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沿着马克思开创的理论道路前进

2019-6-13 22:0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7821| 评论: 2|原作者: 何干强 |来自: 理论经济

摘要: 唯物史观的精华主要包括:认为观念的东西不外是移入人的头脑并在人的头脑中改造过的物质的东西而已;把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发展理解为一种自然史的过程;经济研究最终目的是揭示经济运动规律;理论叙述采用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方法。

(三)改革中发生严重的结构性失衡的问题,这是唯物史观指导思想受到严重干扰的结果

党中央领导同志早在1999年就提出,

【“目前经济生活中的问题,根本的是结构不合理,结构调整缓慢”⑲】

2005年又指出,

【“盲目投资导致产能过剩的不良后果正在显现”,“产业结构调整的任务相当艰巨”⑳】

2010年国务院领导同志撰文指出,我们经济持续快速发展,

【“但是也要看到,我们的发展也付出了很大代价,经济结构不合理的矛盾长期积累,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日益显现”㉑。】

2012年党的十八大要求,

【“着力解决制约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大结构性问题”㉒】

直到党的十九大要求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说明,我国宏观经济重大结构性失衡问题由来已久。

笔者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经济管理和具体改革实践中,没能始终贯彻唯物史观的指导思想、坚决抵制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干扰,一些经济管理部门受到新自由主义思想的较大干扰,推行私有化“改制”,这导致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成分持续增长,以至资本主义经济规律开始在经济全局发生作用,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这势必导致经济结构失衡。

经验和教训表明,只要我们坚持马克思开创的理论道路,认真地用唯物史观指导经济建设,我们在经济建设实践中,就能不断稳定前进;反之,如果我们偏离唯物史观指导的方向,不能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科学社会主义道路,认识就会脱离中国国情,在经济实践中就会遭受挫折。

五、共产党人必须拒绝经济学“西化”

列宁说,沿着任何其他的道路前进,除了混乱和谬误之外,我们什么也得不到。这要求我们站稳无产阶级立场,坚决贯彻唯物史观的科学思想方法,从以下四方面,看清经济学“西化”造成的思想混乱和谬误.批判和拒绝错误思潮:

(一)拒绝照搬新自由主义

1.新自由主义的“私有化”改制,思想来源是米塞斯、哈耶克的“资源配置”和“激励理论”

有人照搬这种理论认为,我国宏观经济出现重大结构性失衡,原因一是计划经济问题,这是公有制造成的问题;二是激励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经济效率就提不高,为此,主张建立私有制为基础的市场经济来解决。这种观点很值得商榷。唯物史观揭示出,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经济基础必然导致两极分化,必然造成无法解决的生产的自发性,决不能解决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有制这对基本矛盾,从而必然发生周期性经济危机。在我国存在多种所有制经济的国情下,原本占主体地位的公有制经济基础被严重削弱,中央政府计划调节的作用被严重弱化,这才是宏观经济发生重大结构性失衡的真正原因。所以,解决宏观经济结构失衡,决不能搬用新自由主义观点。[23]

2.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新自由主义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推行新殖民主义

麦金农说,市场自由化的最后阶段就是放开国际收支资本账户的货币兑换。实质上这是鼓吹国际金融垄断资本自由进出发展中国家。后果是占领发展中国家的市场,破坏民族经济的独立自主;另外,自由进出,势必破坏发展中国家社会再生产的比例关系,导致发生经济危机

放开外资在金融领域的股比限制,这极其危险。银行货币资本是社会总资本的第一推动力,一个国家的银行让外国人控股,这等于让外国控制国家的经济命脉。这项无底线开放的政策措施是违反民族经济独立自主基本原则的,必须依宪纠错。

(二)拒绝照搬凯恩斯主义

凯恩斯主义以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前提。在理论上有两大错误:

1.贯彻斯密教条,丢掉了不变资本C。凯恩斯主义从社会价值产品出发,不区分商品流通和资本流通,不解决社会再生产中的最重要的问题即生产资料补偿问题,是沿袭了“斯密教条”。[24]

