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 特朗普,“弱智老白肥丑男”们的英雄 ...

2020-11-9 07:13|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1483| 评论: 47|原作者: 静流|来自: 作者投稿

摘要: 如果用一句话对特朗普的政策导向进行总结的话,那就是:他试图把一个侵略成性、内部分裂的世界帝国重塑为一个自力更生、团结统一的民族国家。这一切得到了以工人阶级为主,小业主为辅的美国劳动人民的拥护,甚至在有色人种中也赢得了史无前例的高支持度。

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 特朗普,弱智老白肥丑男们的英雄

 

昨日之静流,明日之惊涛

 

就在写作这篇文章的时候,电视里传来了拜登宣称胜选的消息。特朗普这出四年的总统戏怕是要唱到头了。不过,上面唱戏的不甘心,下面听戏的也不消停。在中文媒体上,许多自称女权主义者反种族主义者多元文化支持者的公众号开始幸灾乐祸,仿佛终于要把这帮红脖屌丝脑残粉赶回大农村,回归某种正常状态了。另一方面,许多支持特朗普的美国民众自发在选举时开着自家的车插着小旗为特朗普拉票,在选举夜为特朗普祈祷,在舞弊丑闻爆发时聚集在唱票点门口上访,展现出远超出拜登支持者的政治热情。美国、中国和全世界的民意为什么会如此分裂?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群众支持一个看起来不靠谱的总统?美国的身份政治群体和某些左派究竟起了什么作用?这篇文章就带大家仔细分析这些问题。

 

一、看!那有个弱智老白肥丑男

这是一副典型的讽刺特朗普支持者的漫画,类似的漫画正在每时每刻由专业团队用流水线的方式生产着。尽管主题不同,这些漫画的主角总有那么几个共同点:他们多为白人男性,身处深红州县,通常体重超标,长相有碍观瞻,年届不惑之数,衣着滑稽可笑。尤其重要的是,他们智商堪忧、反智之极、笃信宗教、还没本科学历。这些漫画反映的是针对美国无产阶级的刻板印象。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新自由主义大行其道以来,传统制造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美国工人已经经历了四十年的苦难。工会瓦解、工资停滞、社区分裂、家庭解体、毒品泛滥、黑帮横行,甚至连预期寿命这种反应绝对生活水准的指标都在下降。不过,在资本主义文化精英的眼中,工人们或穷或死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但只要他们敢支持特朗普,他们的贫穷就会被画成是懒惰、他们的煎熬就会被说成是愚蠢、他们无暇打理的仪容就会被扭曲成不懂身材管理的艺术、他们为了维护本以支离破碎的社区和尊严的一点点努力都会被污蔑成是反科学无能狂怒、而只要他们敢对家庭问题发表意见,那一定就是男性霸权的末日迷狂。

类似的剧本大家似乎在哪里听过。对,就在地球的另一端,也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曾有着虽然紧巴但还说得过去的日子,曾有着还算安稳工作的保证,曾有着作为着一名普通劳动者的荣耀。差不多在同一个时候,他们也逐渐地失去了一切,也被媒体描述成懒汉,活该失去可耻的铁饭碗。而在今天,当他们的后代也走向了工作场所开始享受新自由主义的福报时,他们也发现,只要无法满足日益刁钻的消费主义的要求,他们就会被说成是没有魅力的油腻大叔,是不懂情调的钢铁直男。他们整天听到的都是年纪越大,越没人能忍受你的穷东方的男人配不上东方的女人等等。

跨越一万公里,环球同此凉热。

 

二、东方和西方的左与右

就是这些有着类似经历,处在类似境地的两种人,在各自社会里,却被贴上了截然相反的政治标签。在美国,以工人阶级为主体的川粉通常被认为是属于右派。而中国的老工人被称为毛左,新工人和学生中政治上趋于进步的部分,则收获了极左的称号。站在美国工人对立面的硅谷和华尔街的资本集团以及攀附他们的金融、技术和文化精英,以及其政治代表民主党,则被称为左派。而在东方,以出口加工制造业为核心的资本、在全球化中受益的小资、以及其文化代表公知则成了东方话语中的右派。

