但根本问题还是出在经济上。共产党人当时(今天也还是)没有把资产阶级政权和资本主义经济因素加以区分,犯了左的错误。建立无产阶级政权是正确的,但禁止资本主义经济成份是不对的。政治是经济的表现,由于犯了”恐资症“,就脱离了经济的发展的实际。在这种情况下,资本主义复辟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引用 李荫邦 2012-3-10 10:19
毛派的基本原则是:一、认定中国共产党是毛泽东同志亲自谛造者之一;二、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一切,遵循毛主席“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教导;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与其它民主党派政治协商制度;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三、坚持党指挥枪的根本原则,人民解放军又党领导,反对人民军队国家化;四、坚持阶级、阶级矛盾、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政,反对“阶级斗争息灭论”和“阶级和谐”论;五、坚持毛泽东思想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反对“邓三和”修正主义理论;六、坚持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反对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不继续革命思想;七、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八、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九、坚持借贷外国资金扶持、发展、壮大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拒绝、禁止引进外国金融资本控股国有银行和集体银行,拒绝、禁止引进外国实体资本控股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十、禁止外国金融资本和实体资本参与和控制私营企业,逐步限制、遏制私营企业发展;十一、恢复公有制企业厂长、经理一长制为党委(支部)领导下的分工合作负责制(或者 ...
引用 铁心兰兰 2012-3-10 09:09
“发达国家不走向它的反面,自己扬弃自己,围剿就是国际环境的基本特色,和帝国主义打交道,要用帝国主义的游戏规则,斯大林的社会主义一国建成论,反帝而帝,最后成为社会帝国主义,不是喜剧而是悲剧。法国大革命也革出了拿破仑这样的皇帝。”
张牧师根本不懂历史,瞎掰,唯心论十足。法国大革命出现拿破仑这样的皇帝,正是资产阶级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资产阶级还无法驾驭它的军事机器,行政机器,所以,资产阶级的阶级民主、阶级专政,给拿破仑的热月政变给取消了。无产阶级专政会被贵族官僚政治,给原本是无产阶级的行政机器,军事机器,给取消,也是无产阶级还属于幼年期的表现,所以,毛主席提出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革掉想打江山、座江山的贵族官僚的命。不如此,他们就要来革本来应该是无产阶级主人的命了,来专无产阶级的政了。 ...
引用 红色的海洋 2012-3-10 09:04
祝项老师身体早日康复
引用 海岩 2012-3-9 22:39
“总理批评“以党代政”等弊端,汪洋近日人大期间谈要打破“利益格局”,改革党政结构,比之其它的政治家总算触及到了问题的要害。”  项观奇老师应在文章中指出温总批评“以党代政”等弊端,是站在自由资产阶级立场上,而不是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不然容易引起左派误解。
引用 红色的海洋 2012-3-9 21:56
本文连读三遍 其中的味道基本明了 但是希望能人能把本文用即通俗的文字总结一下  以便于广大左派能够掌握 特别是广大民众  本文已不单纯是驳那些极其垃圾的反动文章了 而是把毛主义的最伟大的贡献和当前的实际结合起来 指出了中国以后根本的出路问题 是一篇极好的文章 以后我们应该宣传无产阶级民主的含义 但这个含义应该有想当多的条件约束 比方首先是所有制问题 以及在此基础上无产阶级的民主实现方式问题  文化大革命应该是一次无产阶级民主的尝试  资产阶级专政来源于他的资产阶级民主 他的资产阶级民主方式保证了他的资产阶级专政的实施 这是很对的 当前的修正主义专制 人神共愤 即使我们善良的百姓能够得过且过 恐怕那些右派中的民主人士都不可能放过他的 当前的国家状况跟晚清特别相似 除了那些皇亲国戚之外 无一人无一时不想着改变现状 ...
引用 茅矛 2012-3-9 19:44
赞同项观奇同志的观点!
引用 红色的海洋 2012-3-9 18:22
支持项老师
引用 战地黄花 2012-3-9 17:58
同意本文观点。但最后说“总理批评“以党代政”等弊端,汪洋近日人大期间谈要打破“利益格局”,改革党政结构,比之其它的政治家总算触及到了问题的要害。但是,离主席的深刻的科学的理论体系还有根本差距,不在一个层次上,他们谈现象。也许,这是因为他们的阶级地位使然。”我认为,恐怕不是“不在一个层次上”,而是不在一个方向上吧!
引用 周承友 2012-3-9 17:50
项老对张木生的批判精辟!

查看全部评论(1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6 18:15 , Processed in 0.01597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