2.凯恩斯提出的“储蓄=投资”是一个具有主观主义的恒等式。它们实际上是不恒等的。[5]

为此,我国的宏观经济调控部门在实践中,不应当搬用来自凯恩斯主义的所谓“三驾马车”的宏观经济调控政策。

(三)拒绝搬用民主社会主义

民主社会主义的实质是资产阶级的改良主义,其经济特征可以概括为:“私有制+公共福利或公共财政再分配”。那种把瑞典等国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当作我国改革方向的主张,背离中国特色的科学社会主义,是错误的,必须坚决拒绝。[25][26]

(四)拒绝照搬西方发展经济学中的错误成分

西方发展经济学成分比较复杂,其中有进步的激进主义经济发展的思想,但是,在理论指导上,占主流是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正如武汉大学谭崇台教授所说,

【“西方发展经济学若明若暗地显现出致命经济学的痕迹”,“西方发展经济学受到新古典主义的强大影响。”㉓】

我国经济学者不应当照搬这种经济学的错误成分。[27]这是因为:

1.搬用“城市化”原理不利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要看到,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搞得好的农村,发生了“逆城市化”,即在城市打工的“农民工”,在自己家乡合作经济组织发展起来,农民收入提高之后,又返回了乡村。西方发展经济学的“城市化”,导致城乡分离,是不足取的。我们不能丢掉马克思主义关于消灭城乡、工农和脑体三大差别的战略思想。

2.滥用“人口红利”等于传播剥削阶级意识形态,否定计划生育国策

红利是与不劳而获相联系的。目前出现的“人口老龄问题”,是有条件通过贯彻统筹兼顾、合理安排的方针来解决的,以此为由否定计划生育国策是短视的。我们不能离开社会制度来谈人口发展和经济发展的关系问题。

3.泛用国际贸易上的“比较优势”原理不利于赶超发达国家

要看到这是李嘉图以来的资产阶级经济原理。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相当的国家,按此原理,到外国购买自己生产要耗费更多成本的商品,是可以获取一定比较利益的。但是,对于社会生产力发展落后的国家,如果总是生产劳动密集型商品,是得不到比较利益的。现实也证明这一点。我们中国卖低端产品给美国,但是美国不卖中国需要的高新技术产品,中国能够得到比较利益吗?在国际贸易上,马克思指出,在一个国家内,商品之间的交换遵循价值规律,总体上,

【“商品生产者的亏损和盈利是平衡的。在不同国家的相互关系中,情况就不是这样”;“一个国家的三个工作日也可能同另一个国家的一个工作日交换。价值规律在这里有了重大变化”;“在这种情况下,比较富有的国家剥削比较贫穷的国家”㉔。】

为此,生产力落后国家要改变在国际贸易中受发达国家剥削、跟在发达国家的后面爬行的状态,唯有举全国之力,依靠科技进步和发展教育,在人均劳动生产率上赶超发达国家。

4.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否定了生产关系对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

这种概念把拉美国家受新自由主义导致的经济混乱,普遍化为规律性的现象,为新自由主义开脱责任。离开根本经济制度,直接把收入水平与社会经济发展状态联系起来,是片面的。我们不能否认由生产资料所有制决定的社会根本制度对经济发展的作用。照搬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这是造成经济理论界思想混乱、宏观经济出现严重结构性失衡的重要原因。这在事实上证明了列宁所说的,“沿着任何其他的道路前进,除了混乱和谬误之外,我们什么也得不到。”

六、与高校经济学者共勉

众所周知,一段时间以来,我国高校存在经济学西化即资产阶级化的态势,我们唯有沿着马克思开创的理论道路前进,才能从根本上扭转这种不良态势。为此,在本文的最后,提点建议,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共勉。