东方和西方的左与右是颠倒的。

东方的左右之分是民族解放运动和社会主义革命的产物,经历一百多年血与火斗争的东方人民,只会把右派的雅号赠给压迫者和卖国贼。美国的左右之分也有其历史渊源。在罗斯福新政及其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以民主党为代表的美国资产阶级主体实行积极的国家干预政策,推广劳资妥协,建立福利国家,得到了包括美国工人在内的绝大多数劳动人民的拥护,故而被当成是左派。但是,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日益高涨的工人斗争、民权运动和反战运动逐渐突破了美国资产阶级的底线,民主党在配合共和党里根政府执行铁腕镇压的同时,自己也抛弃了美国工人阶级。进入二十一世纪,民主党的阶级基础逐渐演变为硅谷的高科技资本集团和华尔街的金融资本集团,其社会民意基础则主要包括依附于上述两个集团的专业技术人员(小资)、少数族裔和非法移民。美国工人阶级,尤其是东北老工业区的工人阶级逐渐转向支持共和党。

笼统地讲,整个民主党都被美国的主流政治话语囊括进左派的范畴。但是美国的左派却是个头重脚轻的三层蛋糕。第一层,也是最大的一层是民主党的主流,也叫建制派,其代表人物有拜登、克林顿、奥巴马等。他们直接代表上述两大资本集团的利益,坚定地执行金主们要求的全球化政策:对外扩大侵略扩张、煽动颜色革命,屠杀无辜民众;对内压制蓝领工人,扩大非法移民,扶持黑帮和身份政治团体、推动毒品合法化。他们掌控政府、军队、媒体和以安提法(Antifa为代表的黑社会组织。这群帝国主义者是全球反动秩序的台柱,被称为左派纯属历史的误会,我们可以叫他们白左”(以普世价值、身份政治等“左文化”为掩护对世界人民实施新自由主义压迫和帝国主义侵略,公开地打白旗、反红旗)。第二层是近年来兴起的自称社会主义者的派别,代表人物有桑德斯、沃伦、科尔特斯等,代表组织是美国社会民主党人。他们是专业的政治投机商,他们利用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民众对资本主义的普遍不满来捞取政治资本,用社会主义主义的口号和某些进步政策来吸引支持者。在2016年和2020年的民主党初选中,桑德斯两次识大体地让出了候选人的位置给克林顿和拜登,让全世界的改良派两次丢丑。不过,他们在形式上鼓吹一些比白左更进步的政策(特别是经济政策),在劳动人民面前表现出更大的虚伪性、欺骗性。我们可以叫他们伪左。第三层,也是最小最弱的一层,是美国高等教育系统里自称马克思主义者的学者,为了方便,我们称他们为学左。美国的马克思主义者曾有着光荣的历史,他们曾在麦卡锡主义的白色恐怖下坚持为劳动人民工作,他们曾经遍访世界各地的社会主义国家,为美国人民描绘未来社会,维护美国劳动人民和全世界劳动人民的友谊,他们也是六七十年代民权运动和第二波女权运动的实际领导者。但是在特朗普当政的四年里,这些马克思主义者的继承者们多数没有认清特朗普当选的阶级背景,反而跟在“白“伪集团后面,满足于指责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是法西斯。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还自我安慰式地认为,只要能让特朗普这个工人阶级最危险的敌人下台,支持拜登只是一种必要之恶

一方面,美国左派自身的复杂结构让很多东方的进步人士摸不着头脑,再加上东方的商业媒体对美国媒体鹦鹉学舌式的转播,很多富有正义感的东方人认为,那些弱智老白肥丑男是特朗普的法西斯党卫军,而那些满口社会主义词藻、长得又十分政治正确“伪政客是天然盟友。在地理隔绝和信息污染的反复扭曲下,仿佛拜登这样的帝国主义分子,也显得不那么可憎了。另一方面,美国社民党“伪的反复叛卖以及他们毫无原则的攻击和污蔑川粉的行为已经激起了民众的普遍反感。再加上他们对资产阶级审查、冻结川粉社交媒体账号的行为默不作声,他们已经彻底失去了美国工人的支持。在许多美国工人眼里,民主党=伪=社会主义=剥夺自由=东方大国

两方面的误会加起来,使得大洋两岸的劳动人民陷入了彼此敌视的状态:法西斯成了随意扣出去的帽子,而社会主义的名号也已经被彻底玩坏了。

美国没有经历过社会主义革命,没有深厚的革命传统,但这不代表美国人民,尤其是支持特朗普的美国工人阶级没有基本的正义感。宗教是美国工人阶级生活的重要部分。宗教是劳动人民的精神鸦片,它可以麻痹劳动人民几千年,但却从未彻底摧毁过劳动人民对正义的向往。美国劳动人民信仰上帝,就和东方的劳动人民怀念毛泽东一样。美国劳动人民呼喊上帝保佑美国,在东方的劳动人民那里,就只能被翻译成东方红,太阳升。上帝和毛泽东,在不同的时代和不同的人那里有着不一样的解读,但在今天东西方劳动人民的眼里他们是一致的:他们都是今日苦难生活的精神支柱,也是明日克服苦难的战斗号角。

那么,这一切和特朗普又有什么关系呢?

 

三、人格无所谓,政策是灵魂

美国资产阶级的主流民调对总统选举的预测出奇地不准,早已成为了国际笑话。不过,民调乃至街头采访里面一些问题,更给我们一些有意思的信息。一个被反复问到的问题是你为何支持该候选人?。拜登的支持者大多选择的是不喜欢特朗普这个人,而特朗普支持者的回答则截然不同:政策。

就国内经济政策而言,特朗普要让制造业回流美国,要设置高关税维护国内市场,要限制非法移民入境,一句话,他要维持美国工人阶级对本国劳动力市场的垄断,保住美国工人阶级的饭碗。尽管在防控新冠问题上出现了一些失误,但和欧美其他国家比起来也算半斤八两。就外交政策而言,特朗普从未发动过侵略战争,从未试图挑起别国内战或颠覆别国政权(甚至断了公知的粮),也没有扩大过现有战争的规模。相反,他一直执行的是撤军和收缩的战略:从叙利亚撤军,从伊拉克撤军,从阿富汗撤军,与俄罗斯和朝鲜缓和关系。一句话,特朗普从没有主动让披着军装的美国工人飞跃万里去大规模屠杀别国人民,相对干净的特朗普远比双手沾满鲜血的奥巴马更值得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就文化和社会政策而言,特朗普试图遏制愈演愈烈的身份政治对普通民众的迫害(下一部分讲这个问题),试图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找回统一的民族精神,试图重建被资产阶级雇佣的流氓无产者破坏的社会秩序,保障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如果用一句话对特朗普的政策导向进行总结的话,那就是:他试图把一个侵略成性、内部分裂的世界帝国重塑为一个自力更生、团结统一的民族国家这一切得到了以工人阶级为主,小业主为辅的美国劳动人民的拥护,甚至在有色人种中也赢得了史无前例的高支持度。

尽管特朗普口无遮拦、毫无风雅、屡次破产、性格乖张,但是这些都与政策毫无关联。只要不是有通敌卖国、贪污腐化、杀人越货、嫖宿幼女之类伤天害理的事情,美国工人从来不会在意这些小节。相反,以《纽约时报》为首的美国资产阶级主流媒体,以及陶醉于这些文字垃圾来获得优越感的小资却对此穷追不舍。他们把特朗普本人塑造为一个道德败坏的弱智小孩,遇到点事情就无理哭闹。而川粉,除了是弱智老白肥丑男之外,还是现实生活中的失败者(loser)。总之在主流媒体中,美国(乃至北美)被划分为两个世界,反对特朗普的地区被叫做知书明理之邦(下图蓝色地区),支持特朗普的地区被称为蠢货操蛋斯坦(下图红色地区)。

尽管主流媒体把这些人都当成傻瓜,却丝毫没有阻挡特朗普的支持者日益高涨的政治热情。在此次美国总统选举之前,特朗普的竞选集会人山人海,拜登的竞选集会门可罗雀;特朗普的支持者开着自己的小卡车插上小旗自费进行宣传,而拜登的支持者除了在自己门口插几块竞选团队免费送的塑料牌牌之外什么都懒得做。甚至拜登在发表胜选感言的时候,还要把许多汽车开到现场:人太少了,填不住场子。