(一)要充分认识自己的责任

我们要把“不忘初心”,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宣誓与自己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和学习结合起来。必须容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与经济学研究为一体。不能挂着共产党员教师的牌子,内心不相信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而迷信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我们理应树立起把唯物史观和经济学教学和研究结合起来这样一种责任感。

有人会说,如果照你这么说,那么西方经济学的课程也不要开了,西方经济学的老师都要解聘了。请不要误会。我多年前就与一位办事十分认真的西方经济学老师说过,关键是用什么指导思想研究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我国著名西方经济学研究专家,北大的陈岱孙、胡代光,人大的高鸿业、吴易风,首都经贸大学的丁冰,都是老前辈了,他们都是十分坚定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他们的共同特点,都是深入地研究过《资本论》,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从事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教学和研究。

同时,也要看到,有的教师虽然在教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但是由于自己下功夫不够,面对气势汹汹的经济学“西化”思潮,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从内心并不相信,这叫“身在曹营心在汉”。只有纠正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生动摇的心态去教学和研究,才能讲出“正能量”,做出高质量的科研成果。

要看到,尽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正在唱着凯歌,向前迈进,但是目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尚未走出低谷,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国内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受到严重削弱。我们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来从事经济学教学的。我们的目的是要培育中国特色的科学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和建设者,而绝不是要培育怀疑科学社会主义制度,迷信现代资本主义的一个个自利“经济人”。目前,高校经济学教育“西化”态势的严重性集中地表现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教学课时量仍明显低于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这个问题的解决,有待于高校的党员教师们团结起来,共同努力。

(二)在经济学教学与研究中坚持科学性、阶级性、革命性和实践性的统一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科学性是和阶级性、革命性和实践性融为一体的。从阶级性看,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工人阶级经济学性质,在经济学研究和教学中,要坚定不移地贯彻总书记“以人民为中心”的经济发展观,站在维护工人阶级和占人口大多数的劳动人民利益的立场上,研究和讲解经济学。

从革命性看,我们应当记住马克思的话,

【“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㉕】

为此,要把经济学教学和研究,理解为《共产党宣言》上说的“同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㉖的重要组成部分,要敢于批判私有化和经济学西化思潮。

从实践性看,要坚持调查研究,多对国家正在进行的改革、开放和发展提出建设性的意见。

从科学性上看,要坚持唯物史观,弄清马克思经济思想的来龙去脉和经济理论体系极为重要,而对于西方经济学的借鉴,要学习马克思的态度,即使对于可以借鉴的经济范畴,也要进行“术语的革命”㉗,像马克思借鉴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利润、利息和地租等范畴那样,对这些范畴进行革命性的改造,把他们纳入到工人阶级经济学即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体系中来。

(三)在科学理论上攀登高峰

马克思在《资本论》法文版序言中说,

【“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㉘】

以上这几方面,与大家共勉。最后,让我们再次领会列宁的忠告:

【“从马克思的理论是客观真理这一为马克思主义者所同意的见解出发,所能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沿着马克思的理论的道路前进,我们将愈来愈接近客观真理(但绝不会穷尽它);而沿着任何其他的道路前进,除了混乱和谬误之外,我们什么也得不到”㉙】

注释:

①恩格斯说,“这个唯一唯物主义的历史观不是由我,而是由马克思发现的”。恩格斯《德国农民战争》第2版序言[A]《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2;447;并参见: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A]《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776-778.

②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利1995.733.

③列宁《列宁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103-104

④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22.

⑤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10引文中,德文原版“经济的社会形态”是“Die Okonomishe Gesellschaftsformation"。

⑥马克思《资本论》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132.

⑦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269.

⑧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281.

⑨马克思《货本论》弟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930.

⑩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10.

⑪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册[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38.

⑫马克思《资本论》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366.

⑬马克思《资本论》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369.

⑭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63一64.

⑮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309.

⑯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36一37.