在主流媒体和文化精英看来,特朗普的支持者背叛了自己的利益,在自掘坟墓。甚至有些自诩的马克思主义者也把特朗普称为工人阶级最危险的敌人。实话实说,特朗普反工人吗?当然反,不反就不是美国总统了。但是,特朗普反工人的程度却是四十年来最低的,否则没有任何人能解释这个工人阶级最危险的敌人为何在四年中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工人支持。

究竟是美国的工人阶级自发堕落,拒绝理性的感召?还是美国的文化精英在嘲讽羞辱中彻底脱离了群众?这一切都和身份政治脱不了干系。

 

四、身份政治的过去与未来

任何政治理论和政治行动都会基于一个特定的出发点。当代政治思想的主要出发点有四个。自由主义者的政治是公民政治:人生而拥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之权利,人人平等,缔结社会契约造就国家,个人理性垒筑为集体理性;保守主义者的政治是社群政治:人的理性存在缺陷,故而需要结成家庭、社群、国家来自我保护。传统智慧是宝贵财富,政治制度是复杂图景,任何社会变革皆应审慎而行,切勿操之过急;社会主义者的政治是阶级政治:一切历史皆为阶级斗争史,自在阶级觉醒为自为阶级,社会革命冲破上层建筑、重塑生产关系,人类社会在曲折前进中迎来光明未来。这些政治思想在十八十九世纪都已成型,而身份政治则是二战之后的产物。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西方的社会民主运动,东方的共产主义运动、南方的民族解放运动同时转入低潮。一些西方的进步分子对世界革命和社会主义失去信心,但又不愿完全放弃左翼话语,这就催生了以个体叙事代替宏大叙事,以个人体验代替历史潮流,以种族、性别、文化等身份划分来代替阶级斗争的逃避现实的趋势。原本统一的进步斗争,在这种失败主义的腐蚀下逐渐堕落为一个所谓的彩虹同盟。这个彩虹同盟主要包括只反男性不反资本激进女权思想只反白人特权不反阶级压迫批判种族理论夸大认同差异排斥团结共进多元文化主义。与公民、社群和阶级等统一的政治思想不同,身份政治的核心是求异而非存同,是对自己个体情感体验和心路历程的个性化叙事。作为一种抗争运动,身份政治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任何意义上的组织力,因为任何统一的组织和行动都是要求牺牲,而牺牲则意味着冲破自我感动的身份枷锁,否定小我而成就大我。

表面上看,身份政治是追求种族、性别和文化间的平等。其实不然,在身份政治看来,黑人和白人,男人和女人,东方人和西方人的个体体验不同,故而永远不可能建立同呼吸共命运的同志情谊,他们之间有的只是过去的劫难和今天的救赎。任何有身份特权的人(男性、白人、西方人),哪怕是个普通工人,都需要向没有特权的人赎罪,反省自己的与生俱来的种族主义罪孽(whiteness)。身份之间的赎罪关系相互交错叠加,构筑了一个永远无法打破的等级秩序。在身份政治甚嚣尘上之地,如果一个人同时具有黑人、女性、同性恋、变性人、穆斯林、难民等身份,那TA(还不能随便说)就处在身份政治台阶的顶端。而一个白人(亚洲人)、男性、异性恋则需要时时反思自己有没有种族和性别歧视,如果没有,也需要时时为自己祖上的种族歧视痛悔。

在一般劳动群众眼里,这种自我感动的象牙塔哲学纯属胡闹,但是资产阶级却绝不会放弃利用身份政治来压迫群众的任何机会。首先,他们大规模降低标准录取某些族裔的学生,但却完全不去帮助这些学生能否跟得上课程;第二,在就业市场搞特殊照顾,变相压制其他族裔的就业机会;第三,在政府机关和一些公立机构强行开展反种族主义教育,胁迫白人群众去自我仇恨;第四,压制传统性取向;第五,鼓吹以吸毒、滥交为核心的消费主义生活方式;第六,鼓吹要纠正什么微观侵犯(microaggression),让人民群众自我审查日常言论,去发现和纠正不自觉的歧视性言论,搞得人人自危,徒增种族隔阂;第七,在今年夏季的骚乱中,身份政治还加上削减警察部门预算的内容,理由是警察都是种族主义的走狗。

身份政治号称自己的重要使命是消除刻板印象,消除各种系统性歧视。但可笑的是,身份政治的带头精英们却和资产阶级沆瀣一气,搞出了人类历史上最恶名昭彰的刻板印象工程:对川粉(大部分为工人)的系统性歧视。在这种歧视下,那些身份政治的受益群体,即黑人、拉丁裔和女性群众也深受其苦。他们的身份要求他们反对特朗普,如果胆敢不反对或反对不积极,就会被身份政治的小将们开除黑籍开除墨籍女籍恐怕不大好开,那就指责她们甘为男性玩物,自己物化自己好了。

美国的工人群众被各种各样的资产阶级和文化精英变着法儿地污蔑了两个世纪了,为什么唯独身份政治会引发如此大的反感?这是因为身份政治不仅在羞辱着群众的朴实情感,它还在侵犯着群众的现实利益。在认识到推翻资本主义的最终使命之前,工人阶级的斗争集中在经济环节,即维持劳动力再生产。首先,工人需要一个工作才能完成养家糊口。占美国劳动人口六成的白人工人中的多数从来没有欺负过其他族裔,但是却要在公共部门的劳动力市场上被区别对待,他们中的多数从来没有主观上要剥削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劳动人民,但是他们的工作还是被产业转移一点一点的消灭,被各路便宜的外来劳工挤占。身份政治把工人的一切质疑和牢骚都贴上了种族主义的标签大张挞伐。第二,工人需要一个相对公平的社会环境来完成代际再生产。这一方面是为了子女工作和生活和稳定,另一方面也为自己提供一个社会安全网络,为自己的老年生活留个照应。然而,白人和亚裔学生入学受到变相歧视,所谓亚裔细分法案更会进一步压制本来已经备受挤压的东亚学生。对传统性取向(异性恋)的压制会破坏家庭环境,制造代际冲突。而染上毒瘾则会直接击碎工人阶级家庭的小康梦想。上层小资家庭孩子吸点毒出来还是上层小资,某人的宝贝儿子吸毒甚至被捧成是与毒瘾作战的英雄,而工人阶级孩子显然玩不起这么个刺激的游戏。第三,工人阶级需要一个稳定安全的社会秩序。流氓无产者天天打砸抢烧还不受法律制裁的环境是任何一个勤劳正直的劳动者所无法容忍的。削减警察开支,就等同于交由黑帮治国。如果工人阶级不反对这些,那才是真正的弱智

这样,矛盾就很清晰了。一方面,鼓吹身份政治的文化精英认为川粉是一群冥顽不灵的反智人渣,依附于跨国资本的小资也不屑于与川粉为伍。更其甚者,一些中国川黑宣称拜登的胜选是正常战胜不正常文明战胜野蛮常识战胜阴谋论等光辉胜利。另一方面,那些在经济上受剥削,在文化上受压制,在感情上被欺凌的美国劳动群众,那些在冰天雪地里排了一天的队却发现自己的选票被篡改扯碎被烧毁的工人、农民、小业主会怎么想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这些鼓吹身份政治的团团伙伙,夺我工作、毁我家庭、篡我民主、坏我法制、裂我国家、毒我子孙,我们不是法西斯,他们才是法西斯!而那些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可耻地摇着社会主义旗帜的社民党和左派,也会被工人阶级一并当作是阶级敌人和民族敌人。

美国的身份政治,将在劳动人民愤怒的目光中,迎来一个更不确定、愈发黯淡的2021年。

 

五、结语

弱智老白肥丑男们终究被打败了。特朗普嘴上强硬,说要在最高法院把官司打到底,但是他恐怕很清楚,走法律程序的结果是早已注定的。他现在可能正在和对方积极商榷如何争取个体面的谢幕。他在五年前抱着玩玩看的心态参加竞选的时候,恐怕根本不会想到,他的这场四年的脱口秀竟然把美国各族人民郁积了这么久的阶级情感和民族情感都呼唤了出来。就在本文写作时,高举着特朗普2020”黑命攸关(BLM旗帜的群众竟然放下隔阂汇流到了一起,高喊着“USA”的口号去呼唤正义降临。正义总会降临,长征才刚刚开始。