⑰关于“文革”时期,应做作历史唯物主义的评价。“如实地把‘文化大革命运动’和这个历史时期加以区分”,“只有这样才能如实地反映这十年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全貌”。

⑱陈百《陈百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3,211,244,248,268,309,320,380

⑲江泽民大力调整经济结构,促进产业优化升级[A〕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十五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册[C]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1070

⑳胡锦涛.搞好宏观调控,促进科学发展[A〕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十五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册[C]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 70

㉑李克强关于调整经济结构促进持续发展的几个问题[J].求是,2010,(11)

㉒胡锦涛.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2012年11月8日)[N].人民日报,2012-11-18

㉓谭崇台发展经济学[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647.

㉔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第3册[M]京:人民出版社1974 .112.

㉕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22

㉖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293.

㉗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32

㉘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24

㉙列宁.列宁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103-104

参考文献:

[1]何干强《资本论》的基本思想与理论逻辑[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05;69-112

[2]何干强论唯物史观的经济分析范式[J〕中国社会科学,2007,(05)

[3]何干强简论唯物史观的经济数量分析特征[J〕当代经济研究,2007,}07}

[4]陈其人货币理论与物价理论研究[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2,128-150

[5]何干强论凯恩斯“储蓄=投资”恒等式的错误[J〕当代经济研究,2018,(05)

[6]何干强货币流回规律与社会再生产的实现—马克思社会总资本的再生产和流通理论的再研究[J]中国社会科学,2017,(11)

[7]马克思《资本论》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362

[8]何干强应当重视《资本论》宏观经济理论的研究和应用[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17,(04)

[9]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172-181

[10]何干强关于宏观经济调控的若干理论问题[J〕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01-02)

[11]何干强论城市住房体制的改革目标[J〕中国流通经济,2011,(04)

[12]宗寒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几个问题[J〕马克思主义研究,2007,(09)

[13]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传(1949-1976)上[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60

[14]国家统计局新中国65周年〔EB/OL〕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网站,http://www. stats.gov.cn/tjzs/tjbk/201502/t20150213_683631.html,2015一02一13

[15]国家统计局综合司系列报告之十八:国际地位明显提高国际影响力显著增强[EB/OL ] . http://www.stats.gov.cn/ztjc/ztfx/qzxzgc160zn/200909/t20090929_68650.html,2009一09一29

[16]国家统计局新中国65年数据[EB/OL] . http://www.stats.gov.cn/ztjc/ztsj/201502/t20150212_682681.html,2015一02一12

[17]国家统计局国际统计年鉴2014年[EB/OL ] . http://www.stats.gov.cn/lastestpub/gjnj/2014/indexch.htm.

[18]国家统计局新理念引领新常态新实践谱写新篇章—党的十八大以来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之一[EB/OL]. http://www.stats.gov.cn/ztjc/ztfx/ 18fzcj/201802/t20180212_1583222.html,2017一07一28

[19]为什么中国人均健康预期寿命高于美国?[ EB/OL〕中国新闻网,https: //www. chinanews.com/jk/2018/06一01/8528490.shtml,2018一06一01

[20]当代中国研究所《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稿》第3卷(1966-1976) [ M〕北京:人民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2012:3,307

[21]薛暮桥.关于价值规律作用问题讨论会开幕词[J〕经济研究,1979,(s1)

[22]顾纪瑞.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几个问题[J〕经济研究,1979,(06)

[23]何干强.两种对立的宏观经济问题观辨析[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8,(06)

[24]何干强.论凯恩斯“丢掉了∑c”的弊病[J]经济纵横,2018,(04)

[25]徐崇温.瑞典模式的历史进程和经验教训[J]社会主义研究,2007 , ( 03 )

[26]丁冰.从瑞典经济模式看民主社会主义——兼论“保障社会主义”的实质[J].高校理论战线(高校社会科学),2007,(08).

[27]何干强.泛用西方发展经济学的若干问题[J]中国社会科学内部文稿,2018,(06)

【何干强,察网专栏学者,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本文原载《经济与管理评论》2019年第3期,作者授权察网发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社会主义 2019-6-14 15:16
'常常听到有人说,《资本论》是搞计划经济的,我们现在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因此,《资本论》过时了!'
——很难说那些认为‘《资本论》是搞计划经济的,’‘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资本论》过时了’的人和那些企图让马克思的理论来指导剥削,或者说,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搞剥削,谁比谁更好些。
马克思的科学价值理论伴随着不断出现的资本主义的经济困难和经济危机,同样,伴随着垄断剥削所出现的经济困难,总是顽强地表现着科学价值理论的正确性。在‘计划经济’面前,改革派表现出两面性。他们一方面把经济条件和经济性质混为一谈。把社会主义和垄断经济条件混为一谈。那些改变社会主义经济关系的改革派们正是打着反对经济的计划性来达到改变社会主义经济关系的性质的目的。在另一方面,改革派们却又把垄断条件说成是社会主义本身,从而把商品经济的剥削说成是社会主义的。他们总是企图使得人们相信经济的垄断条件就是社会主义的,尽管垄断剥削条件下造成的分配不公的社会现象原比非垄断剥削条件下要严重的多。从而,他们总是企图使得人们相信经济的垄断条件就是剥削的合法性。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在当时的生产资料公有制的条件下,经济的计划性是社会主义的性质是不言而喻的的条件下,把计划经济通常理解为社会主义经济是可以的。在垄断的条件下搞商品经济的剥削在过去是没有的。所以,在垄断剥削经济同样是具备经济的垄断条件和计划性的时候,再把经济的计划性、把计划经济说成是社会主义的就是不正确的。改革派们总是陷入这样的矛盾之中:他们总是企图通过证明剥削是历史的自然和必然的过程,从而证明剥削的不可避免和合法性。在另一方面,他们又总是企图证明他们的剥削性质的市场经济是社会主义的,也就是说,剥削的历史的过程已经完结。作为历史的自然和必然过程依然存在的非垄断资本主义的存在是自然和必然的。然而把生产资料公有制转变为生产资料私有制而搞垄断剥削就绝不是历史的自然和必然的过程。是完全无视非垄断资本主义经济依然存在的并且走向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必然过程的经济关系的合理性。这种人为地、以剥削和奴役劳动者来达到不劳而获的目的的极其恶劣的做法绝不是经济的历史需要和必然。
引用 社会主义 2019-6-14 10:19
‘也就是说,提出这个问题的本身就是不科学的,因为这个数量关系的矛盾在经济关系中并不存在这个人之所以提出这样的问题.是因为他仅仅从资本带来利润的这一个角度看资本家投入货币和取出货币,也就是说,他的目光只注意到资本流通这一种流通关系上,而没有看到资本主义经济关系中还并存着另一种流通关系,即一般商品流通(或简单商品流通)。因而,提出这种问题的人完全忽视了,资本家投入流通的,除了货币资本,还有用于个人消费的货币;这部分货币并不是货币资本那样,预付之后要收回的,而是花费出去就不再收回的,而且所有的人用于个人消费的货币都是这样花费出去不收回的。因此,资本家阶级用于实现剩余价值的货币,只不过是流通中已经存在的货币的一部分。’
——资本家实现利润的过程中,作为资本,商品资本形态和货币资本形态的转换是必要条件。是资本在生产利润过程中产生的资本表现的形态区别而不是资本质的区别。在正常情况下,把货币资本和商品资本绝对的对立起来是不正确的。把货币资本投入生产剩余价值的过程中的流通与资本家‘用于个人消费的货币的流通’同化地归结于流通是不正确的。尤其是当用‘经济关系’意义的眼光来看待流通的时候。
‘资本家阶级用于实现剩余价值的货币,只不过是流通中已经存在的货币的一部分‘丝毫也不改变资本家用于个人消费的货币’是资本家阶级用于实现剩余价值的货币,只不过是流通中已经存在的货币的一部分‘的使用的结果。也就是说,资本家拥有‘用于个人消费的货币‘的前提是资本家拥有作为价值生产过程中会带来剩余价值的资本的货币。资本家之所以能够有‘另一种流通关系,即一般商品流通(或简单商品流通)‘是因为资本家首先拥有‘资本流通‘。资本家作为个人消费的利润难道不是剥削的结果吗?作为资本世界里的资本,竞争规律也会迫使资本家把利润更多地用于投资而不是个人消费。所以,用经济关系的眼光来看,资本家对利润的使用,在正常情况下,生产意义要大于消费意义。资本主义的经济规律已经为资本家对利润的消费确立了消费比例。对利润的生产消费要大于个人消费。把资本家对剩余价值的个人消费和资本家对剩余价值用于生产剩余价值的消费通过笼统的‘流通’的提法相提并论,从而企图证明既然资本家个人对剩余价值的消费表现为‘一般商品流通(或简单商品流通)‘,也就是非增值的流通,那么资本家的另一种对剩余价值的消费,即’资本流通‘因为同样是流通,所以也同样是非增值的流通显然是不正确的。