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特朗普的人生算是没有遗憾了。但发人深省的是,美国主流政治精英的合法性居然跌落到了这种地步,特朗普这种半瓶子醋都能称为英雄。但更加有意思的是,现在在中文媒体上弹冠相庆的亚洲新女性硅谷精英们似乎并没有察觉几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他们并不理解四年前自己怎么就输了,他们还是不理解今天怎么就赢了,他们从来不知晓人应当为何而生活,最后也会在蒙昧和自负中迎来不可避免的灭亡。

 

 

8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11-16 22:32
仗义执言: 按照你的理论,中国仁人志士追求妇女解放,就是要奴役中国男性?
民主党内还有什么追求妇女和黑人解放的“仁人志士”?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4 09:03
中美两国目前的斗争主要是帝国主义斗争,我并不认为是资产阶级民主和资产阶级法西斯的斗争,不是因为美国是资产阶级民主,而特色是法西斯,所以我坚持特色失败,而是因为他们是帝国主义战争,我坚持列宁的败北论希望特色争霸失败导致革命建立社会主义政府,美国左翼应该支持美帝失败,导致美帝丧失霸权而引起革命。

另外特朗普是流氓资产阶级。特朗普和拜登谁上台对我来说无所谓,只看他们谁有力打击中共,而你们不知道为什么在为特朗普的失败难过,特朗普的失败,对我来说既不难过也不高兴,只是希望能有力打击中共。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4 08:58
井冈山卫士: 1.DSA和民主党左翼 2.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正在压迫和屠杀世界劳动人民,当然你的足球烯能卖给帝国主义,对你有好处。子虚乌有的当代“法西斯”造成的破坏还没有黑帮 ...
1我问的是中国左派
2你在淘宝上购物,你是帝国主义者?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到多种社会主义,他们都反对资本主义,但是马克思认为他们是反动,比如有些人主张回到封建社会,他们批评资本主义太恶了,必须回到温情脉脉的封建社会,看上去也是反对资本主义,难道是进步的吗?法西斯式的排外来反对资本主义全球化是发动的。同样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全球化要比法西斯排外要进步一些,当然应该反对资本主义全球化,但是只有通过国际主义的社会主义革命来反对才是正确的。
3请详细谈谈利润挤压如何导致滞涨的。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4 08:45
井冈山卫士: 你还是认亲戚的思路。歧视白人工人,歧视小业主就不是右?
按照你的理论,中国仁人志士追求妇女解放,就是要奴役中国男性?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11-14 00:37
仗义执言: 1左派谁支持拜登 2特朗普所代表的排外情绪如贸易保护和限制移民难道不是法西斯,这是对新自由主义资本全球化的反冲,但是并不是正确道路。不是所有形式的反全球 ...
1.DSA和民主党左翼
2.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正在压迫和屠杀世界劳动人民,当然你的足球烯能卖给帝国主义,对你有好处。子虚乌有的当代“法西斯”造成的破坏还没有黑帮大。你这思路和当年你坚持中帝论的错误是一样的。认定谁是法西斯谁就是,不是的话就是幼年法西斯。特朗普呼吁和平,他就是1934年的希特勒,特朗普威胁别国,他就是1938年的希特勒,哪怕特朗普从不发动战争,你会去找似是而非的表象贴上个法西斯的帽子。
3.利润挤压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11-14 00:31
仗义执言: 但就这方面,民主党要比共和党左,其他方面可以分开来一一比较,并不是什么认亲戚,就这方面而已,一个歧视黑人,歧视女人的政党,难道不是更右一些吗,其他方面 ...
你还是认亲戚的思路。歧视白人工人,歧视小业主就不是右?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3 19:46
远航一号: 托派也搞唯出身论?有人说过,在资本主义条件下,那些民主党的政客们离了华尔街一事无成,于是唯华尔街之命是从(现在美国的左派托派毛派也差不离了)。而特朗普 ...
特朗普有独立性,他自己就是大资产阶级,教科书中说资产阶级不是亲自出马就是让代理人出马,民主党至多是代理人,而特朗普就是亲自出马,他的独立性和民主党一样。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3 15:41
毛经天: 我感觉消费不足论、中帝论和2020年大选中部分假左翼支持拜登具有一定的理论联系。 70年代发达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被解释成生产过剩、消费不足等,而不是工人 ...