‘目前很重要的,就是要回答:唯物史观的思维方法,对我们研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形态是否有指导价值?应当毫不犹豫地回答,马克思揭示了商品经济一般形态的本质和发展趋势,因而是指导我们研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最科学的方法。'
——经济,在阶级社会里,始终不是方法问题而是利益问题。如果没有这种质的区别,为什么有的经济体系里没有经济困难和经济危机,而有的经济体系里就必然会产生经济困难和经济危机。所谓的‘市场经济’就是以生产利润为目的的经济。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反映的只是区别于非垄断剥削经济的剥削条件的不同。而不是剥削经济于非剥削经济的性质的不同。既然借助了商品经济的形式,就无法避免商品经济的麻烦。既然垄断剥削条件铲除了商品经济的灵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就没有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马克思揭示了商品经济一般形态的本质和发展趋势‘,但是《资本论》绝不是指导剥削的理论,而是消灭剥削的理论。
‘常常听到有人说,《资本论》是搞计划经济的,‘
——好像作者经常遇到蠢人。
‘反而会导致我们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倒退到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方向,导致我们犯颠覆性的错误。’
——首先,作为经济关系,非垄断资本主义的经济关系要进步于垄断剥削经济关系。所以,如果中国的经济关系真的变成了非垄断资本主义经济关系也不能算作‘倒退’。也没有‘颠覆性的错误‘可犯。
‘《资本论》研究的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形态的形成、运动和发展趋势。即使是阐释社会总资本的再生产和流通,马克思也是结合货币流通规律来解释资本主义社会再生产包含的社会化大生产一般所要求的按比例发展规律的。这些原理对我们弄清宏观经济发生融资困难的原因,着眼于科学解决宏观经济结构性失衡,具有重大指导意义。‘
——不可能让马克思主义来指导剥削。希望马克思主义来‘弄清宏观经济发生融资困难的原因‘,是非常幼稚可笑的。毫无疑问,马克思主义完全有能力会从根本上解决这类问题。那就是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消灭分配不公。
‘马克思从来也没有说过商品经济只属于资本主义历史阶段,它指出了商品无论在原始共同体基础上、奴隶生产、小农民和小市民生产的基础上,或者在资本主义生产基础上生产出来,都不会改变商品的性质。[7]商品流通与生产资料所有制是两个不同的经济层面,是可以结合、交错的。’
——商品和商品经济是不同的两回事。经济形态发展到商品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形态。资本主义生产是商品经济的基础。什么叫‘
不会改变商品的性质‘?商品的性质和商品经济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如果商品指的是劳动产品的交换,那么’不会改变‘的’商品的性质‘就绝不意味着商品经济已经存在的事实是不言而喻的。商品经济的出现只是在社会生产力发展到相当的水平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原始共同体基础上、奴隶生产、小农民和小市民生产的基础上‘是不可能出现商品经济的。’或者‘一词用在这里是不恰当的。确切地说,应该是生产资料所有制性质决定商品流通的性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性质决定商品流通的意义。商品流通服务于生产目的。确切地说,是服务于生产利益分配。公有制和私有制是不可能’结合、交错‘的。剥削性的分配关系是不可能与非剥削性的分配关系‘结合、交错’的。所以,为社会主义分配关系服务的商品流通是不可能与为剥削性质的分配关系的商品流通‘结合、交错’的。不能因为满足需求的原始的物品交换是非剥削性的,从而商品经济的商品交换也是非剥削性的。
‘我们的经济管理体制后来高度集中,排斥商品生产,这是需要改革的,‘
——不可以把商品生产和商品经济混为一谈。不可以把经济管理体制的高度集中和所有制的性质的区别混为一谈。
‘从表面到深层,一是商品流通(包括货币流通)一般层面,二是资本流通一般层面,三是社会劳动分工层面或者说产业结构层面,四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层面,五是社会生产力即人与自然关系的层面。‘
——‘商品流通(包括货币流通)‘可以是社会主义的也可以是资本主义的。但‘资本流通‘就只能是资本主义的。生产资料所有制可以表现为社会主义的,也可以表现为剥削经济的。但生产资料公有制和生产资料私有制就会表现出生产资料所有制性质上的区别。商品和商品经济不是一回事。货币和货币资本不是一回事。
‘在人类历史上,商品流通是物与物之间交换遇到矛盾之后,逐步形成的。‘
——这种对商品流通的起源的认识是非常新颖的。
‘马克思关于简单商品流通包含着危机可能性的原理,对我们认识市场万能这种观点的简单和片面,有重要指导价值。’
——因为作者在前面把资本家个人的消费归为‘简单商品流通’,而商品经济的危机却来源于由于社会生产是追求剩余价值的生产,从而危机的原因是来源于生产者不可能购买回全部生产的产品而发生。而这一点却并不取决于资本家个人的消费。

‘货币流通是商品流通的表现和结果。不是货币流通决定商品流通,而是商品流通决定货币流通。‘
——资本的利润决定货币流通和商品流通。
‘【“生产既支配着与其他要素相对而言的生产自身,也支配着其他要素。过程总是从生产重新开始。交换和消费不能是起支配作用的东西。分配,作为产品的分配,也是这样。”⑯】
——毫无疑问,社会生产是社会存在的前提和基础。
‘可见,不应当把“市场与政府关系上的市场起决定作用”,同“社会生产和市场流通关系上的社会生产起决定作用”混同起来;要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解决好我国目前宏观经济存在的严重结构失衡问题,就必须着眼于调节生产环节的生产资料所有制结构,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同时从大的方面调节好产业结构。‘
——不能因为社会生产是不言而喻的前提,从而就可以把不同经济关系的生产混为一谈。‘市场与政府’、‘社会生产和市场流通’都是为利益分配关系服务的。
‘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性质决定了商品经济形态的特征‘
——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只有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性质才决定商品经济形态的特征。而生产资料公有制里没有商品经济。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如果坚持以公有制为基础,应当说,危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只要存在经济‘危机’,就不可能是社会主义经济。所以说,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实是剥削经济。剥削经济是绝不可能是社会主义的。
‘共产党人必须拒绝经济学“西化”‘
——企图通过‘拒绝经济学“西化”‘来证明自己是社会主义的是不可能的。企图通过’拒绝经济学“西化”‘来证明自己是共产党人’是不可能的。因为垄断剥削已经是比非垄断剥削更落后的经济关系。
这里指出一个事实:在作者谈论马克思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指导之前,中国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就已经实践了马克思的理论,消灭了私有制。而作者今天却企图用马克思主义来指导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显然是一个退步。
既然要‘沿着马克思开创的理论道路前进‘,就应该走社会主义道路而不是走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3 22:14 , Processed in 0.01992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