1左派谁支持拜登
2特朗普所代表的排外情绪如贸易保护和限制移民难道不是法西斯,这是对新自由主义资本全球化的反冲,但是并不是正确道路。不是所有形式的反全球化都是进步的,他们一样的恶,而有些毛派认为资本主义全球化最恶,一切哪怕来自法西斯的反全球化也是进步。就是德国当时资本主义危机(自由资本主义)导致民生凋敝,于是希特勒上台采取了一些政府干预经济的做法,于是假左派就认为希特勒更好。
3.70年代的资本主义危机表现为滞涨,请问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3 15:26
远航一号: 托派也搞唯出身论?有人说过,在资本主义条件下,那些民主党的政客们离了华尔街一事无成,于是唯华尔街之命是从(现在美国的左派托派毛派也差不离了)。而特朗普 ...
这不是出身论,只是相比较而言,在这方面,确实民主党比较包容。我并不支持拜登也不支持特朗普,就我个人来说,目前我认为要看谁打击中共更有力来判断这两个资产阶级政党谁比较有利于中国革命。两个帝国主义争霸中我坚持列宁的败北论。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3 15:21
井冈山卫士: 就因为又黑又女,马列托就认了亲戚?
但就这方面,民主党要比共和党左,其他方面可以分开来一一比较,并不是什么认亲戚,就这方面而已,一个歧视黑人,歧视女人的政党,难道不是更右一些吗,其他方面谁右,可以摆事实。
引用 毛经天 2020-11-13 00:54
井冈山卫士: 毛经天说的是中国的假左翼?这确实如此。中国青年左翼的大部分对经济危机的理解基本限于恩格斯《从空想到科学》的几段话和资产阶级经济学对金融投机的神话宣传, ...
不只中国。利润挤压在西方也小众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11-12 22:24
毛经天: 我感觉消费不足论、中帝论和2020年大选中部分假左翼支持拜登具有一定的理论联系。 70年代发达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被解释成生产过剩、消费不足等,而不是工人 ...
毛经天说的是中国的假左翼?这确实如此。中国青年左翼的大部分对经济危机的理解基本限于恩格斯《从空想到科学》的几段话和资产阶级经济学对金融投机的神话宣传,确实走不出消费不足的框架。反正年年是消费不足,天天有金融泡沫,资本主义“一不小心”就跌了一跤,然后就进入想象中的列宁党先锋队剧情,政治阶级学就扔一边了。
引用 毛经天 2020-11-12 15:56
远航一号: 托派也搞唯出身论?有人说过,在资本主义条件下,那些民主党的政客们离了华尔街一事无成,于是唯华尔街之命是从(现在美国的左派托派毛派也差不离了)。而特朗普 ...
我感觉消费不足论、中帝论和2020年大选中部分假左翼支持拜登具有一定的理论联系。
70年代发达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被解释成生产过剩、消费不足等,而不是工人力量上升挤压利润,因此在新自由主义时期出现的资本全球化、新的国际劳动分工不被视为对发达国家工人的打击手段,而中国等人口多、收入低的国家加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对发达国家劳动力市场的影响也没被充分认识到。更进一步,他们对中国在资本主义国际分工中的位置也难认识清楚,无法充分认识到中国提供廉价劳动力的角色,因此中帝论就出现了,也不知道中国在世界体系中的位置会使其成为薄弱环节。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特朗普所代表的排外情绪如贸易保护和限制移民也被视成法西斯,是比新自由主义资本全球化更可怕的“恶” ,自由贸易和开放移民似乎无足轻重。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11-12 00:21
仗义执言: 另外楼主自己被一些错误的左派右派的标签给弄糊涂了,在马克思主义只有一个标准,有了这个标准,特色说它是社会主义,我们是不会被迷惑的,美国的左派,你也就能 ...
托派也搞唯出身论?有人说过,在资本主义条件下,那些民主党的政客们离了华尔街一事无成,于是唯华尔街之命是从(现在美国的左派托派毛派也差不离了)。而特朗普恰恰因为本身有些钱,竞选可以不完全靠华尔街,相对于资产阶级反而有点政治独立性。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11-11 10:05
仗义执言: 他们做什么另当别论,民主党杀人放火,共和党同样如此,但是民主党相比共和党要左,单就构成来看,也要左一些 ...
就因为又黑又女,马列托就认了亲戚?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0 10:19
井冈山卫士: 你真有意思,“香港人优先”被你说成是香港“民族”的旗帜,American First 就是法西斯?贸易战就是抢夺其他国家工人的饭碗?美国工人的饭碗就不是饭碗?托洛茨 ...
香港人优先,我从来没有提出过和支持过,就香港人被大陆特色压迫来说,我支持香港人的斗争,另外目前来看主要不是民族斗争而是民主斗争,包括台湾,如果大陆搞台湾式民主,可能台湾愿意和大陆统一呢。

我们并不支持任何一种压迫和剥削,支持外劳只是因为他们受到压迫和剥削,并且号召本地工人一起维护他们的权利,而不是如特朗普那样要限制他们的权利,要求外劳和本地工人团结起来一起对付资本家,双方的利益都会得到保障和扩大,而不是迎合资本家所谓的提高本地工人来限制外劳(所谓的非法化移民工人)的权利,这最终也是不利于本地工人的,要让所有工人知道,他们的困难不是来自其他工人而是来自资本家,资本家才是他们的真正敌人,是他们苦难的根源。 ...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0 10:13
井冈山卫士: 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马克思主义,却对几个黑人、女性的花瓶顶礼膜拜。奥巴马是屠杀中东人民的刽子手,克林顿是屠杀南斯拉夫人民的帮凶,哈里斯是前特务头子。就因为 ...
他们做什么另当别论,民主党杀人放火,共和党同样如此,但是民主党相比共和党要左,单就构成来看,也要左一些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11-10 09:22
仗义执言: 另外楼主自己被一些错误的左派右派的标签给弄糊涂了,在马克思主义只有一个标准,有了这个标准,特色说它是社会主义,我们是不会被迷惑的,美国的左派,你也就能 ...
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马克思主义,却对几个黑人、女性的花瓶顶礼膜拜。奥巴马是屠杀中东人民的刽子手,克林顿是屠杀南斯拉夫人民的帮凶,哈里斯是前特务头子。就因为又黑又女,就被你赦免了一切罪恶。要是希特勒死前做个变性手术,你是不是还要表彰他?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0-11-10 09:19
仗义执言: 所以中国劳工论坛要求提高外劳待遇,就是防止竞恶。美国同样如此,不是要排除所谓的非法移民(所谓的非法是资本家政策的产物,是分化工人阶级),一方面给非法移 ...
你真有意思,“香港人优先”被你说成是香港“民族”的旗帜,American First 就是法西斯?贸易战就是抢夺其他国家工人的饭碗?美国工人的饭碗就不是饭碗?托洛茨基帮着红军打内战,阻止苏俄成为帝国主义殖民地,也是抢别人饭碗喽?
引用 仗义执言 2020-11-10 09:14
另外楼主自己被一些错误的左派右派的标签给弄糊涂了,在马克思主义只有一个标准,有了这个标准,特色说它是社会主义,我们是不会被迷惑的,美国的左派,你也就能判定这些标签正确吗,看看社会主义替代美国吧,这就是左派,而自由派的左派本质不是左派,但是这个左右却是可以对比来衡量的,比起希特勒,德国社会民主党要左。单纯地从美国民主党的构成来说,要比共和党左,民主党出身的总统什么的来自底层的比较多,所谓的通过奋斗改变了他们的身份,也有来自其他族裔的,比如奥巴马,拜登其父亲只是一个工人,共和党呢,特朗普是什么,亿万富翁。在中国就是团派来自底层比较多,而太子党呢都来自红色贵族。换言之,相对而言,民主党内部更加少等级性歧视性,更加包容,这些确实左派的特征,共和党里有黑人议员吗,不是太清楚,估计不会有。 民主党女性可以竞选总统,共和党可以吗?

查看全部评论(47)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28 18:47 , Processed in 0.01812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